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袁天化的威力
    虽然未能击败孙长空,但身为白将的陈世杰已经起到了牵制孙长空的目的,而且还一举重创了天界众天官,并成功杀死了孙炎天将,可以说是硕果累累,凭他如今的战绩,足可以回到纠哲魔邀功领赏,而且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陈世杰便没再继续与孙长空纠缠。

    “好了,趁着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巫白帝他们几个,我自会前去对付,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你了。”

    看着孙长空越发远去的身影,陈世杰忽然轻声道:“孙长空,你给我记着,下一次我绝对会打败你。”

    孙长空蓦然回首,淡淡一笑:“好,我等着你!”

    话说,袁天化在离开孙炎的尸身之后,立即陷入空前的疯狂之中,此刻他身上的任何一个部分,任何一个器官,都能将人致于死地,哪怕目标是体格强悍的魔人。杀着杀着,他那双原本清亮的眼睛竟已发红变暗,一股残暴的戾气不断地向外涌现,似要将面前的所有敌人全部送下地狱,给死去的孙炎陪葬。

    “死死死,全部都给我死!”

    顷刻间,以袁天化为中心,方圆数十丈内已经横尸遍地,无数的鲜血于大地之上勾勒出一幅惨美的画卷,那正是炼狱的样子。渐渐地,魔军被其势不可当的威力吓得不禁连连后退,很生怕自己卷入到那无何止的杀戮之中。

    “呵呵,看到了吗?那个袁天化好像失去理智了。如此说来,陈世杰那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啊!”巫白帝淡然道。

    朱大闯面色一变,然后才缓缓道:“毕竟他曾经也是陈家的少主,无论是修为还是胆实,都是我辈之中数一数二的,只可惜他遇到了孙长空。”

    “孙长空?你说刚才那个小子?原来他们之前便有恩怨。不过三十年河东十年年河西,今时的陈世杰已不是那初的那个青涩才俊,如今的他已经被赋予了‘白‘的力量,三底之下除了我们之外无人能够伤得了他。”

    朱大闯眉头一煞,不禁道:“师父,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难道真的要为魔界卖命?”

    巫白帝淡淡道:“当然不是。他们魔界虽然势力庞大,人口众多,但想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还太过天真。魔界的目的我们已经为他们达到了,接下来就要看他们如何履诺了。”

    “那这个袁天化?”朱大闯欲言又止道。

    “呵呵,无妨,就当勉强赠送给他们的好处。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把他的项上人头取了,马上就离开。”

    就在巫白帝向朱大闯立下豪言壮语之际,听沉敏锐的袁天化立即从喧杂的空间之中分辨出了他的话语,一念闪过,十枚猩红杀气立即凭空显现,并从十个不同的方向,一同戳向巫白帝的身体。

    “你找死!”

    “嗡~”

    随着一声清灵的风啸,那几道残暴嗜血的杀气竟灰悉数穿过巫白帝的身体,将其禁锢在地面之中。见到此景的朱大闯立即大惊失色,大叫道:“师父!”

    “呵呵,我说过,这个世上除了世界之主与我们几个之外,无人能杀得了我!”

    一言说罢,巫白帝周身霞光一现,进而那具千疮百孔的身体竟自行从那林立的杀气之中自动脱离,身上的“窟窿”居然也随之消失不见。

    “又是白衣,你和那个陈家的少主是一伙的,你们都该死!”

    杀心再起,这一回他的右掌之上已经积聚起一股非比寻常的恐怖能量,远远看去犹如一枚玲珑的旋涡,将附近的所有灵气全部纳入到自己的体内。

    “躲得过我的杀气,看你怎么逃脱这一招!”

    惊喝一声,袁天化立即将手里的小型气旋,随手丢了出去。此招虽然来势疾快,令人防不胜防,但在巫白帝看来却是把戏一般的伎俩,他只轻跳出半步,便已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旋涡前行的轨迹。就在他为此心中松懈之际,那枚看似不起眼的漩涡竟是长出了若干条修长的“细腿”,如同飞轮一样,锋利的边缘立即剐在他的血肉之躯之上。

    “什么!”

    不等巫白帝的回过神来,那道诡异的气旋竟是再次膨胀,而且速度之快,根本不容半点耽搁。原本已经置身安全地方的他,竟是瞬间没入到气旋的中心之中,体内的灵气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拼命涌向旋涡的另一边。

    “哈哈,这下你逃不掉了。”

    “师父,小心!”

    就在袁天化以为对方必死无疑之际,一道庞然巨影,竟是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并以一种无法相信的恐怖力量,将那位于气旋之中的人影立时撞飞出去,而自己则顺势坠入旋涡的核心。

    “大闯!”

    惊呼一声,巫白帝周身立即气势暴增数倍,那一头银白色的丝发随即尽数舞起,如同群蛇乱舞一般,分外骇人。翩影急转,只见那些骚动的发丝竟是飞速增长,眼眼之间已有数十丈长,并以电光火石之势骤然射向气旋之中,紧紧地缠绕在岌岌可危的朱大闯身上。

    “给我回来!”

    使出全力的巫白帝果然恐怖至极,那一根根看似轻柔的白发,竟化为这世上最坚韧,最有力的绳索,生生将已然必死无疑的朱大闯人那漩涡深处拉了回来。好不容易脱困的二人连忙飞向远处,以防袁天化再次袭击。

    “好险,没想到这个袁天化还有如此威力,是我小看他了。”

    惊魂甫定的朱大闯喘着粗气,进而看向前方的青衣男子,沉声道:“师父,刚才他是不是某一刻突然了极限,达到了师伯师叔和您那般的境界?”

    “他?一个小小的金仙?”

    巫白帝的打量了一番袁天化的身体,然后才继续道:“呵呵,你也太高看他了吧!虽然刚才他的古怪招式令我着实一惊,但所施展的气旋充其量只会将我们卷入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异度空间之中,万万杀不死我们。只不过,一旦进入漩涡核心之中,情况就会变得复杂难测,就连我也不知道那里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可怕力量。气旋虽然杀不死我们,但却可以让我们深陷危险之中,甚至因此灭亡。所以刚我才会那般紧张。”

    听完巫白袖的解释,朱大闯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如果他持续使用刚才那一招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巫白帝神秘地笑了笑,缓缓向前一步道:“为师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

    另一边,刚刚与胜利擦肩而过的袁天化脸色铁青,虽然已经几乎丧失理智,但他仍然清楚地认识到,未能将面前两个折衣人一齐击杀是多么可惜的事情。不过好在,如今的他的内心还算充沛,只要稍加调整便能再次施展。为了安全地度过这段空当期,袁天化忽然满满地吸了一口气,伟岸的身形随之消失无踪。

    “他来了!”

    “砰砰!”

    快,快到无法想象,当巫白帝意识到事情不妙之际,一左一右两记重击,已经先右落在他与朱大闯的身上,并将他们双双轰落,一齐坠地。下一刻,大地崩裂,无数石砾竟是自行浮入空中,形成了一幅十分神奇的画面。而处于其间的巫白帝与朱大闯也未能幸免,也跟着飞入空中。

    “九天神雷!”

    同要的招式也在袁宇手中出现过,不过相比起现在的景象来讲,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一刻,不只是天与地,就连界外界也似乎受到这股浩瀚之力的影响,发出阵阵悲鸣。一道紫色奔雷从天而降,幻化成一柄巨大的刀刃,径直斫向二人的身体,欲要他们一招击杀。

    “打我!”

    紧要关头,巫白帝忽然高叫一声,转头望向身边的朱大闯。后者立即心领神会,当即挥拳在对方的后背之上,用力拍了一拳,借着这股及时雨的力道,二人的身体朝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双双跌去,随之而来的紫色霹雳登时轰了个空,轰然没入浑厚的大地之中。

    “咔咔咔咔咔~”

    没有爆炸,没有火光,那般强大的力量没入地面以下之后,竟是没能像大家意料之中的那样出现可怕的瓜果。然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一道道幽远的破裂声不断自地缝之中接连传入大家的耳中,那种感觉就妗子有一万只爪子在心上抓搔一般,难受至极。

    “不好!”

    脚跟还未站稳,巫白帝竟已再次腾空而起,修长的“魔发”又一次显现出重要的功效,竟远处的朱大闯也一同带上了天空,使之脱离地面。

    “轰!”

    一声震撼人心的闷响,只见地面上的无数黑色裂缝竟是绽放出一道道紫色的光芒,将那厚达数以千丈的大地分割得支离破碎,任何处于其中的物体无一例外,被那随之涌来的无尽威力,吹成了灰烬,化成了虚无。

    “你这个疯子!”

    巫白帝定睛看向那个正在冷笑的袁天化,刚要发作,谁知一道凌空飞影忽然落到他的头顶上方,快劲狠绝的力道当即击中他的天灵,并将他的身体全力推向正处于毁灭之际的大地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