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四象乱世
    孙炎是在袁天化眼皮底下一天天长大的,对于这个孩子,他甚至有时将其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对他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然而,是人都有恻隐之心,在袁宇身负重伤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而将孙炎这世侄忘到了一旁,然后才有了如今这幕惨剧。

    白甲男子的招式极其毒辣,将孙炎的身体连同魂识一斫两断。孙炎的死已经注定,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在这个苦命孩子最后的一点时间之中,袁天化想好好陪陪他。

    “世叔,不用为我操心了,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你还是去帮其它人吧!”

    袁天化摇摇头,微笑道:“不了,我想在这里待一会儿。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站在天门外面,一直不走。负责看守的天将险些将你打伤,是我把你抱了回来。”

    孙炎强颜笑道:“从那时候起,我便知道,天底下,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姓袁的叔叔对我也十分疼爱。怎么样,这次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袁天化眼睛一红,声音颤抖道:“没,没有。你很好,我很满意。”

    “呵呵,不要骗我了,我们好几个天将,居然都打不过那个白甲男子,真是没用。不过,我也并不是一点收获没有,那个白甲男子不但是人类,而且还是人间一大势力的未来掌门人。他是陈世杰,也就是陈立的后人。”

    “陈立?陈家老祖?怎么会是他?”

    孙炎忽然咳嗽了两声,然后几近油尽灯枯的他就连咳声也变得无比虚弱,好似一个破烂的风箱,随时都可能解体。好不容易喘匀气息的他,连忙继续道:“不过,那个白甲男子虽然是陈家人,但所用的招式却并不来自陈氏一族,他好像也是受人指使,所以才会成为魔界的爪牙。”

    “谁?那个人是谁?”

    听到这里,孙炎眼中的神光骤然消逝,说话的声音也低到几乎听不见:“我……不知道,我只见到他穿着一件白色衣服……白……白……”

    终于,孙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体内仅存的无极仙气沿着七孔迅速流失,不时便已将周围的空气染得五斑斓,分外绚丽。

    “小孙炎,你放心,你不会白死的,我一定把那个陈世杰的脑袋扭下来,放到你的坟前祭拜,瞑目吧!”

    哀兵必胜,更何况袁天化是十方天斗神,是凌驾于众天将之上绝强存在。他站起身的时候,一道无比炫眼的金光竟是自其背后缓缓溢出,如同一件无瑕的霓裳,披挂在他那道伟岸的身体之上。

    世界之主,这已是孙长空第二次听说这个名字了,而且从袁天化口中得知,沈万秋便是这身份成迷的救世主。然而不幸的是,沈万秋已经转投魔皇麾下,成为了史上最为年轻的魔君,沈魔君。而之前遮天皇吸收豺之力疯狂之时,已将他一击击倒,至今不知身在何方。如果真如陈世杰所说,只有世界之主才能对付得了他们,那眼前的事态岂不已成死局?

    “呵呵,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被吓到了?世界之主,那是这方世界之中,唯一可以突破世界极限,获得无上威力的独一无二的人,你以为自己能和那样的人物相提并论吗?”

    “我可以试试!”

    话音一转,孙长空手指轻弹,一道微风顺势自指间一扫而过,有气无力地飘向另一边的陈世杰。然而就在此招发出之后的第二时间,原本柔弱无骨的气流竟是陡然大变,大片的火光不断从里向外蔓延,化为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直扑其面门。

    “让你见识一下我从白叹生那里学得的四象奇术!”

    “嗯?”

    陈世杰虽然与那白叹生有过数面之缘,但充其量也只是点头之交,对于其身份与底细,乃至擅用的功法,他是一概不知,更不懂这四象奇术的恐怖之处。眼见那道微风转眼之间已变成无情的火魔,陈世杰立即向后退出数步,身体前方随之突现出数道急风劲流。

    “诛身杀!”

    一语成真!陈世杰在未动用双手的情况之下,一连发出数招恐怖威力,还击那道已然抵至的火焰发。然而就在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即将相撞之际,只凶那道凶猛的火魔竟是轰然散开,变作满天温雨,自上空坠落。

    “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的四象奇术已经讼陈世杰瞠目结舌,其中招式变幻之多端,威力之诡秘,是他平生以来见过之最,就连传授他神通的白头翁也无法与其相媲美。直到现在他才终于肯相信,孙长空确实已经已经得到白叹生的真传。

    “凭这么点把戏就想杀我陈世杰,你也太天真了吧!”

    一念闪过,陈世杰手中已多了一杆修长银枪,枪身一晃,立时化为一堵坚实的屏障,横于头上,以来阻拦前来的诸多雨点。

    “泽雷!”

    孙长空双手食指忽然向前方一探,刹那间天空之中雨点立即变成一根根银针般纤细的光芒,急速向下坠落。一时间,空中,地面,枪身,面庞,全都炸开了耀眼的白光,一道道无法比拟的雷电之力接连轰击在那杆银枪之上。陈世杰以为凭枪身就可以阻拦全部的攻势,可他忽略了金属无法阻隔电光,如今的他就如同“赤身裸ti”地站在雷池之中一般,密无间隙的雷光接连自枪身之中,涌入到他的四肢百骸。

    “啊!”

    在孙长空狂风暴雨的进攻之下,就连脱胎换骨的陈世杰也不禁失声惨叫,大量的蒸气自他的体内拼命喷出,而那杆无坚不摧的银枪也随之掉落在地,发出数声铿锵。

    “哈哈,陈世杰,怎么样,我的四象奇术运用得还不错吧?你刚才的豪言壮语呢?你不是说,除了世界之主以外,这方世界之中无人能击杀你吗?”

    此时,对面的陈世杰垂头站在空地之上,身上的白甲已经落满黑色的灰烬,好像刚刚从灶台之中钻出来一样。虽然看不到胸前的起伏,但他的口中仍有丝丝呼吸不时传出,只是十分微弱罢了。

    “这是什么招术?”陈世杰沉声道。

    “哦?还能继续说话?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是四象奇术,是我从白叹生那里得到的。实话实讲,就连我也没有想到这部功法对你竟是如此有效,看来世界之主之说,也是你们凭空捏造的吧!”

    陈世杰缓缓抬起那张煞白的脸颊,一股浓郁的死气已然浮上表面。他确实已经命在旦夕,就在刚刚的一瞬之间,他以为自己真的就要性命不保了。可是,世界之主之说,并不是谣传,他是听其它几位白衣前辈新口吐露。但他不知这其中到底出现了什么变故,竟让拥有了“白”之力的自己,竟会重伤在一一个人类的手中,实在无法理解。眼见孙长空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他居然连挪步的力气都没有。甚至,直到现在,他的体内还有些许电力正在五脏六腑之中肆意流窜,一再损伤着他的身体。照此下去,不用孙长空再次出手,他便要被体内的“泽雷之力”活活折磨至死。

    “等……等一下!”陈世杰忽然惊声道。

    孙长空凝视着败局已定的对方,进而轻佻道:“你是想向我求饶是吗?我说过了,自从刚刚看到你第一眼起,我便后悔当初为何没能将你一举击杀。你的野心太大,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只会贻害众生。所以,我必须动手。”

    “等等,我们可以做一笑交易。你不是说,你体内的四象奇术,也是通过交易从白叹生那里获得的吗?我也可以!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用其它的东西与你交换。”

    “用东西交换你的性命?呵呵,曾经的陈少主,你什么时候变得哪些卑微了?为了活下去,居然如此低声下气,毫无尊严可言。不过你既然都开口了,我自然不能让你失望。说说看,你有什么值得我可以去交换的,又或许说你有什么比你的命还要重要的。”

    陈世杰立即道:“有,当然有!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巨大的阴谋,这件事只有我和其它几个身穿白衣的人知道。”

    “身穿白衣?为什么又是白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见到孙长空有上沟的症状,陈世杰立即趁热打铁,继续道:“好!在告诉你真正的阴谋之前,我不妨为你解答一下你的疑问。之前所见的巫白帝,我的师父白头翁,传授你四象奇术的白叹生,还有一个名叫白显的男子,他们四人全部都来自于一个名叫白界的地方。”

    “白界?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孙长空不禁问道。

    “你当然不知道,早在数十万年前,当初的世界之主已经将这方世界与外界阻隔,使得外面的危险均未进入到这里。而事实上,在这个世界外面,还有许许多多,数之不尽的世界,而白界就是其中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