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白之谜
    眼见面前入发生的惊人一幕,孙长空虽然面色愕然,但很快更恢复到正常状态,进而轻笑道:“呵呵,看来你们对我的实力还并未全面了解。就算使出了类似于移形换影的神通又能如何,你们说伤不了,我就偏要伤给你看!”

    巫白帝叹了口气,进而道:“朱大闯,你这朋友的脾气还真执拗啊!既然如此,我就和他认真一下。”

    “师父,手下留情!”

    朱大闯忽然大叫一声,进而略显同情地看向前方的孙长空,不等他开口,一道白影已经挡在二者之间。

    “好快!不过,还差一些!”

    巫白帝不期而至,孙长空顺势向后跳去,以来躲避接下来对方的攻势。然而,不等他看清面前的情况,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忽然自身后的天空之中急迫而下。

    “什么!”

    “注意看前面!”

    分神之间,巫白帝已然来到孙的近身跟前,挥手就是一掌。手臂所过之处,皆是掌印翻飞,一股股凌厉的掌风突破孙的护体罡气,直射身体上下的诸多要害。

    “原来,手掌是幌子,真正的杀招是掌风!”

    意识到巫白帝快掌玄机的孙长空,立即提起十二分的真气,在强大气息的包裹之下,他的身体已然变成了金黄色,一道道淡蓝色的灵气自经脉之中相继涌现,于身体表面绘制出一幅详尽的真气流动图。

    “让你见识一下我刚刚领悟的新招式,天罡灵脉!”

    话音一落,只见孙长空的身形骤然扩大了数十倍,在此等悬殊的身形相比之下,巫白帝就好像一只蝼蚁一般,根本无法与孙相提并论。

    然而,巫白帝清楚地认识到,孙长空扩大的不只是体形,关键的在于混身上下的真气。随着身形的不断增长,他的罡气也随之迅速膨胀,进而化为一枚坚不可摧的巨型气团,竟孙长空的本体安全他包围其中,使之免于伤害。

    “没想到年纪轻轻的他居然还有这么多奇思妙想,有意思。再来!”

    话音一转,巫白帝右手变指,漫不经心地在那道巨影之上,轻轻戳了一下。同一时刻,位于气团之中的孙长空竟是立即喷出一道血箭,将身前的金身也染成了红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实在不明白,想跟数十丈外的一指,为何会在瞬间进入到自己的体内,并对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如今他的腹部之上竟是出现了一枚手指粗细的窟窿,若不是有护体罡气,恐怕血水已经涌出来了。

    “呵呵,果然与我猜得一样,这么说来你天罡灵脉也并不是多么高明,只是虚有其表罢了。”

    一边说着,巫白帝一连又在那道金身之上点了四五下,紧接着孙长空的真身登时剧烈地抖动起来,胸前的数大死穴接连炸开,喷出一片片的血雾。这下,孙长空真的身受重伤了。

    “哈!”

    眼见伤痕累累的孙长空即将昏死倒地,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强大意志力竟然化为一股恐怖的能量,强势托起了身躯,并令其安然坐在半空之中,双眼微瞑,神色如常,看上去就好像睡着了一样。见到这一幕的巫白帝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双手环抱地站在那里,等候着对方再次苏醒过来。,

    “有意思!我的天罡灵脉居然被破了,真是想不到。”孙长空闭目淡淡笑道。

    巫白帝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困难的。在别人看来,你的那道巨型金身确实是一条横越不了的鸿沟,但对于懂得点穴技巧的人来讲,就算不上什么了。”

    “点穴?”

    “呵呵,你只知穴道是诸气流转的枢纽机要,却不知它们各司其职,掌握着与生命息息相关的功能。我刚刚通过点穴的手法,将力道打入道你金身之上的空道之中,使其顺着其它真气一起流入到你的身体之中,并在内部引爆,从而发挥其全部的威力。刚才的六股劲力,我已分别挫伤了你的体内五神,即便伤不到你的要害,也能令你一时半刻恢复不了。这次我们的行动是受人之托,纯属无奈之举。你我二人也算是不打不相信,今后如还有机会见到的话,希望小友你能不计前嫌,老朽在这里谢过了。”

    说着,巫白帝转身朝朱大闯与陈世杰的方向走去,谁知孙长空忽然叫道:“你就这么走了?你以为随便戳几个金身就能打倒我了吗?”

    巫白帝缓缓转过头来,那双沧桑的眼睛之中忽然闪出骇人的光芒:“孙长空,我劝我还是收手吧!不要把自己的大好前程白白葬送,命没了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孙长空忽然仰天大笑了数声,进而冷酷道:“孙长空可以怕任何事情,却唯独对死无动于衷。想用死来威胁我,你也太小瞧人了吧!”

    睁眼,气隐,孙长空的身形直接变作一道飞光流火,无情地穿过了巫白帝的胸膛,一枚人头大小的血洞赫然出现在他身上,见此一幕的朱大闯,立即失声道:“师父!”

    虽然孙长空是他昔日的好友,但眼见自己和授业恩师被其一招洞穿,急火攻心之下,他竟是情不自禁地飞奔出去,远远望去,他的身上就好像寄住了一只巨大白象一样,轰然撞向那条流光的方位。

    “十象力!”

    如名字一样,朱大闯这一撞足足有十头象的威力,而这里说的象并不是自然界当中的象,而是曾经生活在传说之中的圣兽白象。据说一头白象便拥有一只成年凶兽的威力,如果是十头的话,那几乎已经达到了毁天灭地的恐怖地步。而实际上,此刻朱大闯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也是分外骇人,途经的空间竟是寸寸崩裂,形成一块块不规律的黑斑。

    “你!”

    眼见自己的发友为了一个别人,对自己大打出手,甚至不惜不痛使出这般杀招,孙长空心中虽惊,但更多的是却是由衷的哀伤。好在,处于流光状态之下的他,身手还算敏捷,折身一转,便避开了那道白象幻影,与朱大闯擦肩而过。

    “师父!”

    逼退孙长空的朱大闯,连忙绕到巫白帝的身前,进而看向那枚巨大的豁口。可当时者的面色却仍像平常那样红润健康,看不出有丝毫重伤的迹象。

    “师父,你……你怎么样!”

    巫白帝平静道:“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说过,在这个世界当中,还没有人能够杀死我们,包括你。”

    听到巫白帝如此回答,朱大闯这才舒了口气,进而继续道:“师父,你快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

    “呵呵,你还以为你必死无疑了是吗?我在你的师伯师叔之中,修为虽然算不上最强,力量也不是最大,但就是这条命最硬。你看好了。”

    说话间,巫白帝俯身从地上捧起一把黄土,随手堵在向前的创口之中,不消片刻伤口处的血居然神奇地止住了,裂开的创口也随之迅速愈合,完好如初。

    “师父,你……”

    “呵呵,好好跟着我,有的让你学的。”

    就在巫白帝与朱大闯对话的时候,孙长空已经来到陈世杰的面前,脸色阴沉道:“你是什么时候与这些人认识的?”

    陈世杰淡然一笑,口气轻佻道:“我的事情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别以为刚才那招能把巫白帝怎么样,实话实说,要想杀到我们,你还早了一万年。”

    “一万年?有那么久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当然!你不但杀不了巫白帝,也杀不了我和朱大闯。因为我们三个已经完全凌驾在这个世界之上,只凭这个世界的力量,是无法限制我们,更不要说是取我们的性命。”

    孙长笑面一顿,接着变色道:“照你这么说,难道你们不属于这个世界?”

    陈世杰道:“本来是属于,但现在已经不是了。不过关于其中的真相,一时半刻我也说不清。但我知道,人类灭亡在即,留在这里的人,必会与人间一同消失。”

    孙长空又道:“照你这么说,那你们岂不是天下无敌?”

    “呵呵,无敌不敢说,但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不妨告诉你,这个世上能够有资格击败我们的只有一个人。”

    “哦?是谁?”

    “他就是世界之主。”

    姗姗来迟的袁天化在安置好袁宇之后,匆匆返回战场之上,而当他来到之前所在的地方之际,那名白甲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留下的只有满地的“狼藉”。

    “怎……怎么会这样,那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袁天化内心焦急地扫视了一番之后,终于在一块岩石的旁边发现了孙炎。原本已经受伤的他此刻已经气若游丝,胸前伤口仍在一不住地向外淌血,看上去异常恐怖。

    “小孙炎,你撑住,我这就把你背回到天界之中,找仙宗为你救治,你撑住!”

    说着,袁天化伸手要将孙炎从地上抱起,可这边双臂刚一用力,孙炎的腹部已经横着裂开了一条缝隙,内脏险些从中掉落出来。

    “不用了世叔,我已经不行了。”

    刹那间,孙炎仿佛苍老了好几十岁,就连额头之上都出现了深深的皱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