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你伤不了他
    “好厉害!”

    这是孙长空见到那名白衣老者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而这时,后方的朱大闯忽然悠悠道:“那是,能让我朱大闯心悦诚服的当然不是一般人。”

    说着,他已掠过孙长空,来到那名长者面前道:“拜见师父!”

    白衣老者抚髯微笑道:“怎么样,这两天在凤鸣城玩得怎么样,有没有和你的好朋友们好好叙旧啊!”

    “有,有的,弟子这两天玩得很是尽兴,多谢师父关心!”

    “嗯,那就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应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眼见朱大闯与那名白衣老者即将转身离去,孙长空吹动了一下额前的发梢,纵身拦在二者眼前。见此情形,朱大闯立即脸色大变,略显不悦道:“孙长空,你这是在做什么!”

    “呵呵,没什么,得见这般高人,我也想认识认识。”

    孙长空转眼看向前那位正在朝自己微笑的老者,进而行礼道:“在下孙长空,拜见前辈。”

    “呵呵,好好好!原来你就是孙长空,果然名不虚传,看来你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

    孙长空淡淡道:“哪里,与前辈相比起来,长空这点修为也不过尔尔,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

    “小友好生幽默,如果你这金仙修为都算不上什么的话,那天界的众仙官岂不是要一头撞死?”

    “金仙?师父,你没说搞错吧?他比我的年纪还小,怎么可能晋入金仙境界,这不可能。”

    白衣老者抬眼打量了几下孙长空的身体,而后沉声道:“虽然我也有些产意外,但这确是事实。而且,这只是保守估计,万一他还有没有施展出来的神通,那境界可能还会有所提升。”

    一脸愕然的朱大闯随即看向孙长空,口气阴沉道:“孙长空,我师父说的是真的?”

    孙长空莞尔道:“是不是有那么重要吗?相比起我的境界,我感觉你更应该关注一下你这位好师父。白衣,又是白衣,事情发生得太过巧合,还是这里面有着我们所不知的隐情,你和之前出现在皇城之中的白头翁,还有曾经被关押九华山下的白叹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衣老者点点头道:“没想到你还知道他们两个,真是不容易啊!这么说来,你体内的四象奇术就是从白叹生那里学到的吧?”

    孙长空脸色微变,然后才笑着道:“白前辈确实将四象奇术传给了我,不过我们之间并没有师徒关系,说到底只不过是一笔交易而已。”

    “交易?呵呵,怪不得,我就说嘛,凭纯九阳的脾气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了他。要知道若不是白叹生,现在的九华山已经升入九天之上,取代天界了。”

    “取代天界?”

    这下,不只是孙长空,就连旁边的朱大闯了也不禁失声叫道,毕竟这个消息太过令人震撼。

    “没错,你们以为纯九阳是救苦救难的大圣人吗?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们不知道,我可清楚得很,这些年来他在暗地里搞得那些小动作,我可是一清二楚。”

    孙长空稍事缓和,随即冷笑道:“前辈,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九阳大仙虽然性张乖张,不染世尘。但通过与他的接触,我发现他的身上还是有许多发光的地方,值得我们这些后辈人去学习。”

    “呵呵,学习?难道学习他滥杀无辜,血祭苍天吗?你可知道,为何九华山一到晚上就要全部戒严,不许任何人进出。那是因为,死在他手上的亡魂得不到超度,纷纷留在了九华山下的山基之中,久而久之形成了一股凶戾之气,能够在不知不觉之中影响一个人的行为方式,使其变成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之前九华山中就发生过几起类似的事件,但都被纯九阳私底下悄悄摆平了。”

    孙长空面色一寒,刚要说话,谁知那名老者忽然又道:“你知道他杀那么多人做什么吗?呵呵,想来你也不会清楚。他想利用人类的精血,为整座九华山炼制一座飞天大阵,使其可以顺利升入天空之中,成为第二个天界,甚至将原先的天界取而代之。纯九阳好歹也是星昔日的十方天斗神成员,但你就不好奇这么多年来他为何与在界几乎断绝了来往,只和自己的弟子袁天化有所联系?那是因为,天界的高层已经知道纯九阳的意图,并在刻章地疏远双方的关系。说不定,现在仙宗还在计划着如何反击纯九阳呢!”

    老者的三言两语,令孙长空对纯九阳的好感立即消失无踪。如果真像对方所说的这般,那么身在九华山上的永恒和祝孕华就等于是含在嘴里的美味,随时都有可能被其一口吞下。

    “怎么,我说得这么明白,你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吧?”

    孙长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不,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谁,从何而来!”

    老者扭头看了一眼朱大闯,又望向前方的孙长空,轻笑道:“其实我本不应该与你们有所牵连的。但命运将我们聚到了一起,我也……”

    “巫白帝,你话太多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我们要走了。”

    蓦然回首,一个身着白衣白甲的男子赫然朝他们缓步走来,不等对方走到跟前,孙长空已然认出了对方那张熟悉泊俊脸:“怎么会是陈世杰,他为何会在这里?”

    朱大闯忽而道:“忘记告诉你了,他与我一样,也已经加入了师父所在组织之中。”

    孙长空凝目看向陈世杰身上的斑斑血迹,冷峻的面孔之上再添数分寒光。

    魔人与人类虽然同出一脉,但身体构造却有诸多不同之处,尤其是在体内的血液之上,人类的血是红色的,而寻常魔人的血却是紫红色的。从这一点孙长空就能辨别出,陈世杰刚刚是在杀人,而不是在诛魔,那么说陈世杰与面前老者,乃至朱大闯,都可能是魔界统一世间的“帮凶”。

    孙长空伸手一指陈世杰身上的血痕,随即冷冷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陈世杰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血斑,而后漫不经心道:“呵呵,没什么,只不过是解决了几只臭鱼烂虾而已。不过你放心,他们没死,还有一息尚存。不过,如果放任他们继续待在原地的话,那么结果就不一定了。”

    孙长空豁然迈步,伸手一抓,已将陈世杰的身体举至半空之中,目吐火光道:“你这个混蛋,你不帮大家抵御外敌也就罢了,居然还连同外人迫害自己的同胞!陈世杰,我真后悔当初没能一招杀了你。”

    对于孙长空“鲁莽”行为,陈世杰却是不以为然,片刻之后这才将抬起眼眼睛向下望去,看着孙长空,神情癫狂道:“孙长空,你别傻了,人类完了,这个世道终将被魔界完全取代,而我只不过是顺便施一把劲而已。就算没有我,你们也得死。”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我垫背!”

    一言说罢,愤怒的孙长空擒着陈世杰的脖颈,转而朝地面之中轰然摔落,欲要将其砸成肉酱。而这一刻,陈世杰也感觉到了孙长空的杀意,随即快吐一口真气,同时身化流光,轻而易举地摆脱了对方的束缚。

    “分身化影?原来你也进步了这么多!”

    “哈哈,孙长空,我已不是那年陈家那个傲慢自恃的二世子,想要我的命,你还太嫩了。”

    孙长空豁然抬起头来,目放寒光道:“是吗?”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动作,竟在孙长空的身上再次显现,就连陈世杰也没有想到,如今的孙长空竟也习得了此等高深的身法,熟练程度,比起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实在想不通,对方是依靠何方神力才能有如此这般造诣的。

    一念闪过,还未恢复人形的陈世杰,忽然发觉自己的咽喉传来阵阵紧迫,再次定睛看向眼前,孙长空那张恶鬼般的面容竟是再次出现。

    “哪里逃?”

    “砰!”

    随着孙长空一声喝斥,陈世杰的那道流光立即变作一枚巨大的“陨石”,轰然砸入到地表之下,形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深坑。方圆数丈之内的大地全部开裂,几近崩溃,直到事发之后的数息之后,仍能感觉到脚下传来的阵阵颤抖。

    “呵呵,陈世杰,原来你也没什么长进啊!”

    “孙长空是吧!得饶人处且饶人,今天你还是收手吧!”

    当销烟完全散尽之际,孙长空惊讶发现,站在深坑的不是陈世杰,而是朱大闯的师父,巫白帝。再次看向前方,陈世杰竟已与朱大闯齐肩而立,脸上充满了不屑的笑意。

    “什么时候,你们什么时候进行了调换?”孙长空不禁问道。

    “呵呵,孙长空,我说过我已不是那年的那个陈世杰,就算你修为已提升至金仙又能如何,只要我不想,你休想伤我一根毫毛!”

    孙长空将目光从陈世杰的身上再次扭向坑内的巫白帝,只见对方轻轻点了点头道:“他说得没错,以你的修为,是作不了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