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又见故友
    脱离战场的黄起凤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凤鸣城,毕竟这里是待的家,是养育他近四十年的“母亲”,如今大难临头,怎能说走就走。他和几名将领,在距离凤鸣城不远处的一处凉亭之中停歇,虽然帮不上什么忙,至少还能心安一些。

    “哎?那些人是谁,难道有援军到来了?”

    面对那人的说法,黄起凤淡淡一笑,随即道:“嗯,是的。”

    那名将领縘将头扭转过来,进而看着一脸欣慰状的黄起凤道:“黄城主,该不会是您搬的兵吧?这些的实力可不一般,看上去个个都有仙人境界。普天之下,恐怕已经没有哪股势力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黄起凤淡然道:“人间是没有,但别的地方可就说不定了。”

    “啊?城主,你的意思不会是说,这些人是天兵天将吧?”

    黄起凤诡笑道:“您就看着吧!”

    就这样,几人在凉亭之中审视战局,双方有来有往,打得不可开交,尤其是那几名越大型巨魔,几乎吸引了所有的目光。而在他们之间,一个灵活的身影正在逐个之间活动,而且路过之处,无不狼藉一片,那高大如山的魔人竟也承受不住那人的一拳半掌,相继栽倒在地,再也没能起来。

    “城主,那个人也是天界之人吗?好生厉害!”

    黄起凤凝目而视,可因为双方距离实在太远,一时间他还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

    “应该……是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联想起此次援军的首领,也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便是十方天斗神之首的袁天化。一想到他,黄起凤的脸上便不禁流露出淡淡的幽伤,仿佛对方的存在就是他心中的伤疤一样,经不起折磨,否则鲜血便会从中涌出。

    “父亲大人,这么多年不见,您还好吗?”

    抬头望向前方,一个青色的身影忽然落在凉亭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之上,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对方已然来到了跟前。仔细瞧去才发现,那人的身上居然还背着一个重伤之人。之所以说是重伤,那是因为背上之人已经昏睡过去,身上那件淡蓝色的长衫已被鲜血染红,看上去分外醒目。而随着观察的深入,黄起凤愕然发现,这两个人竟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渐渐地,她的脸上升起一股惊愕之色,随即他缓缓站起身来,轻声道:“父亲大人,你怎么……”

    袁天化抬头一瞥凉亭之中的女子,当即一愣,而后连忙道:“快,凤儿,你哥他了伤,快点为他止血!”

    “哥?”

    黄起凤眼色迷茫地看向那个肩上的男子,曾经的记忆如同幻灯片一样,自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黄起凤与袁宇虽然都是黄起凤的子嗣,但他们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袁宇的母亲是当今仙宗的侄女,东华仙子。而黄起凤的母亲却只是一介平民。没错,当初的袁天化也曾犯下过许多男子共通的大错,因为一时快意,他背着自己的原配夫人,与凡间的一名女子暗连理,而且一过就是十年。所以袁天化走的时候,黄起凤是有记忆的,而之前那封书信也正是袁天化临走之时留下的。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晃三十年,曾经的女娃,竟已长得如此婀娜,令袁天化不禁回想起当初那个令他心动的凡间女子。

    然而,现在属实不是什么叙旧的好时候。袁宇身处危难之间,战场之上战局还未明朗,太多的地方需要他前去协助,此时的他只恨自己没有分身术,否则一定要和自己这位许久不见的女儿好好聊聊。

    众将领还未回过神来,袁天化已经将袁宇背到凉亭之中,然后将其放倒在地,令他平躺在凉亭四周的条凳之上。众人围观过来,一经见到腹部那道恐怖的裂口,立即大惊失色。

    “这……好严重的外伤,可惜我们出来的急,没带绷带,只有一点金创药,要不二位先将就着给这位朋友用上?”

    袁天化抬头看向那个手持药瓶的男子,然后微微点头道:“多谢!待天化返回天界之后,定会千倍万倍地回报你。”

    “天界?你真是天官?不……不用了,一点外伤药而已。而且,你们是为了救我们者以身犯险的,我们感激你们还来不及,怎么还能要你们回报呢?”

    就在袁天化与那名男子交谈之际,黄起凤已经接过那瓶伤药,并将里面的药粉,均匀地涂抹的伤口之上。袁宇本就是仙人之体,只是因为受伤太重,所以迟迟未能痊愈。现在有“外力”的帮助之下,腹部的裂口开始迅速闭口,血也不再向外淌,很快袁宇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柔弱的闷哼。

    “宇儿,你醒了!”

    眼见自己的儿子重新恢复神志,袁天化立即大喜过望,脸上也终于出现了久未见到的笑意。看到如此感人的一幕,黄起凤鼻子一酸,眼泪已止不住地发往下涌,凳上的袁宇费力地去起身子,看向自己的双脚一边,直到看清对方的面容之后,才终于勉强笑道:“你就是小凤吧!没想到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黄起凤用力抹掉脸上的泪痕,进而不太高兴道:“我不像你们,我不是仙人,成熟衰老的速度自然比你们仙人快上许多。过不了几十年,我就会变成老太婆,就算我娘活过来,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我。”

    袁天化惭愧地低下头来,随即轻声道:“原来……你娘她已经不再了。”

    黄起凤道:“我娘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不过在我看来,死对她来讲或许更好一些。你可知道,就在你离开人间的第二年,我娘的眼睛就已经生生哭瞎了。”

    这回,不只是黄起凤与袁天化,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不禁黯然神伤。袁天化与黄起凤的父女关系确实让人大吃一惊,但令他们更为在意的,是前者曾经对他们母女二人的诸多亏欠。

    “呵呵,原来仙人与我们人类一样,也会始乱终弃。看来,你们仙人整天标榜自己如何清高,都是哄骗孝的啊!”

    袁宇扭头看向说话的将领,刚要发怒,谁知袁天化忽然拍拍他的肩膀道:

    “宇儿,算了,本来就是为父不对,他们说的没有错。”

    “可是……”

    “好了,你才醒来不久,还需要多加休养。这里地处偏僻,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被敌军发现。你和小凤在这里也算有个照应,万一发生了什么情况,记得有它心通告诉我。”

    袁宇看着对方那张坚毅的脸庞,心中的怒火终于烟消云散,而后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了。”

    袁天化微笑道:“战场那边还有几个人需要我去解决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着,袁天化,转身离去。看着对方那道孤独的身影,黄起凤的眼中再次涌出大片的泪光。

    “该死,魔界这群家伙就知道使用这种卑鄙的伎俩,怪不得人类大军会惨败在他们的手上,恐怕就是栽在这些大块头的身上吧!”

    又是一拳,这已是孙长空打倒的第七名巨魔,加上之前凤鸣城内的守卫军击败的,现在还在剩下的就只有两个。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南侧虽然直面魔军,但因为防卫军数量的缘故,城墙受损的程度并不糟糕。反倒是南面的城门,竟已坍塌了大半,在城内的街道之上,凸现着一枚巨大的头颅,比起那些攻城的巨魔居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真可怕。在孙长空印象之中,能长到如此夸张体型的,恐怕也只有凶兽了。

    “该死,保险起见,还是先去北面吧!南面让城内的守卫军来对付就好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立即调转身形,快速奔向北面的城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似普通,但实际异常扎眼的身影忽然进入到他的余光之中。

    什么样的人能在余光之中受到瞩目?孙长空自己也是相当好奇,可当他缓缓转身之际,一个令他始料未及的情况发生了。

    “朱大闯,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敢相信,自打上一次分别之后,他便再没有见到过朱大闯。而如今对方竟是出现在这个是非之地,显然并不是偶然。可既然如此,他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而对方之所以扎眼的原因,就是因为朱大闯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这件白衣虽然看似一般,但穿在皮肤黝黑的朱大闯身上,却立即大不一样。在常人看来,这或许是一种哗众取宠的行为,但通借孙长空敏锐的知觉,他觉得对方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思量间,朱大闯竟已来到他的面前,仍像从前寻些大大咧咧道:“你怎么在这里,是高渐飞喊你过来的吗?”

    孙长空尴尬道:“呃,算是吧?你呢?年你的样子,似乎不是刚刚赶到的。”

    朱大闯挠挠头道:“不瞒你说,其实我是跟着师父来的。”

    “师父?哪个师父?”

    “哎,你瞧,他来了。”

    说着,朱大闯伸手指向孙长空的身后,后者顺势扭头望去,竟发现一个同样穿着白色的“白毛”老者,朝他们款款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