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杀生杀身
    杀生魔将城大声地哆嗦,他无法理解自己无往不往百战百胜的魔眼杀,为何会在一天之中失败两次,而且还令自己承受了如此之大的代价。对于寻常的魔人来讲,眼睛要比四肢乃至躯干脏器还要重要百倍,因为它但一旦受损,便再也无法重生。所以对于杀生魔将而讲,即便能从眼前的困境之中脱身,今后的他也要成为“独眼龙”了。

    袁天化低头看了一眼手指下的血痕,随即皱眉道:“本来就是两只的,没想到被他逃过了一劫,真是可惜!”、

    举手投足之间便重创了杀生魔将,使其战力大损,周围的魔军见此情形,不禁纷纷心生骇意,呼啦一下分散开来,生怕与这位“煞星”挨得太近。而这时候,袁天化身形一闪,已然来到了孙炎的面前,进而微笑道:“小孙炎,没想到你修为一般般,鬼点子倒是不少,居然把一名魔将耍得团团转,真有你的。”

    孙炎挠头羞涩道:“呃……哈哈,还是袁世叔教导有方。我也不过是随机应变罢了。”

    这时,杀生魔将已经从之前的殁眼之伤之中缓了过来,一听到二人这般对话,立即高声吼道:“你们是什么意思,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袁天化转身,看向那个已经狼狈不堪的杀生魔将,进而沉声道:“枉你还是拥有魔君修为的魔将,居然被一个孝子唬住了。其实,刚才你的魔眼杀依然奏效,只是因为听信了蒙眼之说,这才收回了神通,转而以自己并不擅长的正常招式进攻。如果你刚才继续坚持的话,恐怕小孙炎已经性命不保了。”

    “可……可是他明明遮住了眼睛。我的魔眼杀固然厉害,但也无法穿过那条腰带,传入到他的意识之中。”

    孙炎嬉笑道:“你这个笨蛋,我说什么就信什么!”

    说着,他将自己那条天衣上的腰带舞动了几下,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杀生魔将愕然发现阳光居然顺畅无阻地穿过了腰带,射到他的脸上。

    “什么!你根本没有用腰带蒙住眼睛,你!你骗我!”

    眼见杀生魔将暴跳如雷的样子,孙炎冷笑道:“正所谓兵不厌诈,我修为本不如你,所以动点歪脑筋也是情有可原的。反倒是你,看上去明明已经活了万而八千年,却还是如此愚钝,让我这么个初出茅庐的小鬼牵着牌子走,真是可笑。”

    袁天化接着道:“你是杀生魔将是吧!其实,小孙炎说的没错,而且你也不能将这场战斗的胜负全部归结于欺瞒诓骗,其实计谋也是一个人的实力体现,只是大家在单独的对战之中常常忽略罢了。你输得并不冤,而孙炎赢得也十分完美。”

    “不,怎么可能,我杀生魔将居然连这么一个小鬼都对付不了,就算能够活下去,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上级部下。好,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为了捍卫我的尊严,为了魔族的伟大胜利。你们两个,都和我一起下地狱去吧!”

    袁天化晃身挡在孙炎的身前,急喝道:“快退,这个家伙身上有古怪!”

    话音刚落,二人登时发现整个天空竟变得阴沉诡异起来,一片片暗红色的乌去凭空出现,将那原本晴空万里的苍穹,变成了一张宛如伤痕累累的背脊。

    “哈哈,不用多想了,就算你是天斗神也休想从这一招下活命。我已经将自己的灵魂与肉shen融入到了杀招之中,就算仙宗亲临也休想救你。好了,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杀生魔将的最强神通,血染苍穹界!”

    甫一听到“界”字,袁天化的脸色骤然大变,而孙炎却是显得不以为然,直到看到前者的神态变化之后,这才悄悄道:“世叔,您是不是身体不适?为何脸色变得如此难看?”

    袁天化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叹息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魔将居然就有如此造化,竟已领悟了界的力量,属实不易。如果他能将这股力量运用到正途之上的话,一定能有另一番完全不同的壮举。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说话间,只见杀生魔将的身形愈发糊涂,说话的声音却是越变越大,起初声音是从远方传来,如今竟好似从心底里响起似的,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去死吧!”

    就在杀生魔将语毕之际,修为稍差的孙炎顿感不妙,一股令其异常厌恶的感觉随即随上四肢百骸,如同万千金水泼洒在身上一样,令其痛苦不堪。

    “世叔,我的身体……”

    袁天化淡淡道:“终于开始动手了,血染苍穹界,名字起来就很是悲壮,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对这方空间的片刻掌握,进而将这里化为一座巨大的熔炉,将其中的所有生灵炼化,使之化乌有。很好,很大胆!”

    “世叔,咱们能不能先顾及一下眼下,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我们就要魂飞魄散了。”

    “哈哈,尖叫吧,哀嚎吧!你们的惨叫声越大,我就越为兴奋。一招之间击杀一名天斗神和一名天将,这样的壮举就算放眼到魔界之中也足以光照汗青了。哈哈哈哈!”

    随着笑声的渐渐远去,所谓的血染苍穹界中的炼化威力立即爆增数以百倍,一口鲜血随即自孙炎的嘴中喷出,低头看向身体,只见他的体莆轮廓竟也变得隐约不再清晰,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于无形之中。

    “不,我不要这么死,我不愿意!”

    当孙炎再次看向前方之时,原本站在那里的杀生魔将已然凭空消失,正如之前他所说的那样,杀生魔将已经将自己的全部力量融入到这片血色的空间之中,以换取如今如此庞大的威力。炼化的结局似是已经注定,孙炎颓然坐倒在地,准备接受这份残酷的命运。

    “嗡~”

    刹那间,天空之中的无数血云竟是赤芒大作,一道道血色惊雷接连劈落,将那血空之下的大地轰得满目疮痍。而在这其中,袁天化的目光却始终盯着前方,好像已经预感到要有什么东西将在那里出现似的。

    “来了!”

    “唰~”

    一道清泠的寒光呼啸而过,如一只纤细的手臂,将袁天化与孙炎一同带离了这片充满绝望与死亡的空间之中。再次看向前方,孙炎赫然发现自己的身前竟是站着一个人,片刻之后他终于意识到对方的身份:“你……你是袁宇天将!”

    袁宇朝孙炎点头示意,进而跪地对袁天化恭敬道:“孩儿来迟一步,请父亲大人恕罪。”

    袁天化脸色的冷色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慈父的温和:“你有什么罪,你来得恰是时候。在敌人最为得意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你果然没有辜负我多年以来的教诲。”

    袁宇惭愧地低下头来,轻声道:“原来,您已经知道了……”

    “当然,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爹,你在想什么,我自然一清二楚,否则我也不会如此坦然地面对杀生魔将的血染苍穹界。你应该也知道,只要陷入界中,除非拥有大仙以上的修为,否则根本无法自行脱离界中。还好,施法者也才晋入魔君之境不久,实力有限,没能将界的力量扩散到别人的身上,否则连你也要一起遭殃了。”

    袁宇点头道:“就算那样,孩儿也有应对之策。早无在将王手下的时候,我曾学过一阵挪天移地的神通,就算被杀生魔将发现,也能在第一时间转移到其它安全的地方,不受他那招神通的影响。”

    袁天化道:“如此这般,我也很是欣慰。只是,你说自己可以凭借挪移来避开界的力量,实在有些太过天真了。如果此等神通能够如此轻松化解的话,那也不会成为吾辈之中的传奇杀招了。”

    “传奇杀招?父亲,您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吧?”袁宇不禁回道。

    袁天化道:“要想领悟界的力量,不但要拥有与其相称的高强修为,而且还需要罕见的机缘,二者缺一不可。而刚才的杀生魔将,显然就是一个将二者共同集齐的不幸者。”

    “哦?父亲大人为何这么说?”

    “呵呵,这不是显而易见吗?界的力量岂是凡夫俗子所能驾驭,强行启用,只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杀生,杀身,这下他终于如愿了。”

    “那……父亲大人您,是不是也已经领悟了这种无敌的神通?”袁宇忽然又道。

    袁天化淡然一笑,随即将目光投向面前的袁宇,面露微笑道:“怎么,你也想拥有界的力量?”

    “啊……呵呵,被您看穿了。”

    “不急,只要时机成熟,为父自会将毕生的所学所悟全部人传授于你。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这些魔界的残党。”

    说着,袁氏父子一齐看向战场之上,杀生魔将惨死的消息如瘟疫一般在魔军之中倏尔传开,极大地挫伤了魔军的士气。为了保留实力,众魔兵相继撤退,唯独只有一个身披白甲的男子逆流而上,缓缓朝他们走来。

    “正戏终于要开始了。”

    不等袁天化行动,袁宇已经挡在了众天人的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