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魔眼杀
    天衣,那是天界至高无上的存在,是最高荣誉与殊荣的实体表现。自从天界出现以来,历史之上一共只出来过二十名拥有天衣的仙人。而他们之中,大多都是为仙宗,为天界,乃至为世间万物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功臣名将,哪一个站出来都能威震八方,神慑寰宇。而孙炎,便是其中的一个特例。

    天衣本来属于他的祖上,曾经的天斗神孙周易。后来,天界之中的孙家家到中落,孙周易更是意外暴毙,整个家族的希望进而落到了一个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之上,而他便是后煌孙炎。

    孙炎虽然也是仙人人,但修为着实有限,按理来讲,要想发挥天衣的十成威力,至少需要金仙及以上的境界才能做到。而孙炎虽然也在废寝忘食的勤加苦练,但如今的他仍然只有上仙程度,无法发挥天衣的全部实力。但即使如此,身着天衣的他,仍然不可小觑。顾及着天衣加身,方圆一丈之内的空气立即染上了一股眩目的金色,使其周身气息成倍激增,修为自然也也随之提高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的杀生魔将略显玩味地眯起眼睛,进而冷笑道:“第一次见到天界的天衣,如今看来也不外如是。如果想通过仅仅提升修为打败我,那也太无知了吧!”

    意念稍动,只见孙炎所在的空间之中,立即有无数寒光涌动,乍一看去就好像夏日夜空之中的繁星一样,静谧且夺人,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愿将目光挪开。

    “也好,如今的我成功迈入魔君之列,刚好可以用你来试试新的杀招。我倒想看看,区区一名天界天将,到底有几斤几两。去吧!我的孩子们!”、

    话音一落,整个空间都随之“热闹”起来,好似真有几十个孩子在此嬉戏玩耍,将呼叫与欢喜融成一片喧哗,令人心烦意乱。然而,孙炎十分清楚,这一切只不过是对方掩人耳目的手法而已,因为刚才他便是上了类似的当。

    “哼哼,未曾与你交手的人甫一看到你出手的样子,确实有些愕然。但只要得其要领,抓住脉门,一切所谓玄乎的东西都是惘然。说到底,你所用的杀人手法并不是兵器,而是意志。我说的没错吧?”

    就在话音落定之际,孙炎眼中的茫然登时全部消失,而空间之中的众多星生竟也受此影响,随之隐匿不见。

    再看对面的杀生魔将,脸上的笑意已经全然退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恐怖的怨恨。他恨不得将面前的孙火抽筋剥皮,以泄他心头之气。

    “你这混蛋,就算当众戳穿我的招式玄机又能如何,除百你们是瞎子,否则绝对不可能躲过我的魔眼杀。”

    “魔眼杀?呵呵,果然是只靠眼睛的式术吗?呵呵,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

    说话间,孙炎伸手解下自己的腰带,进而将其蒙在自己的眼前,脸上满是笑容。

    “哈哈,孙炎,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呢!蒙蔽双眼确实能够防止我的魔眼杀,但你该如何应付我的其它攻击呢?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必死无疑!”

    孙炎淡淡道:“是否如你所说的那样,前来一试便知。我已经准备好了。”

    说着,孙火架起右臂,摆出架势,见此情形,杀生魔将则是用力咬了咬眼,眼中竟是流露出些许忌惮之色。

    “难道这家伙真有十足的揉揉能够击败我?不!这不可能!我可是魔界的杀生魔将,没有理由会输在这种乳臭未干的小鬼手上。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

    魔眼杀行不通,于是杀生魔将转而祭出自己许久不用的神兵利剑,倏尔攻向孙炎的身前。视力受阻的他本应该什么也看不到。但不知怎么了,就在杀生魔将挺剑而出之际,他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一股意味深长的诡笑。

    转眼之间,杀生魔将已经来到孙炎的面前,眼见自己的利剑马上就可以洞穿对方的身体,但就在这时候,他发现对方嘴边的笑容竟是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什么!他为何会笑,而且笑得如此阴森,如此自然!难道,他真的还有我所不知的杀招未用,又或许这天衣拥有常人不可及的神通,能将我一举击杀?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杀生魔将越想越怕,眼见自己的剑尖马上就要刺入对方的胸膛,他竟再次咬了咬牙,执剑向侧面一闪,居然避开了对方的要害,只在对方的肩膀下一寸的位置处划出了一条短短的血口。

    然而,神兵毕竟还是神兵,哪怕只在岙上留下一丝一毫的伤口,都会令中招者承受莫大的痛苦。然而,如今的孙炎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痛楚,笑容居然还在两边的嘴角处彻底绽放开来。如今的他哪里还有半点正道人士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副得逞的小人嘴脸,让人见过一眼便深感厌恶。

    “差一点!”

    孙炎平淡无奇的三个字,一经落入杀生魔将的耳中,如同噩耗来临一般,令其登时手脚冰凉,面色煞白。为了防止对方趁机反击,他一连退出数十步,一直来到几十丈外,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好险,好险!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要死了。这个姓的家伙果然非同凡响,没想到就连晋升至魔君境界的我,也无法轻易取胜于他。不过此事急不得,眼下的形势对我魔界有利,只要继续拖延下去,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嘿,你在想什么呢,生死决斗之时分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不等杀生魔将反应过来,孙炎那密如稠雨的攻势已经轰然临下,逼得杀生魔将一退再退,终于落回到地面之上。即便如此,前者仍然不肯退让半步,出扫听手法更是分外凌厉,远远看去,就好像群蛇乱舞一般,令人防不胜防。

    “不……不可能,我杀生魔将不可能输,我已成为魔君,我一定能将他击倒!”

    说到这里,杀生魔将竟是强行提起自己的定剑,穿过对方的双手,径直刺向咽喉。只要这一剑中了,二者之间的战斗立即分晓胜负,而对方也一定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然而,喇与愿违,尤其是慧处于眼前分外艰难情况之中的杀生魔将来讲,更是灾难一样的存在。被灌注了所有希望的最强一剑,竟是被孙炎的两人根手指,轻松捏住。当双方身体一同停下的刹那间,后者的笑容立即传入他的脑海之中,不但折磨着他的双耳,还煎熬着他那颗高贵的自尊心。

    “我就知道,你是杀不了我的。”孙炎淡淡笑道。

    杀生魔将看了看对方的面容,又瞧了瞧自己手中的定剑,不禁问道:“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

    “呵呵,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的内心已经投降了,只是身体还在苦苦地支撑。连胜利的决心都没有,你凭什么能击败我!”

    “你!”

    杀生魔将还想继续说下去,谁知对面的孙炎已不再给他机会,双指一旋,通过那柄柔韧的剑身,带动他的身体一同开始旋转。为了不让对方掌握主动权,杀生魔君被迫弃剑扣退。但这时候,另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影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小孙炎,干得不错。这个家伙确实已经拥有了准魔君的实力,居然还是被你唬住了,真有你的。”

    一听来者的声音,孙炎立时解下自己眼前的腰带,进而惊呼道:“袁大人,你来啦!”

    就在孙炎说话之际,杀生魔将也慢慢转过身来,豁然看向自己的后方,轵见一个身着青衣的中年男子赫然站在那里,一脸和气地看着他。

    “你是袁天化袁斗神?”

    袁天化点点头道:“正是。看来,我来得有些多余了。”

    听到此言,杀生魔将的脸上再次变得阴森无比,简直比吃人的怪物还要恐怖一百倍。

    “多余?袁天化,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

    眼见杀生魔将将目标转向袁天化,孙炎担心对方会对袁不利,立即高声道:“袁大人,他的能力是……”

    袁天化忽然伸手做了一个制止的手指,进而道:“不用,让他尽管过来就是了。我也想见识一下,他的魔眼杀到底有多么可怕。”

    “哈哈,我的魔眼杀已经臻至化境,同辈之中鲜有人能够破解此招,就算是纠哲魔君他们也未必有十足把握能在在短时间中化解魔眼杀的威力。你虽然是天界的十方天斗神之首,但毫无准备就想接下我的杀招,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我会让你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代价的。,看我杀生魔将的最强一式,魔眼杀之兵不血刃!”

    话音一落,杀生魔将两只眼睛竟是成为了两扇连接异世界的大门,一枚枚闪着寒光的兵刃接连从中呼啸而出,毫无保留地吹向袁天化的身体。面对眼前的群刀之阵,袁天化忽然驻了口气,随即抬手向自己的正前方轻轻一扣,忽然间一道惨烈的嘶吼声自那杀生魔将的嘴中接连出,再看他的右侧眼窝之中已经血红一片,里面那颗明亮清淤的眼珠居然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