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你来我往 互不相让
    举手投足之间,杀生魔将已然展现出超强实力,一招之内便将孙炎重创,令其几乎丧失战力。在这种情况之下,其余天兵天将虽然也想上前援助,但无奈随之而来的魔军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呵呵,怎么样,现在知道我杀生魔将的厉害了吧?不瞒你说,这式与我名字相同的杀招已经足以与一些魔君的实力相提并论,能死在我的手上,你也应该如愿了。”

    此刻,孙炎低着头,嘴角的鲜血仍在不住地向外的流淌,喘息之余,一阵阵阴森的笑声接连自其口中时断时续地发出,听上去仿佛鬼叫一样。

    见此情形,杀生魔将面色一变,不由道:“你笑什么?”

    这时候,只听孙炎有气无力地回道:“呵呵,没想到我能遇上像你这般强劲的对手,自从成仙以来,我还未从受此如此严重的伤势,虽然有些疼,但属实痛快。”

    “哼哼,痛快?你还真是能说会道。既然你这么享受感觉,那我就再让你好好体会一番好了。”

    “不必了。”

    说着孙炎那张久未抬起的头颅忽然立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双冰色光芒自其眼瞳之中齐头射出,进而化为一柄尖端相互缠绕盘旋的双头飞矛,豁然刺向杀生魔将的胸前。

    “嗯?好快!”

    意识到此招非同小可的杀生魔将刚要起身离地,可忽然间惊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好似粘在了原地之上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再看那柄诡异的兵器前方,居然发生了时空扭曲的现象,而这也是他无法移动分毫的唯一原因。

    “该死,无法躲避吗?既然如此,本大人就亲手毁了你这件破铜烂铁!”

    一言说罢,杀生魔将的双掌之上再次聚集起大量的蓝色光辉,只不过这次光芒并未凝成之前的神异光刃,而是化作一道纤薄的屏障,赫然伫立在他的身前。而这时,汇集了孙炎全力一击的飞矛终于轰然落在光幕之上,大片的火光立即四散开来,如同一躲正在绽放的鲜艳花朵。

    “呵呵,很不错嘛,居然还有负隅顽抗的余力,不过,你的死期到了。天威,暴兵强袭!”

    说话间,只见悬于半空之中的那柄双头飞矛意是陡然拉长得,扭曲矛头也随即完全伸展,变得锋利莫当。恍惚间,由杀生魔将召唤出的那道屏障竟是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之前还能勉强旗鼓相当的光幕立即向内大幅度凹陷进去,闪着寒光的双头飞矛距离杀生魔将已不足寸许。

    “这……怎么会这样!我的魔天大幕居然连这种程度的招式都抵挡不了,这不可能!”

    “哈哈,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杀生魔将,你输了。暴兵解体!”

    话音一落,杀生魔将的脸色骤然大变,随着那件双头诡兵一分为二,轰然解体之际,其中一枚矛头当即毫无保留地撞击在魔天大幕之上,在一道无比耀眼的金光闪过之后,二者登时同归于尽,化为乌有。但如今飞矛还有一支,而杀生魔将却已手无寸铁。眼见那来势汹汹的飞矛即将贯穿他的心门之际,令人惊诧的一幕发生了。

    “哈哈哈哈!”

    就在众人都以为杀生魔将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晴天电闪忽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刚好击中他的身体,并将其沉入到青一色的蓝光之中。本来,大家以为这是孙炎所为,可如今他的面孔却是同样呈现出一股疑惑之色,对此他也颇感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

    于雷光之中浸浴的杀生魔将一连发出几十声狂笑,仿佛也有这样方能表达此时心中的激动。不久之后,那道经久不衰的雷光之中竟是缓缓出现了一枚巴掌大小旋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旋涡的规模越变越大,最终竟将所有的雷电吸入其中,并将杀生魔将的身体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你叫孙炎是吧\好,很好!我本以为自己距离突破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没想到就在刚刚的生死关头,你那件兵器竟然意外地触发了我体内的雄浑潜力,进而帮我冲破最后的生死悬关,成为名副其实在的魔君。天界的走狗,准备好受死了吗?”

    意外,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就在天界众人以为孙炎可以一招了结杀生魔将的时候,后者竟然阴差阳错地获得了魔君之力,进而修为发生了质的飞跃,不只是他的力量,就连周围的气息也随之变得阴怖、凝重起来。而地上的孙炎脸色自然不会太好看,毕竟到手的胜利就这么飞了,让谁一时之间也无法接受。不过稍作缓和之后,他的脸上竟是再次出现了久违的笑容,不是苦笑,也不是自嘲,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欢喜。

    “太好了,魔君,杀生魔君,我也想会会魔君,看看我这名天将距离那种境界到底还有多少。在我看来,只有不断与高手进行生死角逐,方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身修为。所以,让我见识一下你如今的威力吧!”

    “哈哈,无知蝼蚁,生到临头,居然还能说出这种风凉话。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成全你!”

    就在杀生魔将语毕之际,孙炎立即提起十二分精神,以防对方趁机偷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空间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现象,空气不再是空气,而是一潭混有无数细小银针的泥泽。置身其中,不但无法挪动半步,而且无时无刻不在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痛苦。再镒看向天空之中,杀生魔将仍然纹丝未动。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所有的一切竟是由他一人之为。

    “噗!”

    一口鲜血喷出,孙炎颓然坐倒在地,血流不止的他,眼神之中竟是异常的空洞,仿佛那一击不但毁灭了他的身体,还顺便粉碎了他的意识。

    “孙炎!”

    就这样,天界天将孙炎变成了一座rou身雕塑,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身体僵硬,四肢抻直,已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而位于上空的杀生魔将却是一脸冷笑,在别人看来,他根本什么也没有做,便轻而易举地击垮了一名堂堂天将。

    两名天人依靠着一股冲劲,强行在魔军的包围圈上撕开了一道裂口,顺势奔逃出来,来到孙炎身边,察看伤情。然而,不管他们如何召唤,晃动,甚至直接掴掌面部都无济于事。如今的孙炎就好像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一样,身体虽然还在,但灵魂却已进入到其它的空间之中,再也唤不回来。而从如今杀生魔将脸的轻蔑状也能看出,想让孙炎恢复原样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混蛋,快点让孙炎醒过来!”

    说话间,其中一名天将随手一挥,刹那间杀生魔将右侧的一缕发丝竟是随风飘落,身手敏捷的他顺势将断发抄在手上,随后定睛看去,这才发现断发是被外力切断的。

    “哦?看不见的攻击?而且还俑做到如此犀利,有点意思!”

    这时,地上的那名天将勃然大怒道:“少在那里张狂,我的无形无影剑气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先躲过我的招式再说大话!”

    “唰!”

    又是一道劲风袭过,这回受损的不再是杀生魔将的发丝,而是他的面颊。一道长约一寸的狭窄血口,赫然出现在他那张冷峻的面孔之上。

    “好!太好了。他真的察觉不到我的攻击,就这么一鼓作气,拿下这场对决的胜利吧!”

    想到这里,那名天人心中大受鼓舞,虽然孙炎能否复原尚不可知,但眼下的关键是解决杀生魔将这名棘手的敌人。不然任由其发挥下去,只会有更多的同胞惨遭不幸。

    “好!那吃我无形无影剑气最强一招,魂兮归来!”

    “唰唰唰唰唰!”

    顷刻之间,天空之中被那阵刺耳的尖啸所独占,刚刚还神气洋洋的杀生魔将,竟是不再行动,缓缓低下了头。

    “成……成功了吗?哈哈,我真的击败了他,我真的杀了他!”

    “呵呵,瞧把你高兴的,我是骗你的!”

    当那股阴森的声音再次从杀生魔将的口中缓缓飘出之际,那名天人如遭雷亟一般,身体不禁剧烈晃动了一下,神色也变得惊恐莫名。然而,再次看向前方,目力所见,尽是茫茫剑光,定刻他仿佛沐浴在剑的海洋之中,下一刻就要纷身碎骨。关键时刻,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孙炎竟是伸手推开了他,进而仙身一挺,掠入数丈之高的天空。

    “还能动?这倒是令我很是意外,看来刚才还是太过仁慈了啊!”

    这时候,只听孙炎冷冷道:“区区限眼法,也想困住我孙炎天将,真是痴人说梦。看来,我也应该全力以赴了。请天衣!”

    当孙炎的声音豁然升起,进而飘入九天云霄之际,一道金光忽然自那苍穹的尽头骤然射在孙炎的身体之上,转眼之间他已披了一套威武庄严,神圣无上的金色纱衣。

    “原来,这就是天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