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天将对魔将
    青衣步云履,神气天地荡。当失去的生命力如泉水一般接连恢复之际,钟鸣将军愕然发现在自己的身后竟出了一名天降之人,对方的一只手掌正搭在自己的肩膀之上,而那股源源不绝的生命力正是他的身上而来。

    “你是……”

    二者一同落地,钏鸣将军刚要发问,谁知那人已经挥手道:“你重伤方愈,还需调理一番,不然恐有后患。”

    说着,青衣人已然走向那道巨影跟前,进而高声道:“没想到魔皇那家伙逃离魔界的时候,居然还不忘带上你。为了养活你,应该耗费了不少的精力吧!”

    此话一出,独眼巨人当即高吼一声,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的拳头轰然捶落,似要将下方之人轰成肉酱。

    然而面对此恐怖的攻势,那名青衣人竟是不闪不避,安然地站在原地,单手指天,直需强势巨拳,轰得一声震撼人心的爆响,一股强大的气浪立即自爆炸中心激荡而出,将那周围的人与物立即吹向四面八方。

    “这……怎么可能,人为何可以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难道,他不是凡人?”

    重拳袭过,青衣人那道飘逸的身影随即向后滑出数丈之远。然而,中招之后的他,脸色非但不难看,居然还显露了一丝激动的笑意,双瞳之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似乎对面前的巨型怪物相当感兴趣。

    “呵呵,有意思!单凭蛮力居然可以怀我平分秋色,看来魔界第一巨人之称果然名名不虚传!”“魔界第一巨人?那他是……“

    就在钟鸣惊骇不已的时候,又有几道身影自他的后言缓缓而来,身他们的穿着打扮,显然是同一批人马,而此刻他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正与魔界第一巨人战斗的青衣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此时他的目光之中已经流露出敬仰之色。

    “这个大块头自从上次人魔大战便已经存在了。只是,当时的他心志尚未成熟,且体形也未发育到极限,所以未能得到魔皇的重用。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他已经脱胎换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魔界第一人,他就是魔顶天。”

    “魔顶天……好吧,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已经相当唬人了,从他刚才的架势来看,果真不是假把式。如果他有意的话,就算一招毁去法个凤鸣城也绝不是空想。”

    毕竟刚刚与魔顶天交手一招,如今的钟鸣将军已对面前的怪物有了初步的了解,并对其实力大致估算了一下。在他看来,寻常的仙人根本对他造不成丝毫威胁,唯有超越上仙的人方有机会,将其一举击杀。虽然随后而来的这些人没有自报家门,但通过其身上浓郁的仙灵之气,他已可以确定,这些人定是来自天界。

    “袁斗神,我们来晚了,请问您有什么批示?”一名天人忽然高叫道。

    袁天化回头淡然一笑,随即道:“你们来了啊!五百名天兵精英已经在外面与魔军交锋,这里有我在,没什么问题,你们还是先去城外,助天兵一臂之力吧!”

    此话一出,刚才与钟鸣将军交谈的天人忽然微微一笑,顺势看向城外的天空之中,在这深春时分,凤鸣城外的春风显得尤为提神,而这时候那名天人竟是轻身一跃,跳入到百丈高空之中,彻底消失了身影。不时,只见城外战场的上空之中,忽然阴云密布,瓢泼大雨登时降下,随之将布满血迹的沙场便成了一块泥泞之地。

    “江通这么快就使出真本事了吗?呵呵,有天之沼泽坐镇,就算此次魔军的攻势再怎么犀利,也要威力折半。”

    如袁天化所说的那样,江通利用自己的神技,令战场内的地形发生了变化,相对于做好充分准备的天兵而讲,魔军显得手足无措得多,许多魔兵在产胆行的过程之中,不由得滑倒在地,进而给了对方可趁之机。而那些天兵脚蹬“水上漂”,即便是在如此糟糕的地形之中也能自由行动,游刃有余。银光明灭,数十名魔兵立即成为了刀下亡魂。被天界一波近乎完美的配合打得不知所措,为了减少伤亡,魔军随即向后撤退,尽快离开这块“是非之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余的魔界精英也已相继赶到,包括之前进入凤鸣城受命的几名天人。

    “既然江通已经发力了,那我自然不能落于人后。你们且让开,看我的!”

    说话间,那人双手忽然在胸前击掌一次,当两只掌心分离之间,一道蓝色的电光随即自体内涌现而出,看似威力一般,但实则内部蕴含无上天威、

    “尝尝我从九天之上带下来的大礼,穹顶之灾!”

    一言说罢,那人将带有雷光的双手忽然插入到面前的泥潭之中。刹那间,方圆数里之内的地表之上,顿时被青一色的雷电所覆盖。强大的神雷一经入体,中招的魔人仿佛置身于刀山火海之中,痛不欲生,一些体质薄弱的魔人甚至当场殒命,跌入泥泞之中,转眼间便化为了一块焦炭。

    一波未平,一波又平,这边纠哲魔君刚刚接受了白将的条件,另一边战场之上便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异变,简直令人无法接受。盛怒之余,他命身边近三名魔将立即向事发之地前往察看。如今他的脸色已经铁一般锃青,看上去就好像吞了无数的绿叶似的。

    “尺是与我魔界作对的,都得死!!”

    两名天将控制了数以万计的魔兵,这是他人连想不敢想的事情。回神之余,其他几名天将也纷纷上前,个个摩拳擦掌,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敌军。

    “一会儿你们谁也不要和我抢,我要单挑这里的头儿!”

    说话如此“大言不惭”的天界男子,嬉笑着朝那即将到来的魔兵走去,再看他紧攥的双拳之上,竟是燃起了一双炙热的火焰,恐怖的高温,不但灼烧着水迹斑斑的大地,还令周围的空间扭曲变形,令人见人心神难安。

    不等那群魔兵了解那名天人的意图,忽然间只见他们的体表毛发竟开始蜷曲,炭化,进化化为灰烬,掉落在地。紧接着,皮肤之上开始浮现起白色的疱疹,而且个头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涨破,直到如今这些可惜的魔兵方才意识到,原来周围的空气已经变得灼烫无比。

    “嘿嘿,现在才回过神来,已经太晚了。天威,暗火涌动!”

    “砰砰砰~”

    说话间,不下百名魔兵的身体竟是炸开了“花”,血水连同体内的组织一起飞溅到四面八方,使得原本就已经湿滑的地面之上变得愈发恶心。眼见自己的同伴相继残死在这帮天界之人的手中,即便是凶悍的魔人们也不禁大惊失色,士气锐减,个别的甚至已经开始后撤。

    “不许跑,谁跑就杀谁!”

    忽然间,一道厉喝自那魔军之中咆哮而出,寒光一现,数名魔兵竟是被当场腰斩,血水内脏撒落一地。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纠哲魔君手下的第一大将杀生魔将已然到场。

    “杀生大人来了,快,快跑!”

    天人的厉害魔兵们已经见识到了,但他们清楚,面前的这位“杀生大人”更是万万惹不得的。有人说,如果不是他滥杀无辜的话,兴许已经破格成为史上最为年轻的魔君。作为前辈兼挚友,除了魔皇之外,也只有纠哲才能管得住他。

    杀生魔将一经现身,魔军立即士气大作,众天将一看情况不妙,不由得聚集起来,以防被逐一击破。

    “看来那个人就是这群魔兵的首领了,你们顾好自己,我去会会他。”

    说着,刚刚举手之间虐杀上百名魔兵的天人闪身来到杀生魔将的面前,进而拦住了前行的去路。而这时,杀生魔将似乎也有与之一较长短的意思,当即对旁边的副将道:“你们带人把其它的几名天将给我先控制起来,我把这个家伙解决了,就过去支持你们。”

    两名副将应喏,带兵离开。宽广的战场之上,一下子成为了这两名各自阵营代表的“舞台”。

    “你就是他们的首领?”天界男子冷笑着问道。

    “我不是,纠哲魔君才是。不过凭你的能耐,还没有资格与他直面。要想见到他,你得从我的身上跨过去。你叫什么名字?”

    天界男子道:“我?呵呵,我叫孙炎,你呢?”

    “我是魔界的杀生魔将,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未曾见到杀生魔将的兵器,一道眩目的寒光忽然自他的手上飞斩而出。孙炎见此情形当即翻身躲避,可谁承想那看似只是速度稍快的杀气,竟然内有乾坤。

    “嗯?”

    就在二者擦肩而过之时,寒光竟是一晃化十,变成一根长满荆棘的光刺。孙炎反应不及,右侧肋下立时被划出一条两寸来长的血口,剧痛之下,他那张冷峻的脸上立时多了几分罕见的惊骇。

    “这是……”

    当孙炎意识到杀生魔将的可怕之处时,无数的细小光刃已经透过伤口进入到他的身体之中,涌入经脉,汇向五脏六腑,对其造成二次伤害,而且威力极大。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孙炎的七孔之中已经迸溅出大量的血迹,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随即笼罩在他的全身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