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战魔君
    “不好,撤!”

    眼见自己的冲天魔力居然对面前的年轻人丝毫不起作用,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纠哲魔君在万分之瞬间竟是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跑!伤口裂开之际,他已朝后方一跃飞出十余丈,这时孙长空缓缓回过神来,面向对方逃跑的方向,一脸笑容道:“来都来了,何必走的那么匆忙!”

    孙长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仍然被五感灵敏的纠哲魔君一耳听到,回过头来,恶毒地登了一眼地上的他,随即高声道:“你别得意,你以为此行只有我一个魔界高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大人!”

    “轰~”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所有的声音全都集中在这一刻间轰然爆发,凤鸣城的四面城门忽然升起四张巨大的魔鬼面孔,自它们的血盆大口之中,分别射出赤,金,蓝,黑四道急光,轻而易举地击破了由十八护法合力施展的十八重天大阵。

    “救命啊!”

    被破的不只是大阵,还有那厚达数十丈坚实城墙。之前的巨魔人虽然已经被墙内的炸药杀得七零八落,但此刻在各方城墙的缺口之处,赫然呈现着数道几乎与城池齐高的庞然身影。

    “那是什么!”

    惊呼之间,高渐飞还想从地上站立起来,而这时候那几只巨物,竟已大步迈入凤鸣城中,并准备对城池内的一切物体发动毁灭性的打击。

    “嗯?早已经埋伏好了吗?”

    孙长空眯眼看向那几个庞然大物,转头向高渐飞道:“我来的比较快,真正的援军还在后面。我先于前面抵挡一阵,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

    “孙长空!”

    高渐飞忽然叫住刚要离开的孙长空,脸色一红,随即轻声道:“多谢!”

    孙长空转头回以直率的笑容,接着身形一晃,便随之消失在原地之上。

    “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的!”

    快步上前,转眼之间孙长空已经来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名“庞魔”跟前,此魔乍一看去至少有百十丈来高,两臂粗壮得好像鲸身一般,即使只是普通的一拳之力,也足以荡平一座坚固的房屋。更何况,如何的这位全副武装,头,肩,肘,拳,胸,膝之上,都有专门加固的巨型铠甲,不但可以抵挡外界而来的攻击,更能充当攻城的钝器,城墙上的诸多缺口,便是拜他们所赐。

    不过,不幸之中的万幸是,这些魔人的行动迟缓,发力所需的时间极长。趁着下一波的攻击到来之前,孙长空翻身飞上十丈城墙,凝拳攒劲,拳头之上赫然有道火光一跃而起,进而化为一只虎头的模样,登时轰向“庞魔”的眉心。

    “给我退!”

    “轰!”

    孙长空拳式快劲狠绝,根本不给对方丝毫反应的机会。在盖世的力量之下,哪怕是大如妖兽般的魔人也不堪重负,当即坠倒在地,于地面之上摔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裂纹自坑内一直蔓延到外面,进而伸向四面八方,形成了一幅蜘蛛网的图案。而受此重创的“巨魔”也终于不再活动,随即失去了意识。

    “好的,再来!”

    稍一环视,孙长空已经大致了结,这一波攻势之中,像刚才那样的魔人还有七名。他们分别进攻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而且同时发动,令城内守城大军防不胜血,顾及不暇。根本他的估量,寻常的仙人之力,根本无法撼动他们的“山躯”,要想击倒他们,使其丧失战力,必须要一次性集合五名仙人,方能有机会力得到,这对于一个小小的凤鸣城来讲,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此说来,此次魔军出击之前早已算计好了一切,这才能够有恃无恐。不过,魔族一众怎么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候会杀出一个像孙长空这般的绝世强者,只凭一击就能撂倒巨型魔人,不可不说是天降神兵。

    “轰轰轰~”

    孙长空还未来得及赶到下一个“巨魔”的身边,新一波攻势已经接踵而至,而且威力之大,更胜从前。不只是城墙,就连大地也受到力量的波及,发出阵阵悲鸣,一道道密集的颤抖接连从地底深处传入在附近的所有人的体内,震撼着他们的心肺。

    就在孙长空与城内众将领齐力应对巨魔围攻的时候,别一边的纠哲魔君已经狼狈回到了魔军军营之中,颓然跌落在地。魔兵一拥而上,连忙上前察看。这时候,纠哲魔君竟是发狂似的,伸手抓过两个普通的魔兵,张嘴将他们送入口中,大口大口地咀嚼了几下,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情况极为严重的伤势竟是自行修复,连同外面的皮肤也已经重新愈合,看不到丝毫痕迹。

    “呵呵,纠哲,你怎么这么大的脾气,休息一下就不好了吗?为何还要残杀无辜的魔兵?”

    随着那道柔和的声音传来,魔兵之间立即出现了一道裂隙,一个身着白衣白甲的男子赫然走出,站到纠哲魔君的面前。

    “城里有一个狠角色,我也不是他的对手、看来是时候轮到你出手了。白将,你应该可以的吧?”

    名叫白将的男子微微笑了笑,直到现在他的容貌才能被完全看清,与周围的魔人不同,他的模样竟和人类一模一样,身上没有丝毫“魔”的特征。对于纠哲魔君的话,他竟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地回过身去,进而沉声道:“要我出马也不是不行,但之前所说的条件你应该两袖清风记得吧!”

    一听到此言,纠哲魔君的脸上立即变得煞白一片,身上的气势也递降数分,再也没有那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惊天气魄。

    “好吧!我答应你,只要能帮我报仇,把那个小子给我解决了,你说什么我都能够接受。”

    “呵呵,那样是最好的,我知道纠哲魔君你向来都是言而有信。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继续袖手旁观下去,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砰砰砰!”

    城墙的破坏仍在继续,好在在众人的团结同心之下,先后已有四名“巨魔”败倒在凤鸣城下,极大地降低了城池被破的可能性。但剩下的四名巨魔仍在持续对城池进行着进乎残暴的恶行,尤其是有来疏散群众的北城门,以防百姓卷入到双方的战火之中,所以防守人员只得小心行事,不敢有太大的举动,以防一些不特定的因素伤害了出门的人们。然而,位于城门附近的巨魔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开开始只用双拳与膝盖破墙,后来索性用身体撞击那看似坚固的砖石。不一会儿,凤鸣城的北侧城墙的一处,已经被豁开一个深达五丈有余的通道,再往前一些,魔军便可以通过那里,直接进入城内肆虐了。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我们还是放手一搏吧!”

    负责镇守此处的一位裨将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手中的斩魂大刀更是颤抖不止。而这时,旁边的主将,也是黄起凤手下的大将之一,钟鸣将军忽然制止道:“不行!凤鸣城此战生死未知,如果将百姓全部留在城内的话,,岂不是要让他们经受与我们一样的灾难。再等等,等大家伙都逃出城去我们就可以……”

    话音未落,位于城门周围的众将领脚下忽然一倾,紧接着他们便发现脚下地面竟是生生地斜了一下,任何站在上面的物体都因此而发生侧滑,周围的房屋更是逐一坍塌,化为一堆堆的废墟。

    “不好,地下还有东西!”

    “吼!”

    果不其然,随着钟鸣将军的推侧出口,一股无可比拟的惊天之力,轰然将那方圆数十丈内的地面整个抬升起来,位于其上的诸将士纷纷跌落,只有钟鸣一人还在上面,苦苦支撑。

    “哪里来的妖魔鬼怪,居然敢在本将面前逞能,不进来还好,既然已经露面,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说话间,钟鸣将军挺身掠入半空之中,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右手忽然凭空一抓,一枚形如钟罩的巨型铜锤赫然显现。乍一看去,这钟型铜锤至少也个四五百斤之重,然而如此重物在他手中,竟是轻如鸿毛,被他随意挥舞。而这正是他的独门兵器,丧钟崩。

    借着下坠的力道,钟鸣将军抡起丧钟崩,转动身体,急速向下射去。厚达数丈之厚的地壳竟是被他一击击穿,转眼之间便来到了抬举地面的怪物面前。定睛看向下方,一只巨大的独眼散发着猩红的光芒,直愣愣地看着他。一瞬之间,钟鸣将军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用锤子狠狠地砸了后脑勺一下,险些晕厥。凭着最后的一丝意识,他将丧钟崩脱手扔出,直击那只巨大红色独眼,期望换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将军!”

    “轰!”

    当丧钟崩,落定之际,那道比那开城巨魔还要高大数倍的魔物,竟是惨叫一声,下一刻一枚金光忽而自他的独眼之中上狂窜而出,精准无比地轰击在半空之中的钟鸣将军胸前。

    “噗!”

    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飞速流逝,钟鸣将军的脸上随即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耳边:“辛苦了,这里交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