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同门之情
    两指破一剑,而且是汇集了高渐飞绝强一招的绝杀之剑,直到身形完全停止之际,后者的眼神之中还充满着难以置信的光彩。他虽已猜到魔君的厉害,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二者之间竟会有如此之大扣差距,惊骇之间他的后心之上已是浸满冷汗,探出的右臂甚至忘记了收回。

    “呵呵,既然你这么喜欢用剑,那我就帮你将用剑的右斤废去好了。”

    眼中寒光一闪,高渐飞立时觉得右臂之力仿佛落在千万针芒之上,痛苦不堪。眼见自己的手臂即将被对方毁去,高渐飞随即提起体内全部劲力,将所有力量集中在一点,疳将其无限延伸,径直刺向纠哲魔君的胸前,希望将其逼退对方。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昨知此扫凶险的纠哲魔君竟是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任由那道无竖不破的凌厉剑气,刺破自己的身体,并从另一端嚣张穿出,一直射向目力尽处,最终化为一道绚丽的火光,直拔云霄。见此情形,那些站在一旁看“好戏”的魔兵不禁大惊失色,纷纷高呼道:“魔君大人!”

    “哈哈,胜利者还是我!”

    说着,欣喜若狂的高渐飞刚要收回右手,刹那间,一道诡异的火光忽然自那黑剑之上,一跃跳上他怕右臂,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破坏着沿途之上的身肉经脉,使之变为森森白骨,分外恐怖。

    “什么!这是!”

    “哈哈,这点力量也想伤本座,我看你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说话之间,那股毁尽一切的焚神之力已然蔓延至手肘位置,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不只是手臂,就连躯干也要受此连累,化为一堆毫无价值的白骨。想到这里,高渐飞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悲壮之感,快绝的左手忽然斩落,将那带有外力的骸骨前臂整条斫掉,面孔之上随即浮现出万分痛苦的神情。

    “混蛋!”

    断臂未经落地,高渐飞身手敏捷,阄是抬起脚尖,钭其笔直地踢向前方的纠哲魔君。事发突然,就连后者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会有如此狠毒,居然不惜以自己的断臂为武器,焚神之力虽然由纠哲魔君发出,但他却无法消受这股异常狂暴的力量,为免自己受其牵连,片刻间只见他忽然变下身上,令那条白骨断臂从自己的头上擦身而过。可出人意料的是,一起到来的不只有断臂,还有断臂的主人高渐飞。虽然痛失右臂,但此刻他的右手掌心处竟是再次凝聚起一道无与伦比的锋利剑气,直削纠哲魔君的咽喉。令他再如何神通广大,一旦装有识海的头部与身体相分离,那么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然而魔君毕竟还是魔君,他的阅历之广,经验之丰,已大大超乎常人的范畴,即便是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之下,仍能觉着应对,剑气扫过,他竟以一口真气回敬,看似轻飘的气息一经迎上那道凌厉剑气,便立即并并迸溅出大处的火光,身形稍微滞后的发丝被那股直气吹过,立即化为两断,随风飘散在半空之中。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再来!“

    本可以将高渐飞一招击杀的纠哲魔君竟开始欣赏起面前这位横冲直撞,看似有勇无谋,实则大巧若拙的汉子,在接下那记致命的剑气之后,刹那间只见他双手忽然翻动起来,一缕缕白色丝线立即从那十根指尖之中相继垂落,并且一齐射向高渐飞身体的诸大要穴。

    “见识一下我的纠折柔剑!”

    不愧是柔剑,那一条条看似绵软无力的丝线在纠哲魔君那双富有魔力的手掌之上,竟是神奇地变为十柄自如软剑,对那高渐飞进行疯狂的攻势。一般的剑气还好说,可如今纠哲魔君所施展的纠折柔剑招式刁钻,防不胜备,经常会以意想不到的角度刺入,使得目标者无法进行防备。一时之间,高渐飞的身体开了花,在那十道强大剑气的簇拥之下,他竟在空中转起了圈,而且一转竟是好几十圈。他不是不想停下来,只是因为现在的任何迟疑都会信他碎尸成断。

    “混蛋!”

    眼见自己死期将至,意识到自己绝不能就此死去的高渐飞忽然怒吼一声,仅存的左手之上,登时探出了一柄与掌刘宽的巨型剑刃,直击那十道纠折剑气。然而,柔剑的剑气不仅十分坚韧,而且还有一个异常神奇的功效,那便是化整为零,然后重回一体。代理这个特性,纠折柔剑可以透过障碍物,毫无损失地直接作用在敌人身上,使其一命呜呼。而眼下,高渐飞便是在经历了这一切。

    “噗!”

    虽然用巨型黑剑拦住了绝大多数柔剑剑气,但哪怕只有一道幸免,他的身体都要为此承担巨大的风险。刚刚一道剑气刚要割破了他脖颈,血水像泉水一样迅速流淌,转眼之间已经染湿了身上的铠甲。

    “哈哈,怎么了酗子,这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吗?我本以为你还能坚持得再长一些,没想到却是本座想多了。”

    说着,纠哲魔君伸手右手食指,勾动了两下,与此同时地上的一道柔剑剑气立即受到召唤,进南昌来到高渐飞的身前,托起了下巴,灵活程度绝不亚于一只真正的手掌,不,甚至比手掌还要自如巧妙得多。

    “还有什么说的,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可就要动手了。”

    面对纠哲魔君的最后敬告,高渐飞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放声大笔道:“你问我想说什么,哈哈哈!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希望天底下的魔人尽早消失,滚地越远越好。”

    纠哲魔君脸色一没,随即冷声道:“我已给过你机会了,如果你才苦苦哀求我的话,或许我还会考虑放你一马,令你加入魔军之中,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有那个必要了。能人天下有的是,但养你这样的东西,只会给自己平添烦恼,记得,下辈子做个聪明人!”

    “慢着!”

    他步云而来,通体毫光万丈,宛如天神下凡一般,神圣威严。纠哲魔君望着天空之中的那道神之影,不禁愣了神,呼吸之间一道无比疾劲的光刃忽然他身前一扫而过,并将那只即将击杀高渐飞的手掌立时震出数十丈远,上臂上的断口鲜血淋漓,露在外面的白骨甚至还散发着阵阵杀气。

    “怎么会这样!”

    不等纠哲魔君回过味来,那道人影已经来到他的眼前,并当着他的面将那身处危险境地之中的高渐飞救走,并且落回到残破的街道之上。

    当高渐飞转头看向身旁之人的时候,只听对方忽然轻笑道:“怎么了,几天没见,不认得我了吗?”

    “孙长空!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转念一想,高渐飞立即想到了黄起凤,而这时孙长空已经先于他开口道:“不是黄起凤,我是听到风声所以才连夜赶来的。还好,我没有来得太晚,你这家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提前向我知会,害得我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在孙长空的责备之中,高渐飞低下头来,惭愧地笑道:“真是抱歉,又麻烦你了。”

    孙长空道:“这是什么话,这么快就已经把我当外人对待了吗?别忘了我们可是同门师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有难,我自然也会全力相助。你先在旁边待会儿,看我怎么帮你报仇的。”

    随着孙长空视线,高渐飞顺势看向纠哲魔君的右侧断臂,虽然他也未曾看清之前发生的情况,但想来那应该就是孙长空的杰作了。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的担忧也是多余的。

    当着这么多的手下被孙长空一斩斩断手臂,此等奇耻大辱,对于纠哲魔君强大的自尊心来讲无疑是一记沉重的打击。集中精神,失去的断臂开始迅速生长,转眼之间便恢复到了完整的状态,而落在地上的那只不知什么时候变作一段枯骨,乍一看上去就像冬天田野之中的秸秆一样,死气沉沉。

    “你是谁!”纠哲魔君低吼道。

    “呵呵,想知道我,打赢我再说。”

    对于面前年轻人的无礼,纠哲魔君立即勃然大怒,一丝丝恐怖的魔气自身体之中缓缓溢出,并在其皮肤之上勾勒出一条条黑色的花纹,使其气势倍增。

    “哼哼,刚才是本座一时失神,所以才让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了可趁之机,不过接下来你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下一招,我就会要了你的命!”

    “好!有本事就过来!”

    声音一顿,孙长空的身前赫然多了一道魁梧的身形,猛虎一般的拳头当即直轰而来,欲要将其头颅轰成碎片。

    “嗡~”

    金光一现,二者所在空间之中立即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耳的恐怖火光,再次看向二者交手之处,孙长空与那引哲魔君竟已错身分离,彼此以背相对,都不到此刻的面容。片刻之后,只听前者的嘴里忽然叹出一口浊气,进而冷冷道:“看来,你还是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啊!”

    “呲”地一声啸叫,一道一尺来长的伤口赫然自纠哲魔君的左肩处缓缓绽开,而那道山一般高大的身影立时跪倒在地,煞白的面庞之上竟是惊骇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