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将生命延续 让希望绽放
    上有天鬼,下有地鬼,两重包夹之下,黄起凤与众将领立时陷入绝境之中,转眼之间大家身上已经血痕斑斑,有的人身上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分外醒目。

    “焦劳,焦作,你们没事吧?”

    黄起凤振臂挥剑,直接将那面前的一甘魔人,尽数逼退,趁此机会,她连忙撤到中心位置,与其余亲卫汇合到一处。

    “城主,我……我……”

    蓦然回首,只见那个名叫焦劳的中年男子已经跪倒在地,一条手臂已是不翼而飞,左边的眼睛也被敌方生生扣掉,只剩一个巨大的血洞留在原处。

    “焦劳,你在这里休息着,我和其他人先上前应付一阵。焦作,一会儿看准时机,带着你哥赶紧离开。”

    “可是……”

    作为焦劳的弟弟,焦作身样身负伤势,而且情况不容乐观,不过好在如今的他还能自行活动,这才没有成为大家的累赘。

    “一个大男人家,怎么如此婆婆妈妈,难道你连本城主都信不过吗?凭这区区几个跳梁小丑,也想难住我黄起凤?”

    目光寒光一现,黄起观挥剑斩向自己的身前,忽然间一道踉跄的身影凭空显现,身体自右臂膀至左肋下缘,当即一分为二,登时栽倒气绝。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焦作用力咬了咬嘴唇,随即看向自己旁边的哥焦劳,谁知后者忽然轻声道:“不用管我,支去保护城主周全。如果黄城主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就死不足惜了。”

    “那大哥你……”

    焦劳苦笑着摇了摇头,身体陡然间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一道暗色的血流自他的口中缓缓流出,那道挺拔的身体也随之软塌,原来是自断经脉而亡。

    “哥……”

    眼见自己的亲生大哥为保黄起凤宁愿以死明志,焦作将其身体慢慢放在地上,随即高吼道:“都是你们,你们害死了我哥。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不等黄起凤反应过来,焦作竟已华为狂人一个,舍身窜入到天地双鬼的包围之中,随着血水地不断飙溅,一个个魔人的头颅相继从包围圈中飞射而出,当第五枚头颅掉到地上的时候,包围圈之中的混战终于戛然而止,众人包括黄起凤顺势看向地面,发现那第五枚头颅正是焦作。

    至死,他的眼睛也没能完全合上。

    “焦作……你……”

    一股浓烈的悲痛感袭上心头,黄起凤的眼眸之中已有泪光闪烁,但她十分清楚,如今不是伤感的时候,只有将面前的敌人全部清除,方能不愧对焦氏兄弟的一番苦心。

    “大家伙,跟我上。将这群蛮夷禽兽,给我全部消灭掉!”

    “起凤,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黑光闪过,两只天鬼登时分尸当场,血水像雨滴一样簌簌飘落,将周围的地面以及上方的人儿一起染成了血红色。

    “渐飞!”

    眼见关键时刻自己的心爱之人终于赶来,黄起凤眼圈一红,一股强烈的委屈油然而生。这时候,高渐飞挥动黑色光剑,已经先后斩杀了四名天鬼,三名地鬼,转而来到众人的跟前,并牵起黄起凤那满是血痕的细手,温柔道:“对不起,刚在来的时候耽搁了,你没事吧?”

    黄起凤泯着嘴摇了摇头,她不敢说话,她怕自己一开口泪水便要涌下来。

    “坚强一点,等我带你们杀出重围,咱们再好好说。”

    虽然牵着黄起凤,但只凭一只手上黑剑的高渐飞,仍然不可小觑。凌厉锋利的光刃轻而易举地切开魔人的身躯,并给予他们致命的伤害。天上地下立时成为了血的乐园,身体的残骸陷入其中,肆意翻滚,好不活泼。

    “都给我死开!”

    高渐飞手腕一抖,忽然间只见那柄黑色的长剑忽然摇身一变,成了一道优雅的圆弧,毫不留情地斩向四面八方,凡是被其斫中的目标,就像瓷器一样,相继破成碎片。

    “不好,这个男的力量不同寻常,快去叫魔君大人前来!”

    “飕~”

    又是一道黑光闪过,说话的天魔已经自眉心处一分为二,进而坠落在地。此刻,仅存的一只天鬼顺势飞离凤鸣城的上空,径直飞向魔军的大本营。

    “别让他逃了,把他拦下来!”

    黄起凤急呼一声,连忙递步上前。谁知,这时平整的地面之下再次钻出数名地鬼,强势堵住了前行的去路,令那仅存的天鬼终于逃脑升天。见此情形,高渐飞忽然长叹了口气,进而对众人道:“你们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过不了多久,他们的头领应该就会主动现身了。凭我们现在的力量,还无法与之比肩,为了减少伤亡,你们还是快走吧!”

    “不!高大人,我们要与你共进退!”

    黄起凤伸手拦起高渐飞的袖口,略带娇羞语气道:“渐飞,和我们一起走吧!至少大家待在一起还有个照应,你自己留在这里岂不是死路一条?”

    高渐飞微笑着轻抚了了下黄起凤凌乱的鬓角,进而淡淡道:“起凤,魔君有多么可怕,就算你未曾亲眼见过,心里也应该大致有个数吧!不是我小瞧了你们,就算把我们大家捆成了一个,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你们留下来非但改变不了结局,而且还会徒增伤亡,这样的选择属实不够明智。”

    “可是……可是……”

    黄起凤欲言又止,可当她再次看到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之际,心中睥激动还是冲破了心中的顾虑,终于道:“可是……我已有了你的骨肉,我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爹!”

    “爹?我的儿子?我要做爹了?起凤,你不是在骗我吧!”

    黄起凤鼻子一酸,强颜欢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干什么还要骗你,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现在已经有三个月了。”

    “哈哈,太好啦,我高家终于后继有人了!”

    兴奋之余,高渐飞双手将那黄起凤的身体高高抛起,然后一把将其拥入怀中,接着附在对方的耳边,小声道:“既然如此,你就更要离开了。为了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话音刚落,一道绵柔掌力忽然作用在黄起凤的小腹之上,并将其轻轼送出地鬼的包围之中,使其免于围攻。而随之而来的地鬼见缝插针,银快便将高渐飞死死困在中间位置之中,任那黑色的剑光如何舞动,都再也无法重辟生路。

    “杀了他,一起上!”

    地鬼的模样如同地鼠一样,个头也不大,却拥有一双无比锋利的前爪,划在身上就是数道血痕,而且伤口极深,很有可能引起伤口发炎,甚至出现不可想象的严重后果,直至危及生命,最后死亡。而如今,高渐飞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不下百道这样的伤痕,掌中黑剑也因此变得涣散飘渺,无所是从,几次攻击之后,便化为了丝丝黑气,消失在虚空之中。

    眼见高渐即将惨死在众地鬼的围剿之下,黄起凤刚要上前,却被身后的几名亲卫阻止了:“城主,使不得!高大人说过了要咱们先行离开。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您的肚子里面还有一个等待降临的新生命,城主,你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要想一下孩子啊!”

    人心都是肉长的,妻子或许可以为了丈夫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但作为母亲,黄起凤更愿意为了自己的孩子忍气吞生。想到这里,她竟真的忍住了,浑浊的眼睛之中也重回之前的凌厉神光。

    “好,我们走!”

    透过仅有空隙,高渐飞看到黄起凤与众远去的身影,心中不禁为之释然。思想的包袱减轻,他的身手变得愈发犀利,不下十名地鬼同时向他发动猛攻,电光火石之间,他竟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只巨大的刺猬,满身的黑色荆棘破体而出,笔直地刺向周围的敌人。

    “去死吧!”

    “好毒辣的手法!”

    就在高渐飞以为这场对决将以自己的险胜告终之际,一道忽来的声音,当即传入他的耳中,并化为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将其思想乃至身体一同禁锢起来。

    “砰!”

    那股突来的力量非但限制了高渐飞的动作,还将自行撞上来的众地鬼全部震飞出去,待众魔兵再次站起身来,向前凝目之际,地在之上竟已出现了一个深达一丈有余的土坑,刚刚还所向披靡的高渐飞便是位于其中。

    “来了吗?”

    抬头仰望天空,一道身披黑甲的男子自上而下缓缓降落,而这时高渐飞脸上的神色了随之变得古怪阴森起来。

    “呵呵,看来本座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你果然是个人物。不过,至此为止吧!看在你身手不错的份儿上,我可以让你自己了断,至少那样总好过我亲自动手。你说是吗?”

    “呵呵,我高渐飞虽不是什么圣人,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可以说弃就弃。哪怕只剩下一口气在,我高渐飞也要与你拼命到底!”

    说话间,高渐飞已如利箭一般,豁然射向天空之中的纠哲魔君。而此时的后者嘴里,却是念叨道:“高渐飞,嗯,名字听上去还不错,我记住你了。”

    “嗡~”

    二者双双抬头,纠哲魔君的右手两指指之间,竟是钳住了一枚小巧的黑剑,对面,高渐飞的脸色已经煞白一片,毫无血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