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魔军临城
    黄起凤有一个从不开启的木匣,木匣之中有她最最珍贵的救命法宝,这一天晚上,他将这个仅能使用一次的宝贝拿了出来,在月光的映照之下,依稀可以辩认出,那竟是一封已经泛黄的书信。

    这是一封书信,一封父亲写给爱你的书信。书信上寥寥几笔,只是交待了自己状况,并将收信者不要担心自己。看到最后落款的时候,黄起凤的眼中竟是涌现出淡淡的泪光:“父,天化。”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九华山上,孙长空忽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能量,自头顶上方一扫而过,抬眼望去之际,天空之中已经恢复平静,不明的波动也随之消失。

    “这是袁天化的气息,难道是他?”

    袁天化站在窗边,一有忧伤地看着外面的圆月,神情变得莫名难看。不时,他缓缓伸出右手,一只小巧的纸鹤顺势落在掌心之中,进而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女儿啊!这么多年你都未曾找过我,现在用飞鹤传出,想来是遇到了大麻烦了吧!”

    不一会儿,袁天化从房间之中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刚要碰到正在院中静候的袁宇,也就是昔日的宙宇宝帅。

    “父亲,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

    袁天化抬眼望向东面微微泛亮的天空,语气沉重道:“给我调五百精锐天兵,去往九华山下集合,立即马上!”

    “这种时候,大家伙应该早已睡下去了,要不再等等!”

    “等!”

    袁天化目吐怒火,急喝一声道:“再等你妹妹就要没命了!”

    “什么!小凤她怎么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大地之上的时候,脑中翁翁作响的高渐飞终于从烂醉之中苏醒过来。如今,对面的石凳上竟已空空如也,同样酩酊大醉的兴浪兽竟是不知了去向。

    不只是这里,就算找遍整凤鸣城也已经寻不到兴浪兽的踪影。就在天亮之前的一刻钟前,兴浪兽刚刚独自一人离开城外,笔直地朝南方飞速而去,身为凶兽的他身法之快,超乎想象,说不定现在已经来到了人间与云梦仙泽之间的界限附近,准备进入凶兽界。

    是的,兴浪兽居然成了逃兵。而对于这样的结果,高渐飞非但没有感到生气,反而一脸的释然道:“走了好,走了好!能走一个,就能少牺牲一个。凤鸣志愿败局已定,不过就算这样,那些蛮鲁也休想令我屈服!”

    推开房门,黄起凤的房间之中没有半个人影,床上的被褥未曾动过,想来也是一夜未曾合眼,可是如今的他去往哪里了呢?莫非与兴浪兽一样,也已经逃出了凤鸣城?

    对于这样的猜想,高渐飞却不能像之前那般坦然,说实话他的心中有睦许失落,还参杂着淡淡的哀伤。大难临头各自飞,难道爱情真的经受不住劫难的考验吗?

    “报,报~报告高大人,城外出事了。”

    登上高达数丈的坚实城墙,高渐飞举目望去,只见在那天地之间的交接处,一片黑色的海洋正在朝凤鸣城的方向缓缓涌来。这些黑色的海洋不是别的,正是一群准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魔界魔兵,魔军真如朱大闯所预想的那样,在今天的早上赶到了。刹那间,周围的空间之中多了几分沉重的悲壮感,站在这里的众人都明白,自己乃至整个凤鸣城,即将成为魔军铁蹄下的和牺牲品。在这种关键时候,能够稳住军心,独当一面的只有城主黄起凤一人,可是现在偏偏就少她一人,对于整个守城大军来讲,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打击。然而,临危受命的高渐飞竟是挺身站了出来,暂时接下了城主之位,进而向众将士改号师令道:“如你们所见,魔界大军已经近在咫尺,他们的实力如何,不用我说,你们心里定是一明镜一般清楚。凭我们这些人的能耐,想要守住凤鸣城,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轻易放弃,毕竟我们的家人,兄弟姐妹还在城里。为了让他们免遭此劫,我们必须要为他们迁移争取更多的时间。能撑到什么地步,就看大家的了。”

    说话间,他走到一名年轻的士兵面前,进而拍了一下对方肩膀,温和道:“今年多在了。”

    士兵看了一眼身前的“高大人”,然后慌忙地低下头,轻声回道:“属下今年刚好十八。”

    “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只可惜让你在这里与我们一起受苦了。”

    士兵连忙摇头道:“不受苦!能与高大人与众前辈一起在这里,就算死也心甘。”

    高渐飞摇头道:“不,你不该属于这里,你还有大好的将来。去,和其它百姓一起离开凤鸣城吧!越快越好!”

    那名士兵被高渐飞轻轻推了一把,竟是纹丝不动,神色坚毅道:“高大人,您比我也大不了几岁,而且文韬武略样样超过我,不只十倍百倍,你都没走,我为什么要和其它人一起逃难?”

    高渐飞以一种欣赏似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身体还未发育完全的酗子,进而沉声道:“我与你不一样,我在这里,是要履行自己的诺言。现如今黄城主不知去向,如果我再临阵肿逃的话,那城里的众将士就真的绝望了。哪怕是为了他们,我也要留在这里,守到最后一刻。而你却没有那个必要。”

    “可是……”

    “没有可是,既然你现在还披着凤鸣城的战甲,那就要听我高渐飞的命令。快,跟着大家一起离开这里吧!走得越远越好!”

    “谁说黄起凤不知去向,我这不是在这里吗?”

    众人一同将视线投向台阶之上,只见一位身着赤色铠甲的女人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虽然是女人身份,但身上的霸气威严,丝毫不逊于任何一个行军打仗的将领。见到全副武装的黄起凤,高渐飞不禁轻笑道:“没想到你穿上这些笨重的东西,仍然还能自如行动。看来,最近你也没少修炼啊!”

    黄起凤不甘示弱道:“你以为只有你不昼夜地练功吗?实话告诉你,就在前不久我已成功突破瓶颈,晋入到了仙人境界,如今连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高渐飞泯着嘴,用力占了点头,不同志说下去。而这时黄起凤则对那名年轻士兵继续道:“现在本城主来了,你可以安心地走了吧!”

    年轻士兵惭愧地低下头来,声如蚊叫道:“城主,我可不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凤鸣城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您和大家,我是绝不会活到现在的。请您满足我这最后的要求,算我求您了。”

    说着,那名士兵双腰一曲,竟要向下跪倒。而这时候一双快绝的手掌立时托起对方的两只手肘,将其挡在半空之中,进而道:“好了好了,你也是大人了,自然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希望留下来之后,你不要后悔。”

    听到黄起凤让自己留下来的消息,那名年轻士兵竟是高兴地欢呼誉跃起来,一旁将一切看在眼中的高渐飞不禁摇摇头道:“胡闹啊!我都说了,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多一个人就等于多一份牺牲,糊涂啊!”

    高渐飞话音刚落,黄起凤忽然迈步走到他的面前,进而表情严肃道:“你有预知的能力?”

    被对方这么一问,高渐飞登时不知所措,过了许久才张于回道:“这个……没有,你要做什么!”

    “既然没有窥探未来的能力,你为何一口咬定我们一定会死,难道你不相信这个世间有奇迹发生吗?”

    高渐飞惨笑道:“奇迹固然有过,但如果真如你所想的那样随叫随道,那也就不是什么奇迹,而是痴心妄想。你看看城外的魔军,再瞧瞧城内的守城部队,凭我们的力量能将他们击退吗?除非有奇迹发生!”

    黄起凤与高渐飞四目相对,却是始终没法有说话,过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将落在对方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进而看向外面的魔界大军,气势十足道:“各将士听令,除了保护百姓出城的人之外,其余的全部给我集中到城墙后方,准备随时发起反攻。”

    眨眼之间,浩浩荡荡的魔军真的就来到了凤鸣城的城下,此次带令出战的是如今魔皇手下的红色纠哲魔君,望着前方的那块巨大的石匾,体形巨大的他竟是凌空一跃,两手一抄,便将那块重达数百斤的石匾从城墙之上,生生地扣了下来。

    “从今往后,巨间再无凤鸣城这个地方。小的们,给我攻!”

    师令一经发出,一排小山似的的魁梧身影顺势从部队之中狂奔而出,高渐飞一眼便认出此时出击的正是用来击破壁垒的巨魔人。

    “火箭手准备,给我射!”

    又是一道口令,紧接着一片汹涌火海立即扑向地上的巨魔人部队,欲要将他们全部化为灰烬。然而,生死瞬间,巨魔人身上的盔甲之中竟是闪现出大片的幽光,进而化成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那随之而来的火箭全部吸收殆尽,就连上面的箭簇也不知了去向。

    “嗯?这些巨魔人的身上有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