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天择之子
    凤鸣城虽然是人间之中少有未被魔族占领的城池,但高渐飞与黄起凤十分清楚,那并不是因为城里有多少不世高手,而是因为凤鸣城地处边境,往南八百里就是云梦仙泽,所以魔界才迟迟不对其下手,以免分散兵力。但随着魔族势力不断蔓延,魔界统一人间的时机也终于到来,而像凤鸣城这样的边陲之地,最终也难逃脱被征服的命运。

    大难临头,高渐飞首选想到的是还是他的挚友孙长空。然而,现在外面兵荒马乱,人海茫茫,该去哪里寻找他又是一大难题。而且此战必定凶险难测,说不准还会全军覆没。这种情况下让孙长空前来,无异于投身火坑,高渐飞虽然也想保全凤鸣城以及城内百姓,但他更不愿见到朋友为自己赴汤蹈火,九死一生。如此一来,他便打消了寻找孙长空的念头。夜里,兴浪兽来到了高渐飞的门前,果然房间之前灯火通明,里面传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声音。

    “什么,不通知孙长空?可是只凭你我还有兴浪兽,如何面对魔界的千军万马。况且,魔皇一直未曾出手,实力雄厚,无法探明。一旦惹怒了他的话,那凤鸣城岂不是要被连根拔起,寸草不留?”

    “你既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我就更不能让孙长空来趟这潭浑水了。之前我们欠他的已经太多,再继续下去,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了。”

    “你这人怎么如此天真,朋友本来就是拿来利用的。况且,孙长空自己都没说什么,你凭何在这里为他叫屈?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通知他这里将要发生的事情。没有他的话,凤鸣城必将毁于一旦。”

    “你站住!”

    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当黄起凤抬头看向门外庭院之际,兴浪兽正站在那里,笑呵呵地看着她,随即恭敬道:“黄城主,还没睡啊!”

    “兴浪兽,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没什么,夜里睡不着,所以想要高渐飞聊聊心事。”

    黄起凤回头看了一眼屋内,脸色铁青道:“哼,抓紧时间聊吧!等魔族兵临城下之际,你们就没有机会了。”说完,黄起凤扬长而去,只剩下兴浪兽一人留在庭院之中,对影沉默。

    不时,高渐飞也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见到兴浪兽二话不说,当即扔出一瓶女儿红,直接到了对方手中:“来,一起喝两杯!”

    高渐飞和兴浪兽一人抱着一个酒坛,只喝不说话,不一会儿二人已经微醺,这时前者忽然道:“我说兴浪兽,你……你怕不怕死?”

    兴浪兽看了一眼高渐飞,不禁笑道:“我?我都活了好几万年,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无论与谁相比,我早就活够本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都算老天爷额外赠予的。”

    “好几万年,呵呵,真是不敢相信,这要换作人类,岂不是要活个几百世才行。”

    兴浪兽道:“活得久有什么好久,与其浑浑噩噩地活着,还不如抓住眼前的时光,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才能死而无憾。”

    高渐飞忽然抬起那双迷离的眼眸,语气阴沉道:“你有没有遗憾?”

    兴浪兽当即一愣,而后笑着回道:“你怎么这么问?”

    高渐飞摇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像你这样的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是不是比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好一些。”

    “呵呵,如果说有,你是不是很失望。”

    高渐飞再次摇头道:“不,我不但不失望,而且觉得很正常。”

    “哦?为什么?”

    “因为有些心愿不是你想了却就能了却的。尤其是一些人,当你意识自己应该珍惜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离你而去,而且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及时行乐,快意恩仇并不是没有道理。”

    兴浪兽微微一笑,随即将手里的酒坛放到石桌之上,脸上的醉意也立消大半,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许多。

    “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高渐飞对着兴浪兽苦笑了一下,进而沉声道:“我想让你离开凤鸣城。”

    “为什么?”兴浪兽不禁问道。

    “因为,你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留在这里陪我们一起死,根本不值得。”

    兴浪兽伸手在桌上画着圆圈,低下头,淡淡道:“你觉得我兴浪兽是贪生怕死之徒吗?”

    “不,你不是。但你刚才也说了,比死更可怕的是遗憾。我想,你在人间之中潜伏了这么多久,应该不是只为了一句承诺吧!当年苍北仙苑的开山祖师萧啸天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居然令你可以在仙苑之中一待就是好几千年,而且对此你居然无怨无悔。”

    兴浪兽蓦然抬头,目光凛冽道:“你真想知道?”

    “呵呵,你就别再卖关子,我当然想知道。”

    兴浪兽道:“其实,我在仙苍之中隐藏了这么久,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一个早在数千年前,便被萧啸天预言将会出现在苍北仙苑之中的天择之子。”

    “天择之子?那是什么?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兴浪兽道:“你不知道也不奇怪,毕竟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寥寥无几,而能活到现在的更是屈指可数。但我知道天泽之子的重要性,他的举动关系着整个人间的生死存亡。如果他不在了的话,全人类都会走向灭亡。”

    “这么严重?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可是话说回来,你到底有没有找到那位天择之子,现在的他又身在何方?”

    听到这里,兴浪兽忽然仰头将坛里的酒水一饮而尽,残余的则从嘴边溢出,将领口的衣物全部浸湿。此时的兴浪兽显得莫名惊慌,好似接下来要说的话需要耗费巨大的勇气似的。

    “其实早在苍北仙苑事发之前,我便已经得知大难临头,而诸多不幸的接连发生,更是与那天择之子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是由他一手造成。”

    “什么?由他一手造成?这么说来,那位天泽之子该不会是……孙长空吧?”

    兴浪兽苦笑地看着手里的酒坛,好似是在回忆着之前发生的种种事件,终于他长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挺胸高声道:“天择之子乃天命所归,集天地之精华,享万福之庇佑,所行之事,无所不顺,所过之地,无不繁荣昌盛。我与他曾有数面之缘,几乎一眼便认出他便是我要找的人。这人不是孙长空,他就是苍北仙苑的大弟子,如今的沈魔君沈万秋。“

    高渐飞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直到空气之中的寒风惊醒了他,这才抖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沈万秋?那个混蛋?你说他是天择之子?兴浪兽,你是不是搞错了,现在的他可是魔皇的人啊!”

    兴浪兽略显失意道:“本来我也以为一切都是误会,但天择之子除了之前我所说的特点之外,还有一个别人无法模仿的属性,那就是可以自如掌握九十九犁杀生大阵。按照萧啸天的临终遗言,当魔界再次入侵人间之时,天择之子将会再次发动杀生大阵,将魔界一众以及魔皇再次沉入到魔界的黑暗之中。而我,便是为了等待他的出现,而一直守在人间之中。”

    高渐飞愣了半晌之后,终于开口道:“可……可是你……”

    不等高渐飞说完,兴浪兽已经接着道:“你想说我为什么没有成为他的伙伴,跟他一起加入魔界。呵呵,我之所以会接受萧啸天的临终嘱托,除了我自己的原因之外,还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也想保护这片人间天堂。虽说这里也时常出现一些不太和谐的事情,但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那便是向往美好的未来。但魔界不同,他们除了掠夺之外,还要将整个世间变成炼狱死境,令万里江山成为死亡的国度,我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你所说的天择之子,也就是沈万秋,已经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指望他力挽狂澜恐怕已经不可能了,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兴浪兽沉声道:“沈万秋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虽然有他自己性格的原因,但也与他平日坦克受到的教诲分不开。加上他的师父正是方惜时,也就是血河魔君,说不定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识出沈万秋的身份,有意地将他导入歪道邪道之中,使其无法承担天择之子的使命,进而令魔界无所畏惧。而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寻找一名有资格代替他的人,成为新的天择之子。”

    “啊?还能这么搞?能行吗?”说着说着,高渐飞的酒劲也都蒸发了出去,精神也变得抖擞起来。

    “不管能不能行,我们只能放手一搏,不然人类与人间,便会真的走向毁灭的终极。”

    “终极……呵呵,都说终极所在的地方,隐藏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宝藏,但没想到人类的宝藏居然是灭亡,难道老天爷真的要致我们于死地吗?”

    兴浪兽抬头望向天空的圆月,神情黯淡道:“即便是那样,我们也不能放弃,因为我们还有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