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章 噬魔人
    在高渐飞的印象之中,朱大闯的着装一直以暗色调为主,极少会去触碰白色这种元素,所以甫一见到对方白装的样子,他还真有些不太适应,眼睛一直在对方的身上扫来扫去,看得连朱大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这衣服……”

    “啊……呵呵,只是忽然想换个感觉而已,怎么,不好看吗?”

    高渐飞吞吐道:“也不能那么说,只是觉得怪怪的。”

    朱大闯笑道:“怪就对了,我就是想当怪人。”

    “啊?那是什么意思?”

    朱大闯道:“呵呵,和你开玩笑的。”

    高渐飞点了点头,进而沉声道:“朱师弟这次前来,应该不只是让我参谋你这件新衣服的吧?”

    “那当然!”

    “那你是怎么知道魔军将会在明天一早进攻凤鸣城的?难道,你在魔族之中有线人?”

    朱大闯面色一怔,而后惭笑道:“这个……就不和你说了,但你要相信我,我的情报绝对可靠。”

    高渐飞道:“我不是怀疑你,只是事发突然,而且你如此决定,说来里面有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值得我去琢磨。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万一出了茬子,城内数万百姓都将为此遭殃!”

    朱大闯憨笑道:“所以我才会亲自前来啊!这回,让我们师兄弟一起并肩战斗。”

    “你?”高渐飞不禁道。

    朱大闯眨了眨眼,不由得道:“怎么,我不够资格吗?”

    “不是,可你应该知道魔军的残暴本性吧?如果只有你一人前来援助,那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我可不想把你也搭进去,毕竟你和凤鸣城没有什么关系,更用不着为其奉献生命。”

    朱大闯略感莫名其妙道:“高渐飞,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我来是为了送死的吗?还有,谁说来的只有我一个人,待我师尊现身,你一定会大吃一惊,不对,应该是瞠目结舌的。”

    “哦?此话当真?那我倒要看看,你那位师尊到底有何通天本领!”说着,高渐飞的嘴边随即浮现起一抹怪异的笑容。

    初次吸纳魔力刘壮实,才坚持了半个时辰,身体便已经开始吃不消,此刻的他口干舌燥,五脏六腑之中好似有烈火在熊熊燃烧,烤得他分外难受。好不容易来到一条杏跟前,他俯下身子,也不管这河水干净不干净,当即牛饮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发现对面的岸上赫然站着一道人影,那是一道可以自行发光的人影,竟能将身上的白光倒映在水面之上,进而反射到刘壮实的眼中。心中一凛,他立即从水岸旁直起身来,顺势窜向河的另一边,怒目看向对方。

    “你是谁!”

    话音未完,刘壮实已然来到对方的跟前,这才终于看清,岸边所站竟是一名白发、白眉、白髯、白衣的苍白老人。意识到对方极有可能接下住自己的全力一招,刘壮实连忙翻身落回到之前的位置,进而看向对方。

    “呵呵,身手马马虎虎。不过看你气息如此紊乱,应该是刚刚变成这副样子不久吧!噬魔人,呵呵,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像你这样的种族了。”

    “什么噬魔人,我刘壮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已。不怕告诉你,我之前可是倒夜香的,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呵呵,酗子,你误会了,噬魔人并不是天生存在的,只有吞食了魔人魔力与精血的人类,方有机会进化成所谓的噬魔人。说来你也许不相信,其实人类对魔力也有一股莫名的向往,一旦与其接触过后,便终生难以忘怀。而现在的你,恰恰又成为了噬魔人,是亿万魔人的克星,只要稍加培养,用不了三五年就能独当一面,就连魔君见了你也要绕道走。”

    刘壮实的脸上忽然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回道:“好了,你不用再说了。我是穷鬼一个,你说再多我也拿不出金子给你。差点被你唬住了,原来你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我今天心情不好,不要烦我,不然就算你是老人,我也绝不留情。”

    白衣老者缓缓点了点头,面容慈祥道:“好,既然你一口咬定我是骗子,你就过来试试好了。如果你能伤的到我分毫,我就立即在你的面前自裁。”

    刘壮实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寒光,紧接着口气冰冷道:“老先生,你不要逼我!你确定刚才的话是认真的吗?”

    “呵呵,老夫虽然没什么能耐,但言而有信还是做得到的。尽管攻过来。不过如果你真的伤不到我,那就要跟我走!”

    “跟你走?去哪里?”刘壮实不禁问道。

    “呵呵,去了你就知道。”

    刘壮实冷笑着点了点头,最后问道:“还不知道老先生尊姓大名?”

    “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不知道你们为何如此在意。好,你要知道我就告诉你,老夫名叫巫白帝。”

    一片片莺雀豁然腾起,阵阵闷响接连传入九天云霄之中。再次看向河边,方圆一里之内的地形已经几乎变了样,在刚刚二人伫足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深达数十丈的天坑,坑内似乎还隐约可见刚刚刘壮实释放的恐怖魔力。

    然而,就在天坑的最深处,一只裸露的手臂透过堆积的乱石,探在外面,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显然方才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交锋。而从眼下的情形来看,败北者正是埋身其中的人。这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自上方的地表处走了下来,正是刚刚提出比试的巫白帝。

    如今他的身上还是如同之前那样一尘不染,别说是伤,就连那件白色的长袍也未曾破损一丝一毫。看着乱石下的那只手臂,巫白帝忽然开口道:“好了,我知道这点伤对你来讲算不了什么,快点出来吧!”

    “轰”的一声炸响,仿佛刚从地狱之中归来的刘壮实随即震开身上的碎石,再次站到巫白帝的面前。然而,毕竟才经历过一场空前的生死决斗,好不容易脱困的他终于还是精疲力竭地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息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巫白帝脸上随即浮现出几分欣慰的笑容,他知道对方眼下的行动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意。片刻休整之后,只听他缓缓道:“怎么样,现在不会同志认为我是江湖骗子了吧?”

    刘壮实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向流经自己面前河水的倒影,然后神情呆滞道:“为什么,我都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居然连一个老人家都打不过,这样的我如何能为大家报仇雪恨,这样子的刘壮实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

    说话间,刘壮实忽然抬起那只长满鬼脸的左臂,架掌径直拍向自己的面门。凭他如今的力量,别说是脑袋,就算是金疙瘩也要粉身碎骨。关键时刻,巫白帝闪身来到他的身边,伸手钳住了对方那只畸形的手腕,惊险地阻止了一场悲剧。

    “你这又是何必呢?”

    刘壮实低着头,口气阴森道:“有句话你一定知道。”

    “什么话?”

    “兵不厌诈!”

    “呲呲!”

    当那巫白帝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方圈套之际,一切都太晚了。电光炎石之间,那只左臂上的数十张鬼脸竟是全部张开血口,一条条舌头似的条状物体赫然从中狂射而出,如利箭一般将其身体直接洞穿。巫白帝的身体一阵抽搐,瞪大的眼睛,险些掉在地上。

    “你……你……”

    话音未落,巫白的帝的身体竟开始逢行融化,变作一滩黄褐色的烂泥,缓缓散落在地。与此同时,那股令他异常厌烦的气息再次出现在他的身后,并以一种讥诮的口吻说道:“怎么样,与我的分身玩得很愉快吧?不过,凭这点能耐还想伤我,属实有些幼稚了。”

    “唰唰!”

    两道寒光闪过,刘壮实再次跪倒在地,不过这回他的双脚脚筋已经被完全斩断,再想自由活动只能将它们重新继接起来。

    “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巫白帝大摇大摆地从后面走到刘壮实的身前,脸色阴沉道:“我想借你身上的噬魔之力一用。”

    喜迎故友,高渐飞带着朱大闯以及春暖花三人,一同返回凤鸣城中。当得知了阿开不幸牺牲的消息之后,黄起凤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股难见的悲伤。

    “阿开在我身边已经有足足十年,我待他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现在他撒手人寰,我这个当姐姐的,自是要为他操办后事。阿春,你派人到阿开家中传达讣告。阿暖,你去将阿开的尸首全部找回,人虽然死了,但一定要死得有尊严。人最怕死无全尸,不然投胎转世的时候容易落下残疾。”

    说着,她看向剩下的阿花道:“我知道你和阿开之间的事情,虽然我之前一再警告不许属下谈情说爱,但我想阿开应该希望你能以他未过门妻子的身份,为他送行吧!”

    说到这里,春暖花三人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而这时高渐飞忽然道:“起凤,现在不是悼念亡者的时候,魔界大军马上就要到来了!”

    对于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黄起凤非但没有半点惊讶,反而一脸冷笑道:“我等这一天已好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