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吸食魔力
    瞬息万变,正是高渐飞此招黑煞流神的精髓所在,前一刻还轻如鸿毛,后一刻便已重若泰山。

    “不要!”

    当那枚大到几乎遮天蔽日的黑色球体完全加持在那道雷光凶兽之上的时候,其中的两名魔人再也不堪重负,当即炸成团团血雾。一时间,湛蓝色的轮廓之上竟是浮现出一道淡淡的红晕,现场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起来。

    “不好,那两个魔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可以用自己的血肉从而换来无比强大的力量,虽说高大人的黑煞流神还未完全发挥威力,但如果真让对方使出全力的话,结果未必可知!”

    已然化为黑色球体的高渐飞眼见身下雷光凶兽还有反抗的想法,不禁嘶叫道:“想翻身,没那么容易!”

    一念闪过,球体之中再次倾泄出滚滚浩瀚之力,厚重的大地因为二者僵持的缘故,随即裂出一道道深达数丈的沟壑,一阵阵阴风顺势从中狂虐掠出。

    “吼!”

    如今的雷光凶兽已经没有了两名魔人的指挥,进而成为了一只疯狂的怪物,加上二人临死前所留下的珍贵精血,简直是如虎添翼,即便是在黑煞流神的全力压制之下,凶兽竟还是勉强抬起头来,血盆大口之中随即有异彩流露。

    “不好,这下我们真的要走了,不然谁也活不了。”

    阿春回身看向后方,原本站在那里的刘壮实居然再次不见了踪影。而这时候,只听阿花忽然叫道:“糟了,那个呆子怎么又跑过去了,他会死的。”

    凝视前方,只见在那狂风大作的战场边缘处,一个算不上高大,但却毅然决然的身影,正在笔直地朝那只雷光凶兽走去。飞舞的风沙打在身上,犹如刀割一样,留下一条条伤口,然而他对此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仿佛那具躯壳已经变成行尸走肉。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害死了大家,还有我那没过门的媳妇。我要你们偿命,我要你们偿命!”

    语毕,刘壮实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渐渐跑动起来。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四周竟是凭空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为他拦下了前方飞来的各种异物,转眼之间他已来到那只血色雷光凶兽脚下,此时的对方正在进行着最后的负顽抗。

    “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快走!”

    “轰轰!”

    眼下高渐飞已经使出十成功力,黑煞流神的力量之强,已经令空间出现了大面积的扭曲,阵阵焚风从中狂涌而出,凡是被其吹到的物体,都会立即化为灰烬。对于刘壮实来讲,那几乎是致命的伤害。

    “给我滚过来!”

    一声惊斥之后,刘壮实豁然伸出双手,抱住雷光凶兽的一只后脚,然后用力向后摔去。众人本以为他已彻底疯癫,所以才会做出如此痴狂的行径,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道庞大的幻身竟是真的随着对方的臂腕,轰然坠落到数十丈外的树林之间。

    “砰砰~轰~”

    一番天翻地覆的飞滚之后,雷光凶兽终于停了下来,当其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一股异常阴森的尖锐声音忽然从那幻身之中传出,怒道:“你这家伙,我要把你抽筋剥皮!”

    此刻,高渐飞正在慢慢恢复人类的状态,还未来得及行动,而刘壮实竟已再次奔向雷光凶兽所在的位置,举起那只再平常不过的拳头,直愣愣地打在对方的前爪之上。“轰”的一声爆响,虚无飘渺的幻身竟是不堪一记人类的拳头,当即化为乌有。而身体失去平衡的雷光凶兽也随即摔倒在大地之上,又一次砸倒了大片的植被。

    “这……这是力量,为何能够克制我体内的魔力!难道,难道他是……”

    “去死吧!”、

    刘壮实双臂一振,身为一道瞬闪疾光,快剑一般,射入到雷光凶兽的体内,与此同时藏于其中的无数精血魔力,如同着了魔似的,朝着刘壮实的身体飞速聚拢,转眼之间便已被其尽数吸收。尘埃未消,高渐飞从空中轻身跃下,站在阿春等人的身前,顺势看向事发地点,在目力的极限处,一道鬼般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刚才发生了什么,难道那个姓刘的家伙将魔人的力量纳为了己有?”

    高渐飞瞅着眼,迟疑了片刻之后这才沉声道:“据说人类吸入过多的魔气,将会发生异变,甚至会同化成魔人的模样,再也无法恢复原样。或许,就是刚刚的契机令这位刘姓兄弟拥有了一种可以自由吸食魔人精血的神奇力量,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只不过,无论是魔气还是魔力,都是凶戾之物,如果体内积蓄太多的话,非但无法提升自己的力量,身为人的意识还有可能因此消失,进而走向疯狂的毁灭之路。希望,他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吧!”

    眼见战场之上已经销烟散尽,高渐飞缓步走向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进而高声道:“刘壮实是吧?你可还好?”

    听到此话,那道人影机械似的转过头来,一脸笑容道:“我很好,我从未想过自己竟可以拥有如此美妙的感觉,怪不得世人对力量的追求如痴如醉,看来我也要加入到他们的阵营之中了。”

    高渐飞看着对方那张阴森的面孔,而后强颜微笑道:“你现在确实比原来强大了不少,但身上堆积过多的外界力量,会有一定可能性令自己走火入魔,甚至经脉爆裂而亡。趁着时间还早,你还是速速与我回城,然后潜心调理一下身体吧!”

    就在高渐飞说话之际,刘壮实缓缓转过身来,当他将自己的正面展示给众人之际,现场的四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令高渐飞惊愕万分的是,如今的高渐飞竟以身体中轴线为准,右侧的身体还保留着人类时候的样子,但左侧却已经深受魔力的侵蚀,畸变易形,在左侧的眉毛处长出了第三只猩红的眼睛。他的左臂显得极为修长,臂围也超过了一般常人数倍,和女人的腰身相差无几。而更令高渐飞无法接受的是,这条手臂之上竟是长着若干张狰狞阴怖的鬼脸,含满细碎小牙的血口不时发出阵阵哀号,似是在寻找下一个猎物。

    刘壮实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我很喜欢现在的样子,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高渐飞大叫道:“刘壮实,你别犯傻,就算得到了无敌的力量,但如果因此丧失人性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你以为那些死去的人愿意看到你堕落的样子吗?”

    刘壮实脸上的笑容陡然收起,取而代之的一种极端的凶狠之色:“我不管,我要杀尽天下魔人,为喜儿他们报仇。”

    “嗖~”

    不等高渐飞继续劝说,刘壮实身形一闪,已然不知去向,而后面的阿春等人也跑了上来,进而对高渐飞道:“大人,这该如何是好!”

    高渐飞长叹了口气,口鼻之中立时涌现出大量的灰黑色的气息,令他那张阴沉的脸面舒缓了许多,然后才道:“虽然刘壮实已经变得不人不鬼,但好在他对人类并无恶意;在我看来,如今的他虽然棘手,但从别人那里获得的力量仍然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沉淀适应,所以我敢断定那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说不定一会就能恢复原样。”

    阿暖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便不能坐视不管了。毕竟……”

    说着,他回身看向地上陈忠开的头颅,然后神伤道:“阿开因为他丢了性命,如果就这么放弃的话,那岂不是白费了他用命换来的东西。不行,我要追上去!”

    “好了,让他去吧!”

    高渐飞忽然挡在阿暖的身前,然后继续道:“人各有命,我想他会有今日的遭遇,并不是只是巧合。人类魔化的例子不再少说,但拥有吸食魔要人精血之力的却只有他一个。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初升大陆之上一定能看到他的飒爽英姿。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保护好风鸣城,以防魔族偷袭。”

    “不错不错,他说得很对。如果你们现在离开的话,才正中魔界的下怀。”

    随着声音向林中看去,一个身着白衣的黑面汉子豁然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因为其“素衣漆面”的形象十分扎眼,四人根本无法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动开来。

    “你是……”

    “朱大闯!你居然没死!”

    阿暖等人不知,但身为同门的高渐飞却是一眼识出了面前的怪人,正是之前苍北仙苑的内门弟子朱大闯。只是一别大半年,他已许久没有听说对方的消息,此时此刻朱大闯出现在凤鸣城的城郊之中,又有什么目的呢?

    朱大闯挠了挠头,一脸憨厚道:“说来话长,不过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是,魔界大军明天清晨便会地凤鸣城发出奇袭。作为凤鸣城的一份子,你们可要千万小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