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春暖花开
    微风徐徐,天高云淡,五月的午后已经有些燥热,满眼绿茵的树林之中,偶尔有些些许臭味随风而来,令人不禁屏气。一座才推起来不久的土丘跟前,站着的正是刘壮实与那四名本属于黄起凤的贴身侍卫。也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土丘四周竟是绽开一朵朵叫不出名的野花,虽然算不上娇艳,但至少与绿草搭配起来十分养眼。

    刘壮实没有哭,或许他的泪早已在前几天流干了。他带来了刚刚做好的供品,又点了两柱香,在土丘脚下。

    “我来了,你们等久了吧!”

    其中一名侍卫不禁看向正在说话的刘壮实,眼睛之中随之流露出同情的神光。又是一阵春风抚过,犹如那少女一般轻柔的手掌,吹在身上令人心旷神怡。

    “喜儿,你说的还作不作数?呵呵,你就是抵赖,我也认了。都怪我,没有按时回来。不过现在好了,我在这里,也什么不用怕,有我保护你。”

    刘壮实就像一个正处热恋时期的呆子一样,喋喋不休地对着面前的土丘说个不停,仿佛天底之下只有里面的人才是他唯一的倾诉对象。终于香尽了,刘壮实跪在地上,笨拙地叩了三个头,而后又道:“你们放心,以后每年这一天,我都会回来看你们。”

    “唰唰唰唰~”

    不见其影,但闻其声,一阵阵风啸声接连自土丘周围的树林之中传来,侍卫们立即进入戒备状态,并将刘壮实围在心间:“小心,魔界的人来了,一会儿你紧紧跟在我们的身后,千万不要……”

    蓦然回头,原本应该待在四人中间的刘壮实居然慕名其妙地不见了,再次看向远处的空地,一个毅然决然的身影正在缓慢走进茂密的丛林之中,显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你们回去吧!我要这些魔人血债血债!”

    “嘿嘿!”

    一声尖笑划破寂静,快如闪电的兵刃穿过树叶持阻挡,径直刺向刘壮实的面门。

    那一招当真是要命,哪怕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修行者也未必有十足把握接下它。然而,心如死灰的刘壮实竟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豁然抬起手臂,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拦下了那柄锋利蝗刀刃。血光飞溅,模糊了丛中魔人的视线,而刘壮实却凭借手臂之上刀刃插入的方向,一把揪出了刺伤自己的凶手,并依仗其倒夜香多年练就出的惊人臂力,愣是将对方举到了半空之中,进南定睛看向那张丑陋的面孔,阴森道:“杀害他们的,有没有你的份儿?”

    “找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又有两道黑影从那旁边的树林之中窜了起来,一个探出尖锐的兽爪,一个则抡起重达数百斤的精钢锤,一左一右,分取刘壮实的身体两侧。

    “小心!”

    电光火石之间,四名侍卫精确无比地落在刘壮实的四周,并将随之而来的攻击纷纷逼退。行刺的魔人动作异常矫健,转眼一瞬便没入到丛林之中,不见了踪影。好在,他们在林间快速移动的时候会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才令他们能够大致判断出敌方所在。

    “哼,这些魔人不但嗜杀成性,心狠手辣,而且还畏首畏尾,见不得光。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一名身高马大的侍卫闪身进入树林之中,不时一连串铁器相击发生的铿锵声相继传出,片刻之后便重归宁静。其余的三名侍卫见此情形,面色不禁舒缓了许多,如果他们所猜无误的话,自己的同伴已经将那三名魔人全部击败。

    黄起凤的四位贴身侍卫名叫春暖花开,而进入树林之中的便是阿开。阿开手上有一对铁杵,凡是与他遇上的对手,最终都会脑袋开花,血浆迸溅。而这一回,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开花的居然不是敌人,而是阿开自己。他的脑袋被那名使爪的魔人提出树林,额头之上赫然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阿开!”

    眼见自己的同伴惨死在自己的面前,阿春,阿暖,阿花,三名侍卫悲惨欲绝,头脑一热,便立即攻了上去。然而,面对三大高手的联手,那名魔人非但没有半点忌惮,脸上居然还生出恐怕的笑意。陡然间,他的身体矮了半截,一枚黑色的巨型锤头探出树林,轰然袭向三人的胸前。

    “不好!”

    原来,那名露面的魔人并不是得意忘形,而是一个诱敌的人饵罢了,杀招正是来自身后那枚放光的钢锤,如果被其正面击中的话,就算是钢铁之躯也要粉身碎骨。千钧一发之际,又一道身影越过三名侍卫,当即迎在巨锤之上。这一刻,他们三人已经不忍直视,生怕看到血肉横飞的惨烈景象。然而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是,具有极强破坏力的精钢锤一经击中那人的身体,居然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立即丧失威力,连同后方操作这一切的另一名魔人也被被随着锤柄传到体内的力量逼迫现身。

    “好厉害的家伙!”

    惊魂甫定的三名侍卫顺势看向前方,只见刘壮实那挺拔的身影直愣愣陡壁站在那里,在他左侧的臂膀之上,正是那枚几乎可以轰毙一切生灵的钝器精钢锤。

    “这……这怎么可能,城主不是说他一点修为也没有吗?那他是如何接下刚才那一招的?”

    “吃我这一招!”

    丛林再一次被拨开,之前最先出手的使刀魔人再次出现,这一回他的左右两手之上各有一柄上好的利器,刀锋还未劈中灌木,上面的树叶便随之一分为二,切口异常平整。

    生死瞬间,阿花妙手轻抖,不下百枚无形暗器随即脱手而出,“叮叮叮叮”接连击打在双刀之上,强行逼退了前来的魔人。就这样,双方暂时打成了平分,谁也没有尝到半点甜头。

    “三对五,呵呵,虽然人数有些不足,但还算可以应付。”使锤的魔人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精钢锤,随即阴冷的笑一笑,眼中随即闪起阵阵寒光。而这时候,使爪的魔人则伸出舌头轻舔了下手上的修长红甲,语气轻佻道:“魔君大人这次派我们前来只是为了打探凤鸣城战力情况的,现在暴露了行踪,任务还未完成,所以只能请你们跟我们走了一趟了。否则,我就把你们一个个的开膛破腑,放在火上烤着吃。”

    最后,使刀的魔人语气冰冷道:“费话少说,你们两个谁也别插手,那个大个子我来解决。”

    一言说罢,只见那名魔人身化流光一束,骤然射向刘壮实的身前。此刻,后者竟是闭上双眼,右手高高扬起,迟迟未有动作。当那使刀魔人真正来到身前的时候,那只抬起的右手以其超乎想象的迅雷之势,倏然击中对方的面门。这一掌之中虽然未有丝毫修为,但却饱含了刘壮实心中的愤怒与怨恨,而这一记复仇之掌,立时产生出惊天动地的力量,不但将那名使刀魔人从半空之中击落下来,还顺势将其轰入到半尺深的土坑之中。

    “砰!”

    “什么!”

    眼见刘壮实一招之下便已轻松击败自己的同伴,一起前来的另两名魔人登时心中大怒,外貌体型也随之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先是那位使爪的魔人,原本双腿直立的他,如今竟已匍匐在地,手上的兽爪也与掌骨全部合而为一,化为一双真正的猛兽之爪。别一边,身持重锤的魔人,摇身一边,尾椎附近竟是长出了一条修长的尾巴,而他则将自己手中的锤头往兽尾之上轻轻一搭,二者立即连接在一起,横在半空之中。令人无法理解,好端端的两名魔人转眼之间便已成了怪物模样,身上凶悍的杀气随即暴增数倍,令人不敢与之对立。

    “哈哈,吃我的尾锤重击!”

    话音一落,只见长出尾巴的魔人忽然高啸一声,纵身一跃便已跳入到数丈之上的高空,并在达到至高点之后迅速向下坠落。这一刻,怪物化的魔人竟然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红色火球,毫无保留地砸向地上的刘壮实。

    “休想伤害他!”

    关键时分,阿暖两指一捏,一枚肉眼几乎不可察觉的银针忽而出现在他的指间之中,并被他轻描淡写地发射出去。见此情形,待在地主观战的兽爪魔人轻蔑地笑了笑,嘴中嘲笑道:“一根破针,也想挡住万钧之力,真是……”

    话未完全出口,忽然间他发现那根不起眼绣花针,竟是陡然“长大”了数以千倍,甚至万倍。如今的飞针已有十两丈来长,一尺多宽,哪怕与怪物化使锤魔人相比起来也毫无逊色。重锤遇巨针,万道火光顺势从中迸射开来,化为火星无数,散入丛林之中。而地上的阿暖脸色忽然一寒,嘴角登时淌出鲜血。

    “该死,这个家伙为何力气如此之大?”

    “哈哈,有意思!再来再来!”

    一锤受阻的使锤魔人再次咆哮一声,这一回他那尾锤竟是抡飞起来,一阵呼吁的旋风豁然出现在空地之上,似要将遇到的一切物体卷入其中,并将其轰成碎片。

    这时候,阿春拿出背后的长剑,面色阴沉道:“看我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