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魔坑之劫
    甫一落入深坑之中,刘壮实虽然心中的惊咤,但为了令自己及早脱离险境,立即稳住心神,开始想办法解救自己。然而,他所陷入的坑洞开口极小,顶多只能容纳两个成年男子,再加上他身形较之常人要更为高大,所以想要回正体位,几乎是不可能的。几次尝试之后,他的双手已经被周围的碎石划得鲜血淋漓,渐渐地头部也开始发沉,晕眩起来。

    “该死,我刘壮实不会就这样被困死在这里了吧?我还年轻,我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去做,我不想死,我不甘心。”

    想到这里,刘壮实的身体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流,进而涌入到手脚之中,使得原本已经乏力的四肢重焕生机。于是乎,他凭借自己强有力的手指,以及强大的髋部,将自己硬生生地撑了起来,并且一点一点倒回上方的位置。意识到自己在不断向上前行,刘壮实心中大喜,暗暗叫道:“太好了,天无绝人之路,我刘壮实命不该绝,一定可以平安度过此劫的。”

    可是,思绪未完,只听脚底一方忽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叫道:“快,快看!有人掉入到陷阱之中了。哈哈,这下终于可以找乐子了。”

    虽然不知上方之人的身份,但听对方说话口气,想来应该是他最为忌惮的魔族士兵。这些丧心病狂的魔鬼早已臭名昭著,他们杀人所用的手段,比起监牢死狱之中的还有残酷一百倍,有时就连他自己也不忍直视。不时,又有几名魔兵围聚过来,呼吸略显杂乱道:“嘿嘿,刚刚烧开的热水,嘿嘿,看看里面的家伙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让我先来吧!上次就是你们太过猴急,结果把那个小娘们给玩死了,现在轮到我了。”

    “哎,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当然应该是我先试。”

    “哈哈,你们慢慢争,我先开始了。”

    “哗!”

    随着一阵悦耳的水声,刘壮实忽然之间感觉混身一凉,紧接着一股刺骨的剧痛涌上每雨肌肤,煎熬着他的意志。

    “啊!”

    惨叫过后,好不容易爬到半截处的刘壮实双手一滑,当即回落到坑底之中。连续的坠落,使得如今的他已经伤痕累累,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向双手,上面的皮肤已经大片丢失,8并且露出其中惨白的嫩肉。

    原来,那些魔兵设计这些陷阱的目的并不是直接置人于死地,而是用来慢慢折磨掉入其中的猎物,使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如今的刘壮实就像瓮中之鳖一样,无所遁行,除了等待厄运的到来之外,别无它法。更要命的是,现在他的身体仍然处在倒置的状态,脸部几乎完全贴在满是碎石的坑底之下。一波未平,上面的魔兵又发起了新一轮的酷刑。

    “哗!”

    又是一桶滚烫的开水,灼水的水花无情地倾洒在刘壮实的后脊之上,蒸起一个又一个指甲大小的水泡。无可奈何的刘壮实除了痛苦地哀嚎之外,再也做不了什么。恍然间的瞬,他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

    “哎呦,居然还没死?看来这家伙有两下子啊!”

    “呵呵,我看是他皮糙肉厚罢了。怎么办,两桶热水都浇下去了,难道还要继续烧水?”

    “你们真笨啊!难道我们就不能换个玩法吗?去,把昨天没倒的夜香桶拿来,我已经想到了另一个点子。”

    “哈哈,还是老大的手段高明,我这就去。”

    听着脚步声,一名魔兵转身离去,剩下的二人则继续留在深坑边缘,注视着坑下的“可怜虫”。

    “老三,你去旁边生堆火,一会儿兴许用得上。”

    “好咧!”

    地上的魔兵正在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接下来的酷刑,而坑内的刘壮实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你们……你们这帮畜生,如果让我活着上去的话,定要把你们一个个剥皮抽筋,以泄我心头之气!”

    两桶热水浇落之后,刘壮实虽然已经惨不忍睹,但坑底的土质也得以改变,成了一滩胶泥。刘壮实依靠着仅有空间,借着胶泥的润滑,硬是将自己重新归正,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抬头向上望去,一道黑影赫然站在坑边处,俯视着地下的自己。

    “呵呵,身体的柔韧性还不错嘛。不过就算你能站起来又能如何,本来你头朝下的时候还能少些恐惧,现在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在这里吧!”

    “老大。桶拿来了。”

    黑影回头看了一眼,进而怪笑道:“快,底下的家伙已经迫不及待了,快让他品尝一下咱们哥几个的杰作吧!哈哈!”

    “哈哈!”

    “哈哈!”

    在一连串刺耳的凄厉笑声之中,一大片秽物陡然从天而降,刘壮实虽然用双手护住了头部,但身上却已变得肮脏不堪。

    “热水没了,凉水还有的是吧!再给我提几桶凉水来,给我拼命地往里面灌。”

    就这样,除了那个被称作“老大”的魔兵之外,其余的两个,拿着几只木桶,很快便满载而归,就在二人准备将水全部倾倒入深坑之中的时候,那名“老大”魔兵忽然又道:“等等。”

    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只瓶子,并将里面的红色粉末均匀地放入到几桶凉水之后。完成了这些工序之后,他才终于诡笑道:“这下好了,让里面的客人尝尝我为他精心调制的辣椒水吧!”

    原来,刚才那只瓶子之中装的不是别的,正是魔界之中所独有的极品魔椒,名叫穿腹肠。顾名思义,一旦吃了它,便有种五脏六腑皆被洞穿的剧痛感,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就连魔人也不敢多加食生。而他刚刚加入水坦克的剂量,相当于一名成年魔人,一年的食辣量。如果将这些辣椒水全部倒入坑内的话,就算没将刘壮实活活辣死,恐怕也要差不多了。

    “好好享受吧!哈哈!”

    “哗哗哗哗哗哗哗~”

    随着一桶接着一桶的辣椒水被丢入坑中,刘壮实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与意志分离开来,再次看向自己的身体,只见上面的皮肤竟是大片大片地脱落,并且露出其中鲜血模糊的筋肉。更加要命的是,受到热气蒸腾,那些之前被倒入坑内的夜香开始迅速挥发,一股股恶臭相继从那坑中飘荡出来,熏得三名魔兵立即向后退去。

    “这方法好是好,可就是太恶心了!老大,里面的人不会已经被活活熏死了吧?”

    “哼哼,死不死无所谓。反正还有火在。我就不相信,他还能从火坑之中跑出来。你们两个,把火把都丢到坑里吧!”

    夜香挥发之后产生了诸多杂乱的气体,其中便有能够引起爆炸的沼气。一般情况之下,只有常年不见阳光且气候潮湿的地方才会出现沼气,但在这几名魔兵的联手之下,坑内的空间之中已经大量充斥着这种危险的气体,哪怕只有一点一点火星,也足以引爆所有的沼气。

    两把魔兵拿着火把,借着火光向深坑内部看去。然而,如今的里面除了那几桶辣椒水之外,已经空空如也,而本来应该漂在里面的刘壮实却是神秘地消失了。

    “哎,奇怪,人呢?”

    “你我下去!”

    就在魔兵为眼前一幕困惑不解的时候,两只鬼爪一般的手掌,忽然刺破土壤,抓住二人的脚踝,顺势向坑内推去。两名魔兵虽然身材颀长,但体形较瘦,所以即使是一同坠入,也能顺利下落。片刻之后,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忽然自坑中传来,随即冲天火光跃上数丈高空,将天空立即染成了灰黑色。

    “什么,怎么会这样!”

    “哗啦!”

    就在刚刚那两只鬼手探出的地方,忽然钻出了一枚表情狰狞的脑袋,水泡,泥土,秽物,布满其中,令人见了之后不禁为之作呕。他虽见过很多人的悲惨死状,但与眼前这一幕相比起来都不值一提。面前的人就好像一只刚刚从地狱之中复活的厉鬼一样,伸直了手臂,朝他缓缓走来。

    “你……你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该死,想唬住本大爷,简直做梦!”

    稍事镇定之后,魔兵从腰间拔出鬼头刀一柄,当即横在身前,以防对方来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应该站在面前的“鬼人”,居然倏尔消失无影了。

    “嗯?人呢!”

    “我说过,等我出来之后,一定帛你们的筋,剥你们的皮。那两个魔兵已经死在坑中了,现在只好拿下开刀了。”

    “什么!”

    转过身来,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掌愕然掐在他的脖颈之上,同一时间原本握在他右手之上的鬼头刀,竟是被对方一把夺去,然后转而砍在他的身上。

    “啊!”

    一声声惨叫接连自深坑附近,传入到树林之中,受惊的乌儿相继飞腾起来,生怕自己被卷入到这场血腥的杀戮之中。终于魔兵再也发不出半点叫声,最后的一刀精准地切断了他的气道与经脉,将他体内最后的一点血液放出体外。而之前还相当神气的“老大”魔兵竟已支离破碎,四肢不全,而变成“鬼人”模样的刘壮实则蜷缩在一旁的地上,瑟瑟发抖,嘴里不时说碰上让人听不懂的话。

    “该死,该死,全都该死。喜儿喜儿,我来找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