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刘壮实的南漂之路
    小小一介平民,居然敢与魔界魔君,如今宁州城城主沈万秋当面叫板,如此勇气已然近乎自寻死路,大厅之中的魔兵脸上不禁显出几分轻蔑之色,在他们看来,对方的死已经是注定的了。

    沈万秋将手从柳如音的脸上收了回来,进而挺直了腰杆,看向对面的刘壮实微笑道:“请问这位兄台,师承何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宁州城已经尽归魔界拥有了吗?你信不信,用不着我亲自动手,你便会被城内的众魔人分而食之,尸骨全无。”

    刘壮实随即从座位上站立起来,毫不示弱道:“哼,我刘壮实要是怕死,就不会留在宁州城了。柳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你对她不敬,我就是看不过去。就算打不过你,我也要从你身上撕下来一块皮肉。”

    “呵呵,就凭你?”

    恍然间,沈万秋的右侧眼瞳忽然急速放大,一股非比寻常的毁灭力量顺势从中狂窜而出,径直射向刘壮实的身体。

    “小心!”

    话音一落,柳如音手中银光一闪,本属于她的佩剑此时已经脱手而出,在那股力量击中刘壮实之前,险之又险地挡住了沈万秋的攻击。然而,已然与九十九犁杀生大阵合而为一的沈万秋,修为一日千里,哪怕是一个简单的眼神之中,都蕴藏着超乎想象的威力,由精钢名匠打造而成的利器竟是连一个回合也抗不下来,于半空之中便轰然解体,化为无数银星,掉落在地,而刘壮实则得以幸存下来。

    转危为安的刘壮实被刚刚的阵势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两脚也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出几步,心中这才稍稍安稳一些。这时,沈万秋已经目光转向旁边的柳如音,并用一股异常阴森的质问口气说道:“你这是在袒护他吗?”

    柳如音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自顾自地回道:“他是我的客人,在我这里,任谁也别想伤害他。”

    沈万秋轻轻颔首道:“好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婆辣的性子,随随便便得到的美味,我沈万秋还不媳呢!不过,我好心奉劝一句,你这位朋友出门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我可不敢保证其它魔人会像我这般彬彬有礼。”

    说着,沈万秋对着刘壮实怪异地笑了笑,随即转身扬长而去。

    确定对方已经离开府上之后,刘壮实这才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座位上,眼中的神光仍然遗留着方才的忌惮。

    “这……这位就是新任的城主吗?为何他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就连恩公他……”

    到此,刘壮实已经说不下去,虽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沈万秋的实力已经全面超越了当时他所认识的孙长空。连一个小小的魔君都比不上,对方又如何与整个魔界相抗衡呢?想到这里,刘壮实的脸上不禁浮现几分苦笑,原来他的想法实在太过幼稚了。

    柳如音低着头,声音无比阴沉道:“吃完这顿饭,你还是尽早离开宁州城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那位恩人如今身在何方,但我知道他的朋友大多都集中在凤鸣城内。你到那里,去找城主黄起凤,就说是孙长空让你去的,我想他们应该会接纳你。”

    “可是……”

    “没什么可是,天底之下没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只要保住你的性命,你才有机会光复人族,重整人间,否则一切都只是你的空想罢了。”

    说宛,柳如音起身离席,一转眼便不见了。不久之后,一名女弟子拿了一个藏青色的包袱,随手放在饭桌之上。

    “这里有些换洗的衣服和盘缠,是柳掌门交给你的。离开宁州城之后就不要回来了,你刚才也看到,为了帮你,柳掌门他已经得罪了沈魔君,如果关系继续恶化下去的话,不只是她,就连整个飘渺云巅都要受到牵连。哪怕是为我们着想一下,你还是尽早离去吧!”

    虽然心有不甘,但面前女弟子的话属实在理。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只会遭人冷眼,刘壮实索性抄起桌上的包袱,而后对那名女弟子行礼道:“那俺这就是走了。”

    说完,刘壮实把桌上几个还未“动弹”的馒头,随手揣到怀里,然后快步走出庭院,看着他那远去的身影,女弟子随即轻声道:“走吧!走吧!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魔界的势力仍然在人间之中持续扩张,大到城镇,不到村庄,几乎无一幸免,全都成为了魔军铁蹄践踏的目标。一时间,初升大陆变成了一座真正的修罗地狱,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景象随处可见。刘壮实一路向南,沿途几乎没有遇到一个全活的人,老弱病残,缺腿少手,人没有人形,面毫无血色,刘壮实虽然也是逃荒的难民,但他还能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想到别人,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赌钱,一点点地施舍给其他的不幸者。一连三天,他只吃了那几个从宁州城内带出来的,又干又硬的馒头,却是对此毫无怨言。

    好人终有好报,第四天的时候,刘壮实遇到了一批同样前往凤鸣城的难民。这些人本是同一座村庄的村民,刚好凤鸣城内有他们的亲戚,所以才会前去投靠。不同于那些匆忙出来的难民,这些村民所带的“装备”可谓是一应俱全,中途休息的时候,甚至还有闲暇去泡壶茶水来喝。而这些人看刘壮实为人憨厚,心地善良,所以诚意邀请他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如此一来,刘壮实脱离了独自赶路的境地,终于获得了同伴,一路走下来也算别有一番风趣。在第十天的时候,刘壮实和村民们终于来到了凤鸣城的近郊之中,目的地近在咫尺,一些人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随即欢呼雀跃起来。

    “哈哈,太好了,我们马上就要当凤鸣城了。我想想,进城之后,我要吃肘子,吃烧鸡,吃……”

    “嘘,小点声。虽然凤鸣城因为有诸多强者镇守,所以一直未被攻破。但魔界对这里早已虎视眈眈,据说已经在四周布下密集的眼线。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刘壮实点点头道:“可是,要想进城,就一定会暴露大家的行踪。万一魔军在暗中埋伏,那我们岂不是要被一网打尽?”

    这时候,一个年纪尚轻的女子略显绝望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不想死,尤其是不想死在这种荒郊野外之中?”

    “喜儿,别说那种丧气话。你放心,只要我们还在,就一定会护你周全。”

    刘壮实道:“俺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作为村民的首领,村落的村长李老头随即开口道:“说吧c歹你也是从大城市过来的,见多识广,目光也比我们这些老不死的长远许多,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

    刘壮实道:“俺以为,如果大家伙一同出去的话,固然彼此有所照应,但万一遇到成批的魔兵,将会陷入空前的危机之中,甚至一个也跑不了。不如,让俺打头阵,先去前面一探究竟,找到最为安全的通行办法,再回来与你们汇合,怎么样?”

    喜儿惊声道:“刘大哥,那可不行!万一遇到魔兵,你岂不是要……”

    刘壮实傻笑道:“不怕被你们笑话,其实俺在数月之前也得到过高人指点,会了点三脚猫的功夫,虽然无法和那些些修行者相比,但至少还能应付一时半会。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俺半个时辰之后还没回来的话,你们就逃往别的地方吧!”

    “刘大哥!”

    “酗子!”

    “好孩子!”

    刘壮实眼见在家涌向自己,连忙挥手道:“大家不要劝俺了,俺心意已决。再说,你们也不用那么悲观,毕竟这里是凤鸣城的地盘,说不定还有高手暗中相助呢。”

    喜儿泪眼婆娑道:“那……那刘大哥,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你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如果……如果你能平安无事的话,我……我就嫁给你。”

    说完,喜儿脸色绯红,赶紧扭过身去,只留下刘壮实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她的背影,好似还没有领会过对方的意思。

    “妹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时候,一名老夫人上前道:“小刘啊!你怎么这么傻!喜儿从小无父无母,是村长和我们一起带大的。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的话,既然大家伙都没有异议,自然已是默许了,你还担心什么,喜儿这么好的姑娘,过了这村可没有这店了。”

    刘壮实欣然道:“好的,我知道了。喜儿!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一路上,刘壮实的脑海之中一直回荡着之前喜儿对自己的承诺,一想到对方那张可人的小脸,他的心中好像跑进去好几只兔子似的,不断在里面蹬踹,翻滚,令他久久不能宁神。再次看向前方,林间小路已经到了尽头,再向前走个一二百步,就能抵达凤鸣城的城门了。

    然而,就在刘壮实心中戒备大幅衰减之际,一阵天旋地转的晕眩感随即涌上天灵,紧接着他的身体之上,接连传来数道刺痛,待一切尘埃落定之际,倒栽葱的他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向上望去,刘壮实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掉到了一座深坑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