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山中寻迹
    好奇心永远是冒险者的不竭动力,孙长空便是一名冒险者,他曾经做过无数次冒险,这一回也不例外。能让纯九阳身体不适原因,天底之下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好奇的吗?表面上孙长空打道回府,实际上他转身来到拐角处,凌空一跃便进入到了悯世园中。

    纯九阳的住处极为普通,除了园中的假山与一些正常随处可见的花草之外,便只有一池略显浑浊的浅水,里面偶有几只锦锂悠闲地走过,对于来者也未有丝毫害怕。

    就是这一幕幕再简单不过的景色,竟能勾勒出最为令人心旷神怡的画面,置身其中,能令心神安宁,杂念尽弃。不知不觉之中,孙长空已经来到了正房跟前,可不知怎么了,还未接近房子,他便感觉到了一股股来自屋内的悲伤之意。

    是什么令屋内人如此神伤,竟可以感染周围的空气,令得附近的植被纷纷枯萎?孙长空拾起地上的一片花瓣,随即轻声道:“九阳大仙,晚辈孙长空,有事求见。”

    说音一落,悯世园中再次恢复沉寂,浮在水面的鱼儿好似也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恨不得将头探出池水。而这时伫留在枝头上的黄鹂却不敢有丝毫动静,生怕惊动了这里的主人。

    “我不是交待过了吗?今天身体不适,谢绝见客。有事,明早再来吧!”

    孙长空与纯九阳也交触过,在他的印象之中,对方绝不是像如今这般意志消沉的人,此刻的他心如死水,任何来自外界的刺激都无法提及他的兴趣。孙长空清了清嗓子,而后接着道:“大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也许晚辈……”

    再次凝视,纯九阳那道伟岸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按照身材来讲,孙长空比起对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但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在此刻看来,孙的身形竟是要比纯九阳矮上半截,如同一个半大的孩子似的。

    “老夫的话,你听不懂吗?我不想见人,你再不走,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唰!”

    孙长空伸手挥,眼前的纯九阳立即化为一道轻烟,随即消失在他的面前。原来,刚才出现在不是本尊,而一道化身。孙长空一眼便已识出这一点,所以才敢有刚才那般举动。

    “看来这位大仙是真的遇到事情了,能让纯九阳如此苦恼,想来应该是极为棘手的事情。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也该为人排忧解难了。唉,希望能够顺利解决吧!”

    一步上前,孙长空缓缓推开房门,如他所意料的一样,屋内除了阵列之外,并未半个人影,而那道化身也只是用来防止万一的保障而已。然而纯九阳怎么也没有想到,孙长空居然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猫腻,这才揭开了隐情的面纱。

    “不在这里吗?那他又能身在何方?”

    孙长空环视房间之中的摆设,发现床上的被褥平整如新,想来离开的时候并不匆忙。但伸手一摸桌上的茶壶,里面的茶水早已凉透,显然已经许久没有换过了。一大清早就不见了踪影,如此想来纯九阳前一天晚上就没有回来。九华山是纯九阳的道场所在,现在外面兵荒马乱,魔界之所以迟迟不敢染指此起,就是因为这位大人物停留此处。如果被魔族之人知晓他已不在这里的话,九华山定会落入空前的危机之中。所以,纯九阳就算没有回到住处,也一定不会去到距离九华山太远的地方,甚至此刻就在某座山峰之上。不过,九华山占地极广,要想在这里面找到纯九阳,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而且,既然他如此大费周章,目的就是不想被别人找到打扰。一个人拥有如此高超神通的大仙,如果故意躲起来的话,恐怕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他。就在孙长空为此发愁之际,房间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有人!”

    意识到自己即将暴露的孙长空,飞身跳上房梁,又用灵气将自己团团包裹,使别人无法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况且,九华山灵气充盈,就算个别位置处灵气过于密集,也不会过于扎眼。果然那人一经进入房间,并未发现近在咫尺的孙长空。

    定睛一看,进来的是一名书童打扮的少年,他在纯九阳的住处之中,拿了几件衣服之后,便匆匆离去,一转眼便不见了踪影。梁上的孙长空见此情况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进而暗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回就请你为我带路吧!”

    那名书童拿了衣服之后,出了园一路向外行走,转而来到距离悯世园不远的一处山坳之中。孙长空还未进入其中,便已感觉到丝丝寒意渗入体内,刺激着他的皮肤,锥扎着他的心门。若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不想贸然进入其中。

    “好端端的房子不住,偏偏来到荒郊野外,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带着疑问,孙长空小心地尾随在那名书童身后。但说来也奇怪,那名少年一经进入山坳,步伐就变得莫名轻盈起来,脚掌几乎从地上飞了起来,转眼一瞬,就飘出了数十丈外。好在,如今的孙长空已经脱胎换骨,身法更是已经登峰登极。现在,他的脚下踩着一朵金色幽莲,凭虚御风般于半空之中急速前行,却未曾发出半点风声。此刻的他就好像遁入虚空之中一般,已然与这个世界没有半点关联,更不会引起周围事物的变化。就这样,二者一前一后深入了三四里路,前方道路的草木立即变得茂盛起来,中间仅有山路被两侧的树桠几乎完全遮盖,只留下了个一丈来高的“隧道”,可供以通行。孙长空还好,凭他如今的修为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身形大小,自如穿行其中自是不难。而那名书童却像着了魔一般,手脚竟开始发生不同寻常的弯折,以来通过前方阻挡自己的障碍,看上去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十分诡异。孙长空虽然心中惊咤,但脚步却丝毫没有减慢,终于二者通过了最后一段路径,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空地跟前。

    这是一处破败荒废庄园,四周生活着长相奇特的植被。虽然不知这些东西什么来历,但凭孙长空的经验来看,庄园附近的草本几乎都是内含剧毒的毒物,常人服下一片就能立即死去。因为,这里地处山坳深处,常年不见阳光,低洼之处汇聚了太多的瘴气,而生长在这里植物被这些含有致命因素的气体长时间浸泡,久而久之也成为了剧毒之物,而且毒性之强,甚至要超过瘴气。

    分神之际,那名书童已经进到庄园内部,孙长空连忙向前跟进,谁知这时两道急光忽然从门内直射出来。

    “嗯?”

    孙长空凌空翻腾,轻盈落地,再看他的双手之上,竟已多了两枚修长之物,仔细看去居然是两根肋骨,人类的肋骨。凝目看去,这些骸骨的时间定然已经极长,上面已经出现大量的裂纹。只是不知为何,一股说不清的力量将它们硬生生地保存下来,使它们免于灰飞烟灭的下场。至此,孙长空已经提起十二分精神,以来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凶险。

    甫一进门,院内四名书童同时看向孙长空的方位,后者环顾四周,竟是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包括自己之前见到的那名书童,自己所见的这些少年竟然全部长得一模一样。这种契合不是神似也不是形似,而是一种神奇的复拓。孙长空可以保证,这些书童之间定然有着超越血缘的关联。

    “擅闯者,杀!”

    “擅闯者,杀!”

    “擅闯者,杀!”

    “擅闯者,杀!”

    四名书童,四道相同的声音,接连发出,一时间那一张张清纯稚嫩的脸颊之上,相继出现了一股股阴森恐怖的面容,紧接着他们的两侧脸颊居然同时开裂,翻开的上颚之中,登时出现一道道绚丽的光芒。

    “嗡嗡嗡嗡~”

    四道金光,分别从四个不同的方位,一齐锁定孙长空,直攻而来。在这般凌厉的围攻之下,孙长空随意地跃起身来,自那四道金光之中的唯一缝隙,翩然通过。与此同时,他那双手的指隙之间,豁然出现了数枚花瓣。看似轻飘的风流之物,竟在他的催动之下,变成了破石穿碑的杀身利器,:“呲呲呲呲”数声尖啸,便是轻而易举地穿透了那四名书童的胸膛。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的杀招足可以令他们几个消停一会儿。谁承想,那四名举止怪异的书童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便探出双手,手臂自肘端齐刷刷地分离开来,皆数轰向孙长空的身前。

    “嗯?”

    “砰砰砰砰砰!”

    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炸响,孙长空的身形随即淹没在滚滚的黑烟之中。山坳之中,回荡着之前发出的巨响,久久不能消停。而这个时候,一直紧闭的房门,终于从里面启开。

    “你这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孙长空迈步踏出爆炸中心,抚发轻笑道:“好险,差一点就要栽在这些傀儡的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