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浴火重生
    过毒,听起来好像十分容易的事情,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异常困难。而且,关于事后的风险问题,谁也无法预测,万一找不到一个合理解决的办法,那就意味着一命换一命,你死我活的结果。好在,现在祝孕华体仙的剧毒十分奇特,是专门用来克制她特殊体质的厌水毒药,常人中此毒素的情况之下,保需一碗凉水就能轻易化解,而祝孕华因为是火融魄所幻化,天生对水有极强的排斥,一旦令水进入体内,将会发生不可逆转的损伤,直致死亡。就因为这个缘故,所以遮天皇才会如此大费周章。

    方法找到了,但过毒的具体操作还没有成型,一般来讲只需将中毒者与过毒者体内的血液进行交换就能完全毒素的交换。但实际上,祝孕华的体内并没有“鲜血”这种东西,而之前所谓的“黑血”也只是毒素伤及火融魄之后,产生的废渣而已。好在,曾经遮天皇在天界之中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医学,对于常规的医治办法有所涉猎,对过毒也略有耳闻。听说,男女间的过毒可以区别于同性之间的办法,利用**同房的方法,将一方体内的毒素,顺势涌入到另一方的身体之中。然而,因为这种方法的特殊性,注定二者之间一定要有情感基础,否则不但完全不了过毒,甚至还会造成双方一起走火入魔,不但救不屯中毒者,就连过毒者也会陷入到空前的绝境之中。

    遮天皇回头望了一眼,床上的祝孕华,心中不禁变得沉重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祝孕华竟然开口道:“不用为我操心了,这也许就是我的命。我知道有种方法可以解救得了我,但我绝不会让你去做的。我尊重你,知道你已有心属之人,我绝不会利用你对我的怜悯,令你去做一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事情。”

    遮天皇深情望着躺在那里祝孕华,微笑着轻轻道:“你不用胡思乱想,我不会让你这么死去的。你先休息着,我去永恒那边看一看。”

    出了门,遮天皇抬头看向庭院之中,永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那里石椅旁边,欣然着如今的月色。

    “太美丽了,能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实在是幸运之至。”

    遮天皇微笑着走到永恒的身旁,随即道:“你的身体怎么样,身上的禁锢还好吧?”

    永恒忽然回头看向遮天皇,一脸正色道:“你应该知道,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火融魄是抗不住体内剧毒侵噬的。要想救她,必须要尽早,否则当毒素进入到元神之中,一切就都晚了。”、

    遮天皇道:“你也知道医治她的办法?”

    永恒笑道:“我虽然不怎么聪明,但这点事情还能想得到。只不过,现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去实施这件事情而已。其实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只是你情我愿罢了。只可惜,花有情,月无意,你们之间有缘无分,无法跨出那一步。其实在我看来,祝孕华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我还真想见见那个将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看看她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遮天皇淡淡道:“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

    “砰!”

    忽然,房间之中传来一道清脆的破碎声,遮天皇与永恒双双投以目光,二人心中立感不妙。

    “不好,祝孕华一定做傻事了。”

    二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消失在庭院之中,又一齐出现在房间内部,当看到地上的碎成无数的茶壶之际,他们已经猜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祝孕华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他们,然而那张原本美貌如花的脸颊,如今竟已大面积溃烂,并露出里面如同岩浆表面的鲜红裂纹。一阵阵热气自他的背后接连腾起,房间之中立即变得潮湿无比,令人异常难受。

    “你……你怎么这么傻,为何要背着我们自行饮水?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祝孕华淡淡笑道:“遮天皇,我不想为难你,可是我又舍不得你。为了能继续陪在你的身边,我只能出此下策。不过以后,你们可能只会见到这般丑陋面孔的我了。”

    说着,祝孕华骤然倒地,刹那间大片的火光自他的衣衫之中相继“钻”瞬间便已将他化为火人一个。人类形态的皮肤随即炭化消失,取而代之的一具如浴鲜血的赤luo**。

    “这……这该怎么办!”遮天皇不禁惊声道。

    永恒同样焦急道:“她之所以会变成这副模样,一定是清水进入身体之后,引起了体内火融魄之力反噬,这才出现烈火焚身的情况。现在要想令火势熄灭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火制火。”

    “以火制火?什么意思?”遮天皇不禁道。

    “很简单,就是用火焰烘烤她的身体,从而逼出其入体内的全部水分,最终令火融魄之力得以息怒。”

    遮天皇连忙道:“你现在修为暂失,无法运功,让开一点,看我的吧!”

    话音一落,遮天皇双目凝视在地上的祝孕华身上,刹那间,一道赤色的火光油然而生,进而将其包裹熊熊的火舌之中。房间之中的家具都是以木质为主,肆虐的火焰毫不客气地将他们一一点燃,进而将整个房间投入到剧烈的火场之中。

    “快走!”

    万事俱备,接下来只能看祝孕华自己的造化了。眼见屋子马上就要被火势吞没,永恒连忙拉着遮天皇一同跑到院子之中,以防被掉下来的房脊砸重。果不其然,就在二者离开房间不久之后,随着一声“轰隆”巨响,那间做工精良的房子便随之骤然崩塌,而祝孕华也被活活地埋在了废墟之中。

    “不用担心,凭火融魄的坚硬程度,这点力道还无法伤及到他。接下来,就要看看我们的以火制火能不能奏效了。”

    为了不让里面的祝孕华受到二次伤害,二人并没有用水灭火,而是选择站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等待火势的消退。而在这期间,房间之中一角之中,出现了一道诡异的旋涡,所有的火焰受此影响,源源不断地涌入其中,很快便消去了大半。最终,当一切都已化为焦炭黑砾之时,遮天皇与永恒这才重新凑上跟前,以探究竟。

    “哗啦~”

    随着一边串嘈杂的破碎声,遮天皇将覆盖在上面的屋脊直接抬了起来,一个混身漆黑的人影赫然蜷曲在那里,生死不明。

    “孕华,你怎么样?”永恒试探地问道。

    话音一出,地上的人却是没有半点回应。霎时间,遮天皇竟感觉莫名紧张起来,体内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扼住似的,令他几乎喘不过气。

    “不好!”

    心神一动,遮天皇已然到了那人的身旁,他俯下身来,小心地触碰了一下对方的身体。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所谓的人影竟在此时焕然消逝,化为一地的灰烬,呈现在遮天皇的面前。

    “这……”

    悲伤,惊恐,失落,绝望,诸多负面情绪一同袭上心头,竟是击垮了这位自诩“坚强“的巨人,他呆呆地看着那片黑灰,嘴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的。”

    “你们在干什么?”

    蓦然回首,永恒愕然发现,自己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与祝孕华一模一样的女子,他的容貌,他的身段,哪怕是身上所穿的那件火红色的霓裳,都与他印象之中的如出一辙。他以为自己看花了一眼,所以用力摇了摇头,可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那名女子居然还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他们。

    “遮天皇,你快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欲崩溃的遮天皇缓慢地回过头来,到见到祝孕华完好无损、再次出现在眼前之际,他竟像一道闪电一样,“噌”地从地上跳了起来,面色激动道:“你……你没事?”

    祝孕华笑道:“怎么,你还希望我出什么事情不成?”

    “可是刚才那个烧成灰烬的人……”

    “呵呵,那个只不过是我刚才责重生之时留下的躯壳而已。我身上的毒已经完全化解,托你们的福,刚刚的大火极大地补充了我体内的空缺,令我恢复到现在的模样。”

    说着,祝孕华脸色一惨,身子不禁向后跌去,眼急手快的遮天皇瞬间来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其搂在自己的怀中。

    “对……对不起,是我不好。”遮天皇低头道。

    面露倦态的祝孕华,笑着摇头渞:“不,我不怪你,你能秉持自己的原则,我很喜欢你这一点,敢爱敢恨,非黑即白,也许这也是我一直中意你的原因。”

    永恒轻咳了一声,随即道:“那个……咱们把九阳大仙的庭院毁了,是不是该找他说明一下?要不,我们再给他重建一座吧!”

    遮天皇略显轻佻道:“这种事情,交给孙长空去做就好了。”

    很快,安顿好祝孕华之后,重掌身体的孙长空来到了纯九阳的住处——悯世园中,前来说明之前发生的事情。然而刚一进入园中,两名弟子便已双双将其拦下。

    “大仙今天身体不适,谢绝见客,请择日再来。”

    “什么,九阳大仙居然会生病?这真是天下一大奇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