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解毒
    纳百川的“丧心病狂”,已经令见多识广,拥有近乎无敌修为的纯九阳目瞪口呆,他实在想象不到,将天上的太阳炼化成阴之精魂,到底是一种怎样惊世骇谷的景象。

    “你……你这个家伙一定是疯了!”纯九阳面露忌惮之色道。

    “呵呵,如果你见到那个世界的模样,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在那里,魔族虽未入侵,但人间乃至魔界都已化为一片焦土,人类以及魔人几乎全部惨死在战争之中。”

    “那是怎么一回事,魔族既然没有发动战争,那始作俑者是谁呢?”

    纳百川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一群神秘,且拥有极高修为的人,他们从未提及自己的来历,我只知道他们都穿着白衣。”

    “白衣?什么样的白衣?”纯九阳又道。

    “我也说不出来,但至少人间之中未曾出现过那种完美无瑕的白,稍微看上一眼就令人头晕目眩,心神难安。”

    纯九阳道:“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之中?”

    纳百川回道:“这是其中一因素,但却不是主要原因。我想通过改变过去的事件,从而影响到我原来世界的状况。我相信,只要提前阻止这些异族人的入侵,就能避免那样的厄难发生。”

    四人坐在桌边,只有方柔还在吃着桌上的菜肴,而其余的三个人都陷在沉默之中,气氛变得莫名凝重起来。

    “你们怎么不吃,难道不饿吗?”方柔不禁问道。

    “没事,你吃好就去睡吧!我和你两位叔伯还有事情相谈。”

    方柔乖巧地点了点头,继续吃了起来。而这时纳百川道:“那群白衣族人之所以进入人间,目的是为了寻找当年天地之间留存下来、罕见的原始气息,只可惜他们找了许久,仍然未能寻得它的所在之处。”

    “原始气息?难道你……”

    不等纯九阳说完,纳百川已经微笑道:“我也只是无意之间发现了它的存在。在魔界的群魔殿下,埋藏着一个外人根本不会知道的惊天秘密。而那块头盖骨就是从那里找到的。”

    纯九阳惊声道:“这么说,除了头盖骨之外,你还找到了其它的骨骼部分?”

    纳百川淡淡笑道:“呵呵,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将你带到这里了吧?”

    纯九阳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眼中的神光也变得闪烁起来:“你疯了,你要将原始气息全部纳入到自己的体内,进而成为这个世间上唯一拥有此等恐怖力量的至尊王者。”

    纳百川道:“虽然我也不是为了自己,我只是想拥有足可以与那些白衣人相匹敌的力量,仅此而已。至于至尊称王,我从未想过,也并不媳那样的虚名。我保证,只要将那群白衣人击退,我自会从你们的面前消失,甚至从人间之中蒸发。怎么样,这下你可以帮我了吧?”

    纯九阳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口面前的青菜,然后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接着道:“你的事情我不敢兴趣,但是望远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一个交待。他到底去了哪里?”

    纳百川怪笑道:“他去了哪里,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你妄想将那一缕原始气息注入到他的体内,促使他领悟究极之道。只可惜,你太高看了他的承受能力,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凡人,哪怕是修为已经臻至你这般境界的绝强高手也不敢如此吸收原始气息。你的那名传人已经被那股狂暴的力量化为灰烬,与究极之道化为一体了。”

    纯九阳看着纳百川那张阴森的笑脸,随即沉声道:“那你知道我该如何解救望远?”、

    “呵呵,其实这件事情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既然他已融入究极之道,所以只需重启通往究极之道的入口,便能有机会再次见到那个叫张望远的小子。现在的你已经别无选择,除非帮我从骸骨之中剥离所有的原始气息,否则你这一生也休想再见到他了。”

    出人意料,这次纯九阳并未有丝毫怒意,而是缓缓闭上眼睛,然后感叹道:“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不图回报地送给我第十阳,又把那块头盖骨交给我去研究,看来这一切早在你的意料之中。你已猜到,拥有了第十阳之后的我,能够解开骸骨之中的秘密,进而将原始气息全部抽取出来。你也料到了,我不会将原始之气纳为己有,而是会将它注入到修为尚浅,但却拥有大好前程的张望远。纳百川啊纳百川,你的心机还真是令人感到害怕啊!”

    纳百川微微一笑,豁然站起身来,随即道:“既然你已明白,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吧!要想早点见到你的宝贝儿子,就快点为我解开骸骨之谜。”

    纯九阳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现在那具骸骨到底身在何方?”

    话音一落,纯九阳发现纳百川的目光忽然投向正在吃饭的方柔,恍然间,后者身上的衣衫竟是尽数消失,连同下面的皮肉,筋脉也一同隐去不见了。

    “这是……”

    待纯九阳再次看向名叫“方柔”的姑娘之际,对方已然化为一具金光灿灿的骷髅,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为了掩人耳目,这点障眼法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我也不知道那群白衣人到底来没来到这个世上。万一被他们发现,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纯九阳看着面前那具光彩夺目的骸骨,沉吟了半晌,才终于道:“虽说凭我现在的修为,想要将这些骨头里面的原始之气全部提取的话,并不是做不到。但那却需要耗费极为漫长的时间与精力,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我需要将它带回到九华山上,慢慢解开上面的诸多封印。”

    古浊看了纳百川一眼,刚要说话,然而后翥已经率先开口道:“好,没问题。我相信九阳大仙应该不会想拿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开玩笑的。不怕告诉你,你虽然拥有无人能及的修为实力,但想要击杀现在的我还是有些勉强的。就算获得了原始气息,你也休想能够找到究极之道。你自己应该也十分清楚,贸然中止自己的修炼,转而投向其它的方法,是修行之中的一大忌讳。否则,非但得不到更加强大的力量,自身的修为甚至还会出现回跌的现象。”

    纯九阳点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之前背着你将关盖骨里的原始气息注入到了望远的体内,是我的不对,我保证那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纳百川点点头道:“那就好。既然如此,你赶快带着这具骸骨回去吧!希望早已收到你的好消息。”

    纯九阳抬眼看向纳百川的笑靥,面色如常道:“好,我尽量!”

    从金汤城回来之后,孙长空便将永恒和祝孕华放置到一处相对清幽的房间之中,安心养伤。前者还好,祝孕华身上的剧毒仍在,而且不时不刻不在对她造成着严重的伤害。半天的时间,祝孕华已经呈了两盆黑血,如今的脸色比树上的梨花还要凄白。若是换作常人也就罢了,可她偏偏又是天地精灵所化,寻常的医补办法对她丝毫不起作用。到后来,祝孕华一直叫着发冷,无奈之下,孙长空找来了四五个火炉,还将盛满发红发烫的火盆摆在她的面前,这才令其好转了一些。久而久之,她的印堂已经渐渐开始发黑,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随即降临在这间屋子当中。

    “你过来陪我坐坐!”

    忽然间,祝孕华居然自行从床上坐了起来,孙长空担心对方体力不去,连忙上前搀扶。这时候,祝孕华瞧准时机,顺势倒入在孙的怀抱之中,原本木讷的表情随即变得欢喜起来。

    “不要动,就这样抱我一会儿,一会儿就成。”

    孙长空尴尬地挠了挠头,随即道:“孕华,你看清楚,我是孙长空,不是遮天皇。”

    祝孕华用力摇摇头道:“无所谓,反正你们拥有一模一样的面孔,在我看来都一样。”

    孙长空长叹了口气,略显无奈道:“好吧!看在你病重的份儿上,我就把遮天皇叫出来陪你一会儿。喂,出来接客了。”

    在一声俏皮的调侃之中,孙长空陡然瞑目,待他再次慢慢睁七眼皮之际,眼瞳之中的江彩立即锋利了数分。

    “你……你真是遮天皇?”

    听到祝孕华如此说话,遮天皇如刚才的孙长空,不禁同样叹息道:“你这又是何苦呢,我说过我已有心上人,你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祝孕华将脸颊紧紧贴在遮天皇腰身之上,任性地说道:“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了。我火融魄看上的人,即使得不到,也不会轻易放弃。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被我的真心打动的。”

    叹息声再次回荡在这片喜忧参半的空间之中,祝孕华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到了午夜时分已经几乎听不见了。遮天皇将她重新放倒,而后转身来到桌边,看着上面的茶壶。解药就在眼前,但却无法送入到祝孕华的体内。忽然间,遮天皇心有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能将毒素从她的体内过度到我的身上,那样所有的问题岂不是迎刃而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