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受迫合作
    张望远看向那团诡异至极的气息,不禁开口问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看上去令人如此不安,莫不是什么要命的东西吧?”

    纯九阳略显得意道:“这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可知道,修行者一直苦苦追寻的究极是什么?”

    张望远看着对方那副充满笑容的脸庞,随即道:“我虽然知道是仙人,但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是。”

    “呵呵,世间凡人穷其一生,只想触及到通往天界的仙途。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天界之中的众仙人,同样是在不遗余力地前进拼搏,只为了达到究极。仙人本来就分为上仙,金仙,大仙三种,且越靠后面,境界越高,修为实力也就是越为强大。但大仙之后,很少有人能够看到那之后的风采了,而我则有幸窥得一眼,便有了如今这这般成就。”

    张望远的视线随即投到纯九阳的身上,面带笑容道:“老祖宗,你今天来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把自己的所悟所得告诉给我吧?”

    纯九阳一脸欣慰道:“呵呵,我的传人果然聪明非凡,就在昨日,我偶然得到了一件非常神奇的东西,并在其中找到了这个玩意儿。”

    说着,纯九阳手里的龙形气旋忽然托了起来,心念一动,只见那团飘渺虚无的气息竟是自由变幻起来,时而聚集,时而涣散,一会儿变成魔鬼面孔,一会变成貌美女子,如今这团神奇的气息已然与纯九阳的心志合而为一,每当心中有意念生成,相对应的图像便会以气旋的形式出现。

    “这到底是什么?”

    纯九阳得意道:“这是元始的气息,是这个世界刚刚形成之时产生的物质。”

    “元始气息?那有什么用?”

    “呵呵,望远,你的修为还没有达到我这般境界,自是体会不到元始气息的可贵之处。现在的我已经领悟大道三千,天下诸法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虽以九阳神力见长,但其它门别的神力我也同样可以施展。然而,随着体内力量的不断增加,我渐渐意识到力量过于驳杂,对于专行修炼的修行者来讲是一种巨大的干扰,甚至是致命的伤害。若想在众多的神力之中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是一件犹如大海捞针的事情。更何况,每修炼一种神力所需要的时间都是极为漫长的,而这个世上又不存在真正永恒的生命。想在有限的生命之中,从数之不尽的神力当中找到那条真正的究极之路,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元始气息却是一条捷径。因为,天下诸神,皆诞生于元始气息之中,掌握了元始气息,也就意识着找到了诸多神力的根源,从而在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时候,张望远已经走到跟前,低头仔细观察着那团仍在不停幻化的气息,进而说道:“这个小家伙居然如此厉害,老祖宗你为何不把他纳为己有,而是将它交于我手?”

    纯九阳脸上的神色忽然温柔了数分,说话的语气变得温柔如水:“望远,我已经是一大把年纪了,虽说掌握元始气息对我的修为也有帮助,但这绝对不足以令我摆脱如今的困境。我已陷入九阳之道太深,无法自拔唯有像你这般修为浅薄,但资历尚佳的年轻修行者,才有可能将元始气息内的潜力全部挖掘出来。你是你们张家的希望,同样也是我纯九阳的衣钵传人,只有你真正崛起,才能让我们的期望得以延续。我相信,你一定能从这缕元始气息之中找到真正的究极之道,现在我就将它注入到你的身体之中。”

    说着,纯九阳忽然抬起右手,将掌心之中的那缕元始气息,自张望远的天灵之中,直接逼入其体内。刹那间,后者身体毫光万丈,眼,鼻,口,耳之中也登时喷发出大片金芒。

    “这……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我感觉,我感觉自己已经融入了天地之中,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自己,以及体内的驳杂力量。”

    “唰唰唰唰~”

    刹那间,受到元始气息激发的张望远,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接连闪现,哪怕是纯九阳也无法捕捉到他接下来的出现方位。紧接着,只见那道已经近乎化为幻影的身体轰然绽开,化为无数金粉,消散在空间之中。

    “呵呵,望远,怎么样,元始气息的力量是不是十分强大,就连我也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

    说完,纯九阳举目看向四周,本来应该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张望远,竟是没能如愿再现。如此,偌大的琼宇峰上除了飞瀑的声音之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而纯九阳脸上的兴奋之色也渐渐变成了恐惧。

    “望远,你别吓我,你快出来,快点给我出来!”

    纯九阳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索性嘶吼起来。然而,张望远还是没有丝毫回应,他就好像真与刚才的金粉一样,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呵呵,不用喊了,你的那个宝贝儿子已经没了。”

    蓦然回头,本来应该离去的纳百川却已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在对方的身边,竟是站着另外一道内含强大修为的人影。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了!”

    怒中心生,化为一股无坚不摧的强大力量,当即袭向纳百川的身前。然而,不等纳出手,那道身影竟已化出一条巨大的龙尾,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前来的攻势。

    “砰!”

    纯九阳面露阴森之色,随即冷冷道:“远古巨龙族,你是古浊?”

    “哈哈,没想到人间之中居然还有人肥叫出老夫的名字,不简单,不简单。”

    纯九阳略显不甘地看向纳百川,随即质问道:“一个魔族,一个凶兽族,你们两个聚到一起,到底在搞什么阴谋!”

    纳百川淡淡道:“我们能有什么阴谋,充其量就是志同道合而已。”

    “志同道合?我看是狼狈为奸!快把望远恢复原状,否则你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离开九华山。”

    “呵呵,好啊,有本事你来杀我们。我保证,我们死了之后,你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宝贝私生子了。”

    “你!”

    “轰!”

    仅仅是一口未涌宣泄的怒气,半个琼宇峰顶竟是当即碎成了尘埃,飞散于飞瀑的湍流之中。如今的纯九阳凭空站立,而纳百川与古浊则各自站在一块小小的石柱之寂,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呵呵,还是不敢杀我们是吧?既然如此,那就与我们好好合作。只要满足我们的要求,那个姓张的小子自会回到你的身边。”

    纯九阳骤然低下头来,长叹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我答应你们,只要我纯九阳能做到的,一定尽量去做。”

    纳百川冷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高高在上,被视为天界英雄的纯九阳,居然也有如此低三下四的时候。好!看在你如此诚意的份儿上,我就满足你。跟我们走!”

    三人修为都已臻至化境,尤其是纯九阳更是已经超凡出世,成为了众仙之上的独立存在,能人所不能,乃天底之下的绝强高手。可是即便如此,为了救回张望远,他还是选择乖乖地跟在纳、古二人身后,一边奔出四五百里,一直来到一处极为清幽的山林之中,这才先后落地。上山走了没多久,三人面前出现了一座简陋的小茅屋,茅屋之上炊烟袅袅,想来是有人正在准备饭菜。

    房门打开,一个年轻的女子赫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不等纯九阳发问,谁知那名女子忽然道:“哎,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位老伯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

    纳百川开口笑道:“柔儿,辛苦你了。这位是我们的远道朋友,专门过来为我们帮忙,晚饭准备好了吗?”

    “当然,刚刚才做好,快进屋里说吧!”

    纯九阳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柔,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此人,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罢了。而这时候纳百川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进而微笑道:“九阳先生请吧!哦,不对,应该称你十阳先生了。”

    纯九阳霍然侧目,面色阴沉道:“你怎么知道我已成功炼成十阳?”

    纳百川不以为然道:“那是当然,因为我曾经见识过你十阳的状态,所以自然也能猜到你现在的情况。你可知道,你从我手中的得到的第十阳是什么吗?”

    纯九阳道:“我的九阳神力,本来是利用当年后羿射日之后,陨落凡间的九阳精魂一齐炼化所得,九九归一,却只差最后一步。但我穷尽一生,都未找到这第十阳的替代品,我也实在猜不到那第十枚阳之精魂到底从何而来。”

    纳百川伸手一指西边天空处的夕阳,随即声音缓缓道:“就是它,我把它炼成了第十阳。”

    “什么!那怎么可能!可是明明……”

    不等纯九阳说完,纳百川已然说道:“我当然不会那么愚蠢到用这个世界里的太阳作为阳之之精魂的原料,只不过我所处的世界之中,已经彻底漆黑一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