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阴谋 阳谋
    “嗡~”

    一声悦耳的龙吟,那枚银色光刃已经停在纯九阳的两指之间,再也无法前进半分。而与此同时,天上的黑影也终于落到叹世峰上,随即对面前的纯九阳行了一礼:“见过九阳大仙。”

    说着,那人看向后方的袁天化,后者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几丝幽怨的神色。

    “师父,您为何要保护一个魔界中人,而且还是一名魔君。”

    黑衣人抬步只向前迈出一步,身体已来到袁天化的身前,后者再说出手,已然为时太晚,抬起的右臂当即被对方牢牢抓住,动弹不得。

    “既然你知道你是魔君,就应该清楚我的实力如何吧!”

    “师父,他……”

    袁天化刚要继续说下去,谁知纯九阳忽然道:“天化,纳百川,你们就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师父,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袁天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纳百川,神情显得极为激动。而纳百川却是一脸淡然,甚至连正眼也没瞧对方一下:“大仙,你这弟子的脾气似乎不太好啊!不分青经皂白,就要大打出手。”

    袁天化勃然大怒道:“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在暗地里推波助澜,魔皇能复活吗?如果魔皇没有复活,魔界又怎能像如今这般肆意忌惮,日益猖獗?”

    纯九阳道:“天化,你仔细看看这个人,他并不是你之前所知道的纳百川。”

    听到这里,袁天化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血河魔君”,然而不管他怎么端详,面前的年轻人与情报之中的纳百川都是一模一样。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弟子已经糊涂了。”

    纯九阳微笑道:“你会错认,我不怪你。但我要告诉你,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并不是那个魔界的纳百川,而是人间的纳百川。”

    袁天化先是一愣,而后不解道:“这……这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纳百川索性自己说道:“区别就是,我是我,他是他。你们所知道的那个纳百川,其实是曾经的苍北仙苑掌门方惜时。而我则是从未来回到现在的纳百川。我们虽是同一身份,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在将来的世界当中,我,或者说是纳百川,并未复活魔皇,魔界也未曾入侵人间。”

    袁天化看看纳百川,又望了望靠后的纯九阳,略显迷惑道:“我……我还是听不太明白。如果你所说都是真的,那你又是如何从未来回到现在的?”

    纳百川道:“我是怎么回来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你要认清的是,现在的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而是你们的友军。你们所要对付的,应该是那个方惜时,而不是我纳百川。”

    “可是我曾听说之前人间就有一个纳百川,甚至还帮助方惜时一同共谋魔界复兴的大计。你还敢说自己没有歹意?”

    纳百川苦笑道:“好吧!整个事情有些复杂,三言两语我也解释不清楚。你只需知道,血河魔君因为获得了某种神奇的力量,进而拥有了自行穿越时间的能力。就因为这个缘故,现在的世界里存在着不只一个血河魔君,他们有的化名为方惜时,有的化名纳百川。而之前帮助方惜时复兴魔族的那个,只是血河魔君的诸多‘分身’之一。事实上,就连我也不知道这个世上还存在着多少个‘我’。但请你相信我,我对你们绝对没有恶意。”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堂堂十方天斗神,为何要听信你这个妖孽的鬼话?”

    “够了,天化,你这话说得过分了。”

    纯九阳虽然没有说话,但随之面来的强大威慑力立即令袁天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来,稍停片刻,只听他忽然轻声道:“师父,你为何愿意轻信一个异族者,也不想站在弟子这一边?”

    “因为他从未来为我带来了一件对我二盼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甚至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他能这般有诚意,足以说明他的立场。”

    “可是……”

    袁天化还要反驳,谁知这时的纯九阳已经完全失去耐心,心念一动,一股炙热的火焰立即出现在后者的身体之中,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令他痛不欲生。

    “师父,你……”

    “天化,休怪为师无情。但你三番两次冒犯为师的上宾,实在太过分了。”

    “师父,弟子……知错了。”

    话音一落,袁天化立即觉得体内的火焰登时消失无形,一股淡淡的清凉顺势涌上心头。

    “这两天最好不要运功,就算逼不得已,也不能动用九阳真力,否则你身体的伤势钭会成倍加剧,直至死亡。这也算是对你小小的惩罚吧!”

    袁天化扶着胸口,脸上尽是阴沉之色,这回他没有抬起头来,直接低首行礼道:“知道了,天化还有事情要去办,就不打扰师父与纳先生了,弟子告辞!”

    “嗖”的一道青光,袁天化立时跃入天空之中,眨眼之间便消失无踪。

    “大仙,你这样对他,难道就不怕他记恨你吗?”

    “呵呵,天化这孩子虽然有些顽固,但心肠还是好的。这种事情他不会放在心上,你就放心吧!”

    纳百川淡然一笑,转而又道:“怎么样,我带来的东西,你研究得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纯九阳的脸色立即变得惭愧起来:“让你失望了,那东西虽然内含究极的神力,但凭我的修为,还无法将其打开,更不要说读取其中的讯息。可能让你白跑一趟了。”

    说着,纯九阳翻身一变,掌心之中立即出现了一枚白色的片状物体,仔细看去那竟是一块骨骼,一块人类的头盖骨!

    纳百川小心翼翼地接过那片头盖骨,随即叹息道:“连大仙您这般高深的修为都没有办法吗?如此说来,普天之下或许真的无人能够解开其中的谜团了。”

    纯九阳道:“虽然不知这头盖骨的主人是谁,但从里面所蕴含的封印来看,此人的实力已然超越了现今我所知晓的的所有强者,哪怕是大兽长都无法与之匹敌。你不辞辛苦,为我带来了这些年来我所苦苦追寻的第十阳,当真是天大的恩情。没能帮上你的忙,我也赶到十分抱歉。”

    见到纯九阳如此模样,纳百川微笑道:“别这么说,我也只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这第十阳放在别人那里,那是致命的存在,唯独大仙您才能将其纳为己有,使其成为自己的力量。正正谓能者居之,宝剑赠英雄,能帮大仙完成这个心愿,在下也是相当荣幸。”

    说着,纳百川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头盖骨,不经意他竟发现在骨头边缘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竟是出现了些许轻微的裂缝。

    “哦,忘记告诉你了,之前我在研究这块头盖骨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一下,所以才摔出了一条细纹。你看看,应该没问题吧?”

    纳百川点点头道:“连大仙的修为都奈何不了它,轻轻摔一下又能如何,也许是条裂纹就是原本就有的,大仙不用上心。”

    纯九阳立即和蔼地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离去了。如有机会,定会再来拜见大仙。”

    纯九阳和气道:“好好好,我随时欢迎。还有,如果你能找到这东西的其它部分,也许解开上面封印的可能性就会大一些。”

    “嗯,我明白了。只不过,这东西也只是我偶然间所得,能不能找到其它的部分,我也不知道。哎,听天由命吧!告辞。”

    声音还在空中飘落,纳百川的人已经不知去向。纯九阳闭起眼睛,感知着周围的气息能量,确认对方已走之后,这才自言自语道:“纳百川,血河魔君,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能让你找到这块头盖骨,说明你距离无敌已经很近了。”

    纳百川自如地飞行在苍穹之下,不时一道快影忽然迎了过来,险些撞在他的身上,几乎与他擦肩而过。就在二人错身之际,只听黑影忽然道:“纯九阳怎么说?”

    “呵呵,还能怎么样,关盖骨里的东西果然被他窃取了。得到了第十阳的他,修为境界果然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打开封印自然也是轻而易举。”

    黑影回道:“如此说来,只要有了这个老家伙,那解开所有秘密就不是问题了。”

    纳百川眯起眼来,又道:“可惜,这位大仙并不诚实,他似乎想将这缕究极的力量纳为己有。就算没有那么做,他也一定会将这缕神力输入到别人的体内。”

    “哦?还有这事?呵呵,果然天界之中都是一样的卑鄙小人啊!”

    纳百川道:“我听说,他有一名私生子,这些年来一直寄养在张家之中,现在他已将此人接回到九华山中,想来应该是有一番安排。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应该就是想将神力注入到这个人的体内。毕竟,凭他如今的修为,这点神力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之所以掩饰的原因,就是想将这神力作为种子放入到那个孩子的体内,使其拥有旷古绝今的无上基础。这下,事情似乎有意思了。”

    “望远,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

    纯九阳看着琼宇峰前的张望远,眼中散发着异常耀眼的光芒,与此同时,在他的掌心之中,一缕龙形气流正在其中旋转徘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