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聚首
    孙长空看着四周那些已然不会活动的看客,进而沉声道:“那又如何,就算我爹的职责是保护世界之主,那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袁天化平静道:“守界者早在被委任之时,便已知晓世界之主的所在之处,进而化身为其周围的亲朋好友,甚至是父母兄长,隐瞒身份,暗藏其中。我想问你一句,你家可否还有其它亲戚,兄弟姐妹也行。”

    孙长空仔细回想了一下,随即喃喃道:“这个……我家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亲戚,我连我的爷爷奶奶都没见过。杨家庄里大多数村民都姓杨,与我家更是没有血缘关系。”

    袁天化道:“这就对了,难道你没有好奇过,普天之下为何只有你们孙家没有亲属吗?”

    孙长空道:“这个……确实没有好奇过。”

    袁天化又道:“因为你们孙家本身就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假身份,是一个从不存在的家族。而你爹和你娘正是为了掩藏身份,进而保护你这位世界之主。”

    孙长空先是一愣,然后摇头道:“就算我爹可能对我隐瞒了什么,那也不足以支持我是世界之主的观点。况且,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所谓的世界之主到底是什么,为何我自己一点也没有感觉。”

    “呵呵,世界之主被在数千年前预言过,是一位足惟拯救世界的救世主。世界之主独一无二,是它人无法取代的。其实,世界之主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只是当时的还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人,充其量只能算作是一种意志。”

    “意志?”孙长空不禁问道。

    袁天化点点头道:“没错,世界之主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股意识而已,而要想令世界之主真正降世临凡,必须要为世界之主寻找一副可以依存的容器,而守界者也就是你爹孙逸扬的任务,就是制造容器。”

    孙长空身体一晃,然后才道:“所以……我爹和我娘就生了我?”

    袁天化继续道:“没错。虽然我不知道你娘的真实身份,但想来能被守界者看中,甚至与之相结合的女子,一定不是泛泛之辈,还极有可能是诸界之中的一位大能。他们将身体内的精华元胚注入到胎儿的体内,进而成为世界之主的容身之所。没错,你就那个容器。”

    孙长空身体又一晃,不过这一回他竟坐倒在地,回想着自己与父母的点点滴滴,他的眼睛之中随即淌下两行热泪,神情悲痛道:“没想到,我居然只是一个容器。呵呵,哈哈哈哈~”

    如今的孙长空变得异常“畸形”,一方面他的脸上仍有泪水,脸边却持续着令人心惊的狂笑,悲喜交加之下,他的精神已经来到崩溃的边缘,看样子已经距离疯癫不远了。这时候,袁天化忽然道:“你也不用太过失望,毕竟你也是由你母亲十月怀胎而来,体内倾注了他们两个的心血精华,虽然你的存在意识着许多东西,但他们对你的爱却是永恒不变的。”

    孙的笑声与泪水忽然双双停止,接着他抬起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袁天化道:“仙宗想将世界之主纳为自己的部下?”

    袁天化欣然道:“没错!世界之主乃是人间的真正主宰,是人皇与将王万万不及的,他不但拥有无上的神权与力量,而且能够统领全人类,使原本分散的势力凝为一体,进而形成一股攻无不克的强大力量,清除一切外来之敌。来,加入天界吧!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孙长空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多谢仙宗的美意,只可惜我孙长空散漫惯了,不想再他受他人指使。就算要扫除强虏,我也要凭借自己的力量。”

    “自己?呵呵,孙长空,你不要再傻了。魔界的强大远远超过你的意料,魔皇的修为,甚至已经超出了现在的仙宗。你虽然是世界之主的容器,但体内许多潜力还未曾开发,力有不继,与魔皇相比起来更是远远不及。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魔族高手如云,单是他手下的黩黯穷阳就足以横扫人间一切高手。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不量力,否则定会抱憾终生。”

    孙长空缓缓站起身来,漫不经心道:“我孙长空的路,就该由我自己选择,谁也改变不了我。我的父母费了那么大周折,才孕育生养了我,我自然会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过在那同时,我也要覆行世界之主的责任,带领全人类一同击退魔界大军,斩杀魔皇,而不仅仅是依托天界的力量,成为仙宗和你们天人的奴隶。”

    “你!你这话太过分了!”袁天化忽然振眉道。

    “呵呵,我说得有错吗?你浪费了这么多的口舌,不就是想让我带着大家,一同臣服在天界的脚下吗?虽然这么做有利于增强人间的实力,但那也同呆意味着人类的主权将要交付给天界。那样丧权辱国的事情,我做不到。”

    袁天化忽然眯起眼睛,口气阴森道:“孙长空,你不要太高看自己。我说过,魔界的力量远超你们的想象,否则现在的人间也不会成为如今这番样子。如果你再执迷不悟的话,人间就要因而灭亡了。”

    孙长空忽然挺进一步,意气风发道:“就算那样的事情真会发生,我也无怨无悔。至少,我没有让人类与人间失去原本的尊严。”

    “一样的愚蠢,一样的傻话,你和人皇将王果真是一模一样!怪不得初升大陆和蓬莱大陆会走向衰亡,原来是你们这些领袖顽固不化。好话我已说尽,既然不肯合作,那就休怪我们天界袖手旁观了。”

    “唰!”

    一道白光忽然从眼前一闪而过,待回神之际,周围的一切已经恢复正常,而地上倒落的众天兵也已无影无踪,包括被切下一只手臂的邵东来。赌坊内已经空空如也,永恒搀扶着虚弱的祝孕华,缓缓走了出来。

    “没事吧,感觉如何?”

    永恒道:“我还好,不过她就……”

    说着,孙长空定睛看向面前的祝孕华,此时的他已是气若游丝,面色灰黯,身上所独具的至阳至刚之力已然尽数退去,如常人无二。孙长空连忙上前扶过对方,进而声音温和道:“我放心,我会帮你寻找解毒之法的。”

    九华山,琼宇峰,这里是九阳大仙纯九阳的修行之所,也是最近张望远活动最为频繁的地方。

    面前,一座垂天巨瀑飞流直下,自琼宇楼前直切而落,形成一堵天然的屏障,任何想要通过其间的物体都会被强大的水流立即冲下万丈悬崖,摔得尸骨全无。而如今的张望远,正在进行一向非人般的训练。

    “呼!”

    随着一声异样的怪叫,张望远好不容易崖下爬了上来,他的腰身之上还系上一根特质的金刚索,绳索的一端则缠在远处的山石之上,以防自己掉入崖底。

    这已是张望远第五百零一次的失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通过瀑布的有效方法。如今的他已经是伤痕累累,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全都是身体撞在崖下山石所致。然而,一想到自己已经被孙长空全面超越,他的心中便随即升起一股强大的意志力,进而成为支撑继续坚持的不竭动力。

    “孙长空,你等着瞧好吧!下次再见面时,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张望远独自在琼宇峰上修行磨炼,而这里的主人纯九阳却已不在这里。九华山上有一处至高之地,名为叹世峰,只要登上它,九华山下以及周围方圆数十里内的景观尽收眼底,进而不禁感叹自己的渺小,“叹世”二字由此而来。此时的纯九阳独自一人坐在峰上的一张石桌旁边,正在品尝着刚刚泡好的清茶。举目望向天边,目力所极的尽头处,竟是出现了快疾的黑影。

    “参加师父!”

    纯九阳并未回头,仍然看着前方的那道黑影,同时微笑道:“好久不见啊!”

    “是啊!一晃千年,师父还是如当年一样精神充沛,而天化已经这般沧桑,实在惭愧。”

    “哈哈!”

    纯九阳豁然起身,负手看向身后的袁天化,一脸喜悦道:“但你的修为已经臻至化境,用不了几万年,你就能超过为师了。”

    袁天化一见纯九阳转过身来,连忙低首道:“弟子何德何能,怎能与师父相提并论。早在三万年前,师父您就已经凌驾于金仙之上,成为天界的第一高手,就连当初被视作仙宗最佳继任者的霍致远,都败在了您的手上。”

    纯九阳表情一愕,然后才勉强地笑了笑,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说起你霍师叔,我还是有些惭愧的。如果当年我能早点阻止,他也许就不会落得那样悲惨的收场了。”

    袁天化道:“那不是师父的错,霍致远咎由自取,私自与凶兽一族的罗刹鬼姬勾结,成了外族的奸细,死有余辜。师父擒下他也是为了伸张正义,保护天界,是大善之举。”

    话音刚落,袁天化手中寒光一闪,一道银色飞刃忽然脱手而出,径直射向纯九阳身后的那道黑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