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世界之主之人
    面前的年轻人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实力,竟能在弹指之间将十八名天界天兵横扫在地,仿佛就连那高高在上的天界威严也一同坠落凡间,摔得粉碎。面对孙长空的当众威迫,哪怕邵东来心中再怎么不甘,也已放弃抵抗,随即轻声道:“火融魄身上的毒很好解,只要令她服下一碗清水即可。”

    孙长空面色一沉,忽然道:“这么简单?”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因为这味毒药就是为火融魄良身定制的。”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孙长空不禁问道。

    刹那间,邵东来的脸上倏尔升起一抹奸诈的笑容,说话的口气也变得粗壮起来:“看来你还不知道啊,天不怕地不怕,拥有近乎无限力量的火融魄,唯一忌惮的东西就是‘水’。”

    “水?”

    孙长空低头看向地上还在苦苦向体外逼毒的祝孕华,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之中。确实,在他的印象之中,火融魄虽然也会像人类与魔人那样吃饭睡觉,却从未见到过他染过一沾水,哪怕是洗漱的动作都没有。至此他才终于明白,至阳至刚的火融魄,与水竟是火水不融,哪怕是染上一点也是致命的打击。而邵东来调制的独门毒药,虽然仅用一碗水可以破解,但对于现在的祝孕华来讲也意味着要命。如此一来,祝已经落入到前后维谷的绝境之中,一时之间孙长空还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你好卑鄙!”孙长空阴沉道。

    邵东来得意道:“承让承让,我也不过是按照仙宗的意思办事而已。至于那个永魔龟身上的封印,更是不用你来操心,只需七七四十九个时辰之后,种在他体内的禁锢自会消失,到时他便能恢复自由之身,想如何就如何。”

    孙长空伸手一抓,便将地上的邵东来从地上提了起来,目露凶光道:“我想现在就解开他身上的封印,否则的话你的性命我就留下了。”

    邵东来一听这话脸色登时惨白一片,然后结结巴巴道:“你……你不敢,你要是杀了我,仙宗大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孙长空冷笑道:“巧了,我也认识你口中的仙宗,你们难道没有从他的口中听到过一个名叫孙长空的年轻人吗?”

    “孙长空?好像有这么个人……等等,年轻人,莫非你就是……”

    孙长空一身凛然道:“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你……你是孙长空?怎么会这么巧,这不可能!”

    邵东来着实没有想到,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金汤城之中,自己竟会遇到前不久被仙宗大力赞扬的人间新秀孙长空,这让他对面前年轻人的看法立即大为转变,心中也出现了少有的惊慌。在他看来,只要有仙宗撑腰,哪怕是格杀自己,对方也绝不会受到太过严重的责罚。而自己的生命只有一次,一道身亡,便要重新坠入到六道轮回之中,不知要经历多少岁月才能重返天界。对于他来讲,这并不值得冒险。然而,事到如此,事态的发展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他将目光转向永魔龟,进而略显绝望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令永魔龟重回新生。我在他身上设下的是四九禁制,必须要经历四十九天的时间,方能逐渐化解。否则若要强行破除的话,已经进入到他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之中的封印便会立即发动,介时永魔龟的身体将会变成一颗永不止息的炸弹,他人不死,爆炸也就会停止。”

    “你!”

    “呲~”

    邵东来机关算尽,考虑周全,用自己巧妙的手法,硬是将永恒和祝孕华两位绝强高手双双限制,使其无法发挥原本的实力。可惜的是,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骨想到,那个带领二人前往九华山上的年轻人,居然就是仙宗所欣赏的孙长空。而如今,毫无还手之力的邵东来只能听从孙长空的发落。而刚刚,孙长空一气之下,直接斫下了邵东来的一只手臂,伤口处竟还留下一道不起眼的火苗,再看落在地上的断臂迅速便被一团赤色火焰所包围,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团灰烬。

    “这算是利息,如果再想不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你的其它手脚也会成为这种下场!”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趁着事情还未搞得太大,尽早收手吧!”‘

    蓦然回首,孙长空一双泛金光的眼眸随即看向话音传来之处。然而就在这闪霹雳的瞬间,他的右手处忽然扫过一阵劲风,再次看向前方,原本被他擒在手中的邵东来已经消失不见了。接着向前方看去,邵东来跌坐在街道之上,双眼之中还留有刚刚的惊愕神色。

    “大……大人,您怎么来了?”

    定眼看向一旁,一个身着表色长衫的男子赫然站在旁边,若不是将视线对准,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此人的存在。

    “孙长空,我们又见面了!”

    青衣人刚一回头,孙长空脸色的凝重立即焕然消逝,面露微笑道:“原来是袁斗神,我们好久不见。”

    “大人这个小子他……”

    邵东来刚要继续说下去,袁天化已经伸手制止了他,同样回以微笑道:“是啊!一转眼好几个月都过去了。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人间之中还是一片繁华如锦的景象,现如今却已满目疮痍,生灵涂炭,让人感慨万分。”

    对于袁天化如此伤感的说法,孙长空却是淡然说道:“袁斗神这话说得可就太谦虚了,凭天界与众仙将的实力,小小的魔界,怎么可能入得了你们天界的法眼,如果你们能够插手的话,我想就算是两个魔界也未必能够染指人间吧?”

    “呵呵,孙兄弟你还真看得起我们天界,或许是你太小瞧魔皇与魔族的军衔了吧!那群茹毛吮血的家伙,可不是动动手就能轻易摆平的。况且,我们天界也有自己的担心与顾虑,击退魔界固然可以,但随之而来的危险可能性也会大大增加。人间是诸界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被视作连接各个不同世界的枢纽桥梁。如果人间被魔界侵占,势必会影响到其它诸界的联络与发展,所以仙宗大人才会派我等下凡。”

    “只有袁斗神吗?”

    孙长空回头看了一眼或趴或和躺的那十八名天界天兵,随即略显轻佻道:“这点实力,恐怕还不足以与魔界对抗吧?”

    袁天化微笑道:“那是自然。正是如此,所以我才需要像孙兄弟你这样的正义之士,助我天界共退魔军。”

    “我?正义之士?袁斗神,您不是在说笑吧?我孙长空何德何能,如何挑染此等重任?”

    袁天化道:“别人不行,但你绝对可以。我等下凡的时候,仙宗已经私下告诉了我,一定让我找到你,劝说你加入天界阵营。而且……”

    说话间,袁天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金光灿灿,仙气缭绕的方椭圆令牌,令牌之上赫然写着一枚大大的“神”字,这正是身为十方天斗神的身份象征,普天之下,这种信息一共只有十块,而现在他所见到的就是其中一枚。

    孙长空看到那块神圣无比的令牌,心中不禁为之一震,随即开口道:“袁斗神这是什么意思?”

    袁天货平心静气道:“这是十方天斗神的护符,见它如见本尊。”

    果不其然,见到天斗神令牌的邵东来立即低下头来,显出一副极度敬畏神色。而这时候,周围的路人却已静止不动,孙长空此时才发现原来见那块天斗神护符现身之际,周围空间已经进入到了一种莫名的神奇状态之中,时间已然自行离开这里,所以才会出现眼下时间静止的场面。

    “这么珍贵的宝物,袁斗神把它拿出来,难道只是为了在晚辈面前炫耀一下吗?”

    袁天化摇头笑道:“不,当然不是。我是为了将他赐予你。”

    “赐予我?”孙长空瞪大眼睛,异常惊讶道。

    “当然!仙宗相当器重你,这件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我是十方天斗神的中心天斗神,负责掌握其它九方天斗神。只可惜,在漫长的征战之中,有几名天斗神已经不幸仙逝,余下的护符则回到了我的手中。这回,仙宗千叮万嘱,让我将其中一枚送给你,令你成为新任天斗神。”

    孙长空看着那块闪闪发光的天斗神护符,迟疑了片刻之后才终于道:“我?呵呵,你不是在骗我吧?能够继承这么重要职位的人,我想天界之中应该大有人在吧?”

    “呵呵,不瞒你说,人选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最合适的,却非你莫属。”

    “为什么是我?”孙长空不禁反问道。

    “因为你是世界之主的候选人,难道你爹没有与你说过吗?”

    袁天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立即令孙长空隐入到了空前的震撼之中。

    “世界之主?那是什么?这与我爹又有什么关系?”

    “你爹孙逸扬是守界者,除了保卫人间和平,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便是保护世界之主,使其不受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