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长空解围
    当祝孕华口喷鲜血,当永恒表情阴冷、看向身后之际,一骂人快到几乎令他无法反抗的闪电之手忽然在他的身体之上连番点戳了一番,待众人反应过来,永恒已经像祝孕华一般跪倒在地,脸色薄冰似的煞白。毫无血色。

    “这……这里有诈,你是谁!你不可能是金汤城的人!”

    在这声质问之中,只见他的背后之上忽然腾起阵阵白雾,而随着白雾数量的不断递增,永恒脸上的皱纹竟是在飞速地增加,由多变少,由浅至深,一张方才还感觉略显俊俏的脸庞,如今竟已老态龙钟,死气沉沉,就连嘴唇也在此时开裂渗血,看上去异常惊恐。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恐怕是现场所有局外人心中的想法,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人是如何从小到老,从年轻到衰败的整个过程。人的一生既漫长又短暂,而这一切尽在数息之间悄然完成了。

    “哈哈哈哈!”

    一阵阵阴森恐怖的笑声接连自那群赌坊打手口中相继传出,而那名刚刚还命悬一线的邵东来,脸上更是出现了一股极为毒辣的诡异笑容。

    “永魔龟,没有想到吧?”

    永恒面色一惊,随即尖声道:“你……你们怎么知道是我!”

    邵东来向前一步,张开双臂,一脸痴迷状道:“看清楚,我们是谁!”

    恍然间白光一现,赌场之中,除了邵东来和祝孕华之外,剩余所有人的身形都在此刻高大数分,一道接着一道的气息顺势倾泄而出。

    “你们……你们是天界的人!”

    “哈哈哈!”

    当光芒彻底消失之际,永恒居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居然站着一队身着白衣白甲的人马,而带头的邵东来,身上竟是多了一件紫色的铠甲,原本的衰老状态也全然不见,刚好与永恒发生了对换。

    “永恒,没有想到吧?为了捉住你和火融魄,我们天界居然会下这么大一盘棋,甚至就连我也要险些死在你的手中。现在好了,你们两个都已丧失战力,只能束手就擒!”

    看着对方脸上的得意之色,永恒虽然不想承认,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糟糕的现实。刚才邵东来在他身上所施展的,乃是天界的至强封印术,五内俱分,是一种可以令五脏六腑之间失去联系,各自为阵的阴毒手段。中招者非但修为力气全无,就连体仙的生命力也会随着时间疾速消逝,直至死亡。从刚才到现在,永恒已经消耗了数以万计的寿元,虽然对于他那几乎接近无限的生命力来讲不值一提,但短时间内想要恢复完全也是不可能的。而面前如此之大的阵仗,众天将想要永恒的性命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对于后者来讲,这已然是他对宣判了死刑。而一旁的祝孕华形势更是不容乐观,本来就已身中剧毒的她,如今更是雪上加霜,命在旦夕。之前邵东来虽然以身试药,但却并未表现出丝毫异样。那是因为,他拥有仙人之躯,可以硬抗所谓解药之中的剧毒,而好不容易缓上来的祝孕华再遭厄难,身体状况已经跌至有生以来的最低谷,如今的脸上甚至比旁边的邵东来还要难看。

    “你们这群卑鄙小人,有本事把我身上的封印解开,堂堂正正地大战三百回合,要是能后退一步,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面对邵东来的最后叫嚣,邵东来淡然一笑,然后面露不屑道:永魔龟,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实话实讲,如果面对全盛状态下的你,我们等人还真的未必是你的对手。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你不行了,自然要听我们的。我劝你们两个还是打消反抗的念头,乖乖随我们一同返回天界,也能少受些皮肉之苦。不然,我定要叫你明白,什么才是生不如死!”、

    说着,邵东来对身后的两名天兵道:“去,把他们两个给我锁起来。再给那个女人喂一颗回春丸,暂且制住他体内的毒势,以防她半路暴毙。”

    永恒与祝孕华虽然极力挣扎,但那两名天兵三下五除二,便已将他们二人用天锁天链牢牢禁锢,使其连自由行动的力气都没有。而这时候,赌坊外侧的百姓已经越聚越多,与天界众人所想的不同,大家竟开始渐渐可怜起被制的永恒和祝孕华,对天兵天将的行为表示极度地抗议。

    “靠着阴谋诡计陷害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算什么本事。放开他们!”

    邵东来看着群众眼中的森森寒光,随即转换了下心态,进而对面前的众百姓和气说道:“大家有所不知,其实这二人……”

    “啪~”

    话未说完,一根不知从什么地方丢来的一片白菜帮子忽然打在他的脸上。从记事起到现在的数万年间,邵东来还从未经受过这等赤luoluo的侮辱,待他瞪眼看向人群之中的时候,一枚鸡蛋又从人群之中飞了出来,不偏不倚,刚好击中他的鼻梁,砰的一声碎成一片,搞得他的面颊污秽不堪,天将身份瞬间跌得狼狈至极。

    “是谁,给我滚出来!”

    邵东来身为天界天将,拥有其它天兵无法匹敌的恐怖威力,一念闪过,地面之上忽然腾起一道黑灰色的烟雾,直奔人群之中。众人见况大感不妙,立即向后方快速撤去,而这时候一道人影却是从中挺身而出,像是捉小鸡一样在地上那么轻轻一抄,那团蕴含着浓郁死亡气息的诡异雾气便立即化为乌有。

    “嗯?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的毒霾为何对他丝毫不起作用?”

    孙长空站在那里微微一笑,面色如常道:“还好我来了。”

    “你!”

    “砰砰砰!”

    话音刚落,三记重拳已经落在邵东来的面门之上,鼻血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汹涌喷出,几乎将他的整个下巴染成了血红色。来不及反应,更无法抵抗,孙长空那看似平淡无奇的招式,到了他的面前竟成了可以格杀一切生灵的天威神技,打得他无力招架,甚至不敢反抗。如果说现在的他是天界的代表,那么面前之人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中招之后的邵东来,踉跄退了几步,随手捂住自己鲜血直喷的鼻孔,然后声音含糊道:“你……你是何方神圣,为何要插手这里的事情。你可知道你们乃是天兵天将,你得罪了我们,就等同于和整个天界作对为敌,从此以后,诸界之中将再无你的容身之所。”

    孙长空轻蔑地撇了撇嘴,然后轻描淡写道:“就算你们是天界,也不能为非作歹,为所欲为吧!这两个人没有得罪你们,你们又为何为难他们?”

    “呵呵,听这语气你是他们的朋友啊!实话告诉你,现在因为这两个家伙的缘故,仙宗大人好汪容易部下的局已是不攻自破。对此,他老人家极为愤怒,要将二人捉回天界之中,详加审问。”

    “又是仙宗,他要部什么局,又关他们两个什么事?你们天界还真是多管闲事,该帮得忙不帮,净在暗地里做一些毫无用处的事情,真是无能。”

    “你……你再说一遍!”邵东来惊呼道。

    “说又如何,你们这群天界中人都是废物,连个小小的魔界都镇压不了,还配什么诸界之首的名号。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

    忽然间,赌坊内的众天兵呼啦一下全部奔了出来,转眼之间便已将孙长空包围其中,而这时候屋内的永恒、祝孕华也看到了前来营救的对方,本来已经毫无生机的脸上登时出现大片红光。

    “孙长空来了,哈哈,我们得救了。”

    “给我上!别让他活着离开!”

    “杀!”

    如今的天兵天将已不同于之前皇城之乱的时候,如何的他们因为拥有神器相助,被人间规则限制的庞大力量进而得以全部施展,威力大胜从前,现在哪怕是一名天将的实力,也能轻易超越曾经进入人间的天斗神。而在这等阵势之下,哪怕是强如孙长空这般的人间高手,也未必能够稳操胜券。看着众天兵舍生忘死地朝自己扑来,孙长空仅仅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挥动了一下手臂。悄然间,天空之中多了许多粉色的花瓣,每一片花瓣都对应着一名天兵,它们像一个个活跃的精灵一样,倏尔钻进他们的身体之中,呼吸之间便已消失无踪,待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孙长空却已出现在后方邵东来的身旁。

    “交出解药!”

    在孙长空伸手拍在邵东来肩头之上的瞬间,那十八名天界天兵,白色铠甲之中接连爆发出阵阵闷响,随着身体地剧烈颤抖,这些还未来得及攻出一招的天兵们竟是纷纷倒地,同时身上溢出大片的鲜血。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邵东来惊声道。

    “呵呵,你放心,他们死不了,我只是暂时炸断了他们的手筋脚筋而已,怎么样,如果不想与他们一样,就快点交出解药,然后帮我的朋友解除身上的禁锢吧!”

    听到这句话,永恒的心中不禁为之一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