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金汤城
    孙长空与永恒、祝孕华三人在九华山上,一住就半个来月。这期间,魔界以苍城为中心,将魔族势力极快地向四面八方蔓延,转眼间初升大陆的中心位置已经尽数落入魔族之手,已然扼住了这方富饶百姓的命脉。而在魔皇的淫威之下,数以千万计的无辜百姓沦为了亡国之奴,成为了魔人的奴隶,地位之卑微,甚至连猪狗都不如。

    “该死,魔界这个家伙,我一定要亲自手刃!”

    孙长空攥紧拳头,独自一人站在九华山上的望故峰上。眼见自己的家乡一点一点被魔界蚕食,他却无能为力。如今的孙长空虽然拥有常人难敌的顶尖修为,但面对数以亿计的魔人入侵,自然也是力有不足。正所谓又拳难敌四手,魔界只需派出一支精锐部队,便可以将他活活耗死。所以现在的关键是,找了一批足以抗衡魔界的队伍,然后将其强行逼退。

    不过,这样的事情在以前看来还能行得通,只可惜现在的魔界原址已经面目全非,成为岩浆与火焰的世界,任何生灵都无法长期存活其中。在这种情况之下,魔族是万万不会往“火坑”里跳的,后退必死无疑,奋力一战,或许还有存活的可能。于是乎,人间的形势陷入了僵局之中,人类与魔族似乎只能存活一个。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飘逸的身影忽然来到孙长空的身边,他连看都没看,便随即开口道:“怎么,与你的老朋友叙旧完了?”

    永恒惭愧地笑了笑,进而说道:“毕竟好几万年了,阳爻那个家伙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我内心好奇,所以就多听了几句,没想到一转眼七八天的时间都过去了。哦,对了,山下的看守任务如何了,魔族大军没有来犯吧?”

    孙长空平静道:“九阳大仙如此大的名字,再加上如此鸩的能人异士栖身在九华山上,实力深不可测,魔皇不是傻子,他不会蠢到自找没趣的。”

    “那就好。哎,怎么没见到火融……哦,不对,是祝孕华。她去哪了?”

    孙长空伸手一指九华山南侧山麓,只见在那里的不远方,一座随着云气忽隐忽现的城池赫然出现在二人的眼前:“她说想到金汤城里转一转,然后就不见了。”

    “什么?你让他自己走了?你就不怕他在那里遇到魔界中人,被截个正着?”

    孙长空微笑道:“凭那位姐姐的实力,应该还不会让人操心吧?再说,金汤城是以固若金汤著称,普天之下,哪座城池拥有方圆数里的防御法阵庇护?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不行!”永恒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道:“祝孕华身份特殊,力量非但。如果被歹人得到她的力量,顷刻之间便能对人间造成巨大无比的惨重伤害,甚至是灭亡。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自己去找找他。不过,如果天黑之前我还没有回来的话,你就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看着永恒如此严肃的表情,孙长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嬉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和祝孕华如果天黑之前都没有回到九华山的话,我定会前往金汤城去救你们。放心放心!”

    永恒看着孙长空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本来还想好好责备一下对方的他,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回身向对方摆了摇手,随即化作一道银线流光,消失山峰之上。

    金汤城,现如今初升大陆之上所存不多的和平之地,因为距离核心地带较远,所以才没有受到魔界入侵的波及。当然,这里面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九华山与九阳大仙的功劳,大家虽说不说,但心中却是明镜一般。

    真正意义地行走在人间之中,眼前的一切事物,对于祝孕华这个被镇压在不灭火山下深渊内数以万年的“老妖婆”来讲,都是极富吸引力的。

    看着街上络绎不绝的行人,两旁叫卖吆喝的小贩,祝孕华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遗漏了任何一个精彩瞬间。

    “这位姑娘,买点胭脂吧!您长得如此漂亮,涂上之后一定光彩照人。”

    “瞧一瞧,看一看,刚出锅的包子,大馅肉包,不好吃不要钱。”

    “南来北往的看一看了,我们兄弟二人落难于此,仗着一身武艺行走江湖。眼下我和弟兄表演几下把式,如果大伙感觉还行的话,麻烦赏两个糊口的钱,我们兄弟二人来世当牛作马谢过了。”

    走了大半晌,祝孕华这才意识到自己出门忘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那便是钱。曾经在魔界之中他自然不需要这种东西;但现在来到人间之中,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她发现在人间当中,没有钱几乎寸步难行,有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渐渐地,他意识到了金钱的重要性,也深刻体会到那些忙于生计的基层百姓的辛苦。

    “唉,早知这样,我就该向孙长空要一些钱了。这下倒好,看见那么多好东西,却不知纳为己有。不行,我也得想办法赚点钱。”

    抬头看向前方,一个金光灿灿的牌匾赫然出现在祝孕华的面前:地利赌坊。

    人若想成事,天时,地利,人合缺一不可;可想要将三者同时集齐的话,又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不过这家赌坊的主人似乎相当聪明,为自己的店面取名“地利”,从心理上就为大多灵敏赌徒打消了一部分顾虑,所以这里的生意格外红火,甚至比外面的街市还要热闹许多。祝孕华虽未曾进过赌场,甚至连赌博也没有涉猎过。但她自信是天地吉运精华所育,拥有人类所无法匹敌的运气。天时,地利固然重要,但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人合。而她自己便符合这一点。想到这里,祝孕华的心中不禁豁然开朗起来,迈出的步伐也轻盈了许多。

    赌坊之内几乎是清一色的男人,忽然出现了像祝孕华如此美貌出众的佳丽,自然会吸引众人的目光。几个胆子略大的赌徒当即凑上前去,不管是通过言语还是行动,想要博取对方的好感。而祝孕华却只是对他们淡淡地笑了笑,连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小娘子,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不是来寻相公的吧?哈哈!”

    说话之人笑声一经出口,周围其他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也随之狂笑起来。赌坊内的气氛空前高涨,而那些原本嗜赌如命的赌鬼们竟是变成了一只只饥饿的豺狼,恨不得将祝孕华这块美味的鲜肉一口吞到肚子之中。

    “哪位壮士愿意借我点钱,等我赢了安会加倍报答。”

    “加倍?呵呵,你想怎么个加倍法?难不成要陪我们一晚不成?哈哈!”

    祝孕华打量了一番面前那位赤luo上身的中年壮汉,进而微笑道:“那也未尝不可。”

    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之后,那名大汉登时隐入迟钝之中,缓了好半天才终于笑道:“好!既然小娘子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辜负了你的一片芳心。来,这里是一百两金子,全都给你!”

    一百两金子,这在三胖那种富有经富头脑的商人眼下,或许算不了什么,甚至连一个修行者一天的花销都不鋔,但在这些财徒的眼中,这已是一笔了不得的钱款了。那名大汉能将自己的钱财拱手相让,足以说明他对眼前这位风清万种的女人志在必得。而那些其他同样也有想法的赌徒则选择成人之美,待在这一旁准备欣赏一场精彩的大戏。

    “这个怎么玩?”祝孕华伸后一指旁边的台案,进而对那名汉子说道。

    “哈哈,这个容易,猜大小。你看到没有,那个骰蛊这之中有三枚骰子一会庄家……”

    汉子的讲解才刚刚开始,祝孕华随手便将那装有足足一百两黄金的钱袋,丢到了面前的台案之上,刚好落在大的区域之内。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快,快拿回来!”

    大汉刚要伸手去够桌上的钱袋,谁知那名庄家当即瞪了他一眼,而后声音阴沉道:“买定离手,不要多管闲事!”

    大汉一听对方都这么直白地警告自己了,连忙缩回了右手。而这时祝孕华却是一脸激动的样子,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庄家手下的骰蛊。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本来还可以留点本钱,这下恐怕要……血本无归了。”

    永恒找了大半条街,仍然没有看到祝孕华的身影。赵想心中越是忐忑,后来他索性呼喊起来:“祝孕华,你在哪,听见回句话!”、

    就这样,永恒一边叫喝着,一边朝前继续行进。没走几步,他便瞧见前方的一处店面跟前,不知为何聚集着一君路人。

    “是吗?女赌神?不是吧?真的假的?”

    “我骗你作甚,我刚才亲眼所见,刚才那女人连着九十九把,全胜,硬是把店家赔得血本无归。现在,赌坊的人不干了,说那女人抽老千,扬言要剁掉她的两只手。唉,光天华日之下,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可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