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分裂
    周全宝帅醒来之际,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温柔的床榻之上。房间的装潢虽然算不上高等,但一眼看上去至少还相当整洁。抬头望向窗外,夕阳已然迫近西山,眼看就要沉入黑暗之中。心中一动,他忽然想起了与自己一同出来的将王。

    “人呢?”

    甚至连地上的靴子都来不及穿上,周全宝帅已然打开房门,拔腿就要朝外面奔去。谁知甫一抬头,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股诱人的糖醋香气随即涌入鼻腔之中。

    “将王大人,你……”

    一脸笑容的将王看着刚刚醒过来的周全宝帅,一脸憨态道:“我瞧你睡得熟,就没忍心叫你起来。肚子饿了吧!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糖醋鱼。”

    迎进将王,周全宝帅看看门外的走廊,发现外面空无一人,连负责招呼客人的伙计都不见了,心中不禁疑惑起来。

    “将王大人,我睡着的时候,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将王面色一滞,然后微笑地回道:“哪里有什么事情,只不过大堂之中混进了一只老鼠,被我一脚踩死了。”

    “踩死了?”

    “当然。”

    说着,将王抬起自己的右腿,将脚底板对准面前的周全宝帅,后者果然在他的鞋底之上看到了斑斑血迹,而且看样子已经干了有些时间了。

    “可是……这里的小二伙计也不见了,难道旅店不开业了吗?”

    将王不以为然道:“呵呵,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轩昂已经安排妥当,这里除了我们之外,不会再有其它人入住,店家和伙计也都被遣散了去,以防发生意外。”

    周全宝帅点点头道:“没想到赵轩昂这个家伙想得还挺周全,我倒是小瞧他了。”

    一王一帅,主仆二人像一家人一样,坐在同一张桌子之上,同食共饮,好不温馨。渐渐地,外面的天色暗下,偌大的荒野之外,只有旅店二楼的这间屋子还有些许灯光,前路漫漫,他们虽不知该何去何从,但至少现在还能偷得片刻悠闲。酒足饭饱之后,二人坐在桌边,闲谈起来。

    “周全,你跟着我没有后悔过?”将王幽幽道。

    周全宝帅惊讶地望了对面的将王,不禁问道:“大人为何这么说?”

    “你看,你们几个跟着我,非但没能统一天下,反而各遭不幸,虽说天罗宝帅是咎由自取,但究其根本还是我的过错。拥有像我这样的头领,你们应该很是苦恼吧?”

    周全宝帅目光一寒,随即喝了一口杯里的茶水,进而正色道:“将王大人,您到底想说些什么?”

    将王淡淡道:“我想,你还是令觅它处,再择良主吧!”

    周全宝帅心一酸,便仍然坚持道:“大人,您这是要赶我走吗?”

    将王平静道:“如果这么说能让你毫无牵挂地离开,你也可以这么理由。”

    “可是……”

    周全宝帅话未出口,将王便已制止了他,随即道:“我心意已决,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也知道本王的脾气。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现在人间正在生死存亡之际,我作为蓬莱大陆的王者,理应挑起本属于自己的担子。你不一样,你是九阳大仙的高徒,你前途无量,可以进入天界,成为名震四方的一代天将,没有必要跟着我出生入死。我已不是当年的将王,也无力去保护你们的安危。不得不承认,汤宙宇的身份着实吓了我一跳,没想到他居然是袁天化的儿子。”

    周全宝帅苦笑道:“汤宙宇加入蓬莱大陆最晚,我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师兄的传人。可我更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他居然就已经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加以时日的话,定要超越他爹袁天化。”

    将王继续道:“你去天界的话,还有袁天化和汤宙宇照应。我想他们会念在往日所情分上,对你伸出援手。况且,你师父九阴大仙可是曾经威震八荒的天界重将,是连仙宗都不敢招惹的大人物。就算他们不看僧面,也要看看九阳大仙的佛面。我可以确定,你进到天界之中,定会受到重用,而不会因为本王的缘故,被他人排挤迫害。”

    “可是将王……”

    周全宝帅还要继续说下去,谁知这时将王豁然起身,面色阴沉道:“周全,你现在还是我的部下。难道你连本王的命令都不听了吗?我现在要你加入天界,明白?”

    同全宝帅颓然垂下头来,声音微弱道:“明白……”

    “嗯,好\好!这很好!打发了你,我就可以自由了。”

    “自由?那是什么意思?”周全宝帅不禁问道。

    将王一脸从容道:“刚刚我已经将口谕传回蓬莱大陆,令众精英即日解散。现在,蓬莱大陆与初升大陆一样,都已名存实亡。而我也不再是什么将王,而是那个姓段的糟老头……”

    “你……你为何这么做!”周全宝帅声音颤抖道。

    将王漫不经心道:“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想自由自在地活一场。今后,我不再为任何人而活,我只想自私地为自己活着。”

    “可就算那样,你也没有必须解散大家,让我回到天界啊!”

    将王脸色一黑,神情森怖道:“实话告诉你,。我只是不想再带着你们这帮累赘,平时看起来个比个地威猛,可到了关键时候一个也指望不上。我受够了这样的现状,我要打破眼前的这一切!”

    周全宝帅身体一震,然后长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点点道:“好,好,好,我明白了。原来,你只是嫌我们多余而已。既然如此,那周全也就不给您添麻烦了。咱们,有缘再见!”

    窗扉忽开,一阵强风吹入到房间之中,吹得桌上灯台上的焰芯左右摇摆,几欲熄灭。待一切恢复正常之际,原本坐在那里的周全宝帅已经消失不见,唯有将王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对灯静立。

    “走了啊!这么快就走了。呵呵,果然,是我刚才的话说得太重了吗?”

    将王信步来到桌边,伸手拿起还有剩余的酒壶,然后仰头将那里面的酒水全部一饮而尽。房门呼的一声打开,数道黑影已经站在那里,等候多时。

    “段无敌,准备好了吗?”、

    将王蓦然回首,举目看向那几道人影,目光如黑夜之中的星辉一般,异常璀璨。他将手里的酒壶缓缓放下,然后淡淡说道::“没想到你们天界之人如此沉不住气,前脚刚打发周全离开,后脚你们就进来了。”

    “哼哼,要不是你之前再三请求,那个周全怎么可能安然离开。今天袁斗神已经下达了命令,要将周全缉拿归案,我们能让他走,也是看在九阴大仙的面子上,也算是为我们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好了,人已经送走了,你该乘乖乖地合作了吧!”

    “合作?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与你们合作?我只记得自己说过把周全安排走后,就任凭你们天界发落,但这并未意味着我段无敌一定要坐以待毙啊!”

    “嗯?你要做什么!”

    “不好!”

    “闪开!”

    “啊~啊~啊!”

    在一阵惨绝人寰的哀叫求饶声之中,房间之中晃动的烛火终于専欠平静下来。再次看向屋内,地板之上已经布满鲜血,王六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在挺拔烛芯的映照之下,一道极度扭曲的黑影印在一边的墙壁之上。不久,阵阵阴森的笑容自那道黑影之中相继传来,使得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烛焰再次变得狂躁不安。

    一个未曾被他人发现的小路之上,赵轩昂正在快速穿行其中,转眼之间分布在道路两道的荒草杂木已是全部不见,取而代之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山脚之上,还有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山洞。山洞外点燃着一堆篝火,两道人影坐在旁边,正那里烤火取暖。他们已经等候多时。

    赵轩昂整理好衣衫,这才缓步走上前去,进而对那火边的两位老者,行礼请安道:“拜见两位前辈。”

    其中一个白发老人茫然抬起头来,看着赵轩昂那张冷峻的面庞,自己的脸上却是浮现出几分疑惑,然后才对边上的另一人道:“这是谁啊!”

    这时只听另一个人说道:“你忘了,就是你找到他,派他助将王一臂之力的。、老天爷,看来你的记性越来越差了。”

    老者稍事沉思了一阵,然后微微点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赵轩昂。”

    赵轩昂连忙回道:“正是晚辈。”

    老者点了点头,进而道:“安排给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赵轩昂回道:“禀告前辈,我已将王与其它几位宝帅一同救出,现在他们应该已经达到旅店,安心休息了。”

    老者摇摇头道:“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个汤宙宇是天界的奸细,而天罗背叛了将王,还对他施以毒手,不过也已经被打成了重伤,命悬一线。”

    赵轩昂面色一惊,接着连忙道:“前辈此话当真?毕竟您没有在场!”

    这时候,只听另一个人道:“赵轩昂,不要置疑老天爷的话,要知道,这世间的一切可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