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王 臣
    “让我来吧!”

    当那道伟岸的身躯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周全宝帅恍然觉得自己又一次回到了当年刚刚上山拜师学艺的时候,曾几何时,自己被同门师兄弟欺负的时候,袁天化也是像眼前一样挺身而出。而与此同时,当意识到天斗神袁天化也将加入到战争当中之际,天罗宝帅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一股极为惊愕的神色。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你们天界通缉蓬莱大陆的众精英,我为你们解决了将王,还要帮你们对会周全宝帅,你该感谢我才是,为何要与我为敌!”

    袁天化淡然一笑,干脆利落道:“因为,这是我们天界的事,与你这个世间凡胎没有关系。况且,你也是将王的得力助将之一,你的名字早已写在仙宗下发的缉拿令上。”

    天罗宝帅不禁向后倒退了两步,这才缓神回道:“你……你不能杀我!只要你们点头,我可以立即成为天界的正派人间的先锋,为你们扫平蓬莱余孽。要知道,我可是天罗宝帅,普天之下,除了将王和他们几个宝帅之外,无人再比我更加了解这些人的特点习性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相信有我的加入,仙宗他老人家定能以最快的速度荡平蓬莱。”

    “混蛋天罗,你这个蛇蝎女人,没想到你这是种贪生怕死之徒。枉我之前那么仰慕你,真是瞎了我的眼!”

    “哼哼,周全,我看你还能装清高装到什么时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男子尚可以为答目的不择手段,我们这些女人势单力薄,不凭借点特殊手段如何能在这个世上立足?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虽算不上俊杰,但也不想成为你这种愚蠢之人。”

    说罢,天罗宝帅再次看向袁天化,想要依靠自己的言语行动进一步令对方心动。然而,就在他准备将视线重新聚集在对方身体上的时候,眼前的人影忽然模糊了一下,呼吸之间从里已来到自己的身前。杀气,强大几乎令人窒息的杀气立即袭上他的身体,封堵了他的五官,凝滞了他的奇经八脉,待天罗宝帅再次回神之际,自己手中的两件神兵竟是双双折断,一只冰凉的手掌以其不可思议的手法,赫然刺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噗!”

    刚刚死而复生的天罗宝帅,水平有所下降也是情理之中,但即使这样她也想不通面对袁天化,自己为何连一点招架的办法都没有。那一只探入体内的手几乎夺走了她的全部生机,血水连同腥臭的脏器随即淌到体外。

    “呵呵,像像这种两面三刀的卑鄙女人,你以为能够受到天界与仙宗的重用吗?今日你能因为自己背叛将王,明天就可以为了利益弃天界威严于不顾。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到这里,袁天化已经不想继续费话下去,欲要从天罗宝帅的体内将手掌缩回。然而天罗宝帅为了不让自己立即死去,当即伸出双手,钳住了袁天化的手腕,使其暂时无法动弹。趁着这个机会,她连忙求饶道:“袁斗神,我错了,我知道这样做十分无耻。但请你看在我是一介女流的份儿,放过我这一次。我保证从今往后一定对仙宗惟命是从,我可以为天界倾尽所有,哪怕是让我去死我都毫无怨言。”

    袁天化苦笑着点了点头,见此情形的天罗宝帅喜上眉梢,从对方的神情看来,她似乎真的不用去死了。

    “好好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你加入天界。”

    天罗宝帅身体一震,随即彭极而泣道:“多谢袁斗神,多谢袁斗神。”

    袁斗神微笑道:“既然你已加入天界,那我现在有一个任务要派发给你!”

    “什么任务?只要天罗能做到的,一定再所不辞。”

    “请你去死!”

    “砰!”

    话如霹雳,一记强有力的蹬腿,毫无保留地踹在天罗宝帅的面门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她那张如花似玉,美貌动人的面颊打出一道深坑,与此同时那只嵌在后者体内的手掌,也终于得以拔离出来。

    “哗!”

    都说心肠歹毒之人,心脏是黑色的,借着这个机会,周全宝帅走上前去,对着那具已经断气的死尸端详了好半晌,但仍然没有看出对方心脏的颜色。一想到将王居然死在这种女人的手中,周全宝帅气从中来,当场又在对方的身上补了几脚,踩断了七八根肋条,这才终于缓和过来。回头看向将王的尸首,抑制许久的他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当即跪倒在地,朝尸体叩了一头,声泪俱下道:“将王大人,我们为你报仇雪恨了!”

    这时候,袁天化轻轻走到他的身边,进而说道:“我已替你们将这个叛徒解决了,你要怎么回报我?”

    还没从悲痛之中缓过来的周全宝帅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随即直起身来,扭头看向对方,哽咽道:“你……你想让我怎么回报你?”

    袁天化的脸上忽然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而后淡淡道:“如眼下所见,将王身故,蓬莱大陆群龙无首。像你这样的能人异士应该择良木而西栖,而不是守着一个即将灭亡的国度。那不是忠诚,而是愚蠢。本来,作为师父弟子的我们,翥应该为天界、为仙宗效劳。可你当初一意孤行,非要去人间历练一番,结果就遇到了将王,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你有一身能耐,如果到了天界,仙宗定会重用你,甚至会让你成为新的天斗神成员。以后我们师兄弟二人强强联手,天界之中将再无人是我们的敌手。怎么样,你一定也很希望那样的局面吧?”

    袁天化的话都说完了,周全却依然沉浸在对方所描绘的美好蓝图之中。然而,一道和蔼的面孔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仿佛是一记重达千钧的重锤,猛然轰击在他的胸口之上。

    “不……不行!”周全宝帅声嘶力竭道。

    袁天化脸上的笑容骤然回拜,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极为可怕的阴森神情:“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我说不行,我既然已经加入蓬莱大陆,就不能再易主。我生是将王的人,死是将王的鬼。他老人家就算不在了,我也要为蓬莱大陆站好最后一班岗,与蓬莱大陆上的其它兄弟姐妹,一起持兵捍卫我们的家园!”

    “周全!”袁天化陡然大叫了一声,脸上的青筋如蚯蚓一样,一根一根地从皮下暴涨起来。与此同时,他的双掌之中随即涌现出大量比之刚才袁宇强大数倍的天雷之力,或许只有神力才能与之相匹配。

    “你不要逼我!我念在同门一场的情分上,才没有对你动手。否则,你早就死在这里了。”

    同全宝帅豁然向前一步,毫不示弱道:“你就是要杀我,我的想法也不会有丝毫变化。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你让我身为黑的我,加放你们白的阵营,很抱歉,我做不到。”

    “你再说一遍!”

    彭天化豁然抬起浸满雷光的右手,横在自己的头顶上方,也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之中竟是随其降下一道巨一型霹雳,刚好来到距离周全宝帅上空不到一丈的位置处,悬而未落,只要前者稍稍挥动手臂,后者便会立即被天空之中的神雷闪电撕成碎片。

    “我说……”

    “嗡~”

    此刻的周全宝帅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他以为自己的生命就要至此结束了。虽然有许多不甘,有太多还未完全的事情,但老天不会留给每一个人充足的时间,让他们尽量去完成未了的心愿。人生就是如此,在不断奋发向前的荆棘之路上,充满着不甘与辛酸。然而,这些包括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到临死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没能认真活着。相对比起大多数人来,周全宝帅这一生可以算是问心无愧。无愧自己,无愧父母,无愧于良知。能够带着无愧离开人世,也许这也是一种不错的结局。

    “周全,这么快就要放弃了吗?”

    再次睁开眼睛,周全宝帅豁然发现,雷光之中竟然渐渐浮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他那一脸的惊愕先是一滞,然后迅速变成了一道灿烂的笑容,两道热泪顺势涌下眼眶。

    “将王一……将王大人,我不是在做梦吧?”

    “嗯?这怎么可能?”

    不只是周全宝帅,就连袁天化也没有想到,早已身亡的将王居然再次神奇般地伫立在周全宝帅的身前,如同一尊神佛一般,轰然接下那道毁天灭地的惊世神雷,并用自己的血肉之手,轻而易举地折断了那一枚凌厉电光。

    “啪啪啪啪啪,轰!”

    当电光之中的澎湃电力化为无尽能量,豁然炸开之际,周全宝帅不由得伸手挡在自己的眼前。就在意识恍惚之际,只听他的耳边忽然传来将王的声音:“快,跟我走!”

    耀眼的电光几乎覆盖了整片夜空,令那些本已安歇的万众生灵,误以为此时已经是次日白天。高强度的光芒一直萦绕在苍穹之前,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柱香的时间。而当一切尘埃落定之际,将王与周全宝帅已经不知去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