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爱人的血 伤人的刀
    月黑,风凉。

    血迹已干,周全宝帅看着跪在地方的将王,仍然不知道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出人意料,“杀人”之后天罗宝帅并没有立即逃走,而是选择待在原地,等着周全宝帅的到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将王……将王他……”

    “他死了。”

    天罗宝帅的极为轻佻,就好像是在说一只弃尸荒野的死狗死猫。周全宝帅虽然知道天罗宝帅以冷酷无情著称,但对方不该对将王也是相当的态度。看着那一柄隐隐泛着寒光的刀刃,周全宝帅连忙跑上跟前,仔细观察看了一番。正如天罗宝帅所说,将王死去多时,脉搏气息皆已消失无踪。得知这个残酷真相的周全宝帅抱着将王的尸体一同跌倒在地,片刻呆滞之后,他忽然喃喃说道:“将王,是你杀的吧?”

    天罗宝帅本可以矢口否认,但此刻的他竟是诡异地笑了笑,脸上的妩媚之态一览无余。

    “周全,难道你的注意力只在一具死尸之上,而对我这个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吗?”

    “天罗,你!”

    当周全宝帅再次抬起眼皮的时候,天罗宝帅那副窈窕身姿已经飘然来至,如今的他已经蜕下那一套用以保命的盔甲,里面的轻纱薄而细,如一层沾了水的宣纸一样,只要不是瞎子,都能透过外面的衣衫看到里面的诱惑**,那是令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穿肠毒药”。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周全宝帅结巴道。

    天罗宝帅轻笑道:“瞧你那副傻样,你又不是三岁的孩子,我说的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魔界已经全面入侵人间,不久之后这个世上将再无人类立足之地,无论是你我眼下的初升大陆,还是远在万里之外的蓬莱大陆,都将尽收魔族囊中。趁着事态发展到无法控制之前,我们不如远走高飞,找一个谁也寻不到的深山老林,过起与世无争的神仙装眷侣的日子,不也挺好的吗?将王和蓬莱大军的败局已定,留在他的身边也只支白白牺牲生命,那又何苦呢?”

    周全宝帅缓缓低下了头,空气之中的气氛陡然间变得紧张起来。天罗宝帅的脸上虽然还留有笑容,但背在身后的右手已经微微攥起,略显焦急。片刻后,只听周全宝帅的口中再次伟来声音,道:“你想脱离蓬莱大陆?”

    天罗宝帅点点头道:“确切说,我想你与我一起离开。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不想看着你和其它蓬莱精英那样惨死在魔界的爪牙之下。”

    周全宝帅紧接道:“那将王也是你杀的?”

    这回,天罗宝帅的回答并不像之前那般干脆利落,因为她已经从对方身体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仿佛一瞬之间就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怎么,你想为将王报仇?”

    周全定帅忽然抬起头来,令天罗宝帅略感意外的是,对方的脸颊之上竟已布满泪痕,身为宝帅的他居然当着天罗的面肆无忌惮地哭了起来。

    “将王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天罗先是一愣,而后冷笑了几声,进而回道:“周全,你是在说笑吗?你难道不知道,背地里将王对我做了怎样令人发指的事情吗?他给我的,那也是我应得的。他的命,同样也是欠我的,同在我只不过是收回了而已。如果没有我的话,他早就死在别人的手中了。”

    周全宝帅忽而站起身来,天罗定帅心有余悸,不禁向后退出几步,暂且拉开二者间的距离,然后才道:“可他毕竟是将王,是我们大家的领袖。你杀了他,就等于与整个蓬莱大陆作对,包括我!”

    “哼哼,你舍得对我动手吗?你确定自己真的没有对我动过心?”

    “我……我……”

    别看周全宝帅平时大大咧咧,百无禁忌,但事实上他是一个内心弱的男人,尤其是在面对女人的时候,更是表现得毫无招架之力。他不得不承认,在自己第一次见到天罗真面目的时候,他就已经深深受上了这个谜一样的女子。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是想要,自从他得知对方暗中与将王发生了不同寻常的行为之后,这种本不应该出现的情愫便与日俱增,甚至一度险些击垮了他的意志。他也是一个男子,一个和将王一样,甚至尤有过之的血性男儿。每当见到天罗宝帅那曼妙的身影,他怕身体之中总会燃起一道邪恶的火焰,灼烧着他的心,他的肺,他的五脏六腑,以及身上每一块可以感觉到疼痛的血肉。爱令人斗志激昂,同样也肾令人意志消沉。那一段时间他过得很苦,因为他几可可以每天见到自己心爱之人,却要忍受着对方与别人卿卿我我,花前月下,而自己则像一个小偷一样,躲在暗处,独自承受心中的煎熬,这几乎要了他的命。

    好在,时间是一位医术超群的郎中,随着日子,藏在他心中的这份感情渐渐消失,而他对天罗宝帅的仰慕之情也随之被自己慢慢淡忘。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可就在刚刚素妆的天罗再次出现在面前之际,他才知道自己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周全依然爱着天罗。来自爱人的盛情邀请,他又怎么忍心直言拒绝呢?事实上,他已期待这一刻太久,久到令他有些遗忘。好在,天罗宝帅又一次提醒了他。

    “我想……”

    “你想什么呢,周全?”

    随着忽来的声音,周全宝帅顺势递目,而这时候天罗宝帅也不禁转身向后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赫然立在树林之间。凭他们二人的修为,居然未能察觉到此人的存在,更是不知道他已站在这里多久。他很安静,安静得令人毛骨悚然。他就像一尊凶神一样,已然融入到周围的大自然中,与天地共处同一境界。

    “师……师兄!”

    随着周全宝帅的惊叫,天罗宝帅也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位高人,竟然就是前者时常提起的那位天界大人物,九阴大仙的得意弟子,周全的师兄,被喻为十方天斗神之中最强者,袁天化,袁斗神。

    袁天化一经出现,周、天二人的气息立即侈靡了不少,他漫步似地走出林间,稍微瞥了一眼地上的死尸,进而轻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你能听我的话,也不会落得这个悲惨下场了。将王,来世记得做过聪明人。”

    说着,他转眼看向周全宝帅,进而语气关切道:“你没事吧?”

    听到对方的问候,周全宝帅勃然大怒,遽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伸手抓住那整洁的青衫,目吐怒光道:“都是你,都是你们天界多管闲事!刚才你那宝贝儿子前来捉拿我与将王等人,若不是他和那几名天官,我们就不会逗留于此,将王就更不会惨遭毒手!都怪你!”

    说罢,周全宝帅抬拳就要去打袁天化的面门,谁知对方竟是连躲都不躲,安稳地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他,目光之中尽是温柔之光。

    “如果打我能让你泄愤的话,你就痛快地打吧!袁宇和程如是他们是我授意前来的,但我并没有让他们痛下杀手,而将王的死也与我们天界无关。”

    袁天化将头缓缓转向身后的天罗宝帅,进而斩钉截铁道:“是她,是这个女人杀了将王。”

    周全宝帅望着面前这位同门师兄弟,脑海之中不禁浮现起往昔二人一同拜在九阳大仙门下学艺时的经历。那时的他们也偶有摩擦,而且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自己占据上风,而袁天化则会受到来自师父的责罚,有时甚至两三天都不得吃饭。当时年纪尚小的他并不知道,其实师兄袁天化一直都在忍让自己,否则凭他们当时的修为差距,对方足以将他打得满地找牙。事隔数千年,当这对师兄弟再次站在一起的时候,竟会变成如今这般滥的局面,令人不禁为之唏嘘。周全宝帅的拳头虽然已经抬了起来,但始终也没有挥下。袁天化说的没错,将王是天罗宝帅所杀,就算要报仇也应该找她,而不是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到自己的师兄身上。

    “该死!”

    “轰!”

    最终被周全宝帅积攒了好一阵的力道竟是被他随手送入地表之下。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剧烈地抖动忽然自地底深处传上地面,令人有种地震的错觉。

    “怎么,不打了吗?”袁天化微笑道。

    “冤有头,债有主,虽然你是天界的人,但此事确实与你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先往旁边靠靠靠,我要为蓬莱大陆,为已经死去的将王清理门户。”

    “哈哈哈,周全,你说的话是针对我吗?”

    眼见“招安”无用,天罗宝帅索性也不再保留,双手之上忽然亮起一双刺眼寒光,定睛望去,那竟是一对锋利莫名的柳叶薄刀,虽然纤弱,但却是杀人不见血,削铁酷似泥的神兵利器。见此情况,周全宝帅随即自言自语道:“终于亮起杀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