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逼退
    再次回首,周全宝帅已经出现在赵轩昂的眼前,而在他的身边,却站着一个连阴阳天官及至汤宙宇都感到异常恐怖的人物,他就是将王。

    一招摧毁了林间小筑,所有的一切都已化为废墟,包括其中正处在昏迷之中的天罗宝帅。对此,将王一清二楚。虽然还未见到天罗宝帅的尸体,但将王的脑海之中已经浮现出对方惨死的模样,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冲天怒意,进而化为掌中杀劲,直击阴阳天官的眉心。

    “还天罗命来!”

    一声厉喝,惊震幽霄,一股至上超绝的帝王威力,登时将那惊恐万分的阴阳天官锁定在原地之上,令其无法躲闪。

    “这!”

    生死瞬间,无法动弹的阴阳天官心念一动,忽然只见他那具衰老腐朽的身体竟是一分为二,将王的杀招径直穿过其中一具的头部,将其轰成碎片。而另一具则顺势跌倒在地。众人定睛看去,发现那名所谓的阴阳天官已经恢复到小欣的模样。

    “死到临头居然还垂死挣扎,我回我看你如何躲闪!”

    一步就是十五丈,转眼间愤怒至极的将王已经闪到步欣的面前,并抬起那只蕴含着恐怖破坏力的杀掌,直袭对方的面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快影忽然掠到他的身前,并以一记同样势不可挡的拳头迎上将王的掌劲。

    “轰轰!”

    “好小子!”

    平分秋色,就连将王也没有想到来者能接住自己的全力一掌,并将其强行逼退半步。趁此机会,那人已经使出一招凌厉飘逸的身法,携着地上的小一欣,一同飞到空地外的树林之中,眼看就要逃脱升天。陡然间,将王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极度可怕的恶毒之色,与此同时幽幽谷的上空之中,忽而坠下一道灿烂火光,直袭那二人的方向。

    “杀了我的人还想逃走?把命留下!”

    “轰轰轰轰轰~”

    也不知那团炙热的火球在撞击到二人身体的时候,究竟裂作了几部分,一时间,接连不断的骇人爆炸声如一阵阵魔鬼的嘶啸,相继从那片安静祥和的林中掠出。飞禽走兽,大到野猪,小到蚊虫,全在这一刻被逼得“沸腾”起来。一波接着一波的气浪进而自爆炸中心外四周扩散,凡是被其挨到的物体都会接受到来自高温的炙烤,或是滚烫无比,或是直接化为灰烬。

    待赵轩昂再次看向事发地点的时候,成片的树木已经化为青一色的焦土,甚至连天与地的界限都变得模糊不再明朗,而原本处于其间的汤宙宇和小欣也因此不知去向。

    “死了吗?我怎么感觉不到他们二人的气息了?”看着面前的狼藉,一旁的周全宝帅不禁喃喃道。

    这时,只听另一边的赵轩昂忽然接着道:“应该是吧!杀了天界天官,以后蓬莱大陆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赵轩昂说着随即看向对面的将王,而此刻对方也在看着他,眼眸之中不时闪出异样的寒光。

    “你为何回来了?现在的你应该已经远走综乡,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隐姓埋名,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现在为何又要掺合到眼下这潭浑水?”

    面对将王的质问,轩昂轻描淡写道:“天界如此大费周章,就是想要逼迫我现身人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岂不是让天界之中太过失望了?呵呵,不说了。”

    赵轩昂摆了摆手,转身刚要离去。谁知将王忽然高叫一声,随即道:“你要去哪?不回蓬莱大陆了吗?”、

    赵轩昂停顿了一下,然后淡淡说道:“我本就是初升大陆的人,这里才是我的故乡。如今我赵轩昂已经成为一颗扫把星,谁若跟我惹上关系,都会成为天界疯狂迫害的目标。为了自己,你们还是离我远一些吧!”

    话音一落,赵轩昂的身上忽然银光一闪,紧接着那具高大魁梧的身形便化为惊虹一缕,骤然消失在二人的眼前。

    将王与周全宝帅沉吟了许久,最终还是后者先开口道:“将……将王,谷外的那两名天官怎么处治?”

    将王叹了口气,随即沉声道:“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几个虽想致我们于死地,但究其根本,还是仙宗的意思,与他们自身无关。就算现在杀了他们,还是会有新的天官补上,继续施行刺杀任务。我有点累了,今天不想再杀人,那两个天官还有点意思,就留他们一条性命吧!”

    “哗啦!”

    忽然,一声异响自林间小筑的废墟之中一跃而起,递目观瞧,一道踉跄的身影忽然从中站立起来,茫然四顾,好像还没有意识到方才发生的事情。而看到这一幕的将王,眼中立时爆发出大片的欣喜之色,进而转化成行动,飞身晃到对方的面前。

    “天罗,你居然还活着!”

    天罗宝帅刚想说话,谁知脑中却是忽然一片恍惚,身体险些摔倒在地。将王赶紧伸手搀扶,于是天罗宝帅便跌入到将王的怀抱之中。此刻二人含情脉脉,魅目迷离,识趣的周全宝帅也没有走上前去,索性转身离开了二人身边,给他们一些独处的空间。夜已深,幽幽谷中不时传来声声狼嗥,如厉鬼的啸叫,令人听了不禁心生寒意。然而,将王与天罗宝帅却是不以为然,此时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没想到那群天界中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居然还真的将你身上的恶疾治好了。”

    天罗宝帅皱了皱眉头,不禁说道:“我记得自己应该已经死了才对。为何会……”

    将王并没有自己舍命献心救人的事情告诉给对方,而是选择以一种温和的笑容回应,然后道:“或许这就是老天爷对你的一次考验吧!只要度过此劫,今后你将寿与天齐。”

    “与天齐?算了吧!我可不想看到自己一点一点变成老太婆。”

    将王忽然搂过天罗宝帅的腰身,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俏皮口气回道:“就算那样又如何,当时还有我这个老头子陪你呢!”

    “哦?是吗?既然这样,你可要努力活到那一天啊!”

    “哈哈,瞧你这话说的。”

    “呲~”

    夜色静谧,一道轻微的尖啸忽然划过二人之间的甜蜜气氛。将王缓缓地松开抱着天罗宝帅的手臂,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他那双沧桑眼睛之中的温柔已经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的怨恨与悲伤。

    “天罗,你!”

    低头看去,一根长约三尺的利刃赫然插在他的腹部之上,柄端还在源源不断向他体内注定一种神秘的毒素。因是它的出现才让如今的将王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走向死亡。

    “为什么!”将王歇斯底里地质问道。

    天罗宝帅环抱双臂,夜色之中,他那双明亮璀璨的眼眸之中竟是升起一股可怕的冷漠,这种目光只会出现在她准备杀人的时候。而一旦处于这种情况之中,也就说明那位杀人不眨眼的嗜血天罗马上就要动手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将王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居然叫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好姑娘服侍你,让我每天面对你那张几乎令我呕吐的面颊,我已忍受不住了!”

    将王神色一惊,然后连忙说道:“可……可是你从未拒绝过我,也没有说出自己的委屈。不对,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受到了天界那群人的唆使,所以才会出此下策,是不是?”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没有和天界的人接解过,更没有被他们收买。我要杀你,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你可知道,我期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刚才出手的一刹那,我感觉自己身上背负多年的大山终于可以放下了。”

    听到天罗宝帅口中说出如此决绝的话,将王心如刀绞,脸上更是出现了一股绝望的神色,声音颤抖道:“你……你可曾喜欢过我?”

    “噗哧!”

    话音刚落,位于利刃之中的机器忽然自行发动,扎在将王身上的刀刃再次向前现刺入两寸有余,这一下几乎要了他的命,肚子上的刀口已经裂开一匝来长,若不是有刀柄挡着,里面的脏器恐怕就要撒落一地了。

    “喜欢?段无敌,你醒醒吧!哪怕我对你有一丝的好感,你也不会成为现在这般模样。我说过,我恨透你了,我杀了这么多人,却都比不上想让你去死的意愿。因为只有你死了,我天罗才能真正获得自由。我……”

    天罗宝帅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将王的脑袋已经垂了下去,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消失无踪,这正是一位修行者死去的征兆。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对方都听不到了,索性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杀了将王,周全那家伙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趁他发现此事之前,我必须先下手为强。同全啊周全,你可不要怪我啦!”

    黑夜之中,两道狼狈身影正在稀疏的树林之中快速窜动,领先的那一位忽然怒吼了一声,进而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将王,居然令我袁宇落得如此下场,你等着瞧,我定会再来找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