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王者归来
    “咚~咚~咚~”

    心跳越来越慢,赵轩昂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迫近。然而此刻令他悲伤的不是死,而是最为信任的同伴朋友背叛自己,这也意识着二者之间多年的浓厚友谊已然烟消云散。他叹出一口浊气,眼眸之中已经完全黯淡,四化天掌不仅带走了他的生机,还将他的五感一同剥离。如今的他已经看不到任何物体,只能凭借着自己看向汤宙宇的方向,声音虚弱道:“你们就这么想要我体内的神铁吗?”

    “当然,这可是仙宗大人亲自下达的命令。夺得神铁是眼下天界的头等大事,仙宗大人志在必得,谁也无法阻止!”

    “好!”

    赵轩昂看了一眼自己的铁臂,随即苦笑了一下,刹那间他的体内忽然爆发出一道空前绝后的恐怖力量,轻而易举地便将那只钢铁手臂整条御了下来。

    这时候,汤宙宇的目光不禁为之一闪,贪婪地看向那条已经独立成一体的钢臂,进而口气惊咤道:“原来,原来这条铁臂就是神铁所在!早知如此,就不这么大费周章了。赵轩昂,你真是太糊涂了。如果你能早点这么做,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再次看向赵轩昂,此刻他的眼窝已经深深地凹陷下去,即便是站在他的身前,也几乎感觉不到他的任何气息。如今的他就仿佛遁入了虚空一般,与天地宙宇合而为一,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而汤宙宇看到这一幕却是长长叹了口气,略显伤感道:“就这么走了吗?还真是够决绝的。”

    说到这里,他已走到赵轩昂的身前,如今的后者已然没有半丝活气,身体也在刚刚的一瞬之间彻底僵硬,如同定身了一样,始终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他用左手托着自己的右臂,呈在身前,眼睛却已经合上,嘴边还留有一丝微笑。他就这么安然逝去了。

    “原谅我吧!希望来世你能有一段美好的……”

    “噗哧!”

    汤宙宇忽然向后倒退了几步,然而那记快到肉眼无法捕捉的光影还是毫无保留地击中了他腹部。再次拔出,他看到自己的肠肚都要淌出体外,惊愕之间,他连忙用手掌捂住遭到重创的身体,然后极力地向后退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嘿嘿,汤宙宇刚才的戏我演得怎么样?”

    “嗯?”

    “唰唰唰!”

    那是一种何等迅速的利刃,竟在汤宙宇的眼皮底下接连发出三招,须臾间,他发现自己胸前的三处要害登时迸溅出大片血光。分神之余,他竟发现那枚利刃竟像拥有生命一般,再次“缩”了回去;而它的根源处,正是赵轩昂的那条钢铁手臂。

    “你这家伙!”

    话音刚落,口中鲜血立即狂喷而出,转眼之间他便从一个好端端的天将变成了眼下的血人。见此情形,阴阳天官连忙折返,为免赵轩昂继续对汤宙宇不利,他立即以其无比凌厉的剑法,将那具本应该丧失行动能力的身体立时逼出了数丈之外。

    “要打,朝我来!”

    赵轩昂的身体虽然在动,但此刻他的身上却是没有半丝气息。他的嘴未曾动过一下,但体内却能发出阵阵异常阴森的怪笑声。

    “呵呵,就凭你?”

    “唰唰唰!”

    转眼间又是三招,如今那条钢铁手臂就像一团能够自由变形的活物一样,利用其坚硬的材质,使之化为一道道无坚不摧的钢锥,顺势搠向阴阳天官的身体。后者眼见危险到来,连忙御剑抵挡。然而,他本以为凭手中长剑就能化解眼下的危机,却不曾想那些看似不起眼的钢锥竟是轻而举地击断了跟随他多年的锋利宝剑。剑身一折两断,钢锥趁机而入,也在阴阳天官的身上戳出了三枚血洞。然而,阴阳天官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如今正处在极阳状态的他,伸手在地上抓地一把黄土,然后将其堵在伤口之上,呼吸之间湍流不止的鲜血立即消失不见,裂开的创口也随之愈合。

    然而,伤势虽然得到遏制,但阴阳天官的脸上却是变得愈加难看,甚至拥有了一种行将就木要的老人身上的消沉气息。他的气变弱了,样貌也似乎更加苍老,脸上的皱纹如同用刀子刻过一般,令人看了之后不禁为之心惊。

    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阴阳天官还是撑不住跪倒在地。

    赵轩昂仍然托着自己的手臂,站在远处,欣赏着面前的一切。可他的双眼却是闭合的,可既然如此他那嘴边的笑容为何会变得浓郁起来?

    “不堪一击!”

    听到此话的汤宙宇随即勃然大怒道:“赵轩昂,你居然敢骗我!”

    赵轩昂阴森道:“彼此彼此,我只不过是以其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罢了。现在,我们已经扯平。”

    “你混蛋!”

    怒喝一声,原本已经身负重伤的汤宙宇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忽然站立起来。忽然间,幽幽谷的上空传来声声雷鸣,一道道赤色闪电,如同狂龙怒蛟一般,接连朝谷内急聚而来。

    “去死吧!天雷真诀!”

    “不要!”

    当气急败坏的汤宙宇准备使出自己自强杀招之际,最先大惊失色的不是赵轩昂,却是他的同伴阴阳天官。他知道这一招意味着什么,一旦令其降临,不只是赵轩昂,就连整个幽幽谷都会化为一片焦土。天雷乃是天威的一种,足有灭杀世间九成九以上的生灵。

    倏然间,汤宙宇的身体被那漫天的雷光映成了血红色,此刻的他仿佛已经与万千电光融为一体,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而不同的是,他的意识控制着天空之中所有的“天雷”赤芒,现在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下方的赵轩昂。

    “喝!”

    此刻,正处在生死攸关之际赵轩昂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眼见汤宙宇与其天雷真诀即将轰落,他终于睁开了眼睛,刹那间手中钢臂化为丝丝银光,不断涌入到他的眼瞳之中,瞬间便将目光染成了亮银色。又是一念闪过,赵轩昂的身体外侧竟是被一股与目光一模一样的银色所包裹,原本失去的右臂也在这种神奇的情况之下豁然长出,那是一条寒光熠熠的银臂!

    “哈!”

    面对天雷真诀,赵轩昂豁然出招,以其刚刚获得的纯银手臂,直面头顶上方急驰而来的无数赤电急光。阴阳天官本以为前者会在杀招之前化为灰烬,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非但没有当场丧命,竟然还匪夷所思地抗住了这一记势在必得的攻击,将那数之不尽的电光以及汤宙宇的身体,一同高高举到身体上方。

    “怎……怎么会这样!父亲大人的天雷真诀怎么会对这个家伙不起作用!”

    赵轩昂忽然抬起那双银光闪闪的眼眸,面色无比恐怖道:“因为现在的我是钢铁之躯,即便你有再庞大的雷电之力,也都会被导入进浑厚的大地之中,化为乌有。”

    果不其然,此时的赵轩昂就像一只无底黑洞一样,将不断涌入自己身体的澎湃雷电轻松化解。与此同时,大量的热气顺势自其体内不断涌现,转眼之间便已将周围空间笼罩在浓重的雾气之中。

    “袁天将!”

    一声惊呼,朦胧的雾景之中已经悄然无声,一切想要穿破其中的声音,都会消失无踪,而里面的声音也丝毫传不到外面的世界。

    “该死!”

    意识到情况不妙的阴阳天官忽然双手解印,一黑一白两枚勾玉随即浮现在掌心之中。刹那间,呼伦贝尔凶他那双原本浑浊的眼睛之中忽然亮起一道空前精芒,连同掌中两枚黑白勾玉,一同汇聚在胸口前方。

    “阴阳秘术,破晓分说!”

    一言说罢,那一道集合了阴阳之力的恐怖招式忽然自其手中飞射而出,如煌星坠世一般,自空间之中划出一道耀眼的火光。沿途之中,凡是挡在其面前的雾气阴霾,无一例外,尽数焕然消逝,两道人影随即从中显现而出。

    “呵呵,连自己的人都不放过吗?”

    定睛看去,阴阳天将忽然发现“袁宇天将”竟是被那混身泛光的赵轩昂单手提在身前,使其成为自己的盾牌。前者当然知道自己这一招的威力如何,如果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直面遭难,即便不死也要重伤。更要关键的是,他这一招破晓分说内含分阴阳,动乾坤的恐怖力量,人体本就是一个将阴阳两力合而为一的身体,一旦两股力量分离开来,轻则修为尽失,重则魂飞魄散。

    “闪开!”

    千钧一发之际,阴阳天官使出混身解数,探出的右臂登时胀大了数倍,呼吸间空间之中陡然生起一道诡秘引力,竟是强行牵动起仍在飞行状态之中的阴阳勾玉,使其偏离之前运行的轨迹。“轰”地一声炸响,林间小筑竟是成为破晓分说的宣泄对象,转眼之间便已化为一座废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前方忽然有人叫道:“不好,天罗还在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