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汤宙宇 袁天将
    宙宇宝帅一经现身,那名由小欣变化而来的老者立即显露出极为忌惮的神色,随之后侧方退出两步。而眼前同胖醒来,赵轩昂随即高声笑道:“你这家伙再睡下去的话,仗都该打完了。”

    顺着声音向前看前,当见到那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野之中的刹那,宙宇宝帅同样惊喜叫道:“赵轩昂,你这家伙最近这段时间跑哪里去耍了,居然一点音信都没有,让我好是担心,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听到这话,赵轩昂面色稍沉,面露苦笑道:“其实,差一点就要被你说中了。只是我大期为至,再加上老天帮忙,这才让我捡回一条性命。”

    说着,他再次看向那名老者,进而面色阴沉道:“你先不要插手,让我来对付他。”

    宙宇宝帅毫不示弱道:“你自己都说了,刚才你们已经交手了一会儿,这下总该论到我了吧!我被这些家伙耍得团团转,如今必须要为自己讨回点面子!”

    宙宇宝帅擅长“势”术,他可以不动分毫,便能轻举对对手的项上人头。眼下,那名老者一经发现他身上的恐怖气息,当即面色大变,刚要闪避。谁承想,一道无形气浪锨迎面射来,无声无息地切入到头下的脖颈之中。

    “噗!”

    “哈哈,中了我的剔颈快杀术还不死,除非你有……”

    “话音未落,只见那枚本应掉落在地上的脑袋居然再次长回到脖颈之上,连同地上,身上的血迹也一同消失不见,充满死气的眼睛之中忽然闪出一道骇人的怨恨之色,一柄快到无法相信的利剑赫然刺向宙宇宝帅的胸膛。

    “小心!”

    事发突然,眼见宙宇宝帅即将命丧剑下,赵轩昂当即愤然跃起,欲要以其坚不可摧的钢铁手臂,硬接那即将刺中宙宇宝帅的致命一剑。

    “让开,看我的!”

    “噗!”

    还未回过神来,赵轩昂的身体已经“定”在了半空之中,一柄锋利的长剑竟然扎在他的小腹之上,从背后探了出来。刹那间,惊慌之下的他抬头看向对面的老者,然而后者的脸上竟是显现出一股充满深意的冷笑。

    “呵呵,没有想到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剑为何会……”

    老者奸笑道:“你要寻找答案,为何不问问你身后的同伴呢?”

    话一出口,赵轩昂如遭雷亟一般,身体不禁为之一抖,与此同时一道轻笑声自后方的空间之中缓缓传出,接着那个他曾无数次听到的男人嗓音随即响起:“赵轩昂,你真是太大意了!刚才中招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能让你在一瞬之间出现在剑尖前方的,只有我汤宙宇能做到啊!”

    “什么!”

    蓦然回首,宙宇宝帅果然已经站到一旁,如同旁观者一般,淡定地看着向中利剑的他,丝毫没有上前援救的意思。而此时,那名老者手腕一挺,竟是将手中长剑连同赵轩昂一同“挑”了起来。

    “啊!”

    撕心裂肺的剧痛接连传入到赵轩昂的脑海之中,剑刃几乎将他的身体一分两半。而见到他如此痛苦万分的表情,宙宇宝帅非但没有半点动容,脸上的笑容反倒是浓郁起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错我汤宙宇是背叛了将王。可你不知道,早在数千年前,我便已是天界仙宗委派到人间,安插在将王身边的眼线。所以严格意义来讲,我是奸细,却不是叛徒。”

    赵轩昂强忍着一口气,然后显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缓声道:“你是奸细还是叛徒,我不在乎。但我知道,你与我称兄道弟这么多年,虽然偶有摩擦,但矛盾早已化解。千年的友情,难道你真的忍心对我痛下毒手吗?”

    面对赵轩昂的质问,宙宇宝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如今面目全非的身体,面蝗露略无奈地笑了笑,进而沉声道:“曾风何时,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融入到了蓬莱大陆的大家庭之中,甚至一度暗中许愿,要为将王鞠躬尽瘁。只可惜,当天界秘令落到手上的时候,我才恍然醒悟,自己并不属于这片大地。我和他们一样,都是天界的天官,是将王委以重任的心腹力将,看在你命不久矣的份儿上,我不妨告诉你,我的原名叫袁宇,袁天化就是我的父亲。”

    “什么!袁天化是你爹?可是那次在凤波亭的时候,我怎么没有看出蛛丝马迹?”

    宙定宝帅面色一变,然后舒缓道:“看来当时我们的感觉没错,你果然在场。”

    原来,当时孙长空与两位宝帅前去风波亭,与四大家族公面,而赵轩昂早是在躲在暗中观察,以防出现不可控制的书面。表面上,赵轩昂人间蒸发,琮实际暗地里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蓬莱大陆的一举一动,包括将王带领蓬莱大军一起投靠魔界。他虽然对此极力反对,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存在,他还是选择了隐忍。

    “呵呵,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我与父亲联袂演出的一场戏而已,为的就是掩藏我们父子二间的真正关系。你以为我父亲真的拿当时我们三人无没有办法吗?其实他老人家只是想见识一下孙长空的真正实力而已。”

    至此,宙宇宝帅的话终于告一段落,而那名老者则将手里的长剑稍稍放平了一些,然后冷笑道:“赵轩昂,你的一举一动全天袁斗神的掌握之中。不怕告诉你,在此之前大人他就已经与将王见过面,希望他与蓬莱大军能主动归顺天界,听从号令。可那个老家伙冥顽不灵,意图只凭借自己的力量,就想击退整个魔界,简直是痴人说梦。魔族大军固然厉害,但在我们天界眼中还不足为惧。长久以来,仙宗与袁斗神之所以没有行动的原因,是因为担心一些图谋不轨者借机发挥,暗中偷袭天界大本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而要想令天界万无一失,固若金汤,便需要一件得天独厚的绝世瑰宝。”

    宙宇宝帅眼中忽然闪出一道凌厉的神光,脸上的笑容也随即凝固:“就是你现在身上的神铁!”

    “滚开!”

    就在宙宇宝帅揭露事实真相之际,赵轩昂的体内忽然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怖力量,不紧令伤口止血,还将老者手中的长剑生生逼退出来,并形成一枚无形铁掌,当即击中老者的胸前,“砰”得一声将其震飞出去。

    “阴阳天官!”

    宙宇宝帅嘶吼一声,身形立时恢复到原本的模样。原来,进入魔界之后汤宙宇的外形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当回到人间之后,这种变化已经大幅消退,甚至已经成为一种可以控制的力量,为其所用。魔人形态固然神武威严,但身手速度都会受到极大的局限,使其无法发挥十成的力量。而眼下的他回到正常大小,就是为了动用自己的真正力量,以来将面前的赵轩昂彻底击倒。

    “觉悟吧!”

    赵轩昂与汤宙宇相交数以千年,按理说早已将彼此的实力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然而,如今的“宙宇宝帅”已经恢复了袁宇的身份,功法套路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经出手,便展现出与曾经宝帅时候大不一样的招式。

    “四化天掌!”

    化皮,化身,化肉,化魂,四化天掌一经击中,天地之间登时鬼哭神嚎,日月无色。不只是赵轩昂,就连周围的大地也受到掌力的影响,变作一滩滩无所不化的毒液,横现在林间小筑的旁边。

    “赵轩昂,不要怪我!父亲交待过,只要取得你体内的神铁就可以,至于你的死活无人在乎。虽说凭你现在的实力无法成为我与阴阳天官联手之下的对手,但为免节外生枝,我只能忍痛将你一举击杀了。”

    “嗡~”

    赵轩昂的身体忽然向后退出了数步,一瞬之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几乎都要分解融化。四化天掌的威力果然超乎想象,哪怕是相隔数丈之远也难逃其恐怕的四化神力。忽然间,他感觉自己的人中一湿,伸手一摸,竟是一片散发着恶臭的黑色血水。四化神力已经侵入到他的奇经八脉之中,对其造成了无法复原的伤害。再次抬头,他的眼窝这中竟也淌下两道几乎如出一辙的血水,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随着这些血水迅速地流向体外。

    “汤宙宇,你真的想让我死吗?”赵轩昂提起体内最后一丝气力,进而轻声问道。

    眼见对方气若游丝的模样,宙宇宝帅忽然看向那名老者,然后嘱咐道:“你去外面看看,以防有同党潜伏于此。我与他再说几句,一会儿就将神铁取出来。”

    阴阳天官点了点头,转身猝然离去。空地之上只留下走远轩昂与汤宙宇两个人,气氛变成立时严肃起来。

    “赵轩昂,我们各为其主,本来不应该有所争论的。但你非要将私情扯到公事之上,那我就告诉你,我确实不忍心杀你,刚才动手的时候,我甚至还为你感到了一丝难过。可那又能怎么样,就算我不动手,父亲甚至仙宗,还是会继续派人索取你体内的神铁。当天在神铁洞的时候,你就应该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你以为将神铁植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天界就没有办法找到它了吗?你真是太天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