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铁臂轩昂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小欣数着来者的步伐,体仙的心脏却是在狂跳不止。他可是天界之人,虽然还未成为天官的他,但已见过了许多大阵势,这里还包括曾经与妖圣九天的一次对峙。当然,那时他的身旁还有仙宗,神使,天斗神等人相伴,当时的心情与之现在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甚至感觉,来者可以在一瞬之间杀掉了自己。

    “李天官,有人来了!”

    李双擎大步走出房间,进而看向前方的小路,不以为然道:“明什么大惊小怪的,因为是程如是他们把将王和周全一起带回来了吧!”

    “不对!不是他们!来者只有孤身一人!”

    “一个人?”

    听到小欣的回话之后,李双擎也不禁为之全身戒备,快步走到小欣的身边,与其一同望向前方的小路。这时,双方相距不过只有五十来步,只要有想法,他们可以立即窜到对方的身前,展开狂风暴雨的攻势。然而,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行高声道:“喂,你是谁!”

    李双擎最想听到的回音并没有出现,那人的步子仍然同原来一模一样,不紧不慢,好似是在散步一样。这时候,李双擎的手中上不禁多了一枚银光闪闪的狂沙银蝗,只要对方再向前一步,他便立即发动攻击。

    “天官!”

    “嗯?”

    小欣惊叫之时,李双擎定睛看向前方,而手中的暗器更是破空而出,直取对方要害。然而银蝗还没有击上目标,他的脸色便已经惨白一片,片刻前还在那里的人影,居然消失不见了。

    “后面!”

    小欣的修为虽然不及李双擎,但敏锐的洞察力却是天界之中罕有能够相媲美的。不等对方先发现,他已经骤然回身,手中快剑登时磅出,欲要攻击不备。

    “铛~”

    剑尖虽然刺中了目标,但却并没有像小欣意想的那样穿过对方的身体,反之一股强大的反震力顺势剑身传入到手腕手臂,乃至身体之中,使其当即倒退数步。

    “小心!”

    小欣咤语出口,李双擎手里的狂沙银蝗也随之相继发出。这一挥竟是十八枚一模一样,见血封喉的致命暗器。然而,也不知怎么了,只见对方只是挥动了一下手臂,那些无坚不推的银蝗便立即纷纷伴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陪耳声音,相继坠落在地。

    “这家伙有古怪,小……”

    “心”字未来得及出口,一只铁钳似的的手掌已经箍住李双擎的脖颈,并将其重重地投向大地之上。轰得一声闷响,地面处立即裂出一道长五尺,宽三尺的巨大裂隙,而天官李双擎便躺在其中,嘴中不断向外溢出鲜血。

    “红色的血,呵呵,这么说来你还没有进入到仙官境界。仙宗派你们几个来对付蓬莱将王与宝帅,未免也太小小看人了吧!”

    “什么!难道你是!”

    李双擎活音未落,一股无法抗拒的恐怖力量立即从下向上传入四肥百骸,并将其他像丢沙包一样狠狠地砸在前来的小欣身上。这一摔之中力贯壬钧,虽说是人,就算是钢墙铁壁也要撞出一道深坑。可怜那小欣长得体弱身孱,李双擎的高大身形甫一卸力,前者便立即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散架了一遍,猝然向后跌去。

    “哇~”

    小欣口中吐出的不只是血,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内脏碎片。只是一招,来者便将他们二人双双重伤,可见对方实力之强,修为之高,无法相信。

    被随意丢在地上的李双擎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的血还在流,但他还是忍不住怒叫道:“你……你是那个轩昂宝帅!”

    赵轩昂豁然向前一步,面露狞笑道:“我是赵轩昂,不是轩昂宝帅,如今的我已不是将王的嗍下,你要记好了了。”

    李双擎当即一愣,停顿片刻后才终于又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又要回来趟这潭军水。仙宗所下达的命令之中,三大宝帅并没有你,而是被一个姓孙的小子取代了。你现在打伤我与小欣,便是公然与天界作对!你会不得好死的!”

    “孙长空吗?呵要,没想到仙宗的消息真够灵通的。不过,他是经我举荐加入蓬莱大军的,如果一定要兴师问罪话,那也应该来找我。”

    李双擎用地抹掉嘴边的鲜血,愤然起身,一瞬之间,林间小筑的外围树林之中忽然传来阵阵风嘶鹤啸,大片大片树叶腾空飞起,于空中汇聚,进而化为一席绿色的轻纱,飞舞在三人上空。而在轻纱之间,一道道耀眼的银光不时闪烁,使得原本就已经十分诡异的景象变得更加惊人起来。

    “这就是惹怒我李双擎的下场,去互吧!银光碧纱!”

    看似不起眼的落叶之中,忽然掠出无数道点点星光,来到近处才能看清,那些竟是恐怖至极的狂沙银蝗,刚刚李双擎将自己的暗器隐身在无数的绿叶之中,扰乱赵轩昂的视线,只等时机一到,便立即发出杀招。而当后者看清杀招真实面目之际,再想闪避已然太晚。在如此众多的银蝗围攻之下,想要脱身是不可能的。

    然而,在这种异常凶险的情况之下,赵轩昂却是从未想过却步。他不仅不骨却步,而且还向前方进步。漫天的银蝗已经几乎贴到他的身体表面,关键时候他那条年假重报的钢臂却是遽地抢转起来,将那随之而来的狂沙银蝗一个接着一个地打飞出去。

    “他……他的手臂是怎么回事,情报之中并没有提到啊!”

    说话之间,经由赵轩昂打飞回来的狂沙银蝗竟是笔直地朝李双擎射了回来。一次两次还好,当应接不暇的暗器接连不断掠来之际,李双擎已然有些体力不云,脸色也随之变得煞白无光。

    “开玩笑,我李双擎一世英明,怎么可能死在自己的得意杀招之下。都给我停下来!”

    一道惊天动地的非凡气魄豁然飞散,凡是被其沾染到的狂沙银蝗立即簌簌落地,如同失了魂似的。好不容易将眼前的危机摆平的他,刚一抬头,竟是发现那道推着钢臂的高大身影已经来到自己的跟前,金属锻造的手指之上竟还捏着一枚浸淫着骇人寒光的致命暗器:狂沙银蝗。

    “你!”

    “噗~”

    李双擎虽然想要挣扎,但赵轩昂以凭借其高明的暗器手法,将那枚可怕的暗器打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一丝凉意渗入心口,所有的无极仙气都都顺势流向体外。血淌出的不多,但却足以将面前的地面染红。低头看着那双再普通不过的草靯,李双擎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败在如此卑贱的人类手中。

    “噗~”

    一口鲜血喷出,天官李双擎骤然倒地,而此刻远处的小欣虽然有力相助,但却无力抵抗。如今的他已自顾不暇,哪里还有能耐援助他呢?

    “该死,该死!”

    小欣满副狠毒状地瞪着面前的赵轩昂,他本以为自己马上就要与李双擎沦为一样的下场,可谁承想后者忽然道:“汤宙宇和天罗呢?他们在哪?”

    小欣低声道:“他们……他们在房间之中。”

    听到这里,赵轩昂转身踏上林间小筑,竟仿佛从未将面前的小欣放在眼里,将其丢在一旁,也不去管。后者虽然应该感到庆幸,但与此同时赵轩昂的行为无疑挫伤了他那强烈的自尊心。

    “混蛋,你为什么不杀我?难道,你就不把我回去搬救兵吗?”

    赵轩昂蓦然回首,面色阴森道:“你这种杂碎我见多了,你还不值得我杀自动手!”

    “什么!你居然敢看不起我!”

    愤怒,打心底里升起的由衷愤怒,使得如今的小欣忽而拥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怕力量,滚滚尘埃忽而掠起,进而化成一股土黄色的旋风,赫然加持在小欣的身体之上。赵轩昂瞳孔收缩,进而看向旋风之中,一股全新的气息随即出现在小欣的体内。

    “哗~”

    当里面的人将外侧的风浪全部震散开来的一瞬之间,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赫然出现在赵轩昂的面前。超忽想象,就连他也没有想到,刚才的青年居然会在转身之间变成另外一副模样,无论是样貌还是气息,都发生了剧变。不等赵轩昂开口,只听那名老者忽然声音阴森沙哑道:“敢小瞧我阴阳天将,你是活腻了!”

    手化疾光,如飞戟一般,赫然戳在赵轩昂的右臂之上。势均力敌之下,大片的火光自那只纯钢打造的臂腕之上接连掠起,立即照亮了面前的空间。

    “嗯?居然提升了这么多?”

    “别分心,好戏好在后头呢!”

    当赵轩昂意识到那名神秘老者已经转到身后之际,一股钻心之痛已经袭入到身体要害之中,向前踉跄了两步之后,终于才稳住身体。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林间小筑的房门处,忽然探出一只巨大的手掌。

    “这一觉睡得好熟,你们在干什么!”

    宙宇宝帅抬头看向前方的空地之上,与那随之而来的赵轩昂目光交织在一起,二人的脸上立即出现了同样的惊色,而那老者的气势登时萎靡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