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故友来助
    沧桑的面容,满脸的胡茬,还有一只能在黑夜之间闪出阵阵银光的金属手臂,周全宝帅看着这位曾经的战友,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你……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赵轩昂看了一眼自己右侧的钢臂,随即微笑道:“一点意外而已,无伤大雅。”

    说着,他看向对方背上的将王,接着道:“没想到他也有倒下的时候,真是令人意外。”

    周全宝帅解释道:“将王是为了救天罗的性命,所以才会变成这副模样的。话说,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呵呵,我说碰巧路过你相信吗?”

    周全宝帅面色一寒,略显惊讶道:“这么说来,你是一路尾随我们到这里的?”

    “尾随太难听了,我说了只是碰巧而已。不过在那之前,我遇到了一波行踪诡秘的人,观察之后发现竟是天界的天官天兵。我在他们口听说了你们几人的事情,还扬言要疳你们抓回天界,听从仙宗发落。”

    “所以你就来了?”周全宝帅不禁问道。

    赵轩昂尴尬回道:“呵呵,怎么就你一个人,难道汤宙宇那家伙没顶用吗?”

    周全宝帅叹了口气,然后摇摇头道:“你早该将实事告诉我们与将王的,否则也不会中了敌人的圈套。我被一位名叫李天官的人偷袭中伤,修为力量受限,无法顾及他与天罗,保险起见只得先将将王带离出来。现在他们两个应该还在敌人的手中,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将他们一起救出来。”

    赵轩昂点点头道:“嗯,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从我出去朝西直行三里多路,有一处相对安全的客栈,我在那里已经订好了房间,你到了之后只需自报家门,他便会带你们去往客房之中。”

    得知对方已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悄悄准备了这么多事情,周全宝帅立即心生感激之情,随即声音颤抖道:“多……多谢!”

    “好了,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刚才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两个可疑之人,希望只是路过而已。”

    周全宝帅用力颔首道:“你去吧!”

    本来就已经有伤在身,再加上剧烈的运动之中吸入大量沉在谷底之中的瘴气,如今的周全宝帅已经精疲力竭,每向前迈出一步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好在,出口已在眼前,终见希望的他连忙加快脚步,尽早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呦,还真让他逃出来了,看来李天官他们失手了啊!”

    话音一落,两道挺拔威严的身影忽然自前方的丛林之中,一左一右相继走出,两人并排站到一起,直接将通往出口的道路死死堵住。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要与这二人有所冲突。而从刚才的话语之中,周全宝帅已经可以确定,面前的两位凶煞与那之前遇到的小欣与李天官是同一波人。没想到刚出虎穴,又入狼窝,一时间周全宝帅顿感无助,身上的将王也被他放到了地面之上。

    “将王大人,周全没用,实在走不动了。”

    “哈哈,看来李天官的狂沙银蝗还是有些用的啊!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了。”

    说话间,其中一人已经走出黑暗,来到周全宝帅的面前。

    不愧是天界中人,身为天官的他拥有着凡人无法相提并论的超然气质,长相虽然算不上俊俏,但眉宇之间却浮动着一股凌厉的神蕴,令人不敢小瞧了他。此人手中有一把折扇,玉骨缎面,上面绘有一幅恬静的林间夜景,反面写有“寄情于景”四枚飘逸大字,使其身上沾染上一股浓郁的文人气息。而这时候,他终于再次开口道:“你就是周全宝帅吧!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实乃人中之龙,器宇非凡。只可惜,如今的你已是穷途末路,就算反抗也只是垂死挣扎。我劝你还是莫要出手,否则也只是自找苦吃。”

    周全宝帅望了对方一眼,随即发问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呵呵,这个好说。小官程如是,是袁斗神的座下天官之一。此次奉命前来捉拿将王以及四大宝帅,回天界问罪。还请你们能够多多合作,省得耽误大家的时间。”

    周全宝帅笑了笑,随即昂起头道:“我再冒昧地问一句,去往天界之后,我们几人还能活着回来吗?”

    “活着回来?”程如是稍顿一下,然后才接着道:“仙宗自己宅心仁厚,悯及万物,是诸界之中少有的大善人。不过,你与将王等人的行径实在天理难容,神鬼皆怒,恐怕他老人家就是有意留你,其它天官天将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周全宝帅面色平静道:“这么说来,我们此行是有去无回了?”

    程如是微微点头道:“恐怕是这么回事。”

    “那我问你,如果换作是你即将奔赴死亡,你会毫无反抗,安然等候神的到来吗?”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和如是皱眉怒道。

    “我是说,只要有一口气在,人就会为了自己生存的权利而为之奋斗,一草一木一兽一豸皆是如此,我又何尝不是呢?”

    “哈哈,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说来说去只不过是在变相地向我求饶罢了。嗯……好!只要你对我叩三个响头,我就不再阻拦你,更不会为难你与将王。如何?”说着,和如是瞥了一眼旁边地上的将王,脸上的淡然状立即消失不见。

    “此话当真?”周全宝帅轻声道。

    “当然!我们天界中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否则怎能在天界之中立足,于群雄之间拔萃?”

    “好,我磕!”

    一言说罢,周全宝帅毫不迟疑,当即双膝一弯,顺势跪倒在地,“砰砰砰”一连叩了三个响头,当再次看到那张冷峻面庞的时候,一道暗红色的血流已经自他的额头上缓缓淌下,可是他本人对此却是丝毫不屑。

    “哈哈哈,周全宝帅,偈真让我心服口服啊!我不但没有因为你刚才的三个响头而看不起你,反而由衷地钦佩你的非凡魄力。大丈夫有能屈能伸,说得就是你这样的人。好,我不拦你。你们走吧!”

    那程如是当真也是言出必行的守信君子,话音才一出口,他便闪到一旁,让开了一条狭窄的通道。同全宝帅费了九年二虎之力,将地上晕迷不醒的将王重新背到身上,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一点一点向前走去、

    可是,本以为自己与将王可以就此离开的周全宝帅,忽然看到另一道身影挡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柄闪着瘆人寒光的兵刃刺破黑暗,直挺挺地横在他的身前。

    “你的同伴都发话了,为你你还不速速闪开?”

    持兵者冷冷一笑,进而口气轻蔑道:“程如是许下的诺,我为何要与他一起履行?我可从未记得,我张破川说过类似的话。”

    “你!”

    早知此事不可能如此简单地解决,可周全宝帅已是毫无反抗之力,别说是天官,就算是个刚刚懂事的孩童,也能一举将他撞倒在地。现在他能站在这里,完全凭借着胸中的一口气。只要这口气散了,他便会立即栽倒昏迷。

    “李双擎虽然修为平平,但狂沙银蝗的威力却是有目共睹,你既然中了他的暗器,就休息安然无恙。如果不想再受皮肉之苦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不要浪费我们二人的时间。”

    “呵呵,虽然我也想那么做,但我的身上却有一个无论如何也不能交出的重要之人。在我断气之前,你们休想抢走他!”、

    张破川苦笑着摇了摇头,忽然将手腕急抖了两下。刹那间,只见那枚无比锋利的剑尖竟是一分无数,化为点点星火,萦绕在周全宝帅以及将王的周身,使其无处躲藏。、

    “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再敢执迷不悟的话,休怪我手中神兵剑下无情。”

    “呵呵,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周全早已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如果我的死可以换来将王一条性命的话,我当然万死不辞。”

    “砰!”

    电光火石之间,周全宝帅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冷汗顺着发梢滴落,这一刻他感觉混身的鲜血都要凝结。他虽不怕死,但当死亡来临之际,还是忍不住心中大骇。眼见那道致命的寒光直指咽喉,他已做出赴死的准备。然而,就在这个生死关头,两根布满老茧的手指忽然夹了在了张破川的剑身之上,轻而易举地化解了眼下的危情。

    “周全,辛苦我了,接下来看我的吧!”

    不等周全宝帅反应过来,不知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将王竟已自行从前者的背上跳了下来,进而直步走向前方的天界天官,张破川。

    “嘿……这张破川和程如是的动作怎么如此之慢,这么久居然都解决不了那两个老弱残兵!”小欣忽然走下林间小筑的台阶,进而来到道口处,抬眼望向前方。夜色朦胧,凉意攸然,小欣情不自禁地缩了下脖子,刚要转身离去,谁知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阵轻而稳的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