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天界出手
    周全宝帅是什么人,那可是拥有超越仙人修为的绝强者,在人间之中,哪怕是十方天斗神都无法将其击杀,然而就在刚刚的片刻之间,他居然被一只看似不起眼的小玩意轻易击倒,甚至几乎丧失了抵抗能力。现如今,他的眼前已经漆黑一片,沉重的眼皮仿佛坐上两个重达三百斤的大胖子,使他处于昏昏欲睡的边缘。不同于他的狼狈模样,身后落下的那道身影却是异常轻盈,就连落地时候也没有丝毫声音,好似雪花触水一般。

    “呵呵,周全宝帅,你果然还是栽在我们的手中了。”

    强撑着最后一丝气力,周全宝帅缓缓站起身来,进而看向不远处的小欣,进而声音嘶哑道:“汤宙宇呢?”

    小欣先是一愣,然后破滞为笑道:“你说那个傻大个啊!我让他躺在地上睡了一会儿。你们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们这些人间叛徒如此轻易死掉的。”

    “叛徒?呵呵,果然你们早已知晓我们的的一切?你们究竟是谁!能使出狂沙银蝗的绝不是无名之辈。我或许已经猜到你们的来历了。”

    小欣向前两步,忽然将脸探出黑暗,那张温柔祥和的面颊之上竟是出现了一抹阴森的笑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之中也随之闪烁起危险的神光。

    “既然知道我们的来历,你就更不应该站起来了。反正,你们都得死。”

    “呵呵,我们人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天界插手了。你说是吧,天官?”

    一听“天官”二字,小欣的脸面立即变化,一股淡淡的毒辣缓缓显现:

    见到情形,周全宝帅忽然怪笑一声,然后略显不屑道:“果然没错,凭你现在的能耐,还无法成为天官。刚刚击杀我的那位身后朋友才是真正的天官吧!”

    此话一出,只听周全宝帅身后的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道浓厚的声音,道:“朋友,呵呵,死到临头居然还能如此乐观。不得不承认,将王手下的四大宝帅,果然都非泛泛之辈。”

    周全宝帅惭愧地摇摇头道:“让将王大人失望了,我身为堂堂宝帅,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天官也阻止不了,真是有愧他老人家的栽培。”

    身后的天官轻笑道:“这个你倒不用懊悔,人间对于天界之人虽有抑制作用,但此次我等下凡,已通过仙宗的口谕,并携带天界圣物合仙令下凡,所以现在的我们与在天界之中的修为相差无几,你打不过我也是情理之中。”

    “和仙令?那不是天界的瑰宝吧?仙宗居然允许你们将其带下凡来,难道就不怕宝物受到损伤?”同全宝帅不禁问道。

    “呵呵,你以为合仙令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触碰的吗?别说是破坏,就算接近合仙令,都会受到其无比可怕的反震,轻则经脉尽断,重则当场死亡。现在,合仙令已经被安放在一处绝佳之地,只要合仙令存在于这个世上,我等天界天人便能尽其所能,驰骋尘寰。魔界的事情也有你们蓬莱大陆的原因,等收拾了那些妖孽,再回来追究将王与尔等的罪责。”

    “罪责?追究?凭什么?”周全宝帅摇头了一下身体,有气无力道。

    “哼哼就凭天界与仙宗!诸界之中虽然各有领袖,但天界位临诸界之上,理应担当主持掌控之职。况且,现在人间群龙无首,将王更是自甘堕落,与魔族为伍。这种情况之下,仙宗出面解决人间动乱,拨乱反正,赏善罚恶,不是最合适的吗?”

    “放屁!”

    一言说罢,只见周全宝帅的混身上下竟是被同一种耀眼的金光全副武装,与此同时,之前隐没在地面之中的巨型法阵竟是再次显露真身,随着他的呼吸,忽明忽暗,好似是在吐纳一样。

    “你说你们天界掌控诸界之事,但魔界入侵人间,涂炭生灵的时候,你们都去哪了?现在,人间高手已死伤过半,魔界势如破竹,正值风春得意,抻心轻心之际,这时候你们天界横插一脚,趁虚而入,坐收渔利。难道,你们是把人间义士都当成挡箭牌了吗?”

    周全宝帅的一番问话,令那名傲慢的天官立时哑口无言,许久之后才他听吱唔道:“你……你懂什么!仙宗他神机妙算,知道魔界实力非常,如果正面交战,定然死伤无数。而这种情况之下,只有牺牲部分人类,才能换来最终的胜利。这样的结果,总比人间全军覆没来得好吧?”

    “既然如此,那如果人间之中有你的亲人后裔,你还会这么说吗?”

    “这……”

    那名天官还没有想出合适的答案,只听小欣忽然高叫道:“李天官,小心这家伙有诈!虽说刚才狂沙银蝗已经禁住了他怕经脉穴道,但据说四大宝帅之中就数周全最深不可测,而且因为九阳大仙倾囊相授,拥有连我们也不知道神奇力量,说不定其中就有克制你那狂沙银蝗的方法。为免夜长梦多,我们还是……”

    “呵呵,现在才想起来,可惜已经晚了!”

    “砰砰砰砰砰!”

    话音刚落,两道冲天火光立即从那小欣与李天官的脚下飞腾而起,直入云霄。好在二者躲闪及时,这才免于葬身火海的下场。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者刚刚落到地上,新的一波火攻再次拔地乍现,而且无论势头还是力量,都要比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这样,他们二人一连翻腾了四五次,脚下地面没有一次不裂成碎片。而在这期间,那名李天官的后背还不小主挂了一彩,被烧过了一条长达一尺的伤痕。伤口位置如火刀割过一般,皮肉朝两边翻起,并被高温烘成了血痂。

    “混蛋!”

    气急败坏的李天官双手一招,漫天飞蝗暗器再次汇聚起来,并朝之前周全宝帅所在的方位急射而去。

    “去死吧!”

    无数银光化为一道道亮晶晶的丝线,自周全宝帅的身体贯穿而过。然而,当李天官与小欣凑上跟前的时候,二者才愕然发现,刚刚暗器所击中的不过是一道残象而已,真正的周全宝帅早已不知去向。

    “糟糕,中了那家伙的调虎离山之计,快追!”

    说罢,小欣拔腿便朝出谷的小路奔去,然而另一位李天官却是慢条斯理,毫不慌张,好像此整事与他无关一样。

    “天官,你这是在做什么!”小欣豁然回头叫道。

    “呵呵,小欣,忘记告诉你了,此次前来执行刺杀任务的并不只有你我二人。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其余的两位已经将他堵在谷中了。”

    小欣面色一惊,不由得轻声道:“什么?还有两位?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毕竟,此次行动是袁斗神亲身委派下来的,关于参与人员作为下属的你自然是不会知情。不过不用担心,有那两位在场,就算那个姓周的家伙插上翅膀,休想逃脑升天!”

    小欣听完李天官的话语之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进而快步回到那座林间小筑之中。不时,轵听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了出来,接着一个紧张的声音高呼道:“不好,那个家伙把将王也一洞带走了。”

    “什么!”

    即便是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之下,周全宝帅仍然不忘自己的主人将王,甚至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趁着小欣与李天官分神之际,折返回房间之中,带走了仍在昏睡之中的将王。虽然他也想将躺在一起的天罗宝帅一起带离,可惜的是如今的他已经自身难保,若不是依靠自己超凡的意志力以及地面法阵传回的力量,恐怕现在的他早已不醒人世。

    然而,将王个头高大威猛,仍然不是如今周全宝帅所能承受起的。才奔了几十丈远,如今的他已经气喘吁吁,照这个势头下去,被小欣与李天官追上只是迟早的事情。可是,当感觉到肩上的身体越发沉重之时,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迫近极限。紧接着,他又朝前挪动了两三步,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跪倒在地。夜里的幽幽谷比之白天还要冷清得多。然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一道身形颀长的身影缓缓朝他走来。

    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周全宝帅索性死马当活马医,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随即用尽最大的力气叫喊道:“救……救救我们!”

    听到周全宝帅呼救声音的那人丝毫没有变化,他仍然漫不经心地走着,脚子稳健而又随意,好似根本不愿朝他走来似的。周全宝帅见到对方如此冷漠的反应,心中已经凉了大半,绝望之际,他忽然仰望天空,自言自语道:“老天啊老天,难道你真的要对我蓬莱大陆赶尽杀绝吗?”

    就在周全宝帅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只听那人忽然开口说道:“周全,几天不见,你什么时候变成懦夫了?”

    听到对方如此说话,周全宝帅当即面色一惊,而后递目向前方之人看去,片刻之后,他那一脸的惊愕之色全都变成了由衷的笑意,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立即袭入混身上下:“赵轩昂,你要吓死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