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采阳
    在一番说笑似的对话之后,小欣终于正色危坐道:“我想要你们身上的一丝阳气。”

    “什么?阳气?那玩意怎么给你?”

    虽然知道了小欣的悲惨遭遇,但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不是忍不住背后一凉,一股莫名寒意立即涌上心头。

    “这个容易,只需嘴对嘴就能将体内的阳气度给我。”

    “嘴对嘴?和你?不不不,这不行!”

    厌恶,打心底里油然而生厌恶感,令周全宝帅几乎不愿再去看对方一眼。然而,就在他为此分神之际,宙宇宝帅却是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困难,拿去!”

    不等周全宝帅看清眼前的情况,宙宇宝帅已经将嘴自动送了上去,然后轻轻地在小欣那两边柔软的嘴唇之上,轻轻亲了一下。刹那间,一道电光忽然自他的身体一扫而过,并且带着一股微弱的暖流,涌入到对方的体内。

    宙宇宝帅慢慢将身体收了回来,神色略显痴迷道:“也没什么啊!”

    说着,他将目光转向旁边的周全宝帅,然而此刻的后者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厌恶情绪,脸上登时变成了墨绿色。

    “你们……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两个大男人,恶不恶心!”

    小欣莫名其妙地睁了睁眼睛,随即说道:“这有什么,又不是像男女之间那样接吻,只是过阳气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吧!”

    同全宝帅勃然大怒道:“你们爱怎么样都行,但千万不要与我搭上关系。汤宙宇能给你过阳气,我不能!”

    说着,周全宝帅站起身来,随即扬长而去。

    “他……他这是怎么了,为何反应如此巨大?”小欣不禁问道。

    “不用管他,这个家伙向来都是神经兮兮,待会就好了。怎么样,我的阳气收到了吗?“

    小欣面色一红,而后微微点了点头道:“嗯,收到了。不得不说,你身上的阳气是我遇到过的,最为阳烈的一缕,对我的身体有莫大的帮助。那个……老头应该把我的事情给你们说过了吧?“

    宙宇宝帅看看空空如也的玄关,然后点点头道:“嗯,说过了。所以严格来讲,你是一个女人。”

    小欣面露苦涩状道:“可惜,我这个女人注定一生都不得善终了。”

    宙宇宝帅听到对方讲出如此绝望的话语,心头不禁为之一震,随即安慰道:“你也不要太失落,天下之大,还有许多我们未曾发觉的神奇力量。或许其中便有一种,可以治疗你身上的异疾。”

    小欣微笑道:“希望是吧!但愿如此!”

    周全宝帅早早地回到了客房之中,床上的被褥都是新换过的,闻上去还有一股淡淡的阳光味道,令人心神舒缓。然而,一想到刚刚饭桌上发生的那一幕,他便如梗在喉,嘴里说不出的难受。

    “那个汤宙宇也是,难道他不知道对方是个阴阳人吗?和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接吻,我宁愿找一个真正的男人。”

    “吱扭~”

    房门忽然推开,一道稍显单薄的身影忽然走了进来,周全宝帅看也没看,直接开口怒声道:“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明天我就离开了。如果你感觉自己应付不过来,我回去可以叫林锋他们回来接替你。”

    “原来你还没睡啊!”、

    五雷轰顶一般,周全宝帅豁然从床上坐立起来,当见到小欣那张温暖到可以融化这一切寒冰的笑容之际,他仿佛觉得自己已经丧失抵抗能力了。

    “你……你怎么会……”

    “没什么,我看你吃饭的时候走得匆忙,怕你吃不饭,所以特地拿了些水果给你吃。幽幽谷里物资贫乏,只有野果可以吃。你就将就一下吧!”

    不说还好,被小欣这么一提醒,周全宝帅的肚子立即“咕咕”地叫了起来,知道推辞无果,他只得接过对方手坦克的果盘,然后不太情愿道:“多谢!”

    “那个……”

    小欣刚要继续说下去,同全宝帅却是立即道:“好了,你们救了天罗和将王,我和汤宙宇是该给予你丰厚的回报。但阳气之事,你不用提了,我做不到。”

    “哦,我来就是说这件事情。你的阳气我不需要了,谢谢你还能为我考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走了。”

    说完,小欣快步走出客房,然后回身将房门小心地带上。看着那两扇紧紧闭合的门扇,周全宝帅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连同那盘野果,一起“滚”到床榻之上。

    “不高兴就是不高兴,直接说出来多好,干嘛非但在这里假装友好。哼……”

    周全宝帅伸手抄过一只野果,只见果子上面还有未干的水渍,显然是刚刚洗过不久。轻咬一口,果香甘甜,以及可口的汁液一同涌入口腔,奔波了这么多天,他已好久淌有吃到如此美味的水果了。不知怎么了,周全宝帅忽然感觉眼眶一湿,伸手摸去,竟是一行泪水,他居然哭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被那个小欣的行为感动了?不……不可能!”

    周全宝帅刚想将手里的野果丢出去,可手臂都已伸直,他却发现自己居然不舍得轻开手掌,他的身体在向意识抗争。

    “可恶啊!”说着,周全宝帅大口大口吃起手里的野果,几下便将其啃了个精光。吃完之后,他翻身落到地上,打开朝外走去。身后,另一件客房的灯台已经亮起,宙宇宝帅显然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向前看去,这所林间小筑因为天色气候的原因,已然沉入到静谧的夜景之中,而之前一直对他们虎视眈眈的瘴气也随之销声匿迹,回到了周围的树林之中,与人一样休息去了。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孤寂的也方,竟还有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的幽静一面,当真令人意外。

    然而,就在通往欲外的唯一出口处,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目,但从那人的身形轮廓来看,应该是小欣没错。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他决定上前向对方赔罪示好,顺便也将自己身体内的一缕阳气度到对方的身体之中。

    “小欣,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说。”

    一边说着,周全宝帅一边朝人影走去。然而,此时的对方安静极了,简直就不像是一个活人,因为他连最起码的呼吸声都没有听到。这种情况之下,再加上此刻诡异的气氛,使得周全宝帅的心中不禁生起一丝凉意,周全宝帅几乎是天下怕地不怕,但偏偏对于鬼神之说极为忌惮,甚至不敢独自待在黑暗之中。而眼下的这种情况,便是他极为头疼的一类。

    “喂,你别吓唬我,你说话!”

    转眼之间,周全宝帅已经来到了那人的跟前,仔细辨认后,站在前方的果真是小欣无误。可是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对方的身上竟是不断向外散发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乍一看去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令人心神难宁。

    “小欣你……没事吧?”

    “呼……”

    就在周全宝帅说话之际,小欣忽然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紧接着身上诡异的气息也随之不见,那个天真烂漫,温柔体贴的小欣终于又回来了。

    “你小子在那里做什么呢&我担心了半天!”

    周全宝帅嬉笑着走到小欣身边,刚要伸手去搂对方的脖颈,可是谁承想就在这时,一道月光般的冷芒忽然朝他射了过来,直取咽喉死穴。千钧一发之际,周全宝帅身体外侧立即激荡起一道金色的法阵,并于身体前方,形成了一道无纟坚固的屏障。

    “仓啷~”

    裂帛碎瓶般的乍响一跃而起,一瞬之间就传遍了整个空间,客房之串,一道快绝身影破门而出,又是两道刺骨寒光直奔后心。

    “这!”

    心念一动,位于身前的护身法阵立即调转到背后位置,以来抵抗前来的杀招。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两道寒光竟是异常敏捷,眼看就要被那道护体法阵拦截下来,居然在电光火石之间及时调转方向,再取他的下身。刹那间,周全宝帅只觉得下体一冰冰冷,一股强烈伯寒风直袭裆下会阴部。

    “呔!”

    惊咤一声,周全宝帅再无保留,身如雄鹰振翅一般,立时掠上数丈高空。低头下视,两道阴影在黑暗之中上伺机而动,一股不祥预感随即自心间升起。

    “好你个小欣,枉我如此同情你,你居然敢暗算我!”

    伸手一指,下方的大地之上立即金光流窜,一道道充满圣灵之气的劲力纵横在林间小筑外的空地之时,眨眼之间便已将其中的两位暗杀者锁定其中。

    “蓬莱大陆的周全宝帅果然非同凡响,可怜今天你遇到了我们兄妹二人,是要注定在劫难逃了。”

    还未看清对方的套路,周全宝帅豁然发现在他身旁的空间之中,竟不知什么时候出了若干枚形同蝗虫似的小巧暗器,如狂风暴雨一般,直击他的身体。

    “嗯?这是狂沙银蝗?你是……”

    话音未落,一股钻心之痛已经涌上脑海,一时间体内的所有气力都消失无踪,沉重的身体如万钧铁牛,轰然坠落在大地之上。

    “呵呵,搞定!”

    小欣转身来到周全宝帅的面前,面色恐怖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