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度天魔
    再世华佗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话虽如此,但想要将这位姑娘体内的天魔之力彻底拔出,并非易事,而且风险极大。就算是前期准备的条件,也是异常苛刻,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完成。”

    将王稍事一顿,然后正色道:“这个先生不用担心,在下多少还是有些难耐的,需要什么东西,你可以告诉我,让叫人去找。”

    现玩华佗摇头道:“我要的这个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或者用金钱可以买到的,我需要一个可以完成盛下天魔之力的容器。”

    “容器?那是什么?”将王不禁问道。

    “一颗心,一颗与这位姑娘相关之人的心脏。记住,此人必须要和她有关莫大的关系,最好是他的亲朋好友,伴侣最佳!”

    “为什么?”心听这里,将王的心跳已经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好似预感到了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似的。

    “因为在天魔之力形成之际,已经受到身体的影响,进而染上了主人的一些情感色彩。想要通过外力将天魔之力消除身体,实在太过困难,必须要让它自行移动。而至亲之人的心,便是最好的诱饵。”

    将王沉吟半晌,终于道:“一定要这样吗?”

    再世华佗点头道:“我能做得只有这么多,其它方法我也不知道。”

    “这么做,成功的把握能有多少?”将王又一次道。

    “应该有五成以上的机会。”

    “好!既然有五成把握,那这个方法就值得冒险。”

    说着,将王抬眼看向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此时二者脸色已经异常难看,虽然不说话,但他们已经猜到了将王心中的打算。周全宝帅看了一眼将王,欲言又止,谁知这时宙宇宝帅忽然道:“算了,我们还是尊重大人的意愿吧!这就是命!”

    听到宙宇宝帅如此话语,将王欣然道:“宙宇说的没错,我们会有今天的结果,全都是天意所为。别说是心脏,就算是命,也是我亏欠天罗的。现在她需要,我为什么不能给他?只是,在我交出心脏之后,我希望你们能够将我送回到蓬莱大陆之上,毕竟那里才是我的家。”

    “大人,别说了,我们知道。”说话间,周全宝帅的眼中已有泪光闪烁。而这时候将王忽然将头转向刚才那位再世华佗,进而义正辞严道:“用我的心吧!我就是天罗的至亲之人。”

    “你?”

    再世华佗看了一眼那张略显沧桑的面孔,又瞧了瞧天罗凹凸有致的身段,进而讯问道:“你是他什么人?居然会为她付出如此在的代价!”

    将王淡然道:“我……我是他的爱人。”

    “你们居然是……那种关系9真让我有些意外啊!”

    不得不承认,单从外表上看去,天罗宝帅与将王年纪相差巨大,别说是恋人,就算是父女都有些过分。然而,见到对方如此严肃的神情,再世华佗最终叹了口气,然后略显伤感道:“孽缘啊!也罢,就让我让你们解脱吧!”

    三人以为救治工作还需要准备一番,可谁承想,那名灰袍老者竟是手起刀落,当即便在将王的胸膛之上划出了一道一匝来长的刀口。不等剧痛传入脑海,对方又以精妙绝伦的超强手法,探入到胸腔之中,轻轻一扯,便将那颗还在跳动的鲜活心脏从将王的体内取了出来。

    “将王!”

    “大人!”

    弥留之际,将王的脸上非但没有浮起半点痛苦,反而显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一刻人,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解脱,不只是因为他即将离开这个充满是非争斗的世界,更是因为自己的死可以换回天罗宝帅的生命,在他看来,这是一次很划算的交易。

    眼见将王栽倒在地,再世华佗回身来到床榻上的天罗宝帅面前,然后将那颗仍在砰砰颤动的心脏压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豁然间,天罗宝帅的周身之上竟是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红光,而原本早已冰凉的身体同样重拾活力。

    “天……罗他活了!”周全宝帅看着生机复苏的天罗宝帅,神情激动道。而这时候伸手将被取走心脏的将王从地上抱了起来,神色黯淡道:“那又如何,她活了,可将王却不在了。”

    说到此话,二人一同陷入到无边的伤痛之中,而再世华佗身上的工作却仍在继续。

    将王的心脏虽然能为天罗宝帅提醒短暂的生命,从而令体内的诸多气息再次运行起来。但这个过程极为短促,稍有耽搁,便会前功弃功。而眼下,救治的工作却只是进行了十分之一,真正的重头戏是要将隐藏在天罗宝帅体内的天魔之力,全部导入到这颗新加入的心脏之中。

    刹那间,只见再世华佗的手右手指尖之上赫然闪烁出一道道淡淡的幽光,接着那两根灵巧的手指,不断游走在天罗宝帅的身体之上,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若不是早知他在进行治疗,别人还以为他在对天罗宝帅做轻薄之举。

    然而,随着时间失衡,受到点拨的穴位气道之中,立即显现出一道道乳白色的气流,并且跟随再世华佗的手指,慢慢朝胸膛之中聚拢。一时间,天罗宝帅的身体之中接连绽放出大片耀眼的白光,强大的气朝为一股无形之力,直接将人托到半空之中,使其悬浮在三人眼前。这一刻,再世华佗的指法竟是再次加快,而且快到让人无法想象。渐渐地,那道白光变成了金芒,一声声爆响接连自天罗宝帅的体内传出,射入到宙宇周全宝帅的耳中,就好像用凿子锥他们的脑仁一般,令二者脸色大变。

    “太……太神奇了。这真是人力所为吗?”

    “嗡嗡嗡嗡嗡!”

    再世华佗忽然停手,然而受到强大气息的影响,天罗宝帅非但没有落回到床榻之上,反而在半空之中旋转舞动起来。恍然间,在她身体的上空处,竟是缓缓浮现出一道模糊的面孔,而让他们感到异常震惊的是,那张神秘的面孔居然长着四只眼睛,两两叠在一起,只要与之对视一眼,便有种晕眩的感觉。

    “这……这张脸难道就是天魔?”周全宝帅不禁惊呼道。

    “快看,有起色了!”

    随着宙宇宝帅所指的方向,周全宝帅进而看向天罗宝帅的方向,不知什么时候,后者的眼睛竟已悄然睁开,布满血色的眼瞳如两道鬼火一样,徐徐散发着阴森的诡秘。

    “姑娘,现在已经到生死关头,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话音戛然而止,再世华佗大袖一挥,桌上的药瓶立即跃入空中,并分出道清流,一同涌入天罗宝帅的身体。随着药物的介入,天罗宝帅的的“魔象”开始迅速退化,溃烂扭曲的面孔也恢复到曾经光滑亮白的样子。而在如此巨大的变化之中,稍稍恢复神志的天罗宝帅竟是忍不住惨叫一声,一道紫黑色的血液立即夺口而出。

    “闪开!”

    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抱着将王,立即向后掠出一大步,而那一道充满死亡气息的液体立即喷溅在竹制的地板之上,当即烧成了数个窟窿,并且还在不断向外扩散。见到这一幕的二人脸色登时惨白一片,要不是再世华佗提醒,恐怕的身体就要变成筛子了。

    “快,把那人的身体放到地上!”

    再世华佗蓦然回首,二人递目观瞧,发现对方面如死灰,比起正在接受治疗的天罗宝帅还要可怕。虽不知对方欲意何为,但宙琮宝帅想来对方不会有什么阴谋,于是便将将王的身体重新放到了空地之上,还未来得及站起身来。一道赤色急光忽然射入到将王的胸膛之中,继续向下看去,只见一枚正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刚好镶嵌在左侧空缺的位置。

    将王的心脏居然失而复还了!

    “这……这怎么可能!”

    再次看向前方,再世华佗已经扶着天罗宝帅重新回到床榻之上。转过身来,两位宝帅愕然发现,老者脸上的皱纹竟是再次加深了数分,头上的雪发也变成了银发,好似用手一碰,便会自行解体似的。还未回过神来的周全宝帅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之后,还是宙宇宝帅率先发问道:“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颗心脏……”

    再世华佗用衣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而后微笑道:“我是要用他的心脏,却并未说过不还给他。说到底,那颗心脏只是用来过‘毒’的匣子而已,事成之后,还给他就是了。”

    周全宝帅继续问道:“如此说来,心脏里的天魔之力也被一同祛除了吗?”

    “这个倒没有,天底之下恐怕也没有人能够消灭得了天魔之力。现在,那股力量已经与你们主人的心脏融为了一体,再也分不开。”

    “什么!照你这么说,那将王大人岂不是要承受天罗之前所受的所有痛苦,然而在病痛之中再次死去?”

    再世华佗走到将王的身边,俯身看向对方的面庞,悠悠地轻声道:“你们的这位将王大人可不是寻常人物,天魔之力不但杀不了他,而且还会成为他的一件杀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