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扑朔迷离
    笑似春风,不动如山,面比冠玉,气吐幽兰。无法相信,天地之间会有如此美貌绝伦之人,就连将王都不禁为之愕然注目。

    “你是谁?”

    “呵呵,一个可以帮你们的人。”

    不等将王等人阻拦,那位忽来之人竟已来到撒手人寰的天罗宝帅面前,启天那张已然与其融为一体的面具,将一颗红色丹药喂入到对方的口中。

    “你给他吃的什么?”周全宝帅不禁问道。

    “呵呵,救命的药。”

    说着,那人竟已站起身来,进而对将王说道:“你是他们几个的头领吧!来,跟我走!”

    “你?”

    将王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突来之人,然而令他感觉尴尬的是,直到现在他也未能看出面前之人究竟是男是女,所以也就无法用最适当的称谓来称呼对方。片刻之后,他终于勉强开口道:“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一眼就能看出,天罗的病能医?”

    那人淡然一笑,随即指着长凳上的尸体道:“现在,你们还有其它选择吗?如果不想错过最佳时机,就赶快跟上来。”

    将王回头朝二人看去,只见宙宇微微点了点头,而周全的目光之中也闪烁起坚毅的神光。

    “去就去,大不了就是死马当活马医!”

    九华山以南,有一处极为幽静的山谷。然而,在那看似风平浪静的谷中,竟有一团团紫色的瘴气弥漫其中,将安宁的人间净土变成了一方修罗地狱。

    “我们要去这里面?”周全宝帅不禁问道。

    “怎么,不敢了吗?”

    那人不等他们几个回答,已经闪身进入到山谷之中,微风一吹,四周的瘴气立即朝谷口方向飘来,将王等人连忙屏息,防止毒素进入体内。

    “怎么办啊将王,这些瘴气可是比寻常的毒药还要厉害,一旦吸入过多将会有生命危险。”

    将王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不过看那年轻人的样子,似乎对这些东西丝毫不惧,想来是有应对之策。既然他可能,为什么我们不行?”

    这时候,宙宇宝帅忽而道:“我体形比较大,能够承受的毒素计量也要比你们多一些。要不,我带着天罗先进去,你们在外面等着,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我再回来接你们,如何?”

    将王沉思一下,眼见那年轻人越走越远,眼看就要看不到了,关键时刻将王把心一横,鼓足气息道:“算了,既然一起来了,就没有让你自己前去的道理。你虽然体形庞大,但吸入的气息也比我们多上许多,如此算来相差不大。再说,多一个人进去,我们就多了一份力量。万一出现佬以差池,也好有个照应。”

    将王话未说完,只听谷内的年轻人高声道:“喂,还想不想救人啦?快点!”

    三人相视一眼,带着已经生机全无的天罗宝帅,一同踏入到这片神秘的山谷之中。经进入其中,首先第一个印象就是静。出奇得静。这里虽有风,但却吹不动树上的一树一叶。这里有水,水却静止不动,连一丝波纹都没有。因为瘴气随处可见,所以这里生灵也是极为罕见,好似除了他们几个,就再也看不到会动的事物似的。转眼一瞬,三人愕然发现,。原本在前方带路的年轻人居然消失无踪了。

    “人呢?那家伙跑哪里去了!”宙宇宝帅低吼道。

    “糟了!我就知道那个阴阳怪气的青年有问题。再说,萍水相逢,他为何……”

    话音未落,一道风一样的身影忽然飘到他的面前,三人递目望去,正是刚刚那名消失的年轻人。这一回,他的手中多了两根一人多高的树干,两者中间又有若干新鲜的芦苇连接起来。

    “来,把人放到上面吧!”

    原来,那年轻人没有逃走,而是去到一旁给天罗宝帅做了一副单架。刚刚好在狐疑他的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当即脸色一红,羞愧地将头转向一旁。

    “多谢!”

    就这样,将天罗宝帅放到单架上之后,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抬着单架走在后面,而将王则与年轻人走在前头,以防再次掉队。再次沉吟之后,将王终于开口道:

    “请问,阁下师承何处,是否与我相识?”

    年轻人轻笑道:“很不巧,我与我师父极少在江湖上走动,所以就算说出来你也未必知道。我也不认得你,只是看到了你们的病人,一时兴起,所以才将你们带到这里。”

    “一时兴起?这位小……小朋友,你这话说得有点太随意了吧?”将王略显不悦道。

    年轻人脚步忽然停下,进而转头看向将王道:“你这人好生奇怪,我好心救你们的朋友,你们居然如此多话,好像我要害你们似的。算了算了,如果你们信不过我,大可以打道回府,我就当没有见过你们算了。”

    说着,年轻人撇下将王等人,独自一人,大步离去。将王面色一寒,忽然间两侧的竹林之中遽地窜出数根等长的飞竹,“唰唰唰唰”一股恼地戳在年轻人的面前,将道路彻底堵死。这回,年轻人没有回头,声音却是无比阴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将王上前一步,抱拳行礼道:“恕在下失礼,但如今性命攸关,这位亡者与我们有莫大的关系,如果刚才我等有冒犯之处,妄请海涵。但如果阁下就这么扬长而去的话,恐怕也太不负责了吧?”

    微风吹过,空中的紫色瘴气再次飞舞盘旋起来,如一只作祟的风妖一样,将众人团团包围起来。

    “呵呵,这么说来,我必须得帮你们了?”年轻人忽然笑道。

    “嗯,眼下是要这样的。”将王不假思索道。

    “好,既然你们敢让我医,那我就医给你们看!跟我来吧!”

    手刀闪过,横在身前的七八根毛竹登时化为了无数细小的“竹签”,很难想象只通过一招便可以发出如此之我的细碎气劲,并且精准无比地将竹身分散开来。看着漫天掉落的竹屑竹片,将王不禁惊叹道:“好厉害的手法,此人不简单。”

    在见识到了年轻人高超绝伦的武功之后,将王随之笃定信念,认定此人拥有令天罗宝帅起死回生的神力。为免对方再次后悔,将王连忙招呼宙宇周全二人赶紧抬着天罗宝帅跟上,三人一路急行,勉强跟上了前面年轻人的步伐。不一会儿,两边的竹林已经到了尽头,而在他们面前是一所通体由竹料所建的林间小筑。令将王感到万分疑惑的是,外面的浓郁瘴气居然丝毫进不到这方空间之中,里外两边就好像分外不同的世界似的,令他无法理解。年轻人霍然转身,朝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才独自一人进入到竹屋之中。将王本以为对方是去请自己的师父,所以特意侧耳倾听,想知道二者交谈的具体内容。可谁承想,四周除了他们几个人的呼吸声之外,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小屋连同周围的空地都仿佛沉入到了沼泽之中似的,鸦雀无声。

    将王看了看单架上的天罗宝帅,双手不由得紧紧攥起,往昔二人独处的画面历历在目,一想到自己即将失去这位红颜知己,他的心上便传来阵阵刀绞。

    “天罗,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不久之后,林间小筑之中忽然走出来一道身影,三人以为来者是刚才的年轻人,便纷纷投以目光,可谁承想,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蒙面人。此人一经现身,便立即操着一口极度沙哑的嗓音道:“进来吧!”

    将王等人心中虽然有些顾虑,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就算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为了天罗的性命,他们愿意放手一搏。

    进入竹屋,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赫然袭上脑海。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看似朴实无华的表面之下,居然隐藏着一方装潢如此奢华的空间。一眼望去,真金白玉随处可见,一件件令人争相追逐的宝贝,竟被当作最最普通的点缀,整齐地摆放在特定的位置处。而且让将王心中惊愕的是,这里的面积要比外表看上去大得多得多。这里明明就是一处异度空间。

    “把人放到那里吧!”

    灰袍人伸手一指前面的床榻,而后转过身去,在面前的方桌上摆弄着一些瓶瓶罐罐,宙宇宝帅因为身体不便,所以没有上前。而周全宝帅则因为男女有别,也未搭手。将王独自一人将那具软绵绵的躯壳放到床榻之上。一不小心,那张金色面具竟是从三罗宝帅的脸上掉落下来。顺势向上观瞧,只见原本那张美丽无瑕的脸颊竟已经面目全非,黄豆大小的疱疹密密麻麻地长在上面,有些甚至已经涨破化脓。

    “这!”

    “不要看了,你们来的时候东西应该带了吧?”灰袍人忽然漫不经心道。

    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相视一眼,略感奇怪,而将王也有些惊讶,随即转头看向对方道:“呃,我等来的匆忙,并未听说需要携带什么必需之物。如果方便的话,阁下可以先行告知一下,我可以派人前去准备,然后再送到这里。”

    “这么说,你们是没有准备了?”

    说着,灰袍人将手里一把巴掌长短的单刃薄刀顺势戳在旁边的桌面之上,一时间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