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救爱
    阳爻魔君,作为昔日天阳老怪的左膀右臂,一直都是他的得力助手,而永恒能够一眼识对对方,也不是什么难事,即便现在的他们已经褪去魔气,奕成人类的样子,但与生俱来的气质仍然无法改变。然而,片刻之后,永恒的脸色喜色变成了愕然,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离开了座位,消失在祝孕华的眼前。

    “嗯?那家伙去哪里了?”

    随风而来,当永恒站到面前之际,阳爻魔君当即一愣,随即微笑道:“请问这位兄台,有何贵干?”

    永恒当即冷笑了一下,然后面色轻蔑道:“阳爻,你这样也太没意思了吧!”

    阳爻魔君当即一愣,心中正是纳闷对方为何能一眼识出自己的身份,下意识间为了掩饰自己魔人的实情,仍然勉强笑道:“你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不是什么魔君,我是……”

    “阳爻,你认不我了吗?就算样子已经变了,但声音应该还能认得出吧!”

    阳爻魔君全神贯注地望向前方那位中年人,片刻之后,他那脸上的疑惑终于豁然散开,欣喜道:“你是永恒!你怎么会在这里?”

    故友重逢,而且还是曾经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伙伴,阳爻魔君与永恒立即凑到一起,若不是碍于男人身份,便要立即抱在一起了。

    接着,二人便将各自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这时候阳爻魔君不禁看向远处的深山之中,神色敬畏道:“没想到人间之中居然会出现如此奇人,居然可以击退天魔。那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去了哪里?”

    永恒道:“双子魔君趁其不备独自逃走,而重伤的九州幽姬则被他吸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什么!吸入体内?他不是人类吗?难道就不怕吸纳了过多的魔气而丧失理智?”

    永恒摇头道:“他只是将幽姬困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并没有将其消化。所以到现在幽姬还活着。”

    阳爻魔君点头道:“幽姬可是当今魔皇的掌上明珠,要是被他得知幽姬落到了那小子的手中,恐怕你和火融魄都要受到牵连啊!”

    永恒苦笑着摇了摇头,进而回道:“这些事情我早就想过了,反正今时不同往日,老魔皇不在了,小魔皇又能算得了什么。除去天阳老怪,我与魔界几乎没有半点关系。这么多年,我为魔界兢兢业业,恪忠职守,也算是无愧于心,现在退出也是最好的时候。”

    阳爻魔君叹气道:“可惜,魔界少了你这员猛将,不可不谓是一种损失。而我则因为独来独往,被魔族众魔将排挤打压。现如今,偌大的魔族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索性,我便来到九华山,投靠我拜师学艺之时的师兄。”

    “师兄?你的师兄是谁?”永恒不禁问道。

    “呵呵,就是这里的主人,纯九阳。”

    “啊!”

    魔族全面入侵人间的消息迅速在初升大陆之上传播开来,除了少数有能力逃入到蓬莱大陆的人之后,大部分的人类都选择接受了这个无比残酷的事实。人间沦陷,魔界的万年大计终于成为现实。现如今,初升大陆之上随处可见魔族爪牙,他们之中有修为不凡的魔将魔兵,也有和寻常老百姓一样的平民。脱离了魔气的影响,魔人身上的异变开始渐渐消退,有的甚至已经与正常人类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就在他们之中,竟有几个神色匆忙的怪人。其中一个身形主高大魁梧,老远就能看到他那张满是横肉的凶面。在他的头上有一个从头到脚被套在宽大长袍之中的病人。之所以称他为“病人”,是因为她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他虽然活着,但与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将王大人,蓬莱大军已经全部回到了蓬莱大陆之中,可我们为何还要逗留在这里?”

    意外,真是意外。现身于初升大陆上的这四名魔人,居然是前不久才刚刚加入魔族的将王以及三位宝帅。然而,不知是因为什么,他们身上的魔人特征竟是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在人类身边显得越发显目,成了真正的异类。虽然大家不说什么,但此刻他们四人已经从周围的路人目光之中读出了一种隐隐的歧视。对此,将王却是一语不发,自顾自地来到茶摊旁边,随即口对小二说道:“来一壶凉茶,快一些。”

    店小二抬头看了一眼他们,心觉四人来者不善,也不敢得罪,只得插队将别人的一壶凉茶送到了他们的桌前。然而,现在宙宇宝帅体形太过庞大,狭窄的条凳已经不足以支持他那巨重无比的身体。因此,他只得将身上的天罗宝帅放在凳上,而自己则拿着那只“袖珍”茶杯,还没尝出味道,便将茶水喝了个精光。

    “周全,你有把握吗?”将王忽然道。

    周全宝帅点了点头,然后凑到将王跟前,低声道:“我师父九阳大仙可是曾经天界数一娄二的高手,他除了拥有一身超强的修为之外,对于医术也颇有研究。天罗的身体状况虽然不容乐观,但至少还没有到危及生命的地步。他老人家连起死回生都做得到,这点小问题不应该解决不了。”

    这时候,只听身形如山的宙宇宝帅忽然冷冷道:“你不是和你那师父,早就没有联系了吗?我们与他素昧平生,他更是与天罗毫无交情可言。就算他有方法治疗天罗身上的恶疾,就一定能保证他会出手吗?”

    周全宝帅叹了口气,然后才缓缓道:“我师父的脾气确实有些古怪,不过他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之人。况且,当年我在他的门下可是极为受宠的,虽然已不作师徒多年,我想只要我好好地求他一番,他一定会答应的。”

    将王沉吟了半晌,忽然将手里的茶杯放到桌上,轻声道:“周全,多谢你。”

    周全宝帅当即一愣,接着尴尬地笑道:“这……将王,你这是说得什么话。天罗是您的部下,同样也是我们的伙伴,我救他,也是应该的,您就不要再说见外的话了。”

    将王略显惭愧道:“都怪我,我听信了魔皇那家伙的花言巧语,才让你们跟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本以为进入魔界之后,我们蓬莱大陆的地位可以略高一些,谁承想一夜之间魔界居然化为了火海焰洋,毁于一旦。就算你们现在离我而去,我也不会有丝毫怨恨,因为这都是我咎由自取。”

    宙宇宝帅忽然道:“将王大人,自从我们加入您的麾下之后,就从未有过后悔的念想。您是蓬莱的灵魂,大家的支柱,只要能保全了您,我们才能安然无恙。”

    说到这里,一股淡淡的伤感弥漫在那不过四尺见宽的桌椅周围。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凳上平躺着的天罗宝帅,忽然虚弱道:“不要为我费心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时日不多,就不要烦劳周全宝帅的师父了。”

    周全宝帅扭头看向天罗宝帅的那张金色镂空面具,对于他而言,那或许是对方存在的唯一证据。

    “你在说什么傻话,来都来了,说什么都要去试一试。我们不放弃,你也不要灰心。我们与将王大人都希望你能痊愈,我们相信你。”

    “呵呵呵,周全啊周全,你还是那么乐观啊!”

    这时候,宙宇宝帅也不禁说道:“上次交手,让你赢了半招,我不服。快点好起来,我要和你重新打过。”

    天罗宝帅忽然咳嗽了几声,但即使是咳声也是有气无力,好似破烂的风箱一样,气流自她筛子般的肺叶之中渗露出来,所以才会产生刚才那种怪异的声音。

    “算你赢了。我知道你与我交手的时候有意留手,否则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将王忽鮁接过话茬道:“天罗,不要再说话了。保存体力,等到了九华山上,你就有救了。”

    “无敌!”

    乍一听到这个称呼,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当即愣住,就连将王眼中的神光也急剧变化,变得非同一般,变得让人揪心。

    将王原名就叫段无敌,但自从他成为将王之后,世间便再也无人敢直呼其名,而眼下三罗宝帅如此如此肆无忌惮的称呼对方,要么是她疯了,要么就是她不想活了。

    “天罗,你……”将王欲又止,而这时身体无缘孱弱的天罗宝帅继续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现在很是痛苦。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也割舍不掉那段本不应该存在的孽缘。”

    “天罗,我命令你住口!”将王神情激动道。

    “我听了你一辈子的话,但这次我想任性一次。我活不了了,带着他们两个和我的尸体,回到蓬莱大陆吧!”

    “不行,不可能!我将王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呵呵,别傻了,人生在世,哪有不死不灭的。就算有,那个人也绝不是我。这些年我已经看得很开了,从一开始怕死,到现在对生命不屑一顾。我想是时候该离开这片大地了。我身上的杀戮太多,这也许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可是……你杀的人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就算要遭天谴,那也应该报应在我的身上。”

    “不,你不能死。你是蓬莱的希望,有你在,蓬莱才有明天。不说了,我太累了,我想休息一会儿。”

    天罗宝帅的声音猝然消失,将王面色一寒,当即奔到对方的身上,伸手按在对方的脉门之上。

    “没……没有了,感觉不到脉搏了。”

    “让开吧,看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