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重临九华
    那之后的几天,孙长空等人一直都在寻人的道路之中,无论是柳如音还是豺,都仿佛消失了一样,初升大陆之上关于二人的半点消息都没有。搜寻工作进入到了僵持之中,最终还是孙长空做出了决定,先找一处可以安身的地方,然后从长计议。

    “那……人间可否还有我们的容身之所?”永恒不禁道。

    “之前或许没有,不过现在我倒是有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哪里?”祝孕华不禁问道。

    “九华山!”

    九华山作为九阳大仙纯九阳的道场,是连仙人都无法擅自闯入的禁忌之地,上次孙长空进入其中,因为不得其法,无意间触动了机关,进入到了青龙七宿的世界之中,还令心月狐吸收了其它几位兄弟的力量,进而销声匿迹。而令他更加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的无心之举,意外间居然还帮助另一位大魔头白叹生顺利逃脱升天,与自己的伙伴会合。纯九阳因为这件事相当恼火,当天便斩杀了两名负责看守的弟子。之后的数日之中,纯九阳派人去各地打听,希望能够找到了白叹生的下落,可惜结果并不令他满意。转眼之间,一个多月过去了,纯九阳已经渐渐放弃了希望,索性专注在道场九华山之上,保全门派与自己的门人。这一天,三行三人,两男一女,来到了九华山前,点名要拜见这里的主人九阳大仙。

    “什么?来者自称孙长空?”

    自从杀手联盟一别之后,张望远便跟随纯九阳来到了九华山上,潜心修炼。时间虽短,但经过后者的悉心培养与指导,如今的张望远已经脱胎换骨,实力修为大幅提升,已然与那曾经四大家族的年轻才俊相差无几,甚至已然超过了修为最弱的金生财。

    然而,张望远心里清楚,凭自己如今的能耐,仍然无法与孙长空相提并论,甚至连与对方叫板的资格都没有。想到这里,张望远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恶毒的神情,然后对他前来送信的门人道:“你叫他们几个去到休气阁内等候,我一会儿就去。”

    门人按照张望远的命令,将山门外的孙长空等人带到了九华山一处相对清幽的山峰之上,其中有一处建造奢华的庄园,想来应该耗费了不少的人力财力。休气阁虽然是整个九华山上天地灵气最为稀薄的地方,但好在这里远离弟子活动的区域,所以相对而言比较安静,是一处极佳的休息场所。园内种植着各种各样叫上名亦或叫不上名字的灵株仙药,未见满园春色,便先觉扑鼻幽得去,好不清新。

    休气阁内和物资一应俱全,又有专门的邶负责此处的衣食住行,所以三人一经进入,便有弟子前来伺候,祝孕华在那个漆黑不见五指的深渊之中住就是数以万年,哪里受到过这种优越的待遇,女人比起男人要更加懂得享受生活,面对此等难得的优越条件,自是欣然融入到当前“贵宾”的角色之中,坐在台阶上的一张竹椅之上,吃着可口的点心水果,喝着香气四溢的青茶,当真是神仙般的生活。而相比较于祝孕华“既来之则安之”的处事态度,永恒则显得拘束得很,站也不知站到哪里,坐下又觉得如枕针毡。索性,他凑到孙长空的身旁,像一名护卫样伴在左右,寸步不离。

    如今的孙长空可以说是张弛有度既不像祝孕华那般懒散,亦不像永恒那样拘谨。他更像是这里的主人,放眼望向面前的众多花草树木,他的脸上浮现出一股享受的神情。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灵气流动随之减缓静滞下来,只有看到如此恬静的景象,他才会有如今这种完全放松戒备的动作。

    不一会儿,两名年轻男子已经出现在休气阁的门前,其中一位,孙长空一眼便认出,正是自己的宿敌张望远。而在他的旁边,则一位年纪稍长,但也绝不会超过三十岁的青年。只是看了一眼,孙长空便暗道此人绝不简单,因为他的身体上下,无处不向外散发着一股凡人未曾拥有过的“王者锐气”,即便他已经尽量压抑这种气息,但仍然无济于事。

    “张望远,你怎么会在这里!”孙长空略显惊讶道。

    “呵呵,你这不是名知故问吗?九阳大仙是我的老祖宗,我来这里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又为何不远万里,来到九华山上。难道,你也想投靠老祖宗的?”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而后道:“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我与这两位想要大仙的道场暂住几日,等想好下一步的打算之后,定会离去,绝不麻烦大家。”

    张望远轻笑道:“如此说来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大家也是同门一场,我也不想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但话又说回来,九华山毕竟不是丐帮,如果是人都要上来暂住几日,蹭几口饭吃的话,那天下难民岂不是都要来了?”

    孙长空微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这段时间我们三人的花销,我会翻倍地返还给你们,绝对不会白吃白喝。”

    张望远摇头道:“九华山虽然不比那些超级家族,但养活你们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我想说的是,你们来到九华山无非就是看在九阳大仙的威名之上,希望借助他的势力从而保护自己。但九华山幅员辽阔,老祖宗他虽然法力通天,但也有应接不暇的时候。所以……”

    “你的意思是说,想让我们几个与其它弟子一样,轮流看守各大要道,以防魔族入侵?”

    孙长空此话一出,张望远立即放声大笑道:“孙长空,我虽然与你多有仇隔,但不得不说,你的聪明才智还是令让我相当欣赏的。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怎么样,能做到吗?”

    孙长空回头看了看永恒与祝孕华,后者忽然开口道:“不用担心我,你们男人能做得事情,我当然也能办到。反倒是永魔……呃,永恒老头,我怕他的身体抗不住。”

    永恒瞪了一眼祝孕华,然后接着道:“少在那里给自己找借口,不想去就是想去,为什么拿我当挡箭盾。长空兄弟,你放心,我这把老骨头也没有问题。”

    张望远看看那个说话的中年男子,眉头不禁皱了皱,心中暗道:这家伙说话为何如此古怪,名名年纪不怎么大,却要自称老骨头,真是稀奇。

    想到这里,张望远继续道:“如果你们都没有异意的话,那就跟我来吧!”

    “等等!”孙长空忽然叫道。

    张望远蓦然回首,略显不悦道:“怎么,反悔了?”

    “哦,不是。可我们这次前来是为了寻找九阳大仙的,承蒙如此大的恩情,理应当面与他道谢才是,否则也太失礼了吧!”

    “哼,这个就不必了,老祖宗他诸事累身,分神乏术,没有工夫接见你们。如果你们真的想感谢他的话,就迟早找好下家离去吧!”

    九华山丰沃富饶,集宙宇之精英,聚乾坤之灵气,纯九阳当初将自己的道场选在这里,就是看中了这一点。白天时候,九华山上一如平常,众弟子于各自所在的山峰之上潜心修炼,纳灵培元。夜幕降临,九华山便会变成另外一副模样,在纯九阳设下的特殊法阵之下,进而将道场的主体遁入到另一片虚空之中,使得外者无法进入其中,更不会有偷袭一说。

    可是,道场虽不会受到进攻,但用来维持法阵的诸多阵脚却还分散在九华山中,只是被巧妙地藏在了其中的景物之中,如果不是知道内情或者洞察力异常出色的人,根本无法找到阵脚所在。

    然而,事有意外,曾经有一次,一名从哪来的樵夫,无意间进往以九华山之中,还将其中一只阵脚当作野山参从土里刨了出来。每一个阵脚都扮演着不可代替的角色,只要受到损伤,哪怕只是挪动了一下位置,都会做实验法阵威力大幅减弱,甚至失效。当时纯九阳抓住了那名无辜的樵夫,虽然再三审问之后并无发现,但以防万一,还是选择痛下杀手,将其从世间抹除。

    在那之后,纯九阳特意分派出一批弟子,轮流看守阵脚所在的区域。虽然如此做法极有可能暴露阵脚所在的大致位置,但即便那样,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危险的来临。

    说实话,孙长空并没有想到,凭他们三人超强实力,居然会来担当如此卑微的职位。好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有一处可供歇脚的凉亭,孙长空便将永恒与训孕华留在了那里,独自一人前去巡逻。

    “你们放心,等我见到大仙之后,会对他说明你们的身份。那时,我们就不用待在这里了。”

    这时候,祝孕华呆呆地看着孙长空那张英俊的脸庞,目光之中不禁泛起少女般的神光,而后如痴如醉道:“无所谓,只要能留在遮天皇垢身边,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永恒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头道:“唉,病入膏肓了。”

    说着,永恒不经意地看向前方的山脚,谁知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进入到他的视野之中。

    “那……那个人背影为何这么像阳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