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祝孕华
    甫一睁眼,窗外的阳光强得刺眼,阳爻魔君看着自己满身的繃带,片刻之后终于惊声道:“我……我的眼睛,怎么会……”

    “为什么不会,这里可是人间,你醒了啊!”

    抬头望向门口处,一个身着青灰色道袍的男子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手里还端着一盆气热气腾腾的热水。

    “你才大病初愈,洗个脸醒醒神,外到吃午饭的时间了,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可以自由行动了吧!”

    阳爻魔君刚要开口询问之前发生了干什么事情,忽然间一道银铃般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阳爻大人,你终于醒了!”

    抬眼望去,一个身着五彩斑斓花衣的姑娘忽然闯入到他的视野之中,碍于曾经的眼疾,阳爻魔君并没有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但后者却是欢喜道:“大人,你再看什么,我是晴面啊!”

    “晴面?你是晴面?”

    “对啊!这里是人间,从魔界出来之后我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开始还有些不习惯,现在感觉好多了。”

    阳爻当即一愣,然后问道:“现在?我昏睡了多长时间?”

    晴面稍事思考之后,继续道:“嗯……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

    “半个月?”

    一声惊喝,阳爻魔君当即从床上跳了起来,纵身便跳到了地上。然而,多日卧床不起,加上昏迷之后一直没有进食,此时他的身体异常虚弱,哪怕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刚一落地的他双膝倏尔一弯,当即摔倒在地。

    “大人,你没事吧?”

    晴面上前搀扶阳爻魔君,后者在起身之际,手肘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对方的胸脯。曾经的他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却从未意识到晴面竟有如此温柔富有女人味的一面。而受到“轻薄”之后的晴面当即脸色一红,然后语气低沉道:“大人!”

    意识到自己无礼之处的阳爻魔君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站直了身体,讼让自己尽量离开对方的怀抱,然后才故作镇定道:“对了,这是哪里?”

    “这里……”

    晴面刚要说话,谁知外面的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阳爻,你终于活过来了。”

    “是你!”

    不敢相信,在时局如此动荡的人间之中,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方与世无争的净土。饭堂之中的人络绎不绝,而阳爻魔君也得到了一件宽大的道袍,用以掩盖他那满身的伤疤。

    不管怎么说,填饱肚子才是关键。清修之人讲究清心寡欲,味道清淡。好在饭堂之中的东西一应俱全,再加上阳爻魔君早已是饥肠辘辘,也不管饭菜合不合胃口,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并将自己的食物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精光。

    “呵呵,胃口还不错嘛。不过大病初愈的人最好不要暴饮暴食,否则会消化不良的。”

    对于忽来的说话之人,阳爻魔君不以为然,低头淡淡道:“人是铁饭是钢,再说你不要忘了,我可是一个堂堂正正的魔人啊!你说是不是,纯九阳。”

    蓦然抬首,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纯九阳,九阳大仙,一个位居人间一流高手之列的绝世强者,居然像一个普通的弟子一样,手里拿着馒头,与他人一样,大口大口咀嚼着,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你再不醒,我就得考虑把你丢到后山山涧之中喂狼了。”纯九阳轻笑道。

    “狼?你的九华山还有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吗?嗯,正好我可以前去帮你清理一下。”

    二人相视一眼,随即放声大笑起来。而这时候,坐在旁边的晴面却是一脸迷惑,没有想到这两个分处不同阵营的“对手”,说起放来居然如此投缘,简直就像是阔别金日是的好友。而从阳爻的口中,她曾听说过对方有一个留在人间的师兄弟,想来应该就是面前这位九阳大仙了。

    吃饱喝足之后,阳爻魔君忽然发觉门来的阳光有些刺目,随即开口道:“是你将我的眼睛治好的?”

    纯九阳将手里的筷子整齐地放到桌上,然后怪笑道:“你以为我会那样多管闲事吗?我想魔君之中,除了魔皇与你自己之,应该无人可以取走你的眼睛吧!无论是其中的哪一种情况,我都不会多手的。”

    阳爻点头道:“你果然还是像原来一样聪明。如此说来,它们是自己长出来的了。”

    “失目复明,返璞归真,阳爻大人,难道你真的……”晴面手捂小脸,神情激动道。

    “应该是吧!我终于踏出了那一步!”

    当永魔包再次看到二人之际,孙长空已经恢复正常,而火融魄的脸上也没有出现丝毫异样,三人于是乎结伴而行,成为了临时的小队。魔界已经完全占领人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一个魔族未曾涉足的安全场所,虽然有永魔龟举荐,但孙长空并不想去往更加充满神秘色彩的云梦仙泽,毕竟人间才是他的故乡。

    其实回到人间之后,孙长空最为牵挂的,便是那个原本怀有身孕的爱人,柳如音。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对方肚子里的胎儿已经被对人取了出来,而唯一能够见证二者之间心路历程的爱情结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而遮天皇接下来的消息更令孙长空震惊不已。

    “什么?如音投靠了魔界?这怎么可能!”

    “你不信也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当时我与你的反应一模一样。可是我亲眼看到,她与飘渺云巅的弟子修建通魔塔,以来向人间源源不断地运送魔将魔兵。柳如音她……变节了。”

    孙长空心中骇然,但他仍是想亲眼确认一下事实真相。三人连夜赶路,终于在第二天的中午时分来到了常翠山。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无论通魔塔还是用来安身众弟子的魔殿,都已经沦为废墟,而飘渺云巅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见不到半点踪影,柳如音带着她的门人彻底消失了。

    “现在,魔军已经全部入驻到人间之中,通魔塔形同虚设,遭到遗弃也是正常的。”

    遮天皇说到一半,忽然惊声道:“遭了,我忘记了一件事情。”

    如果不是来到常翠山,或许遮天皇还是不会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将豺的力量借走,并许诺天亮之前一定赶回来的经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天半,不知豺是否还在原地等候着自己。抱着一丝希望的遮天皇,立即让孙长空带他过去。然而,当达到二人原先休息的地方之时,地上的炭尘早已被风吹散,留下一个伤疤似的印迹。遮天皇默不作声,死一般的沉寂,孙长空为了安慰对方,随即道:“你也不要太过悲观,虽然没有了你所谓的凶兽之力,但他好歹也是吞天一族的族长,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都怪我,太过相信自己的力量,这才给豺族长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的他,一定恨不得将我抽筋剥皮。”

    永魔龟道:“我们都是凶兽一族,力量也都是大同小异。据我所知,如果两只凶兽的力量融合的时间太长,极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到时就算见到豺,恐怕也无法顺利将力量交还给他了。”

    孙长空稍稍皱眉,随即道:“既然如此,我们该怎么办?”

    永魔龟斩钉截铁道:“找,当然是找到他。那家伙的脾气我很清楚,就算被打得遍体鳞伤,也绝不会向他人求饶。像这种刚烈的性子,万一遇到了野蛮粗鲁的魔人一定会大亏的。所以在悲剧发生之前,必须赶紧找到他。”

    孙长空略显惆怅道:“可是人海茫茫,那位豺族长有手肝脚,我们该去哪里寻找他?”

    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火融魄忽然开口道:“其实事情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困难,豺可是凶兽,人间之中的高手虽然不少,但拥有他那般可怕气势的却是微乎其微。而且,人间的范围一共才那么点,而他应该也还在初升大陆之上。如此说来,只要认真感应,应该可以察觉到他的蛛丝马迹。”

    孙长空惭愧道:“可是我们与遮天皇,都不擅长寻人觅踪之术,而这位永魔龟前辈似乎也是是一样。”

    “哎,我说过了,永魔龟只不会是我前往魔界,掩人耳目的虚假身份而已,我真实的身份是永恒兽,你也可以叫我永恒。”

    孙长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火融魄你也想了一个其它的名字吧!毕竟,老是用一块石头名字来唤你多少都有些别扭。”

    火融魄稍事停顿,作沉思状。不久之后,只见他用力摇头道:“唉,算了,我的肚子里没什么墨水,也想不出什么悦耳的名字,就这样凑合吧!”

    孙长空笑了笑,接着道:“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人如其名,没有一个好名字,如何行走江湖。既然你不想动脑筋,那我就帮你一次,嗯……据说火融魄是当年祝融火神仙逝之后所化,集天地之精华,合五行之神蕴,有了,祝华蕴,如何?”

    “祝华蕴?感觉不怎么上口,不如将后面的两个字调转过来,对,就叫祝孕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