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魔界弥留
    无情的岩流已经将魔界尽数吞没,少有孤石独处在一望无际的火海之中,进行着最后的垂死挣扎。然而就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之中,居然还有两道身影快速移动,其中一个伸展着蒙天巨翼,呈飞龙模样,在昏暗的天空下翱翔;另一个则是脚踏赤色血云,双手负立,即便身处绝境之中,仍然面色如常。

    “我说,你我费了这么大功夫,难道就是为了找回你手里的那本书?”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远古巨龙族的唯一幸存者,族长古浊。而脚踏血云的自然就是纳百川。自从魔界大门开启之后,二者几乎形影不离,一直配合行动,如今他们出现在已经失去活力的魔界之中,定然有着不可告人的天大秘密。

    在古浊的质问之下,纳百川托起掌中那本布满灰尘与古老气息的精装书册,面孔之上随即显露出几分激动之色。

    “你有所不知,在我的世界之中,这本书已经因为不灭火山爆发而受损严重,虽然被救回了一些,但仍然对其整体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进而使得我的时间掌握者之术无法完全发挥威力。而之前方惜时告诉我,说这本书依然保存在群魔殿下的秘密宫殿之中,只是常年有人把守殿门,所以没有机会将其取出。这回火山爆发,刚好给了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得到了书,我的神功定能大成。”

    望着纳百川如痴如狂的神态,古浊不禁冷笑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的宝贝闺女还和那个小鬼待在了一起呢。难道,你不握他们有个三长两短,葬身在这场劫难之中?”

    古浊话语一停,纳百川当即高声笑道:“古浊,枉你还是远古世龙族的族长,难道就没有发现,那个魔童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与众不同?那个小鬼?”古浊不禁问道。

    “呵呵,如果你知道此人的真实身份的话,恐怕就不会有刚才那一番话了。”

    古浊想了一想,随即又道:“那么,那个小鬼究竟是何方神圣?”

    “神圣?呵呵,他可是一个大大的魔鬼!”

    就在纳百川与古浊全力冲向通往人间的秘径之际,魔界的另一处地方,同样也是两个人,站是站立在炽热的岩浆之上,随着汹涌跌宕的岩流上下起伏,如同狂风大浪之中的两叶扁舟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就要被要被红色的浪头打翻落溺。

    二人四目相对,却没有半个话语,仿佛直视对方便是自己的交流方式。许久之后,其中一个身材较为高大的老者开口道:“你怎么出来了?”

    对面孝模样的魔人随即淡淡一笑,提了提鼻子,如同一个正在像家长交代“过错”的孩子一样,目光闪烁道:“这……这个,人老是在家里待着,总会厌恶的嘛,再说躲在暗处的我都快发霉了,出来晒晒太阳也是情理之中。”

    老者凝目看向对方的面庞,而后一字一字问道:“不灭火山爆发与你有没有关系?”

    小鬼当即摇了摇手,略显忌惮道:“没……没有,这次真的不是我。我在血幽谷之中,哪里会有时间去往千里之外的九州。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灭火山爆发早有预兆,只是稍稍提前了一些而已,你也不用如此大动肝火吧!”

    “废话!”

    老者怒目振,身后立时腾起层层巨浪,俨然化成了他的无尽衣摆,随着他的怒气上下飘舞。

    “保持了几十万年的平衡,居然在了一日之间消失了,更令休息了这么长时间的魔界再次遭遇重创。原来,我以为魔人只待在魔界便可以安心地活下去,这下好了,只能举族迁入人间。人魔两族定会发生大面积战争,就算魔族稍占上风,但想打赢这场硬仗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是同归于尽。而这,全都是因为令不灭火山爆发的始作俑者所致。”

    见到对方如此震怒,魔童当即走上前去,连忙劝说道:“医仙啊医仙,你先消消气,有什么事情咱们出去再说。”

    “出去?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吗?万一被他人发现了你,那岂不是大事不妙?”

    一听到这话,魔童立即萎靡下来,神色难看道:“可……可这里也没法待了,难道你要让我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吗?恐怕还没被岩浆烫死,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雪魔医仙忽然笑了笑,神情阴森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为你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去处,保证谁也发现不了你。”

    “哦?在哪?”

    “嘿嘿,就在魔界。”

    魔界有一处禁忌之地,名为灵虚门,此前一直被妄虚魔君以及其心腹手下输液把守。而魔界出事之后,这里便立即人走茶凉,成了一处荒废之地。然而就在不灭火山的怒火即将蔓延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之时,一道淡淡的绿光忽然自门缝之中缓缓渗出,进而在灵虚门的门扇周围布下了一道暂时的屏障,将焚尽一切的岩浆阻隔在十丈之外。

    “呦呦呦,好端端的魔界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忽然间,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惊叫道。

    声音刚刚落下,另一人接着道;“哎,你不知道吗?魔界之中有一个名叫九州的地方,地下有一处可以毁灭整个魔界的巨大火山。看来,灵虚门外变成这副样子,是因为火山喷发了啊!”

    “魔界毁灭,这么说来我们妖界是不是可以重出江湖了啊!不行,我要把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妖圣大人,他听到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刹那间,空间之中传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好像是掌掴某人面部发生的动静,然后才有人道:“你这个呆子,难道不知道最近妖圣在人正在闭关,准备冲破最后阻碍,晋入全新境界。只要妖圣大人成功了,虽说是仙宗魔皇,就连大兽长也不足为惧。你现在去打成大人清静,不是自寻死路吗?”

    “那……这该怎么办?”

    “啪!”又是一声脆响,这回挨打的人再也忍受不住,不禁“惨叫”了一声,然后才埋怨道:“你……你怎么又打我!”

    只听另一个立刻回道:“打你是轻的,谁让你出门不带脑子。妖圣大人不在,我们不还有圣母大人吗?有些事情,连妖圣大人都做不了主,关键还时候还得看圣母的。”

    “对对对,瞧我这脑子。那我们赶紧去吧!”

    “去可以,但功劳要记在我的身上,毕竟主意是我想出来的。”

    “可以可以,不过你要是得到奖赏,可别忘了分我一份儿。”

    “你放心吧!我是那种独吞的妖精吗?”

    随着灵虚门处的屏障越收越小,说话二人的气息也渐渐消失不见,已然离开了这里。不时,大片岩浆张牙舞爪地直袭而来,转眼之间便将灵虚门彻底掩盖起来。

    “真的不走吗?”

    魔界最高的山峰名叫弑天崖。而就在山崖之上,坐着一个白布蒙眼的怪人。

    此人赤luo着上身,皮肤之上被横七坚八的伤痕所遍及。崖下,无情的岩浆已然兵临城下,虽然弑天崖是魔界的至高点,但过不了多久,这里也要沉没在滚滚火流之中。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一只长着人面鸟身的怪兽站在那里,略显焦急地叫道:“快走吧!这里马上就要保不住。再不走,通道就要关闭了。”

    蒙眼男子长叹了一声,随即对怪兽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午时刚过、”怪兽不假思索道、

    “嗯,现在正是天地之间阳气最重的时候,而我所习的阳魔神功,也正是最为强大之际。我被困在这一步已经太长时间,或许今天就是我突破自己极限的最佳时期。”

    “可是……阳爻大人,现在真的不是时候。突破的机会还有很多,但生命只有一次。麻皇大人他们早就逃到人间之中,魔界内恐怕就只剩下你一个魔君了。”

    对于怪兽的劝说,蒙眼男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而后淡然道:“晴面,你跟了我多久了?”

    怪兽想了想,然后才道:“差不多三万年。”

    “那你可兽见我像现在这般激动过?”

    “这……”

    听到阳爻魔君的话语之后,晴面不禁为之语塞,显然对方所说的确实是事实。

    “而且,我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否则又怎会修炼如此可怕的功法。”

    晴面勃然叫道:“可是……上次你说自己临近关头之时,便失去了双眼。这一回如果再不成功的话,恐怕连性命也不保了。”

    阳爻魔君微笑道:“如果结局真是那样,我阳爻死而无憾。如果我真的不在了的话,记住把我的刀送到人间的那个人手中,就说我已经死了,他可以安心了。”

    晴面刚要说话,谁知阳爻魔君忽然抛去身上佩刀,快速上前几步,顺势跃千丈山崖,一转眼的工夫便已经投身到无尽的火浆之中。

    “魔君大人!”

    “来吧!让岩浆来得再猛烈一些。”

    忽然间,在那剧烈活动的岩浆之中,豁然升起一尊顶天立地的“火”身,与此同时在火人的周身外围,相继涌现出大量由岩浆火焰凝结而成的狂蛟恶龙,疯狂地攻向火人的身体。

    一时间,岩浆之中炸响不断,一道接着一道的冲天火舌直上云霄。

    “我这是在哪里?”

    阳爻魔君忽而坐起身来,看着自己身上一条条紧密的绷带,神情恍惚道。

    “你醒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