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人杰陨落
    魔皇在莫为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右手之上轻轻一挥,内部的本已断开的筋脉立即恢复如初,然而此时的他并没有孤注一掷,与面前的魔头同归于尽,而是将手探向那枚黑色的试魔石。

    “呵呵,看来他已经认命了。”

    当穷阳看到莫为默默收回手掌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对方的心意。忽然间,缠绕在莫为身上的锁龙丝一根根地自行解开,曾经无比希望的自由已然来到了面前。然而,如今的莫为却是丝毫高兴不起来,他已经完全绝望。

    “为……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把魔胎放到我的身体之中,为什么!”

    魔皇微笑道:“孩子,这就是命,命运将你和魔族紧紧地捆到了一起。从清悠将魔胎种到你身体之中的那一刻起,你便已经是我魔族的一员了。”

    “那……那我该怎么办?”莫为声音颤抖道。

    “呵呵,现在你的真正家人们已经来到你的跟前,你还要怎么办,当然是与他们一样,追随我的脚步,共创魔界盛世。”

    “魔界,盛世,我……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你当然……”

    “噗哧!”

    原本已经迷茫的眼神之中忽然爆发出一股无比凌厉且坚毅的光彩,那只唯一可以动弹的右手,立即化为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当即刺入到魔皇的小腹之中。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魔皇略显伤感道。

    “哼哼,就算如你所说又如何,我莫为就算是死,也绝不与你们魔界为伍。”

    黩黯惭愧地摇了摇头,进而苦笑道:“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魔皇大人,这里交给我吧!”

    说话间,魔皇轻轻向后退出一步,顺势脱离了莫为的掌剑,转眼之间破开的血洞便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立时愈合,连外面的衣物也光亮如新。

    “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惜你不是……”

    “哈哈,我不是俊杰,你也不是,你是畜生,你是魔鬼头子。你不得好死,你……”

    怒骂声戛然而止,黩黯椅着手里片状组织,随即淡淡道:“这家伙的舌头怎么这么短,根本就不够吃的啊!”

    “唰!”

    黩黯的手刀轻而易举地划开了莫为的上体,五脏六腑登时洒落一地。他将双手探入到对方众多的器官之中,搜寻了一番之后,终于在一处较为隐蔽的位置找到了目标:

    “找到了。”

    当黩黯转过身去,将手掌摊展在魔皇面前的时候,一颗暗黑色的晶莹珠子赫然出现,看到这幕的魔皇立即喜形于色,伸手接过了黑珠,同时沉声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魔胎已经在人间辗转数以千年,今天终于重回本皇之手。看来这一次,再也无人能够阻止我们了。”

    重回人间,一种强烈的兴奋感立时涌上孙长空的脑海之中。虽然在他沉睡的这段期间当中发生了许多连他也无法控制的事情,但好在,他终于活了下来。

    然而,阔别多日的人间面目全非,就连他自己也不清,如今所处之地到底是何处。放眼望去,处处沉浸在萧索肃杀之中,风吹竹柳,发出阵阵诡异的轻吟。

    “人间,这里就是人间,果然比魔界好多了。”

    见到永魔龟身上的魔气气渐渐消退,孙长空抬手看向自己的身体,果然他也恢复到人类的模样。刹那间,见到孙长空本来面目的永魔龟当即一愣,片刻之后终于惊咤道:“太……太像了,天底之下为何会有长得如此一模一样的人!”

    孙长空当即一愣,不禁问道:“你说我和谁长得相像?”

    永魔龟沉思了一阵,然后才道:“不对,不应该啊!他早就应该在数万年前拍逝去,又怎么会有像你这般年轻的传人。应该是我多虑了。”

    说完,永魔龟尴尬地笑了笑,继续道:“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我已经感觉到这里有数股异常强大的气息聚集在一起,如果所料无误的话,应该就是魔族的那群家伙。”

    这时候,只听孙长空体内的遮天皇笑道:“你莫不忘了,曾几何时,你也是他们的党羽啊!”

    永魔龟当即面郄一沉,略显不悦道:“我和天阳老怪那叫一见如故,而且他为人和善,与当今的魔皇完全不同。因为现在的这位魔皇,魔界气数已尽,距离灭亡恐怕已经相差不远了。不灭火山的爆发就是征兆。”

    听到这里,遮天皇忽然叫道:“对了,快把火融魄放出来。”

    若不是遮天皇的提醒,孙长空与永魔龟差点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件事。果然,当孙长空产针那块红色晶石拿出来放到空地之上,一道绚丽的光彩一闪而过,随即一位妙龄女子赫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你就是火融魄?”孙长空不禁问道。

    火融魄低头看看自己,然后才扬眉道:“怎么,我长得不像吗?”

    孙长空连忙摇头赔笑道:“不不,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女人。”

    “你也这么说我,哼,看在你把我从穷阳手中救出来的份儿上,我姑且就原谅你这一次,下不为例。”

    “呵呵,好!”

    说笑过后,三人一时间陷入到尴尬的沉寂之中,不知过了多久,火融魄才终于道:“那个……遮天皇是不是还在你的身体之中?”

    孙长空点点头道:“嗯,不过现在他在睡觉。你有事吗?”

    “没……没事……”

    火融魄的脸上忽然升起一秣少女初春般的绯红,两只纤细嫩白的手掌交插在一起,略显情深扭捏道:“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如果孙长空正在喝水的话,一定能将面前的火融魄喷个透心凉,这话传到耳朵之中怎么如此难听?这时候,永魔龟也受其影响,脸上浮现出一抹将笑不笑的纠结表情。孙长空看了一眼火融魄那张姣好的脸庞,这才叹气道:“应该有半年时间了。”

    火融魄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可孙长空则看出了她的心思,进而说道:“你……是不是想和他说会话?”

    火融魄的目光之中忽然射出两道炽热的神光,本来略显失落的面容之上也出现了大片的欢喜:“可以吗?”

    孙长空不太情愿道:“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这家伙太过狡猾,而且曾经一度想霸占我的身体。不过现在的他已完全不是我的对手,更无法在精神平面上镇压我的神识,让他现身一次也无妨。不过你们最好抓紧时间,我还有其它事情去办。”

    火融魄用力点点头道:“好好,我有分寸。”、

    孙长空又叹了口气,忽然自言自语道:“喂,你的相好来了,你难道不想出来见见吗?”

    就这样,孙长空又继续嘀咕了几句之后,忽而道:“来了。”

    闭眼,睁眼,已是另外一番风采。虽然相貌没有改变,但此刻“孙长空”周身的气息也已发生了剧变。

    “你这家伙,出现这种事情,为何不提前知会我?”火融魄的眼睛之中已经有泪光闪动,而面对此等情形的遮天皇却有些不知所措,好大晌之后才终于道:“我本以为可以骗得过自己,没想到到头来还是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你这个笨蛋,明明可以选择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体,然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他的新主人,何必要受制于人?”

    遮天皇为难道:“有些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只能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火融魄抢道:“那我与你呢?”

    遮天皇失意地笑道:“或许,你我相遇本就是一场意外的邂逅。你不必记住我,我也无需对你负责。”

    “你胡说!”

    火融魄情形刚烈,上前一步,直接抱住了遮天皇的脖颈,目光如炬道:“我不要,我不要忘记你。你不用为我负责,只要对自己负责就行。”

    遮天皇苦笑地尝试挣开对方的双臂,可谁能想到在这具看似瘦削的身体之中,竟然爆发出恐怖的力量,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无人能够掰开他的双手。

    “你怎么这么倔强,我都已经说过了,我已有心上之人。”

    火融魄不假思索道:“我不在乎,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况且还是像你这般优秀的男人。只要他不阻拦,我就没有意见。”

    遮天皇好不容易昂起的气魄忽然萎靡下来,他的声音很低,语气也变得异常温柔起来:“可是我与孙长空共用一体,而且他才是真正的主人。难道你想和一个连身体都不存在的男子待在一起吗?”

    火融魄用力擒住眼中的泪水,强颜欢笑道:“只要你,就算是一把黄土我也心甘。”

    “你……”

    遇到这样的女人,身为男人的遮天皇还能说什么呢。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简单,你情我愿,不必长相厮守,无需海誓山盟,一个肯定的回答,一个微微的点头,一段姻缘就这样促成了。

    “那个……我去周围看看,兴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不用管我,你们想什么过来都行。”

    说着,永魔龟竟是破天荒地朝遮天挤了挤眼睛,随后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