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魔胎
    就在众人为刚才惊人一语面露诧异之时,一个异样的声音忽然响起:“不用瞎猜了,他就用了一招。”

    递目回望,只见一个妆容略显凌乱的男子赫然来到莫府之内,片刻之后只听刚才的杏轻声道:“穷阳叔叔。”

    穷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几步便来到了杏的面前,轻抚了一下对方的头部,进而道:“你很不错,正如魔皇大人之前所说的那样,很快你便能超越你那个无能的爹了。”

    吼渊面色一红,当即尴尬地笑了笑,而后对穷阳拜道:“穷阳大人,您这是去哪里了?”

    穷阳没有回答吼渊的话,而是直接来到魔皇面前,行礼作揖道:“拜见魔皇大人。”

    魔皇淡淡地笑了笑,口气轻佻道:“穷阳,你总是这么坏人胃口,我们大家玩得挺好,结果被你一句话就给搅合了。”

    穷阳道:“请大人恕罪,只不过九州那边的情况不太妙,火融魄……”

    “哎……”

    魔皇伸手制止了穷阳,然后才道:“不说这个,你来的时候魔族众人撤离的情况怎么样了?”

    穷阳道:“已经进行了十之**,不过有许多老辈的魔人,因为顾念自己的家园,执意不肯离去,选择与魔界同存亡。所以……”

    穷阳的话不再说下去,魔皇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语意,进而叹息道:“他们都是好样的,作为魔人,他们没有给魔族丢人。既然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我们就选择尊重他们吧x头你们派人在苍城之中修建一座魔英祠,以祭奠那些在此次灾难之中不幸逝去的魔人。他们是我们的同胞,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穷阳点了点头,忽然间胸前一阵悸动传来,剧烈的咳声立即。回荡在偌大的莫府之中。

    “你受伤了?”魔皇略显惊讶道。

    “嗯……小意思,不足为患。”

    这时候,黩黯刚要继续说下去,谁知后方的大厅外侧,忽然射来一道刺耳的怒骂声:“你们这些畜生,有本事放过我,我要与你们大战三百回合。”

    魔皇面色一冷,随即轻笑道:“看来,莫家的三公子精神还不错,我倒要看看这个被喻为人间年轻一辈的顶尖人才,到底长的什么样?”

    在黩黯的带路之下,魔皇一众终于来到了悲剧**的发生地,甫一看去,二十具黑色劲装死士出现在大厅前方。不同于之前庭院处的样子,此处的战场显得异常混乱,尸首阵列的位置也各不相同,有的甚至已经摔在屋脊之上,有的则挂在一旁的树桠之间。而在他们之后,一个披头散发,瞎了一只眼睛的年轻人被绑缚在柱体之上,四肢都有鲜血溢出,看来是被人挑断了筋脉所致。此刻,一经看到前来的黑衣之人,颓废的年轻人立即重焕生机,发疯似的挣踹着身上的绳索,破口大骂道:“混蛋,畜生,你给我过来!我要杀了你,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杀我父亲族人,我要你血债血偿。”

    魔皇淡然一笑,随即回头黩黯道:“这就是那个莫三公子?呵呵,脾气似乎不太好啊!”

    这时候,另一侧的穷阳低声道:“这种人留着也是后患无穷,我就不相信他能为我魔族效力。我看,还不如给他来个痛快的,省得听他在这里骂大街。”

    黩黯道:“别看他现在这副样子,但与我交手的时候可是显露出非同一般的强大力量,就连我也险些伤在他的手上。”

    “什么?居然还有这等事?”

    穷阳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位已经残废的年轻人,这才皱了皱眉头,故意将头偏到一旁,而魔皇则淡然一笑,继续道:“好,就让我亲自会会这位青年翘楚。”

    魔皇举步来到那人跟前,随即温和道:“你叫什么名字?”

    “本大爷就是莫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之事,一定会遭到报应的!”说完,莫为再次用力扭动了一下身体,结果捆在身上的特殊绳索竟是越挣越紧,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再挣扎了。你身上的这条名叫锁龙丝,一旦固定之后,越是反抗,上面的力道便越为强大,甚至可以将人挤成肉酱。所以,如果你想留着性命为自己的家人报仇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了。”

    果然,魔皇的一番话立即让莫为安静了下来。一想到自己的父亲惨死的模样,哪怕是莫为坚毅的脸上也不禁流下簌簌的泪水,随即放声大哭起来。

    “爹,是我没用,都怪我,都怪我!死得不应该是您,而是我!”

    想到这里,莫为愤而直起上身,用力向后冲撞出去,意要将自己后脑完全撞碎。电光火石之间,魔皇目光急聚,一股无形之力立即扼住了莫为的脖颈,使其免于脑浆迸溅而亡。

    “你……你放过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留下我的性命!”莫为厉声质问道。

    魔皇平静道:“因为……你与他们不同。你不是莫家的人。”

    “什么?我不是莫家人?哈哈哈哈,可笑,我不是难道你是?”

    魔皇摇头道:“我也不是,但你更不是。”

    莫为面色阴森道:“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莫为可是莫家的三公子,我爹莫问天对我二十几年的辛苦栽培,难道是假的吗?”

    魔皇苦笑道:“莫问天当然不知道,但我却再清楚不过了。你小时候是不是有位师父,名叫清悠道人?”

    莫为稍事思考之后,这才缓缓道:“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但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当时的我还太小。”

    “清悠其中是我们的人。”

    “你们?你说清悠道人是魔族的探子?”

    魔皇笑道:“确切说,他是我们魔界的功臣。他与血河、幽姬一样,都是在我上次消失之后,悄悄留守在人间之中,为复活我而默默付出的有功之人。只可惜,现在就连我也找不到他了。”

    莫为面色一变,进而眼瞳之中渗露出些许畏惧的光芒,片刻后这股忌惮的神色被歇斯底里的愤怒所取代,一时冲动的他,当即冲向面前之人,哪怕坚韧无比的锁龙丝也随之全部绷紧。

    “你就是魔皇,酝酿这次人魔大战的始作俑者。你这个魔鬼,我就是死了,也要啃下你身上的肉!”

    魔皇不以为然道:“如果那样能让你消气的话,我可以让你那么做。反正,像这样的躯壳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本皇不在乎。”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穷阳豁然走上前来,进而对柱子上的莫为轻笑道:“这都听不明白,你以为魔皇圣驾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魔皇大人的一具分身,不对应该是一道残象而已。而他老人家的真身所在,就连我们也不知道。”

    “哎,穷阳,你说得太多了。”

    说着,魔皇继续看向莫为,憨态可掬道:“你听着,你与我们魔族并不是敌人,相反我们是一家人,比你与莫家的关系还要密切。因为早在二十年前,清悠就已经将魔胎,种在了你的身体之中。”

    “魔胎?那是什么东西?”

    “顾名思义,魔胎就是胎儿,只是和人类十月怀胎不同,你体内的魔胎是一种类似于仙胎的灵物,是当年我耗费了无数天材地宝,灵草琼浆炼化而来的神奇之物。”

    莫为用力睁了睁眼睛,然后脸色略显木讷道:“可……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既然是胎,当然需要孕育。而魔胎的特殊性便在于无法在魔人体内生长,而需要借助人类的力量。而你便是最为合适人选。”

    “我?为什么?”

    “因为你是拥有极阴属性的人类,你是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降生的极阴之人。而魔胎正需要像你这样的特殊体质,以来孕育生长。”

    “可……可是,天底之下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应该大有人在啊!可为什么还是只有我?”

    “呵呵,你有所不知,要想令魔胎长大,除了让他寄生在一个极阴之人体内的必要条件之外,还需要无数外界优越条件作为后续补充,如果没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魔胎很难发育成人形。”

    “你……你……原来你是借用了莫家庞大的财力,表面上培养我,实际上都便宜了那个可恶的魔胎!”

    魔皇再次苦笑道:“莫公子,你也不能这么说。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身上的修为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吗?同样都是修炼,为何你炼一日能赶上别人一个月的进度?”

    莫为张了张嘴,神情呆滞道:“难道……难道……”

    “没错,这一切都是托了魔胎的福。没有他的话,恐怕你还只是一个平凡之人。”

    “不……不可能,我莫为天质超凡,人中之龙,怎么可能是倚仗魔界的异物获得了如今的力量。我……我不相信。”

    魔皇脸上的笑容愈加狞怖,忽然他从怀中拿出一杯黑色的玉佩,进而对莫为道:“这是我魔界的独有之物,名为试魔石。凡是体内含有魔力的人,只要与他接触,便会有紫色光芒发出,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