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以目识招
    “是吗?已经开始了啊!”

    魔皇与众魔将不禁回首望向来时的秘径,虽然魔界的烈焰熔浆未能渗入到人间之中,但隔着用来阻隔两界的屏障,仍能隐隐感觉到来自另一边的能量波动,而在短时间产生如此破坏力的,真相只有一个:不灭火山喷发了!

    “魔皇大人,我们出来的时候如此匆忙,是否忘记了一些重要的物品?”一名魔将忽然开口道。

    “大家放心,你们的家眷我已经派专人过去,将他们带往了安全地带。而一些与魔界有关的重要物品,也被我提前转移到了合适的地方,想来也不会被别人发现。”

    “原来是这样啊!魔皇大人真是深谋远虑,令属下等人佩服啊!”

    众人还在前往莫府的路上,这时候黩黯忽然插了一句道:“对了,那个将王去了哪里,我怎么一直没有看到他。”

    “呵呵,将王老奸巨猾,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不过他的那些蓬莱军队,恐怕就不会全部幸免了。”

    “既然如此,今后我们还与他们称作盟军?”

    魔皇淡然道:“近些年不是有句很流行的话么,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我与将王正是这样的关系。他将自己与部队委身于我,就是为了依附我的力量,从而保全自己。而现在魔界成为了火海,他们自然没有继续待在本皇身边的道理。恐怕,现在的他们已经打道回府,去往蓬莱大陆休息去了吧!”

    “哼哼,像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就该让他早早地从巨间消失,否则便是对他人的一种威胁。”

    “呵呵,黩黯,你说的‘威胁’二字我很是喜欢。对本皇而言,将王就是一柄双刃剑,既可以用他击杀敌人,但自己也极可能在此过程当中受到损伤。不过究其根本,像将王这样的人还是少些来往比较火,以免引火烧身。”

    听到这里,默黯的脸上登时浮现出几分轻蔑,随即淡然道:“将王实力超群,但在我眼里还算不得什么,只要魔皇大人您一句话,我这就去往蓬莱大陆将他的狗头带回来。”

    “哈哈哈哈,多谢你的一番好意,不过将王实力深不可测,不是说杀就能杀掉的。不瞒你说,就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其击杀?”

    “什么?连魔皇您都不行吗?这个家伙居然这般厉害?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此他真有那那么强大的话,为何还会输得一败涂地,甚至最终不得不与我魔界讲和,归入到了魔族麾下。莫非,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魔皇微笑道:“我与将王之间,确实有着一些你们所不知道的交易,具体内容就不和你们多说了。我想告诉你的是,千万不要小瞧了将王,更不要有挑衅他的心。否则,你会吃亏的。”

    看着魔皇那一脸严肃的表情,黩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挹头看向前方,莫府已经近在眼前。

    “到了。”

    与寻常的屠门一样,莫家外的两扇大门已经千疮百孔,至今门上的众多“伤口”之上还隐隐浮动着凌厉的气势,可见出手者的实力一定异常强大。而这时候,制造这一切悲剧的黩黯忽然上前一步,就像一个艺术家一样,欣然将自己刚刚完全的作品展示给在场的大家。

    一进大门,身着整刘划一的几十具尸体赫然倒在庭院之中,血水已经干涸,因为已经是深春时分,院落之中有少量几只蝴蝶在迎风飞舞,有的则落到旁边的尸首旁边,似是在为死者默哀哭泣。

    掠过影碑,更多的亡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有的躺着,有的趴着,有倚在柱子之上,有的则站在原地处,保持着生前最后一刻的样子。然而,不同死状的人,脸上的表情却是出奇的一致,惊恐,由衷地恐惧。仿佛在那生命之火熄灭的一瞬之间,他们看到了这世上最为可怕的魔鬼。而他正是这位黑衣男子,黩黯。

    “黩黯,你的手法似乎又精进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纠折魔君等人,进而道:“你们能否看出,黩黯杀人的时候一共用了几招,哪一招杀人最多。”

    片刻后,一个身材略显短小的男子忽然上前一步,进而笑道:“魔皇大人,我起陋的修为虽然平平,但目力却是众魔将之中数一数二的。要我说来,黩黯大人动手的时候,一共用了五招。”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旁边的一具尸首,指着背后的一道深达一尺有半的裂口继续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就是第一招的起手位置,这人距离最近,所以身上的伤口也就越长。”

    然后,这位名叫“起隔”的魔人又快步走到相距刚才位置十丈之外的走廊台阶旁边,又指着趴上面的一具尸体道:“这人沸身上下几乎没有伤品,只是在后颈下端有一处指甲大人的血洞,这应该是此招的收手处。其间的一十一具尸体全都死于此招,而且个个都是一击毙命。”

    听完“起隔”的解说,默黯的脸上立即显现出一丝少见的笑容,而这时候魔皇则点了点头,进而道:“嗯,起隔不愧是魔界第一神目,观察之细腻,眼光之毒辣,就连本皇也相形见绌。好了,还有没有人能继续说下去的。”

    片刻后,站在起隔后方的一名高大魔人忽然道:“俺的眼里不乍地,可是乍对黩黯大人多少有些了解,据我所知黩黯大人在交手之时极少会用到超过三式的招法。所以俺觉得,解决这些杂碎,大人只有了三招。”

    魔皇当即一滞,然后才缓和道:“顶真魔将的说法很有意思,不过只是通过经验之谈而猜测招式的数量,也太儿戏了吧!”

    “不是不是,俺也不是瞎猜的。刚才起隔魔将所言的五招之说,俺不太能接受。不信您看!”说话间,顶真魔将走到中心位置处的一具尸体旁边,伸手一挥,便将其从地上抬了起来,然后将对方背上的衣物撕开,并将内部的伤口暴露出来:“您好,这个家伙的身上虽然也有看似要命的伤口,但真正致他于死地的却不在背后,而是在……”

    话音未落,顶真魔将将手里的尸首倒转过来,双手一劈,直接将那人的会yin处露了出来,拿到魔皇等人的跟前,刹那间黩黯脸上的笑容变得更为浓郁一些,显然顶真魔将发现了起隔没有察觉的细节。

    “这真正的致伤伤在下体上,剑气是由上而下激发而出,他背后的狭长伤口是因为其它招式之中激荡而出的残余劲道形成的,并不能呼应刚才的第一招之说。”

    魔皇仔细端详了一番那具死者的伤口,片刻后这才点点头道:“没想到顶真魔将看似粗犷,但却是个心思如针的硬汉。嗯,很好。还有其它说法吗?”

    “我有!”

    众人本以为这次可以尘埃落定,谁知在队伍的末端,最不起眼的角落之中,一个孩子模样的魔人忽然蹦蹦跳跳地来到跟前,这时只见前面的一位魔将忽然皱起眉头,略显嗔怒道:“杏,你快回去,大人说话,你少掺和。”

    魔皇和蔼道:“吼渊,别这么对孩子说话,虽然他是你的儿子,但他也是本皇的魔将之一。杏,你有什么看法?”

    那个名叫“杏”的魔将忽然对自己的爹爹“吼渊”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才跪地对魔皇恭敬道:“参加魔皇大人。”

    魔皇笑道:“好了好了,这里不是魔界,以前的繁文缛节都省了。你倒是说说看,你这黩黯叔叔究竟用了几招?”

    这时候,黩黯不禁接着道:“好好想,说对了有奖励。”

    “真的啊!”

    杏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三精精怪地走到一具再普通不过的尸体旁边,拍拍那人的肚子,然后道:“其实,我是看到他身上伤口的时候才无意间发现的这个秘密。”

    “哦?秘密?这里有秘密吗?”魔皇看向身后的黩黯,而这时后者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虽然是在压抑着,但仍然无法掩饰脸上的笑靥。

    “魔皇请看,这个人身上的几道伤口像不像一个字?”

    听到这里,魔皇围着那具尸体转了半圈之后,终于在与杏较于尸首方向相同致的位置停了下来,然后喃喃道:“像一个‘大’字。”

    “那如果再加上一竖呢?”杏指着身体两指之间的缝隙,跃跃欲试道。

    “木,木,原来如此。”

    众人还没有理解杏的意思,魔皇已经放声大笑起来,不久之后终于继续道:“好,好,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杏,你很有前途,加以时日,定能超越你爹,成为史上最为年轻的魔君。”

    这时候,刚刚表露“三招之说”的顶真魔将,不禁疑惑道:“魔皇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是两招,只不过是几道伤痕而已,真的可以看出来吗?”

    魔皇点头道:“现在虽然看不出来,但通过那具尸体背后的伤痕却可以推断得出。”

    “什么?推断出什么?您就别再卖关子了。”

    魔皇长叹了口气,终于道:“在你的印象之中,什么字的字形之中包含着‘木’?”

    顶真魔群抓耳挠腮道:“这个……也太多了吧!林,森,树,磨,魔……难道是魔?”

    顶真魔君当即一愣,随即看向默黯的方向,进而面露恐怖之状道:“难道,大人用得是天魔双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