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易象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孙长空虽不是道,却拥有无限接近于真道的力量,转瞬之间便成功逆转败局,令瞬闪魔将重伤在自己的兵刃之下。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瞬闪魔将声音颤抖道。

    孙长空低头看了看自己连表皮都没有划伤的身体,随即笑道:“没什么,只是心里念头一动,刀就扎进了你的腹部之中。要说其中原理的话,也许就是因为我不情愿。”

    “不情愿?呵呵,这是什么胡话,什么叫做你不情愿?”

    孙长空缓缓展开双臂,恍然间瞬闪魔将仿佛看到对方的身后有一朵幽莲缓缓绽开,紧接着每一片花瓣之中都爆发出耀眼的毫光,令其沉浸在光的簇拥之下。

    “我说了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是我的意愿,影响了周围空间的规律秩序,进而改变了已经发生的事实。嗯……或许,我可以将这种现象称之为易象。”

    “易象……那是什么?”话音刚落,瞬闪魔将立即剧烈咳嗽起来,大片的血水不断自他的伤口已经口腔之中狂涌而出,可见刚才那一刀对他的伤害极大,就算没有直接毙命,也已将他推到了死亡的边缘。

    “我学过一种神技,名为四象奇术,是一种可以自如运用风雷水火四种自然力量,并令它们彼此之间相互衍化滋生的神奇法术。而我所说的易象,只是在四象之上,又加入了阴阳两象,也就包罗了巨间万物,无论是五行之内,还是五行之外,都能受到易象的影响。嗯……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瞬闪魔将呆滞地看着面前的孙长空,直到此刻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会碰到一位如此“疯癫”的怪人。忽然间,他有些后悔,他本应该像其它同僚那样,早早地逃入人间,不应该继续逗留在这里。但也正是如此,他才有机会领略到造物者般的超凡神通,堪称奇迹。

    此刻,瘫倒在瞬闪魔将身后的子幽天魔,脸郄已经黯淡像一张白纸一般难看,由于之前消耗过大,以至于现在的他虽然还保持着之前天魔合体的模样,但修为已大不如前,甚至还不如一位普通的魔君。而就在刚刚,孙长空的掏心一爪,更是对其造成了无法恢复的重创。血已经倾洒了一地,见到伤口迟迟无法愈合的他,忽然喃喃道:“事已至此,继续保持着这种状态也是徒劳,与其这样还不如恢复到一开始的样子,至少可以将身上的颓势尽数消除。”

    说到这里,他怕身体忽然浮现起大片的白光,进而白光一分为二,变成一红一紫两股不同的光晕,接着渐渐分离。与此同时,地上子幽天魔的身形也随之变得模糊朦胧,包括其中的皮肤,筋骨,血肉,及至灵魂全都一分为二,最终形成一男一女两个独立的魔人。

    “可恶,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我们就能逃出魔界,然后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吸收火融魄。”双子魔君抬头看向前方那个正在与瞬闪魔将谈笑风生的年轻人,心中随即涌现出一股由衷的怨恨,而这时候同时现身的九州幽姬忽然看向那人,而后惊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体之中为何会有姓孙那小子的气味!”

    就在这两位魔界大将纷纷对孙长空投以恶毒的目光之际,后者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变化,欣然对面前的瞬闪魔将笑道:“好了,现在的你还有疑惑吗?”

    瞬闪魔将刚要摇头,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面色如常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已经输在了你的手里,就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你要杀便杀,我绝不恨你。”

    孙长空点头道:“嗯,很好,不愧是魔界中人,果然有着常人不曾有过的超然气概。我本想留你一条性命的,但你也要知道,我是人类,魔族与人类势不两立,魔军的多番进攻已经令人间生灵涂炭。如果我放过你,那就等于是将一部分人类推入死亡的深渊。所以……”

    热血喷溅,模糊了瞬闪魔将的眼眸,他像一棵大树一样轰然倒地,但嘴边却残留着释然的笑容。

    “终于可以休息了。”

    “不好,他要过来了!”

    眼见强大无比的瞬闪魔将都死在了孙长空的手中,在场的众魔人再也没有负隅顽抗的心思,丢下手里的家伙,纷纷奔向前方的关卡,欲要通过引魔城内的秘径,进入到人间之中。而那些原本负责把守关卡的魔兵则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孙长空见此一幕,不禁笑道:“原来,魔人也会怕死啊!”

    转眼间,孙长空已经来到了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的面前。二人虽然因为解除天魔合体**而消除了身上的重伤,但过度消耗的二人此刻已经全身无力,别说是与孙长空这般恐怖的敌人交手,就连缚鸡之力都没有了。

    “孙长空,又是你!”九州幽姬目光如炬道。

    孙长空抬头打量了一番那名妖艳美妇,片刻之后才醒悟过来:“飞仙子,居然是你!”

    “哼哼,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不过飞仙子已经死了,现在我叫九州幽姬。”

    孙长空点头道:“嗯,不错,听着就像邪门歪道。”

    “你才是邪门歪道!”九州幽姬愤然道。

    孙长空嬉笑道:“好好好,我是邪门歪道,确实我做了不少泯灭人性的事情,能够安然活到现在,真是上天对我的馈赠。不过,你回到魔界之中日子似乎并不怎么好过啊,否则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你还有脸说!之前我没有认出你,就是你的所作所为令我沦落到今日这般不堪的地步。孙长空,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和如音一生都不得善终。”

    眼中寒光一现,一枚刀锋般凌厉的岩体忽然自大地之中破土而出,自下朝上,将九州幽姬的身体“串”了起来,使其悬在半空之中。

    “你……你……你……”

    九州幽姬一连缓了好几口气,仍然无法顺利出声,而这时候冷若冰霜的孙长空已然“飘”到他的跟前,口气阴森道:“如音真是瞎了眼,怎么会你这样无耻的师父。天底之下,哪个作师父的会如此恶毒地诅咒自己的弟子,你不配作别人的师长!”

    “咯咯咯咯~”

    九州幽姬虽然想发出冷笑,但此刻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她去做这样的事情。血像瀑布一样自他身上伤口之中大量溢出,不时便将那道件绛紫色的薄纱染成了黑红色。而一边的双子魔君虽然想伸出援手,却也爱莫能助,毕竟两点就连他也自身难保了。

    “你……过来!”孙长空忽然对双子魔君说道。

    “我”

    双子魔君顺从地地上站了起来,两步便来到了孙长空的跟前,而这时候后者继续道:“我可以放你一马。”

    听到这个令人欣喜消息,双子魔君的脸上立即浮现起一股激动的神情,显些欢笑高呼。可是紧接着,孙长空又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双子魔君不禁问道。

    “看得出,之前你与她使用了某种魔法,令你们二人合而为一,从而得到强大的力量。我现在命令你,再次恢复到那样的状态。立即,马上!”

    “什么?还来?”

    “抓紧时间,趁我还没有反悔,你现在最好乖乖去做。否则再迟一些,你就得和她一个下场了。”

    双子魔君悄悄地看了九州幽姬一眼,想要借此试探一下对方的意思。谁知这时候,对方的身体竟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好似生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哦?不情愿吗?呵呵,你越是这样,我就偏要让你们合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获得这种力量的同时,是要承担巨大风险的吧!”

    双子魔君看着孙长空那张不怀好意的笑脸,片刻之后终于缓缓点了点头:“是……的,天魔合体,每个魔人一生之中只能使用三次。之前虽然我之前只用过一次,但幽姬悆并不是。”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如果当这种合体魔法用到第三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双子魔君咬了咬牙,显然不想提及此事。可是心知如此僵持也不是办法,他索性鼓起勇气,接着道:“上古时期,魔界之中有曾经有大人物使用过三次天魔合体,然而当他们完全了最后合体步骤之后,那具刚刚新生的躯壳竟是立即变成了雕像,就连生命也随之消失。”

    “石化么?呵呵,有意思。不过,既然你没有达到极限次数,那理应不会出现一样的状况吧?”

    双子魔君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天魔合体威力强大,但伴随而来的风险也令人忘而却步。这部魔法已经流传了数以万年,但真正敢于修炼的却只有寥寥数几。像我与幽姬这种特殊的情况,毕竟还是罕见的。所以再次合体之时究竟会发生什么,我与她也不知道,能不能石化也不得而知。”

    孙长空摸了摸下巴,眉头紧皱道:“虽然有些不确定的因素,但生活之中应该充满冒险。所以,你们还是要使用天魔合体!”

    听到这里,一旁的永魔龟不禁心生凉意,。忽然间他发觉面前的这位年轻人比之自己不久之前认识的遮天皇还要心狠手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