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寻天魔
    一拳击落,万籁俱寂。那名可怜的魔人看着孙长空恐怖的面容,不禁轻声问道:“你……你打我做什么?”

    “呵呵,打你?打你那是本大爷看得起你。怎么,看我做什么,还想挨揍吗?”

    孙长空嚣张气焰令那名原本平心静气的魔人登时勃然大怒,哪怕是最为懦弱的男人面前如此这般挑衅,也不会继续忍气吞生,愤怒之际只见他忽然抬拳打向孙长空的面门。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的身手竟是如此之快,在躲避自己快拳的同时,挥手又在他的脸上掴了一掌,当即便将那名魔人打飞出去。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在引魔城外撒野,来人,给我把他擒住。”

    眼见几名魔兵朝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永魔龟不禁靠向孙长空,随即轻声埋怨道:“你这是在做什么,被这些魔兵缠住的话,岂不是更没有机会找到子幽天魔了。”

    孙长空嘴角轻扬,那张线条分明的脸颊之上立即浮现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正好,先拿他们消磨一下时间。”

    刹那间,只见六七名训练有素的魔兵轰然将其围住,他们之中有的赤手空拳,有的则舞刀弄枪,一同攻向中心位置的孙长空。电光火石间,只见孙长空向左轻跳两下,向后退了两步,看似平淡无奇的挪动,竟然无比精妙地避开了所有的攻击,甚至还有两人因此撞到了一起,一个把一个的手给割伤了,后一个则把对方的鼻梁当场打折。眼见面前年轻不费吹灰之力便化解了众人的围攻,一旁在排队等候过关的众魔人不禁纷纷退后。

    “这家伙有两下子,快,快去找瞬闪大人。”

    见到一名魔兵快速奔向前方的引魔城,孙长空淡然一笑,也没有上前阻拦,而是转而对前方的大家道:“不好意思,我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不过我需要找一个人,希望大家能够配合,自觉地亮出真面目,只要完事之后,我自会离去,绝不耽搁大伙。”

    听完孙长空的叙述,众人之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凭什么因为你一人之事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们要过关,我们要去人间。”

    孙长空摇头道:“不行,如果抓不到那个人的话,就连人间也会陷入绝境之中。为了长远考虑,我必须这么做。”

    “大家不要怕,这个家伙虽然有些能耐,但我们人多势重,他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只要大家伙团结起来,一定能够打败他。谁敢阻拦我们进入人间,谁就得死。”

    随着那个扇风点火之人的话语,众人反抗的情绪立即高亢起来,个别一些魔人已经在摩拳擦掌,欲要与对方放手一搏。

    “糟了糟了,这下形势控制不住了。魔人可不同于人类,他们的身体之中天生就带着一股原始的野蛮,跟他们讲道理是行不通的。趁着情况还未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还是另寻它法吧!”

    永魔龟刚要去拉孙长空的手臂,谁知对方忽然转过头来,面色阴沉地对他说道:“你不要插手,只需在一旁看着就行。我想,那个家伙应该会露出马脚的。”

    “大伙上!”

    一声厉喝,众魔人一拥而上,几个身材健硕的巨魔人,当即抢到跟前,伸手就抓孙长空的身体。从刚才的简单交手之中,他们发现孙长空虽然身怀武功,但只是身手灵活而已,并没有多少威胁。而只要限制住他的行动,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多了。

    “给我站住!”

    一名巨魔人大喝一声,铁钳一般的手掌当即扣在孙长空的肩膀之上,果然制住了他的身体。与此同时,另一名魔人从相反的方向快步走上,同样缠住了他的另一侧肩膀,使其身体无法动弹。这时候,剩余的魔人见此难得的机会,立即发动必死招式,不下五柄刀刃同时朝孙长空胸膛插去,似要将捅成马蜂窝。

    “呵呵,不错的想法,可惜想得太天真了。”

    孙长空稍一拉动双臂,一股难以抗拒的恐怖力量立即袭入到那两名负责限制行动的魔人身上,巨大的劲力不但将他们扯得踉跄走了好几步,甚至还被卷入到半空之中,四平八稳地“拍”在身方的数名魔人身上。

    “砰砰!”

    尘埃四起,围堵孙长空的众魔人非但没有丝毫惧色,反而越战越勇。见此情形的孙长空破感惊讶,心中暗道:“魔人果然同非凡响,看来想要和平解决问题是不太可能的了。”

    忽然间,一柄长枪迎面刺来,孙长空出手闪电般扼住了前来的枪身,另一只手掌挥上前来,轻而易举地斩下了整只枪头,随手一抄,便将断枪拿在手中,面露冷笑道:“来吧!”

    眨眼之间,孙长空已经被大量魔人所包围,引魔城外的秩序立即陷入空前的混乱之中,就连那些守关的魔兵不禁大惊失色。

    “快快快,趁着魔将大人还没有来到赶快过关,否则就来不及了。”

    这时候,永魔龟按照孙长空之前所授业的方法,站在一处地势较高的位置处,极目远眺,希望能从这眼前的乱象之中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可这些魔人因为是要外出逃难,所以大多都携带了大量的行李,而为了节省空间他们尽量将能穿戴的衣服都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所以外表看起来个个都是十分臃肿,如果不是挨个察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永魔龟内心焦灼万分,就在他以为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之际,忽然一个“猥琐”身影忽然进入到他的视线之中,而让他不得不注意的,是他此刻手中正在凝聚的一道恐怖能量,任何被击中的目标,恐怕都会到场丧命。

    “小心!”

    “嗡~”

    那一道白光来得实在之快,甚至称得上是卑鄙,位于白光运行轨迹上的两名女性魔人登时被拦腰截断,血水洒了一地,脖子一歪,双双死去。而瞬间杀死两人那道恐怖白光却仍未停止,继续向孙长空的身后急驰而已。

    “身后!”

    “嘿嘿,就等你了!”

    就在白光前端即将没入到孙长空的身体之际,后者忽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围攻的魔人不禁表现出一种匪夷所思的神情,就连手上的把式也忘记收回。

    “人……人呢!”

    “你可让我好找啊!”

    “嗯?”

    来不及回头,那名刚刚偷袭之人忽然发觉自己的后心遽地一凉,接着便愕然发现一只沾满血污的手掌已然从身后刺入,从身前穿出。紧接着,那只飞快的手掌再次缩了回去,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身体都好似被抽空了一般,一股鲜血顺势从口中狂喷而出。

    “哇!”

    好不容易将身体摆正,瘫倒在地子幽天魔惊恐地发现孙长空竟然已经来到自己的身边,而在手上还有一枚闪着异样的血光的赤色晶体。

    “你……我的火融魄,还给我!”

    怒气喷张,化无一只无形手臂,将他生生从地上撑了起来。而此刻孙长空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而是低头看向手中的晶石,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你说的火融魄,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本姑娘指手画脚。”

    孙长空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由衷的惊讶:“你……你怎么会说话!”

    “废话!本姑娘不但会说话,而且还能说很多很多的话。我说话的时候,你祖宗还不知道在哪里轮回呢!”

    “你!”

    孙长空刚要暴怒,只听体内遮天皇的声音忽然响起:“是我,是我让他将你救出来的。”

    火融魄的声音忽然一变,进而喜极而泣道:“你……你没死,你还活着。”

    孙长空不情愿道:“他当然还活着,否则我就要死了。”

    遮天皇道:“好了,其中事情等离开魔界再说。眼下是想办法过关,进入秘径。”

    孙长空抬头望向关卡所在,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轻佻的神色道:“呵呵,又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来了。”

    一经照面,那位远处的魔人便已来到孙长空的身前,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之间,突然到让人缓不过神来。

    “是你刚才在此捣乱?”

    孙长空面色如常道:“没错,就是我。”

    “好!”

    “噗!”

    无人看到这位魔人出手的动作,一柄闪着银光的快刀已经没入到孙长空的下腹之中,刀身已经全部捅了出去,只剩刀柄孤零零地留在外面。

    “哈哈,不愧是瞬闪魔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这般霸气威严,任你有再快的身手又能如何,到头来不是还要死在大人的手中。”

    “你就是瞬闪魔将?”孙长空低声沉声道。

    那名飒爽男子随即回道:“没错,我就是。现在,你可以瞑目了吧!”

    “哈哈哈哈,看清楚该瞑目的是谁!”

    “嗯?”

    “大人,你的身体!”

    蓦然垂首,那位瞬闪魔将愕然发现,原本刺入对方身体内的那柄快刀,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竟昌转而扎到了自己的腹部。霎时间,一口汹涌的鲜血夺口而出,登时便将身前的地面染成了血红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