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借复仇之力
    曾经初升大陆的皇族子弟,现任莫家的正宗家主,一个拥有比之寻常仙人还要可怕修为的超级强者,居然像咸鱼一样,被高高挂在城门之上。至死之前,他的双眼还是用力瞪着,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变成如今这番下场。

    “黩黯大人果然深不可测,连莫问天都不是对手,魔界统一人间,指日可待。”

    对于那名魔将的夸耀,黩黯非但没有丝毫喜色,反而皱起眉头,随即道:“我从未轻视过任何一个敌人,即便是城门上的莫家主也是一样。他虽然死在了我的手里,但我依然对他十分尊敬。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意图保护自己的儿子。不过为了警醒那些还未看清现状的人类,杀鸡儆猴的事情还是有必要做的,所以我才会把他带到这里。”

    说完,黩黯再次看向那具迎风摇荡的尸首,脸上终于浮现出几丝满足之感,仿佛那已不是尸体,而是一件匠心独运的艺术品。

    听完默黯的一番叙述,魔皇开口道:“你和莫家交过手了,他们的实力如何,据说他们可是四大家族之中底蕴实力最深厚的。”

    黩黯微微点点头,然后回道:“莫问天的实力确实已经可以跻身一线高手之列,哪怕放眼整个魔界,能与他打成平手的恐怕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为了对付他,我还曾被他亲手杀死过一次。”

    “一次么……是有点能耐,不过也就只有这样了。”魔皇淡然道。

    “不过,进到莫家之后,我还有意外收获。”

    “哦?那是什么?”魔皇不禁问道。

    “您应该知道,前不久朝家被屠之后,金家取而代之成为了新四大家族之中的一员,实力同呆不可小觑。而我在莫家之中,刚好见到了金家的少主人,金生财。他的手下有一群实力高强的死士,个个都拥有仙人以上的修为。更加关键的是,他们十几个人相互配合,可以产生比之合力强大数倍的恐怖力量,而之前死于无声无息之中的掣雷,就是他们所杀。”

    “什么?竟有此事?你能确定?”

    黩黯斩钉截铁道:“我能确定,因为我在莫家的府上找到了他消失不见的头颅。当时,金家的几名死士正欲通过非常手段,窃取遗存在掣雷脑海之中的记忆,以获得对他们有用的情报。好在我及时赶到,这才勉强了这一切的发生。”

    听到这里,魔皇的头上竟是出现了一丝汗光,脸色也随之变得难看起来:“是有些危险,下次如此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务必要第一时间寻找死者的尸首,哪怕销毁,也不能让有用的东西落到人类的手中,否则后患无穷。”

    黩黯颔首继续道:“那二十名黑衣死士实力非凡,联手之下与我大战百余合,仍然未能取下。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些人的身体忽然出现了无法解释的异状,其中两人欣然倒地不起。于是乎,二十人所组成的法阵立即不攻自破,为免夜长梦多,我以黯杀术将他们一一轰杀,而莫家的几位得力助将也相继死在我的手中。不过在这期间,金家的那个少主与莫家的二公子不知了去向,而莫问天的小儿子莫为则被我生擒,现在就被绑在莫家大厅外的房柱之上,就等魔皇您去亲眼过目了。”

    忽然间,魔皇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森的笑容,但为了避免他人发觉,连忙又收敛起来,装作无事的样子道:“你把他一个大活人捆在那里,就不怕私自逃走吗?”

    听到这里,默黯忽然直起腰杆,略显傲慢道:“魔皇,您这么说可就太小看我黩黯了,我做事什么时候让您失败过?再说,一个手脚折断,还被锁止在一起的废人,又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转眼之间摆脱面前的必死困境,我实在想不到。”

    “哈哈,黩黯,你还是像原先一样心狠手辣。”

    “您也一样,还是像原来一样小心谨慎。”

    魔皇的话虽然听起来很是刺耳,但黩黯却是一脸从容。而黩黯平常无奇的“褒奖”,却让魔皇的脸色忽然阴沉下来。

    “可怜,五千年前我还是败了,而且险些一蹶不振。”

    黩黯轻声道:“好在,血河魔皇忍辱负重,只身一人潜伏在人间之中,计划了一衬时达五千年之久的复兴大业,这才让您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所以单从这一点上来看,血河他是整个魔界的功臣。”

    对于黩黯的这种说法,魔皇却是不以为然,随即转移话题道:“既然莫问天的儿子还在里面,你带我一起前去吧!我也想见一见,现在这个世道上,人家的年轻一代到底有何等实力。”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我爹还在那里!”

    一处清泠的小溪旁边,两名年轻人正在那里休息,而其中一个身染鲜血的男子,双眼之中竟是布满了恐怖的血丝,仿佛七天七夜没有睡觉似的。

    “你就省省吧!我的黑金二十官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要不是暗中的四名金官为我们保驾护航,我们带到这里,恐怕你们莫家就有灭门了。”

    原来,此刻出现在这片荒无人烟野外的两位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莫家死里逃生的鑫生财与莫非烟。然而,身为各自家族的希望,如今的他们竟是像丧家之太一般,分外狼狈,尤其是莫非烟,左侧胸前处的伤口仍在不断向外溢血,稍有动弹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管,我爹,我的兄弟都在那里,就算要死,我也要与他们死在一起。”

    “啪!”

    响亮的耳光在莫非烟的脸上乍起,金生财赏他的一巴掌,终于打醒了这个沉浸在任性与幻想之中的傻儿子,笨兄长。

    “你可以回去,我可以不阻拦你。但你明明可以韬光养晦,休养生息,为日后听复仇做准备。就算要死,难道你不想离得大仇得报更近一些吗?”

    金生财看着莫非烟,终于后者的眼中流露出大片的泪光,一向坚强的莫家二公子也终于不堪痛失家人的悲伤,精神彻底崩溃。

    “我没用,我无能,都怪我,那么多的高手,居然连一个魔将都对付不了,这样的我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

    金生财泯了泯嘴,瘦削的脸庞之上不由得又多了几分颓意,毕竟这场战争对他的伤害也极为惨重,他费尽无数精力金钱时间所研发出的“药人”,竟在黩黯一人手下几乎尽数折损,最终只有四名金官得以保留,但无疑已是元气大伤。一想到回去之后要受到自己父亲的问责,他的头几乎都要裂开了。

    “别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现在不是应该自暴自弃,而是应该想办法实施复仇。一年也好,十年也罢,只要不死,你就不能放弃复仇的念头。仇恨让人疲惫,但也能令人强大。就算仇恨是一种毒药,那也是能给予人短暂力量的急药。在生命达到终点之前,一切都还没有定数。你不能放弃,我也不能放弃。”

    莫非烟豁然抬头,神色森怖道:“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只要能报仇,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甘心!”

    金生财看着那双无比坚毅的目光,欲言又止,许久之后,只听他的口中忽然说道:“如果你真有这种觉悟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不妨一试。不过,那要看你敢不敢了……”

    “敢……我当然敢,我连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莫非烟视死如归的态度,令金生财再次受到震撼,片刻后他终于缓声道:

    “实话实说,你的底子确实不错,甚至比起莫为尤有过之,如果利用妥当的话,说不定可以成为比黑金二十四官更为强大的药人。”

    “什么?成为药人?”莫非烟不禁惊声叫道。

    “怎么?你怕了?”金生财面露轻蔑道。

    莫非烟当即一愣,转眼之间便已恢复正常,接着苦笑地摇头道:“我已经无家可归,家破人亡,如今的我已再也没有点可仰仗的东西,这副皮囊如果你看得上,那就拿去用吧!”

    听到这里,金生财木讷的神色立即浮现出一抹阴木的笑容,不知怎么了此刻莫非烟的笑容也变得愈发冷酷王残忍,让人心中一寒。

    魔界,引魔关外,一条通往人间的秘径跟前,已然排起了走蛇般的长队,一眼望去看不到边。而这时候孙长空和永魔龟已经双双达到了目的地,并且开始着手寻找之前遁走的子幽天魔。

    “怎么样,你是凶兽之身,嗅觉理应比我这个人类来得敏锐得多,这里有没有那人的气味?”

    永魔龟缓缓闭上双眼,片刻冥思之后这才摇摇头,面色难看道:“这里人多气杂,要想从中感应到子幽天魔的气息,无异于大海捞针。不过好在,要想从这里进入人间,方圆五百里之中,这是唯一的通道。要想赶在火山爆发之前离开这里,引魔关便是最好的选择。”

    孙长空放眼四顾,只见前方蛇队蜿蜒,好似永远没有尽头似的。心急之下,他忽然低声道:“时不我待,要想找到那个家伙,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

    说罢,孙长空看向旁边的一位魔人,抬手便打在了对方的面门之上,后者当即一愣,事发突然之下,那人竟是忘记了反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